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后体内被遗留纱布6年多 黑心医院拒不负责 地方法院包庇延判

    作者:农民工19901990 提交日期:2017-12-07 14:59:26

      本人李志龙,男,30岁,初中文化,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肖营子镇海红庄村人,于2011年3月23日因交通事故入住青龙满族自治县医院,医院当天安排剖腹勘查和肝脏破裂修补手术,同年4月11日办理了出院手续,住院期间共计花费治疗、护理、交通食宿、住院等各项费用共计3万余元。手术出院后,因为经常呕吐腹痛,尤其是从事体力劳动后,更是疼痛难忍,大汗淋漓,所以自2011年3月至今的近7年时间里,本人没有能力从事任何打工或生产劳动,只能在家静养。


      

      

      2016年9月,我突然感觉腹部疼痛难忍,几乎晕厥过去,被家人送到青龙满族自治县医院,医院当时的诊断是肠梗阻,我当时实在无法忍受疼痛,请求医院立即安排手术,医院以需住院观察为由未安排手术。住院几天后,我的疼痛感逐渐得到缓解,问主治医生具体病情如何?到底是不是肠梗阻?是否可以出院?主治医生不置可否,态度模棱两可,并一再追问我车祸后这几年有没有再做过别的手术,这让我心生疑虑。几天后主治医生告知我准备手术,此时我更迷惑不解,为什么刚入院的时候不安排手术,现在不疼了却要安排手术?为什么直到通知我准备手术也没告诉我明确的病因?在我的一再追问下,主治医师见事情已经隐瞒不住,只好含糊地告诉我,“可能”是因为上次车祸手术在我体内遗留下了什么东西,“好像是纱布”。听到这个消息我感觉像是晴天霹雳,也瞬间明白了为什么这5年多来,我几乎每天都忍受着腹痛的痛苦,我没有能力出去打工赚钱,5年多来都是靠着父母的接济度日,作为一个丈夫,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5年来我没有给妻子买过一件新衣服,两个孩子也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玩具,什么是礼物,想到这,我忍不住留下了热泪......

      

      

      此时我已经不敢在青龙县医院做手术,我不相信他们的医疗水平,更不相信他们的医德,我甚至害怕躺在那张冰冷的手术台上就再也醒不过来,因为在青龙县医院住院期间,我已经看见了也听说了各式各类匪夷所思的医疗事故。在随后与青龙县医院的交涉中,让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世态炎凉什么叫同流合污什么叫官官相护。青龙县医院刚开始拒不承认这次事故,说出来的理由让人啼笑皆非:“患者体内遗留的金属异物(医用纱布内含金属丝)与本院的医疗行为没有直接关系”,类似这种极端不负责任的话,我自己都记不清到底听到了多少遍,以至于住院时认识的同病房的病友和家属都看不过去了,说让我在医院门口烧纸钱拉横幅,把事情闹大,可我并不想那样做,我当时天真地幻想,如果医院方面还有一点良心和社会责任的话,他们会给我一个交代的。
      可是我错了,我没想到一家公立医院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在我给医院出示了大量的证据和材料后,医院意识到他们耍无赖的招数行不通,开始给我踢皮球,打太极,今天让我等答复,明天让我找领导,我等了足足6个月,却连医院一句对不起都没等到。2017年3月,我秦皇岛市医学会做了医疗技术鉴定书,根据鉴定报告,5位到场专家有4位认为医院应该承担完全责任,1位认为医院方应该承担主要责任,鉴定专家团最后给出结论:“该医疗纠纷构成三级戊等医疗事故,院方承担完全责任”。
      就在我以为我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候,噩梦再次接踵而至,医疗技术鉴定出来以后,青龙县医院以各种理由推诿,迟迟不给我解决问题,无奈之下,今年8月,我一纸诉状把青龙县医院告上了法庭,希望用法律手段维护我一个小老百姓这点对医院来说微不足道的利益。受理我的案件后,青龙县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20日组织了一次双方当事人的庭前调解,我提出的诉求是赔偿我近7年来的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共计48万元,而青龙县医院给出的赔偿金额竟然是9万元,这里面还包括他们之前垫付的3万元,误工费更是一分钱都没有,他们给出的理由简直就是在侮辱我——说我没有正式工作。我承认,作为一个农民,我没有他们口中所说的“正式工作”,那么请问,这近7年的时间我忍受着身体的疼痛没有能力出去打工是谁造成的?出车祸之前,我在工地干的是电气焊技术工种,每年的打工收入都在5万多元,这笔钱我应该找谁赔偿?
      据了解,目前我国没有专门对于农民工误工费的法律,那么按照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0条,“无固定收入,包括两类人员,一是从事农、林、牧、渔业生产的农村村民;二是有街道办事处、乡镇人民政府或者有关凭证,在医疗事故发生前从事某种劳动,其收入能维持本人正常生活的,包括承包经营户、城乡个体工商户、打工者(散工、短工、临工)、家庭劳动服务人员等。无固定收入者,均按医疗事故发生地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根据秦皇岛市统计局发布的官方数据,2016年,秦皇岛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59905元,全市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35169元,加上住院期间的护理费、交通费、食宿费和精神损失费,我48万的诉求完全在合情合理范围之内,我和律师也说过,该是我的我努力争取,不是我的我一分钱都不多要。而青龙县医院给出的9万元的赔偿,简直是对我,对农民工的侮辱。

