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望”愿您能被这故事感动。

    作者:晨风文学 提交日期:2018-05-06 08:22:00

      序章

      坐在电脑前,看着显示屏中的一张图片,心有万千感触。
      那是一幅摄影作品,潺潺流淌的溪水中,漂着一片绿色的树叶。叶子已经脱离了树木,结束了它短暂的一生。它并没有归于尘土,再次成为大树的养料。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落叶归根”的福分已经与它无缘。
      它的宿命,从它落入小溪中开始,便已经注定将要在漂泊中随着水流前往一个陌生而未知的地方。并且在那里干枯……埋入地下……化作一团泥尘……
      叶子并不知道自己的宿命将归属何方,事实上,谁也不知道它将要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停下来。甚至携带着它的小溪都不知道。
      或许在中途被冲上岸边,那里是丛林、草地、亦或是荒野……
      或许是随着小溪汇入小河,然后在小河边的田亩之畔最终停留,来年成为庄稼的养分……
      或许是随着小河汇入大河……
      亦或是……随着大河汇入大海……
      一切,或许只有那片叶子在获得自己最终结局的时候才会知道吧……
      而此时此刻,我所知道的是:这片叶子虽然生命已逝,绿色却依然存在,尽管这属于它的绿色将很快消逝。
      这种精神是值得我们每个人反思的。是啊,即便生命已经逝去,也要把这一抹最后的绿色留在世间!以证明它曾经存在过。
      向这片叶子致敬!

      想到这里,我想写一个故事。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的一个朋友,确切地说,是我朋友的妻子和她的弟弟。当我听他们给我讲述这个关于他们自己的这个真实的故事时,我的心中百味杂陈。故事中的痛苦与希望、悲伤与快乐、灾难与幸福……我都没有经历过,所以无法彻底感同身受。不过我可以想象,那曾经发生过的一幕幕串连起来,是怎样一个震慑到灵魂深处的故事!
      其实,听了这个故事,我的心情更多的是失落。以至于我好几个晚上都夜不能寐。经过反复思量,我终于决定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我的朋友也同意了,还要求我赠书一本。朋友之间无需太多的言语,他的心情我懂。
      可是此时此刻,坐在电脑前的我无论如何也无法下笔。文字写出来又删去……再写出来……再删去……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文字是多么苍白无力。
      难道……我将如此负了朋友的期待吗?
      虚构的故事,始终代替不了现实!
      也好,那就不加入任何构思,直接将这个故事娓娓道来吧。待到完成的时候,看看这些凝聚着人间百味的文字,能否给自己带来心灵的震颤。
      故事……还是从主人公诞生的那个美丽的小山村说起吧……

      (声明:为保护故事中相关人物的隐私,不至于他们日后的生活可能受到干扰。本故事中的所有人名、地名均为化名。)

    热门评论:

