理论、理想 与 现实……结果

    作者:ty_冯彩香 提交日期:2018-10-11 20:26:58

      
      


      冯彩香的行政上诉状_天涯杂谈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free-5957247-1.shtml

      原告准备的开庭时对被告提交的证据的质证意见_天涯杂谈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free-5911667-1.shtml

      原告我(冯彩香)从2009年—2018年的起诉历程……_天涯杂谈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free-5962272-1.shtml

      我去村委会查档案资料……_百姓声音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828-1519589-1.shtml

      原告冯彩香准备开庭庭审时对被告提交的证据的质证意见
      (结果本案……( 2018)苏0 5 8 3行初5 4号案根本没有开庭)
      证据应当具备三性——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
      首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最高院规定)提供证据的要求 第十九条 当事人应当对其提交的证据材料分类编号,对证据材料的来源、证明对象和内容作简要说明,签名或者盖章,注明提交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三十五条 在诉讼过程中,被告及其诉讼代理人不得自行向原告、第三人和证人收集证据。
      ——被告提交的证据都没有说明:证据材料的来源。所以被告所提交的证据的合法性就不能确定。
      其次,被告对原告的侵权行为发生在2002年(证据是:原告再补充证据“会议纪要”,也就是:被告提交的证据5“会议纪要”)。
      而被告提交的证据,除“会议纪要”以外的,其他所有证据的制作、产生、收集、保存时间均在2002年以后;也就是这些证据都是被告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后,才自行收集的证据;所以,根据《最高院规定》第六十条 第(一)项…被告及其诉讼代理人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后或者在诉讼程序中自行收集的这些证据,都不能作为认定被告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
      三、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5“会议纪要”的质证意见——
      1、这 “会议纪要”记录:安上村20组(原上洪村5组)吴玉祥一户三人户口于98年4月迁入安上村20组(原上洪村5组)获得4.97亩农地经营承包权。——由此可以证明:原告当时是实际取得了4.97亩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的。
      2、被告对村民有欺蒙行为:被告把原告的田是给别人代种的,说成是“原告没有种过田”;把原告交过田上的税费说成“没有交过田上的费”。
      3、会议纪要之会议(被告通过开会的方式,把原告承包期内的耕地,给平分给村组的其他村民),证明被告违反了农村土地承包法 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五条。
      4、此会议纪要…之会议的召开…被告没有让原告知道有这个会议的召开,更没有让原告参加召开这个会议,原告也就不可能拥有:陈述、申辩或者听证的权利了。
      根据《最高院规定》第六十条的第(二)项:被告在行政程序中非法剥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享有的陈述、申辩或者听证权利所采用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
      四、对被告提交的 12法律依据,原告要说的是:
      被告咋不提交——增进民生福祉是发展的根本目的(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带领人民创造美好生活,是我们党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必须始终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朝着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不断迈进。党的十九大为我们扎实推进民生建设,实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需要我们切实抓好贯彻落实。)保障和改善民生是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的根本要求。
      被告咋不提交——农经发〔2015〕2号……
      二、进一步明确总体要求
      ……用5年左右时间基本完成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
      ……对一些先期已开展过确权登记颁证工作的地方,可以对照这次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要求,本着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进行完善。
      三、进一步把握政策原则
      (一)坚持稳定土地承包关系。开展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是对现有土地承包关系的进一步完善,不是推倒重来、打乱重分,不能借机调整或收回农户承包地。要以现有承包台账、合同、证书为依据确认承包地归属。
      四、进一步抓好重点任务
