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唐河县大河屯镇(张小焕)的实名举报

    作者:15139017265 提交日期:2017-05-16 12:39:17

      冤枉上诉状

      尊敬的有管部门,您们好!请求你们帮我儿子伸冤,
      我是贾大伟的妈妈,张小焕,住河南省,唐河县,大河屯镇,邢李庄村委,邢庄,7号,身份证号:41292919680609944X。
      被告贾大伟、住河南省唐河县,大河屯镇,邢李庄村委,邢庄,7号,身份证号:413251989902149478。
      请求有关部门
      案件在17年1月8日,转到河南省高级法院,现没开庭,上次判决在驻马店市(2016)豫17刑,初字63号,在2016年12月20日的判决,判我儿子死刑,是错冤案,我儿子承认都是自己杀的,我儿子这样说是被逼的,是为黑帮人贾军安等人担罪,案件没有一定的证据,证明是我儿子杀的人,这些案全是黑帮人的策划计谋残杀三人。
      他们专找有过精神病的人利用,在整个案件里前后多处记载,我儿子说有人跟踪,有人逼他杀人,有人给他打针,有人给他下药,有人指示他杀人,而且指示他的人不说的那么详细,我多次申请重新调查,可是黑帮势力大,官官相护没人敢查清此案。请求每个执法机关协助重新调查此案,找出几位真凶,他们的计谋手段,极其残忍,请将他们依法归案判刑,为民除害,为死去的三人伸冤。
      上告真正的嫌疑人
      以下被告嫌疑人有三个:
      1、被告人:贾军安,是贾大伟的爸爸,男,汉族,生于1969年2月2日出生,住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大河屯镇李庄村委邢庄7号,身份证号码:412929196902029476;
      2、被告人:焦永讲,生于1977年6月12日,住河南省泌阳县赊湾镇关冯村委王庄,是被害人李红菊的老公。
      3、被告人:住间岭店的人,有三十几岁,胖大个子,脸发红,贾军安认识。他们同伙杀人的目的是。
      杀人的目的
      焦永讲,想和前妻离婚,想和小三结婚,想拿死者的保险金,想把死者内脏捐了拿回扣,焦永讲前妻死后5个月,他和小三结婚了。
      请问案件发生时这几个嫌疑人在哪里,谁能证明案件发生时我儿子没有人给他下药,案件有多少的地方没去调查,
      案件的疑点
      在案件前后可以看出是有嫌疑人操作,在15年的9月份,我儿子在宁波打工时,无缘无故被徐民英用卑鄙的手段敲诈我儿子,用下贱的手段折磨我,又被人下药多次,我的东西被盗的那天,我又中毒,那天肚子痛的要命,头冒虚汗,既拉肚子又呕吐,又被赶出工作岗位。他爸带我儿子从宁波回家十几天案件就发生了。案件记录中,我儿子说自己杀的人,谁看见了,是不是有人逼他,威胁他,让他承认自己杀的人了?公安局在调查我儿子时,我儿子说:让我回家看看我在来,家里人让别人杀光了。多处说我儿子强奸杀人,我申请辩护词里写到,你们没有证据不能判他强奸罪,也没有判他强奸罪。真正的证据在那里,杀人时有焦永讲的三岁儿子看见了是谁在杀人,可是他已经灭口了。在案件中杀人后,我儿子手机里拍照片,这是很明显的疑点。像这样类似的情况案件,在别人的案件里也很多,他们是几个人商议杀人,为了让一个人承担责任,就让担责任的人用自己的手机给杀死的人,给他照片留住证据。手机里有照片不能证明人也是他杀的。在第一鉴定结果5页里写,杀人前,吃的菜,喝的水后,头晕,好像他们下了毒,啥组织叫我杀人。有没有人在案发前给我儿子下毒,还说杀人前有人给他打针,让他把指示他