    昵称:无计可施菊提交时间:2018-05-15 01:14:45

      此时此刻,她正在车站的候车室里等车。身上穿的是一身简洁朴素的校服,胸前印着“仲翔中学”的字样。仲翔中学正是她就读的高中校名,虽然是一所国立中学,但建校的时候,出资者是一位名叫叶仲翔的外籍华人,校名因此而来。
      尽管穿着朴素,可依然掩饰不住从她的骨子里渗透出的美。这种美并不单单体现在她的容貌上,更多的是来自于气质上的文雅大方。再配上那张美丽精致的脸庞,堪称完美。
      在学校里,这样的女孩身边往往不乏追求者,暗恋者更是多不胜数。像苏锦这样由内而外都很完美的女孩子,自然是众多男学生争相议论和日思夜想的对象。
      可是落花有情,流水无意。苏锦对待那些追求者一向保持着距离。实在诚心诚意的,也仅仅和他们保持着友好。既不接受,也不伤害。
      “苏锦!”
      随着话音,只见一个人高马大的帅气男生走进候车室。
      “周平,你怎么来了?”苏锦看到周平,神色颇为愕然。
      “我一猜,你就在这等车回家。这些东西你拿着,在路上吃。”周平说着,便将一个鼓鼓的手提袋往苏锦手上塞。不用看也知道,里面都是一些女生喜欢的零食,而且档次和价钱都不低。
      周平在学校里的名气是人尽皆知。因为他家境很好,据说父亲是县里的一位很有地位的领导,母亲经营着县里最高档的饭店。本人又帅气,学习成绩又很好,而且小伙子很有才华……这所有的条件加起来,足以让那些想要找个白马王子的女生疯狂了。毫不意外,为了周平而疯狂的女生还真不少,明着暗着的都有。
      只是那些整日想着他、追求他的女生,他一个也看不上,唯独对苏锦情有独钟。
      “谢谢你,不过这些东西我不能要。”苏锦又将手提袋塞回周平的手里。
      “苏锦,你看这些东西也就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就别推辞了。”
      “周平,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我的心思都在学习上,现在还不想考虑这些。所以很抱歉,你的好意我真的不能接受。”
      如果说苏锦是仲翔中学公认的校花,那么周平则是校草。想跟他们交往的男生女生不知道有多少。众所周知,周平的心在苏锦身上。而苏锦这个冷美人在一次次拒绝了追求者之后,便有传言说苏锦也许在等周平。因为从各方面看起来两个人都很般配。久而久之,周平也有了这样的感觉。所以经过彼此认识,几次遇面之后,也算熟络起来。今天放暑假,周平便鼓足勇气前来向苏锦表白。可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苏锦并不是在等他,而是真的不想谈恋爱。
      尽管周平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可还是一脸沮丧。
      “车来了,我要走了。再见。”说完,苏锦便走上了大巴。
      少男少女处在情窦初开的年华,还没有真正懂得情爱,只是在情爱的边缘徘徊。对爱情很向往,只是因为好奇。至于责任,还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之内。在他们看来,这只是满足心理上的一种需求而已。所以周平被拒绝之后,也只是稍稍有些难受而已。他想下学期再碰碰运气,或许经过一个暑假,苏锦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
      没有痛苦和绝望,有的仅仅是一丝失落。一场青涩的表白就这么结束了。
      痛苦和绝望没有降临在周平头上,可苏锦呢?
      此时的苏锦靠着车窗,看着外面的景色。刚刚下过一场雨,周围的一切都是翠绿欲滴。远离了小城的喧嚣,马上就要回到那绿树成荫、宁静美丽的小山村。那里是心灵的港湾,有着她最爱的三个人-爸爸妈妈和弟弟。想到这,她拉开背包的拉链。里面有给爸爸买的酒,给妈妈买的糕点,还有给弟弟买的玩具。一想到很快就要见到他们,苏锦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
      是的,家再穷,也是自己的归宿。也是容纳自己心中所爱的地方……

