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外当街刺人,十二刀命中左胸, 受害人求助无门,一年后仍无定论

    作者:ty_若兰402 提交日期:2018-07-06 17:23:58

      校园外当街刺人,十二刀命中左胸,
      受害人求助无门,一年后仍无定论
      ——哈尔滨市道外区人民检察院无视受害人合法诉求,不作为
      我是李云龙涉嫌犯罪的受害人。李云龙采用暴力手段,连续两次对我进行殴打和劫杀,导致我身体受到严重伤害,精神恍惚,心力交瘁。距第二次案发至今一年有余,我多次向道外区检察院提出我的合理诉求并多次补充了相关证据材料,但道外区检察院却无视我的合理诉求至今无任何答复。一个明显的故意杀人未遂案件,竟然定性为故意伤害。光天化日之下,一个弱女子面对如此恶魔对我进行疯狂的劫杀,竟然无处诉说。正义何在?公理何在?法治何在?
      2016年8月19日凌晨,在呼兰白奎蒲井村李云龙母亲家里,李云龙因手机丢失,怀疑是我所偷(当时为夫妻关系),对我大打出手,从凌晨至傍晚,连续殴打数次,期间怕我报警,摔坏我的手机,阻断我与外界的联系,并残暴将我塞入车的后备箱,去买手机,威胁我如果我出声音就把我弄死。经过一天的折磨,造成我六根肋骨骨折,脾薄膜下血肿,面部大面积淤青。经司法鉴定为轻伤一级和轻伤二级,并造成十级伤残。事后,我为与李云龙结束这种可怕的婚姻关系,将离婚和不再受到骚扰为前提,本着李云龙保住工作,放他生路的原则进行和解。由于李云龙当时在押,经李云龙授权,其姐李云敬代为和解,李云敬当时也做了书面保证。在和解的前提下,经呼兰区院检察院做了不诉处理(为李云龙保住了公职)。考虑到他今后的生活和年迈的妈妈,未成年的儿子,我将协议中的医大退费(协议规定退费归我)一万两千六给了李云龙,并借给了李云龙一万元看病,共计二万二千六元(至今没有归还)。但是李云龙非但不感激,反而多次纠缠我,并利用电话,短信骚扰我(有短信为证)我父亲迫于无奈,曾在2016年底给当时的办案人孟所长和杜警官写信,要求劝说和挽救他,以免再进一步犯罪。但是李云龙并没有收敛,反而打电话对我七十多岁的父亲破口大骂。
      李云龙的这种行为严重干扰了我及其家人的正常生活,使我整日提心吊胆,心情抑郁,加之身体上的伤害,使我整日生活在疼痛和恐惧之中。为躲避其纠缠,我更换了手机号码,同意去偏远的地方去工作,并低价卖掉住房,更换了住址。
      然而仍然没有摆脱这个恶魔。厄运再一次降临。2017年7月3日,大约十点,我在红城中学下课出去交手机费,在校门路口处,被埋伏在附近的李云龙拦住,并实施本次犯罪行为:用刺器(受害人表述为:棱锥刺器、旁观老人表述为:三棱刮刀。该凶器现被李云龙藏匿拒不交出。),连续捅刺我脖颈,(因用右臂格挡导致右臂贯通伤)左胸(12处捅伤),我倒入血泊中,然而李云龙并没有停手,而是继续的向我后背心脏部位猛刺一刀,导致我心脏和肺部之间的纵隔巨大血肿。李云龙在施暴过程中,一边刺一边狂妄叫嚣,我要杀了你。我不断的挣扎,并不断呼救,在我的呼救下,一位老人赶到屋里,奋力阻止。之后老人(或周围群众)报了案,并叫来了120送我来到了医大一院进行抢救,在医大一院ICU病房抢救两天才脱离了危险。由于老人的奋力阻拦,及医大一院的及时抢救,上天眷顾我捡了一条命。虽然未造成死亡的后果,然而李云龙故意杀人的意图和行为却是铁的事实。案发后,李云龙依然无悔意,其家属不仅不及时道歉赔偿,反而在电话中威胁我几年后他出来后仍然不会放过我,甚至家人。并利用其亲属的关系层层阻挠。
      报案后,道外区公安分局化工派出所进行了立案侦查。历经了艰难的三次法鉴(伤情如此严重第一哈尔滨市公安刑事技术支队法鉴却鉴定为轻微伤,法鉴过程维权的种种艰辛以后细说),最终经国家级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出具鉴定意见为:受害人被持械捅伤,致纵膈血肿、胸腔积血及失血性休竟然克等,已分别构成轻伤一级、轻伤二级及轻伤二级。 2018年3月26日上午8点36分,公安机关办案人通知我去取片子和法鉴结果,并告知案件于当日送到道外区检察院。 2018年3月28日16时左右,道外区检察院办案人付某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案件已被送至道外区人民法院。道外区检察院没有听取受害人及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履行刑事诉讼法之第一百七十条之规定,未对案情进一步核实,避重就轻,短短两天内就将此案定性故意伤害罪并移送至法院。我无法行使我在检察院该行使的权利。在我的强烈要求下,道外区检察院办案人做了简单询问笔录,但对我说出的关键性问题却避重就轻,敷衍了事。然后就再无音讯。于是我将此事申诉至哈尔滨市检察院,在市检察院控审处的干预下,道外区检察院同意我重新补充证据,并对案件重新侦查定性。2018年4月我补充了相关证据材料,并递交了刑事受害人法律意见书,然而道外区检察院却以证据正在核实中敷衍了事。案件的定性依然悬而未决。我的合理诉求,再一次石沉大海。
      校园内书声琅琅,校园外却上演着血腥劫杀。如此恶劣的案件从李云龙的主观意图、攻击部位、作案工具、捅刺力度、行为连续性多个角度,符合刑法中故意杀人未遂的构成要件。李云龙在时隔不到一年内,两次对我实施残忍的暴行。面对犯罪嫌疑人的多次残暴生命威胁,一个弱女子的血泪控诉,有关部门却如此轻描淡写,间接充当犯罪嫌疑人的保护伞。难道非要如2018年3月31日哈尔滨南岗区一女子被当街杀死才会引起重视吗?身在社会主义的蓝天下,却感受不到社会的温度,安全和公正,这难道不是执法者的悲哀吗?
      案发一年有余,我多次奔走于,道外公安分局公安局,道外区检察院,呼兰区检察院,哈尔滨市级检察院等部门之间,各部门之间相互推诿,扯皮把我像皮球一样踢来踢去,我欲哭无泪,我的父亲也因此大病一场,我身心疲惫,精神萎靡,精神抑郁,多次想一死了之,摆脱这个不公正的社会。
      但是国务委员、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在全国继续推进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话会议上的讲话又再一次给了我希望:“各地区、各部门要认真学习贯彻学习 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以对党和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不断推进专项斗争纵向发展,依法严厉打击黑恶势力犯罪,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安全感”。生命对人只有一次,人身安全是最基本的法律保障。无论历经怎样的艰难险阻,妖魔鬼怪,我定将维权进行到底!我相信头顶三尺有神明,更相信我们伟大的党,相信在习主席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定会为我主持公道,伸张正义,彰显法律权威!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ty_若兰402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8-07-06 17:23:58
      阅读次数:19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