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公平 (九江)邹畅

    作者:guang578 提交日期:2018-10-11 20:18:16

      守望公平
      (九江)邹畅

      这个社会上,每个人都企望公平,但每个人在生活中却都难以避免贪婪、自私。面对这些极不公平、甚至公然背心违理的现象怎么办?梅雨霖教授认为应以和为贵、以法为绳、依法办事。生活中,梅老确是这样看,也是这样做的。
      迄今为止,梅教授为解决某些明显的不公平,共进过两次法院:
      第一次是2007年。2006年12月,梅老决定在九江市某小区购买一套住房。当时房价正涨得一塌湖涂,几乎一天一个价。梅老在看好了房子以后,就与开发商谈好,决定一口价买下,中间不能再以任何理由添加一点价款。为了避免以后的争执,双方并订立了书面契约,然后才付款拿钥匙。谁知到了2007年3月,卖方的立约人楼某却找到梅老,说还得要另加契税钱,约计3万多。梅老拒不同意增加,说双方已立有契约在先;楼某却说契税是国家规定,一定要收。双方商谈了几次,都各执一词、僵持不下,始终说不拢。迫不得已,梅老只好向浔阳区法院民事庭递交了诉状。当法院将梅老诉状的副本递送给楼某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楼某立刻约来了梅老,双方重新磋商。最后,梅老撤回诉状,楼某负担契费,事情圆满解决。
      第二次是2010年。梅老于2010年10月2日在九江购买小飞哥TDR0280Z型黑色电动车一辆, 10月9 日,特地跑去找万友开锁服务部,经店主余某介绍,购买了一款美利保8002型防拨专利锁,装在楼道公用防盗门上。装锁的师傅当时承诺绝对保险。谁知等10月14日晚上10时,梅老从九江学院上课回来,却发现电动车被盗走,当即向浔阳楼公安派出所报了案。有购车发票、购锁单据及报案证明为证。
      经查,原锁的包装上没有任何厂家的地址或电话,只是在所附的说明书中,有“非正常开启时----锁芯自动抱死”字样。按照这一说法,除非把锁锯开,外力是无法撬开的;即使要撬开,那整个锁就得破坏。事实上,经装锁师傅现场查验,该锁的外观完全未动,但内锁芯却被扭成了麻花,钥匙无法插进,现经修复,仍在照常使用。有同楼道的各位邻居共同为证。
      后来,梅老由经销商找到生产厂家,经与该公司交涉,才知道该锁并没有这一功能,只不过说明书上未改而已。
      梅老是消费者,相信的只是经公安局备案的开锁公司,认准的只是“防拨专利”及“非正常开启时----锁芯自动抱死”等字样。既然公司改了锁具却未改说明书,只能认为该说明书依然有效。
      事情发生后的近两个月以来,梅老一直以非常克制的态度,反复向当事者本人及其生产厂家多次商榷,却一直被置之不理;梅老也通过公安、工商、消费者协会以及浔阳晚报等九江的媒体联系,多次做过被告的工作,但始终无效。被告的这种无视法律与道德的极不诚信行为,使梅老深深失望,同时也使周边的九江消费者极度愤怒。对这类公然藐视法律、随意玩弄消费者的不法商家,梅老认为,应该让他们尝到触犯法律是什么滋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障法》第五条、第六条、第七条、第十一条、第十八条、第四十条第四款、第四十四条等的规定,12月6日,梅老特向九江市浔阳区人民法院民事庭递交诉状,状告万友开锁服务部法人代表余某、温州美利保锁业有限公司江西销售代表杜某、温州美利保锁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杜某共三名被告,向他们正式索赔。在各地产品都在大打诚信牌、设法进军国际市场的时候,梅老认为,三被告也完全有必要为此而付出应有的代价。
      梅老所提的赔偿金额总共为4080元,其合计计算方法为:①购车发票1950元,加防盗前轮锁38元,共计1988元。②各项取证、务工费用及精神补偿费,计人民币2000元整。③诉讼费92元(含诉讼费50元、2封特快专递费42元)。
      梅老拿出的相关证据共5份:①购锁收据,②购车发票,③原装锁具照片,④公安报案证明,⑤楼层单元邻居证明。
      本案由浔阳区法院民事一庭于2011年3月30日上午初审,被告方只来了万友开锁服务部法人代表余某、温州美利保锁业有限公司江西销售代表杜某及司机3人。
      庭辩焦点集中在那句广告语上。温州美利保锁业有限公司江西销售代表坚持说“非正常开启”,指的是用现行公安机关认可的开锁工具开。梅老驳斥说包括了各种开锁的可能,理由是“非正常死亡”就是这么解释的;并指出了其还违反了广告法的第3、7、37、38、47条。万友开锁服务部法人代表余某仍然在其中充当着不光彩的角色,满口横话。
      最后王法官调解:对方的广告语用词的确有不尽合理的一方面,因为买锁的都是普通公众,不会懂那么多,只能同梅老一样理解;但完全要卖家赔偿,目前好像社会上也极少,至少九江还没有见到,是否协调为按锁价2倍赔付。万友开锁服务部法人代表余某则蹦出一句“钥匙不能算。”最后判定三被告赔付梅老损失380元。
      以上两则案例中,第一例虽然最后是庭外和解,但诉状送达则是造成庭外和解的首要条件。第二例中,因为是属于第三方而造成消费者维权的特殊案例,这在九江还属于第一次,所以尽管标的不大,还是更有意义。
      通过上述两起案例,我们是不是也应具备感受并领会在用法维权中的一些体会:
      (1)有些小生意人不能同情。万友开锁服务部法人代表余某夫妇就是这类人,他们碰着绵羊是好汉,遇着好汉是绵羊,满口横话,一身赖劲。梅老多次同情他们,主要是不想太结怨,看来他们完全不领情。
      (2)有些小老板文化程度并不高。他们有的是家族或兄弟关系,有的只读了初中,所以才完全不知法、不懂法;而且对他们也很难普法。
      (3)虽然民事庭什么小事都管,但告状却真不容易:首先要自己找律师(梅老是自己来),先交诉讼费;其次要自己举证,光证言还不行,还得请证人到场;第三是简易程序至少3个月(本案已经将近4个月了),中间的变动机会太多(本案中对方的地址已变,民事庭的办公用房也在装修);第四是即使上诉,也是二审终审,又是几个月,所以小事根本拖不起。看来古人“冤死不告状”的说法非常有道理。而且,年轻法官的水平也急待提高----对有些案例所牵涉到的法律条文,他们几乎就没有什么印象,也缺乏足够的公益心。
      (4)本案的创意:用追加被告的办法,变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美利保锁业有限公司江西销售代表)为第二、第三被告(温州美利保锁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这样就节省了自己的路费、宿费。
      (5)见好即收。本案被告方虽然只赔了380元,但被告3个人为应诉所花的工夫,从南昌来九江应诉所花费的车费、过路费,杂七杂八加在一起,差不多也花了近千元,还背着一个输了官司的名分,也算是买了个教训;对社会,则多了一份警示。
      很显然,梅老主观上绝对是不想告状,事实上也根本不是在告状,而是守望公平。衷心希望梅老的这样一种守望,能唤起、并唤醒更多的消费者和执业者。
      (作者是九江市濂溪区广播电视台编辑)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guang578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8-10-11 20:18:16
      阅读次数:56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