    “苦望”愿您能被这故事感动。

    昵称:烈日炎杭提交时间:2018-05-14 23:05:48

      这个夜晚,天空阴晦。星星和月亮也都被隐藏在乌云的掩盖之下。也许星星和月亮也不忍看这悲惨凄凉的一幕,藏在了云的身后了吧……
      这是一个阴天。此时整个榆庄遭此大灾,人们家破人亡,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帐篷内,苏锦抱着弟弟,眼泪不住地往下流淌着,哭得无声无息。就像心中的悲痛一样,已经变得沉默。唯有心灵深处的那道深深的伤,还在痛着……剧烈地痛着……
      其实,苏锦又何尝不想痛痛快快地哭。她恨不能置身于一处无人的旷野,尽情地哭。她要哭给天看、哭给地看、哭给这世界看!可她此时却不敢哭出声来,因为在她的怀里,还有一个和她一样经受着如此沉重打击的弟弟,她怕吵醒这个年仅七岁的孩子。他所经历的比自己多了许多惊心动魄。他才七岁便经历过一场死里逃生,而且是以父母亲的性命为代价的死里逃生。这对一颗幼小的心灵带来多大的创伤,是难以想象的。很有可能这将会成为伴随他一生都迈不过去的一道坎。
      不得不说,苏晨还算很坚强的孩子。换做一般的七岁小孩经此一劫,十有八九会彻底崩溃。常言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苏家这几年家道败落,一贫如洗。苏晨又患上了这种被命运判了终生监禁的病。他的心智已经远非其他同龄孩子相比。甚至就连那些比他大上几岁的孩子,还依然整日里哭哭闹闹地撒娇任性,生活在父母亲的溺爱之中。而苏晨却已经在懵懂之中对人生有了一点懵懂的领悟。或许这便是上苍对这个可怜的孩子一点点补偿,尽管这点补偿是如此微不足道。
      此时的苏锦抱着弟弟,只是默默流泪。她的脑海里一次次浮现着父母亲的音容笑貌,回想着这些年和父母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此时此刻,她只感觉自己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太少太少。她清楚地记得,上次见到父母是一个月前学校放月假。开学那天,父母将她送上车。车缓缓地开动,苏锦在车上回头看着父亲母亲。父亲又苍老了一些,头发又白了一些,背又驼了一些。记得小时候,父亲是高大魁伟的。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父亲就是为她们母女擎着一片天空的伟岸男人。这才过去几年,父亲就成了这般样貌。母亲也同样苍老了不少。对于儿女来说,眼睁睁地看着父母越来越衰老,是一件极为心痛的事情。可是自己又无力改变人生中的生、老、病、死。在命运面前,人渺小得如同蝼蚁。
      车越走越远,直到看不见父母,苏锦才回过头来。在那个时候,她便是做梦也想不到,那一次的离别,竟然是生死诀别。今后再也看不到那个满头白发、弯腰驼背的男人,和那个满目柔情,嘘寒问暖的女人。苏锦想到这,便涌上一股无助的痛楚。今后就只有她和弟弟相依为命了,而她,将用自己柔弱的双肩扛起这一切。她不怕苦,不怕累。只是怕今后那难熬的日子。
      这一夜,苏锦想了很多,想着想着也想累了,索性不去想。就让大脑空白着吧。
      “你是我的弟弟,更是我的唯一……不怕,爸妈不在了,你还有姐姐……”
      苏锦喃喃地说着,便将脸贴在了苏晨的头上。不多时,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在一个漆黑的夜里,一个简陋的帐篷里,一个十七岁的少女抱着一个七岁的男孩,相拥而眠。
      他们身影瘦小、孤寂……
      他们心灵哀伤、痛苦……

    昵称:满山李子提交时间:2018-05-14 21:59:24

      学校大门外的街道上,行人络绎不绝,往来的车辆不断从这里经过。店铺门前的招牌亮着各色霓虹;卖小吃的摊贩各自辛苦忙碌着,他们没有什么高深的思想,也没有什么遥不可及的追求,他们只是为了生活而忙碌,靠自己的双手赚取微薄的收入。只为自己的这个小家过得幸福安稳,为自己的子女将来过上好的生活,不再像他们这样辛苦。
      每个摊贩的橱窗前,都有几个出来买饭的学生在等着。周围弥散着饭菜的香味儿,勾着腹中空空的人们的味蕾。
      苏锦一出来,顿时吸引了不少目光。不仅仅是因为苏锦的不幸令她这般引人注目。苏锦的美貌也是有着较高回头率的。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或许被人这般当做焦点一般注视惯了,对于周围的目光,苏锦直接选择无视。要是在意这个,岂不是要向那些明星一般,出门一趟都要把脸盖上?
      苏锦走到一个卖 的小摊前,买了四个 ,拎着热气腾腾的 往回走。
      那些目光尾随着她的身影,多多少少地留露出一丝不舍。他们真希望苏锦的前面多排着几个买饭的,好让他们能多看上片刻。不过此时苏锦已经走进校门,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苏锦!”
      就在苏锦刚走进校门时,几个女同学便朝她走了过来。苏锦也迎了过去,这几个女同学和苏锦的关系比较要好。就在苏锦出来买饭时她们就已经看到了苏锦。此时特意等在这里就是想和苏锦说说话,让苏锦能够开心一些。
      见到几个要好的朋友,苏锦暂时忘记了痛苦,和她们聊了起来。气氛看起来很轻松,可是那几个女学生谁都不提及苏锦家里的事。苏锦是话最少的一个,多数时候都是微笑着听她们说,偶尔也会说上两句。看似神色轻松,可她心里却是不平静的。她知道,这几个要好的朋友都是为了逗她开心,故意说一些幽默的段子。她唯有在心里感激这几个热心的姐妹。
      过去了的事情已经成为历史,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将会逐渐淡去。既然什么都改变不了,不如将痛苦埋葬。毕竟她还没有走到进无可进,退无可退的绝路上。未来还是充满希望的。尽管如此想着,可真正迈出这一步却十分艰难。
      “我该回去了,我弟弟还没吃饭呢。谢谢你们。”朋友之间无需多言,一声谢谢足够。那几个女孩又何尝不知道苏锦心里什么都明白。
      “正好,我们也该回去了,咱们一起吧。”其中一个女孩朝苏锦笑了笑。
      “苏锦,去你那看看可以吗?”另一个女孩关切地看着苏锦。
      “今天有点晚了,我看咱们还是不要去打搅了。”先前说话的女孩使了个眼色,她知道苏锦的弟弟需要安静。
      “对对对,瞧我,一时糊涂了。”想去苏锦那呆一会的女孩歉意一笑。其实她也是好心,想多和苏锦说说话。
      经过这番畅聊,苏锦确实放下了淤积在心中不少负面的东西。说了一声再见之后,苏锦立即加快了脚步,她担心苏晨醒过来见不到她会着急。