      (一)开展土地承包档案资料清查。依据农村土地所有权确权登记发证材料、土地承包方案、承包台账、承包合同、承包经营权证书等相关权属档案资料进行清查整理、组卷,按要求进行补建、修复和保全,摸清承包地现状,查清承包地块的名称、坐落、面积、四至、用途、流转等原始记载;摸清农户家庭承包状况,收集、整理、核对承包方代表、家庭成员及其变动等信息。
      ……
      实行确权确股不确地的,也要向承包方颁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并注明确权方式为确权确股;承包方有意愿要求的,发包方可以向承包方颁发农村集体的土地股权证
      ……
      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3 通知、会议签到栏、专题会议决议”的质证
      意见:
      一、根据《最高院规定》第六十条 的第(一)项,此“被告及其诉讼代理人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后或者在诉讼程序中自行收集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
      因为,被告对原告的侵权行为发生在2002年——证据是:会议纪要。
      此“通知”是通知原告于2010年11月11日晚上6点30分,在安上村办公室召开关于吴玉祥、冯彩香要求享受土地补偿的村民小组专题表决会议。叫原告务必参加。——此时,已经是:原上洪村5组的土地在2003年、2004年、2009年和2010年被征(使)用之后。
      而安上村(原上洪村5组的)征地始发生在2003年。
      也就是:这原告享不享受征地补偿的所谓村民“表决会”是在始发生征地的七年以后。而不给原告征地补偿的决定,早已在“2010年11月11日的这表决会”的七年前,2003年始征地之时,就已经由被告决定并实施了。——这世上,有先把人枪毙了,到七年后,再进行审判、定罪的吗?!
      二、根据《最高院规定》第六十条 的第二项,被告提供的此(被告在行政程序中非法剥夺原告依法享有的陈述、申辩权利所制造、采用的证据)证据,不能作为认定被告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
      因为,在这次被告精心策划、召开的“表决会”上,原告被“剥夺了本该享有的陈述、申辩权”。当时,虽然在原告要说话时,会议主持人村书记张明说“等我说好了,会让你说的”;但是,当原告好不容易等到村书记张明非常“详细”的说完话后,原告开始说话时,台下就有人带头开骂、起哄(村书记张明的姨父就是起哄的带头人),而会议主持人村书记张明见此状态,当时并不维持会场秩序,而是坐在一旁,任由那几个人起哄、乱叫、乱吼……,村书记张明低着头,在那非常满意的笑;当时整个会场乱哄哄……原告什么话也没讲成。
      虽然原告当时明白:这是披着“民主”外衣的众人暴政!可是,当时,原告却没有办法跟与会的所有人讲清楚这个问题。
      被告这叫:事在人为绝到必成,形式主义非常精致。总有一招能治你!
      就算被告要扛着“村民自治(村民意见、村规民约)”的大旗,“村民自治(村民意见、村规民约)”也不得违背我国的社会主义社会公有制制度,也不得违反国家法律,也不得侵害公民权利啊!
      被告精心策划、召开这样一个村民(代表)“表决会”的目的,是要“假借少数服从多数来剥夺原告的耕地权”。被告是想把公众的视线吸引到这个“表决会”上,这样不仅被告对最后决定应当承担的法律和政治责任可以被忽视,而且这“表决会”程序中最大的不公正也很容易被掩盖……被告一方面有机会利用职权……通过选择“听话”的人……和采取蒙骗、挑动、煽动村民……操纵(被告说“我是为了你们大家好…为了你们能够多分到钱…”)“表决”结果;另一方面又通过所谓的的“表决”结果来证明被告最后决定的“公正性”。
      三、此证据充分显示被告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五条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单方面解除承包合同,不得假借少数服从多数强迫承包方放弃或者变更土地承包经营权……
      四、被告对村民们有蒙骗(被告把原告的田是给别人代种的,说成是“原告没有种过田”;把原告交过农业税费,说成没有交过田上的费)、煽动、挑动村民的行为……
      只要信息的来源只有一处……再聪明的群众也是愚民……
      当群体被愚昧(被蒙昧)时,这群体(村民们)——
      根本就不知道:被告这“此时给村民做主(表决)”的“主”其实早已在六七年之前的2003年就已经被村干部做好主了,被告现在只是在表演一个假的,但貌似是真的,“给村民做主(表决会)”的形式(假证)而已。
      根本就不知道:这所谓的村民(代表)“表决会”只是貌似很“民主”的,众人暴政侵犯公民个人权利的暴政行为。这“村民”、“村民意见”成了被告利用的工具罢了(更奇葩的是原告一再听说:在原告维权的这许多年里,只要原告一起诉……被告安上村村委会就背着原告召开村民会议……;安上村村委会大肆买卖集体住宅地,却从不召开村民会议)。
      都不懂得:任何人的基本权利(人权、生存权),是不随政府和领导人的更迭(dié)而变化,是公共决策不能讨论的范围。
      都不懂得:那一次次背着原告我召开的关于原告维权(耕地权、住宅地权)的会议……被告当时没有让原告知道有这个会议的召开,更没有让原告参加召开这个会议,原告也就不可能拥有:陈述、申辩和听证的权利了。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条的第(二)项:被告在行政程序中非法剥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享有的陈述、申辩或者听证权利所采用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
      ……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ty_冯彩香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8-10-11 20:26:58
      阅读次数:62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