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怀不灭,摇滚不死

    作者:无所谓腔调 提交日期:2018-05-17 02:29:58

      抱着乐呵一下的心态,还是把《缝纫机乐队》翻出来看了,本以为大鹏加乔杉也就是洗个脚、按个摩了事,不成想,豆瓣忽悠人,这片子被严重低估,欠董导一张票,大鹏这波情怀卖得着实不错。
      所谓情怀,我把它理解成一种祭奠的心绪,那种已经过去很久,但每每想起仍然让人心脏紧缩的一种感觉。那么情怀放在摇滚里,就成了拒绝世俗、追寻至死的态度。电影里,程宫说:心里憋着一股气的时候,你想的是今天怎么开始;这股气泄了过后,你想的是今天怎么结束。说得真漂亮,可是现实中,又有多少人能始终提着那一口气?那些年轻时吹过的牛逼,在多年以后,大概也成了某个酒局上唾沫横飞的笑料谈资了吧?不过我能想象,在乘着酒气把这些当笑话来讲的时候,一定是硬着脖颈,红着眼睛。
      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有情怀的人,喜欢以伪文艺青年自居,最擅长无病呻吟。在ktv遇见有人唱《浮夸》必须干一杯,若是有人唱李志,那么三杯见底,等到黑豹、唐朝,能安静得出奇。可是又有什么用呢?那股气终究是泄了,从毕业到现在,安安静静看完了的纸质书有几本?最近的一本似乎还是三年前的《平凡的世界》吧?分明是及其厌恶这种浮躁粗糙的状态,但在靠着一套又一套的酒经把某某喝趴的时候,却会感到些许雀跃。都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那么乱于心、困于情、畏将来、念过往也只有死无葬身之地一途了。
      我佩服老一辈的摇滚人,尽管他们过得并不光鲜,但是他们活成了大写的人。很多人说94之后,再无摇滚,我不信,毕竟黄家驹都死了二十多年了,可是beyond还是随处可闻。直到看见张岭、赵牧阳这些人都去上选秀了,看吧,信仰终究是敌不过名利。看过侯祖辛给它爹侯牧人拍的小记录片,“80年代末,我们在工体看球,刚开始0:2输了,到最后4:2赢了,我们一群人杀奔天安门广场,一群人相互拥抱,不认识的,后来开始唱歌,唱什么?大海航行靠舵手、东方红,我当时说,操他妈,中国的作曲家都死绝了吗?”这个脑梗康复期的老家伙在不太利索的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是颇具震撼力的,特别是那句国骂,听起来特别提气。我想,能让他一直保持这种进攻性的力量,大概就是情怀吧。
      86年崔健挽着裤脚吼出一无所有之后,仿佛是点燃了什么东西。音乐这东西,迷人的地方就在这里,指不定在某个瞬间它就刺痛了你,让你的情绪像封堵了千万年的堰塞湖突然找到了一个豁口,奔涌咆哮。所以十六七的时候听周杰伦,因为简单、直接、灿烂,词曲都是想要的样子;二十一二听陈奕迅,因为成熟、睿智、细腻,每一种状态都能找到合适的告解;到了后来,发现现实跟想象中不一样,开始感到焦虑不安,但是仍然怀揣着对梦想的一丝不甘,种种矛盾夹杂,变得低落消极,甚至恐慌。这个时候民谣又给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你看,这些人不也一样活得跟狗似的,甚好甚好,既然如此,干脆就扭做一团,麻油叶先生也挺好,惟愿余生有烟有酒有姑娘;可是这种自欺欺人的状态在时间的发酵之下,会反弹出一股令人发狂的力量,让你去嘶吼,去摇摆,去肆意的惊声尖叫,是了,这就是摇滚。
      情怀催生摇滚,摇滚成就情怀,本就是生生不息,何来“摇滚已死”之说?94红磡,不也让娱乐至死的香港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疯狂了吗?但是物极必反,立于俗世间,情怀过于纯粹,难免会与世界格格不入,梵高终究是割了自己的耳朵,海子最后也爬向了铁轨,魔岩三杰最后也落得个“死了、疯了、成仙了”的下场。但是不论如何,他们终究始终是活成了他们想要的样子。
      情怀不死,摇滚不灭,电影最后大合唱《不再犹豫》的时候,我红着眼,感谢老天爷,我还有救,还没麻木到行尸走肉的地步,依然有东西能让我热泪盈眶。
      附:
      这些人都爱音乐,如同爱自己的家人朋友和性伴侣。他们并没有歌唱祖国、歌唱党、歌唱美好的生活,但是,据说他们爱这一切。他们想让更多的人听到没被大家发现的好音乐,他们在坚持着自己热爱的东西,疯狂的感动着自己。麻油叶成员大多矫情,扯淡无所顾忌、行为痞态尽显,但当你看到歌词,还是会知道他们因为什么而感动。在这个浮躁的年代,给流氓一把吉他吧,他们会把内心所有的美好和纯洁展露无遗。所以,读到这里你就应该知道,这些人是来煽情的。
      ————麻油叶首页简介
    情怀不灭,摇滚不死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无所谓腔调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8-05-17 02:29:58
      阅读次数:87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