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可在《舍得讲堂》之六十七

    作者:fujianbao 提交日期:2018-10-11 20:24:11

      
      疾病美学三部曲之九——女人抽烟,男人饮酒、咖啡与茶。只有在西方(有人不喜欢朱先生的一些文章,可以由此说法窥见一豹,说话的绝对话、排外法,一种沪上人固有的优越感,而全然不顾他人的感受,此为沪人之根深蒂固的顽疾,一种标签一种紧印他们身上的烙痕。外国如此好,回来干嘛。所以沪上人容易招人嫌),咖啡的劝慰性才能还原到质朴的状态。在悉尼的八年里,咖啡几乎成了他的主要日常伴侣(怪不得就是由此家庭生活有些状况的)。午休时分,他喜欢到办公楼下的咖啡馆,花两块钱要一杯咖啡坐在街口的露台上慢饮,四周是穿梭不息的美女和蔚蓝如云的兰花楹。夏季的黄昏,他会驱车在海滩游泳,然后在的咖啡馆里小坐,孤寂地眺望逐渐发黑的南太平洋夜空。被海水洗涤过的肌肤变得凉滑细腻。咖啡的暖流缓缓穿越凶的身体。咖啡因像一种变异的酒精,点燃了血液,令它在路灯下燃烧起来,并在身体留下了隐秘的记号。而朱先生由此洞察了发生在自己里面的事变。回到国内,对于沪上的咖啡馆情况,朱先生有前后的对比印象。但是总的感觉是今不如昔。曾经在意大利记者安东尼奥尼新闻记录片中是比较真实可信的。城隍庙的九曲桥茶楼里坐满了表情温和的茶客,茶房在殷勤地走动和斟水。越过喧闹的桌子,窗外鲜鳞栉比的屋顶和正在天空飞翔的鸽子。上海小资老人比较多,他们有许多是家属在不远处的江浙地区农村,然后自己退休后,一般不愿回到乡下,因为城市生活习惯让他们少有家庭的责任心,喜欢独自享受,偶尔像我外公还好,可以偶尔带带孙子、外孙逛逛街,吃点豆浆油条,然后带完小孩后,一般再在茶馆坐坐,有的还到浴室洗澡,搓搓脏物,敲敲背,很是会享受的典型沪人老派头形象。那么经过运动,事过境迁。今日的情况很不如意。其实因为环境前后变化,各方面不是运动前甚至解放前那样地拥挤、混乱、小型、临时等,城市建设突飞猛进,大量外地移民进入,老人年轻时贪图城市生活,老了困难重重,又回到乡下,回到亲人们面前。所以后来的上海,还是要像朱先生保持那样的善,那是等于不切实际地幻想,而如此的指责,自然也缺少了某种现实的正当性、合理性,是另外一种的吹毛求疵之举。但是朱先生把问题的提出,就是很可贵,有望今后的人吸取教训,总结经验,能够更好地传承地方或者传统文化,而不是为指责而指责,大家依然无动于衷,等于朱先生向外星人喊话,岂不太悲剧哉。朱先生眼下特别反感的就是仿古、伪古、商古等问题。他是这么说的。伪造老街的国家主义样板,它楼宇光辉,道路笔直(而传统应该是幽暗灰明,你看人家恋爱需要隐私,把外人叫电灯泡,怎么还把灯弄得那么亮。应该如电影词的什么进庄,悄悄地干活;道路笔直也是犯大忌,人家古代欣赏的九曲十八弯,你要速度,直接百米跑步即可,干嘛到街上来。这点布置,我们可以从喝酒人所吃的食品选择得到启发,饮酒在于慢饮细品,不是赶火车追飞机。于是选择酒这菜品,应该是豆类、应该是蹄类,脚爪类,费时间,肉量又不多,只要消磨时间即可,也不是在此补充营养的大吃大喝)。
    朱大可在《舍得讲堂》之六十七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fujianbao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8-10-11 20:24:11
      阅读次数:99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