      

      不仅如此,青龙县人民法院在给我们当事双方做了一次调解后,就再无下文,期间我多次催促甚至恳求法院尽快结案,得到的消息都是等通知。这个案件当初青龙县法院是按照简易程序审理立案的,按照我国法律规定,法院必须在3个月内给我答复,可是3个月之后,法院一拖再拖,始终没有给我任何消息,我多次催促之后,今年11月22日,青龙县法院通过律师告诉我,会在一周之内给我回复,同时还通过律师传话,让我不要追究法院方面超期未做判决的责任。然而,我再一次被戏耍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青龙县法院依旧没有给我任何回复。11月底,法院通过律师告诉我,说我的案件由简易程序审理,改为普通程序审理,也就是说,审结时间由3个月变成了6个月。我不明白,一起责任如此明晰的案件,为什么要在没有征得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延期?如果6个月的期限到了,我还是没有得到任何答复,我该怎么办?
      今年10月份,被逼的实在没有了办法,我想到了去省会、去北京申诉,在国家卫计委接待中心,当我把我的事情和青龙县医院以及青龙县法院的态度说给接待工作人员的时候,接待人员气得直拍桌子,他对我说:“你回去对你们地方的医院和卫生部门的领导说,如果他们谁愿意把一卷纱布放在肚子里六七年,他们想要多少赔偿?这个钱我们来出!”听了接待人员的话,我热泪盈眶,也让我明白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党是真心实意为百姓说话,替百姓分忧的。可是一粒老鼠屎就能坏掉一锅汤,地方上这些没有良心、不负责任、官僚主义的掌权者,正在一刀刀戳着我和与我有类似经历的弱势者的心,践踏着我们的尊严。
      各位看官各位网友,如果不是到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地步,我也不想以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有一次在火车站,看着眼前疾驰而过的火车,我甚至有了一种想要钻进铁轨里,了结自己的冲动,我想也许只有这样,我的事情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让有关部门重视。可我没有那样做,因为我想到了我两个年幼的孩子,想到了和我一起吃苦熬日子的妻子,想到了已经年近古稀却每天为我操劳的父母,在此我代表一家老小6口人,跪求各位网友为我主持公平正义,本人定会永感厚恩,至死不忘。
    手术后体内被遗留纱布6年多 黑心医院拒不负责 地方法院包庇延判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农民工19901990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7-12-07 14:59:26
      阅读次数:21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