      夜空中,一轮圆月犹如一面明镜悬挂在黑漆漆的天幕。就像一盏明灯一般为这黑暗的夜带来些许光明。同时也照着人间的一切善与恶、乐与悲。千万年来,它就这样静静地悬挂在天上,看尽了一幕幕人间悲喜剧,也见证了历朝历代诸多风云人物。古人已经随着时光消散于历史的洪流中,今人却依然沿着他们走过的路继续前行着。
      苏锦的故事,仅仅是这轮圆月见证过的难以计数的故事中的一个。对于它来说或许微不足道,它只是静静地悬在天幕中看着这一切。它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公平的:不会因为任何原因,将月光多分给谁一丝一毫;也不会因为任何理由,将与生俱来的寂静打破。
      可是对于苏锦来说,自己所经历的便是自己的全部。
      或许这就是“月光公平论”吧……
      此时,寝室楼的走廊上空荡荡的。毕竟离开学的日子还有几天,提前返校的学生只是一少部分。所以显得很静寂。苏锦甚至都能听得清自己的脚步声,这声音节奏紧促,却十分轻盈。只是不知这脚步声,能否给那颗因为见不到她而恐惧的心带来些许慰藉……

    昵称:忧伤的若兰辽提交时间:2018-05-14 21:14:31

      在这些匆匆走向各自教室的学生中,有一个身影十分引人注目。这个身影是那么的美丽、清纯。她是所有男同学心目中的女神,是公认的校花。尽管穿着很朴素,却不仅没有遮掩她的美,反而将她的纯洁淡雅展现得淋漓尽致。
      “那不是苏锦吗?”
      “是啊,她怎么看起来有些憔悴?”
      “你傻啊!榆庄地震的事儿你不知道吗?苏锦家就住在榆庄!”
      “啊?苏锦的家在榆庄啊!哎哎哎,在这个时候对她表示关心,一定能……”
      “想得美!人家校花能看上你?你和周平比一比,谁有竞争力?”
      “唉!没这等福分喽!不过能和她一起上课,天天看着她,也不错嘛!”
      “花痴!”
      “别装,难道你不想?”
      ……
      两个男同学边走边说着,看到苏锦立刻加快了脚步,想去打个招呼。可是还没等他们走到苏锦近前,早就有几个看起来和苏锦认识的男同学捷足先登了。
      “苏锦,你好……”
      那几个男生一脸笑意地向苏锦问好,大献殷勤。
      “哦,是你们啊,你们也好。”苏锦语气平淡,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便头也不回地朝教室走去。那几个男生顿时愣住:这还是往日那个平时总将笑容挂在脸上、见到谁都热情地打个招呼的苏锦吗?
      就在他们一愣神的工夫,苏锦回过头来,微微一笑。然后继续转过头去……
      这个微笑的意味,仅仅是那么一丝歉意。为自己刚才的冷淡而表现的一点歉意。


      文章信息
      作者:

      晨风文学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8-05-06 08:22:00
      阅读次数:3
      回复次数:5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