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肇源县法院一纸判决改变一家普通百姓命运...!!!

    作者:韩立宁 提交日期:2018-05-10 19:40:11

      1、2001年4月15日我父亲韩甲文与建国村村民委员会签订“马场地”为期15年土地承包合同(详见附件一),同日领取土地经营权证书(详见附件二),因该地原为洪泛区,承包后为更好利用土地资源,故对该地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约4公里民堤加高、培厚维护,并打三眼抗旱井,平整土地等,到2004年,民意乡主管土地干部赵贵见我家对该地的治理初见成效,通过自身职务便利,利用各种非法手段,通过他妻子(代淑芬)名义与案外单位茂兴湖水产养殖场(主营水产渔业生产)签订(与我家同一地块)另一份非法合同,2005年4月2日本应该是春种时节,我们家人正常到我们合法承包的土地进行春耕准备时候,赵贵及三个弟弟赵力、赵光、赵静组织社会闲散人员80多人,轿车、面包车15余辆,为了阻止我们正常耕种土地,携带镐靶、刀具等凶器在我们合法承包的“马场地”打伤我家人及亲属7人,其中5人受伤严重住院治疗多日(详见附件三),就这样本该由我家合法承包经营的土地被赵贵通过黑恶势力强行霸占,在无奈的情况下,我家继续通过法律途径上诉,在此期间,2006年9月18日及 2007年3月6日肇源县国土资源局分别作出关于民意乡建国村马场地权属认定的证明,详见附件(六) 认定我家承包土地有史以来就是我们建国村的,从来没有与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生过争议,也没有变更过主权,我家对通过合法承包的“马场地”有无可争议的经营权, 可是在2007年4月17日本该春耕的日子,我村村民告知我家人,赵贵和其三个弟弟在我家地中非法强行耕种,得知消息我父亲和姑姑立即到现场看是什么情况,到了现场,我父亲和赵贵及他三个弟理论,赵贵和他三个弟弟、不由分说将我父亲打倒在地,直至昏迷不醒,我姑姑见我父亲被打,上前制止也一同被赵氏兄弟严重打伤住院58天,有被打后病案及照片为证(详见附件七), 就这样2007年我家土地又被赵贵通过暴力手段强行霸占, 到2008年黑龙江高级人民法院下达黑民申复字927号裁定(详见附件六),指令大庆市中级法院审理,2009年4月15日大庆中级人民法院下达庆民再字15号裁定(详见附件七),从法律上明确认定我家对所承包“马场地”土地有合理合法的土地经营权利,就在大庆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下来后,赵贵依然不允许我家正常经营土地,对中院裁定视而不见,赵贵身为政府公职人员,无视法院判决,凌驾于法律之上,任意妄为,就这样通过暴力手段强行霸占了我们的土地,直至今日依然强行霸占着我家的土地,导致我们一家普普通通的农民合法承包的土地不能耕种。
      2、因赵贵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导致我家合法承包土地不能耕种,我父亲韩甲文无奈通过法律程序向各级政府请求帮助 要回本该属于我家合法经营的土地,2011年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肇源县人民政府出面与我家签订了一份不合理的救助协议(按照600亩面积补偿我家158.4万元),但是我家实际承包的这块土地面积为1200多亩,也请过专业的测绘机构测量,可是肇源县政府态度就是只给你赔偿600亩的,接受就接受,不接受就拉倒,当时被逼无奈,考虑到家庭多年打官司情况,欠了很多外债 生活难以维持 只能被逼签下协议, 但因为补偿很不合理我父亲继续通过合法途径维护自己权益,直到2015年通过法律途径 走到了最高法院,最高法院认定肇源县政府与我家签订的补偿协议 是非平等主体之间的协议,是可以上诉的 , 但在2017年3月5日我父亲正常到北京,准备去最高人民检察院申请督促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检察院于2016年5月25日受理的 黑检控民受[2016]54号 案件, 因此案件拖了9个多月迟迟不给予处理结果所以申请监督,不料2017年3月6日肇源县政府工作人员得知我父亲到北京,通过我们民意乡副乡长王亮联系到我爸与我爸见面,肇源县政府工作人员见到我爸后就租车强制把我父亲从北京压回肇源县看守所,2017年3月15日以寻衅滋事罪将我父亲刑事拘留,2017年11月25日肇源县法院开庭审理,审理期间法院院长对我父亲的辩论都不予采纳,我们律师提供的证据也有部分对我家有利的也不予采纳,(可以调取庭审录像) 审理后我与哥哥找到县检察院办案领导说明我父亲没有犯罪事实,可领导给出的意见是他们可以和法院沟通(并让我和我哥哥先离开办公司他当场给法院院长打电话)让我父亲认罪判缓刑《 有多份录音为证 》就可以回家过年,可我父亲认为自己没有任何犯罪事实,也不会委屈认罪。这种情况下2018年1月3日肇源县人民检察院变更起诉罪名以 敲诈勒索罪 另行起诉,(在我与检察院办案人员通电话期间(有录音证据) 检察院办案人员本身自己电话里说都认为我父亲是普通的农民,批评教育下就可以了,可是我爸不像他们妥协,就强行把寻衅滋事都不构成的案件变更为敲诈勒索,简直是离谱至极,难道就因为不屈服于你们检察机关办案人的想法就要置之于一个普通农民与死地???) 最后肇源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3月14日下判决 给我父亲以敲诈勒索罪定罪七年罚款20万)给全家人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
      
      
      
      
      
      
      
      
      
      
      
      
      
      
      
      
      
      
      
      
      
      
      
      
      
      
      

    热门评论:

    昵称:提交时间:2018-08-19 05:07:40

      许多地方政府党员干部抵制不住金钱利益的诱惑,将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抛之脑后,官僚主义严重,生活作风腐化,以权谋私,导致了地方腐败严重,农民怨声载道,冤假错案频频发生,以权压法,对老百姓的合理诉求加以打压制止甚是通过非法渠道进行打压报复……

    昵称:提交时间:2018-08-19 03:05:56

      顶

    大庆市肇源县法院一纸判决改变一家普通百姓命运...!!!

    昵称:提交时间:2018-08-19 01:39:52

      誓要与腐败的肇源县政府斗争到底, 检察院法院竟然相互勾结 迫害普通百姓,不认罪就改更重的罪名 有录音证据,法制社会肇源县竟然腐败到这种地步

    昵称:提交时间:2018-08-19 01:26:20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犯罪


      文章信息
      作者:

      韩立宁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8-05-10 19:40:11
      阅读次数:89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