      杀人的名字忘了,我儿子他没有被别人下药,公安局当时也没血液化验证据。
      我儿子说是谁叫他杀的人
      在2016年3月份时,我们的刘律师给我说,你儿给我说,有一个人叫他去杀人,他住在间岭店街,有三十多岁,胖大个子,脸发红。他的名字忘记了,在那几天我就找了几个地方,没问出来这个人,就给律师打电话叫他在问我儿子清楚,以后刘律师又问,我儿子说,名字忘记了。刘律师的电话是13603867876,
      在2016年12月22日,在驻马店法院判决下来的第二天,我去泌阳县看守所给我儿子饭卡里汇钱时,我打电话问贾军安找人的事,他已经喝醉了,他说让我去间岭店街西头给他送判决书,他忘记带了,让别人看他家住在老小学校东边的路边上,有个超市,我当时就去送,我到间岭店时,贾军安和另外三个人在间岭店街西头车站,其中二个人是邢庄的,父女关系,还有一个人,和我儿说的那个人,长的一样,有三十多岁,胖大个子,脸发红。我看到时他和贾军安在说话,他的长像是堂堂正正的,当时我没在意,看了他们一眼,就把判决书给贾军安了,说了几句话我就急忙上车回驻马店了,我坐在车里想,他找那个人是干什么的?我就怀疑那个人是不是,我儿子说让他杀人的人,是我以前要找的人吗。如果真是那个人,这案件肯定给贾军安有关系。 在2017年1月1日我打电话给贾军安,我说:“我后天去郑州,你找间岭店的人,帮咱大伟的事,就是我给你送判决书的那天他是谁?经过我的多次询问,贾军安多次在隐瞒在撒谎。 在2016年春节的,初二,我为了儿子的事回去和贾军安和好,在这两个月里,我对贾军安的理解。有一次我说,赊弯的那个女人死了以后,他解抛了的内脏叫人家取走了,真可怜,贾军安说,那是人家自己愿意的。我想那女人的娘家就是一个村里,他亲爹妈肯定不知道,肯定不会同意别人把他女儿的内脏取走。我想在想贾军安怎么会知道这事。还有一次,我说公安局怎么把案件鉴定错了,不给重新鉴定,“贾军安说,关锋庄那家,给公安局塞钱,他就不敢要。我想对方的事情,贾军安怎么知道这么清楚。他们肯定有一定的关系。
      我了解贾军安,他的性格是个很残暴的人,在多年里有多人告诉我说贾军安在黑帮的行为。我儿有精神病是事实。贾军安为什么不让重新鉴,在2016年里初八,我问贾军安要他请的刘律师的电话号码,他不告诉我,我没办法又请了王律师,王律师给我说,你不要相信贾军安,他啥不啥,我说:我知道他不想救我儿子,王律师说你也看出来了。在2016年4月19号,当天我一直为儿子的事在哭,晚上,我给贾军安说,我得去北京说理,去告他们去,是徐民英敲诈神经了,贾军安就说,你有证据没,你去吧,以后不要回来,我和他辩论,他就赶我走,把我的腿打了个口子有两公分,大脚指头也给打骨折了,到现在长了个疙瘩,第二天我把我的东西都带走去我姨家了,在他家休息一天,我瘸这腿忍着痛就去北京上访了,经过在次上法网,中央纪委亲自开车来到泌阳公安局,找到局长谈话,公安局才给我儿子第二次从新鉴定.
      我调查的疑点
      在2016年3月份,我去梦庄、打听的人问他,就是贾军安的妹妹的、邻居,我说,你有没有认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胖大个子,脸红,他说,没有这个人,我又给他老婆聊,他老婆说,关锋庄死的那个女的,他男人拿保险30几万。在2015年的12月,我舅舅家的儿子我老表说,他说我听说别人说,焦永讲给他老婆离婚,他老婆不给他离,这次可是找到黑帮人叫他老婆杀了。在2016年的12月,我在泌阳听那些开车人说,他听别人说,佘湾的去年、的年前死的那个女的是因为经济纠纷。
      我儿子的性格
      我是他妈,我很理解我儿子,我儿子从小就怕事,不和别人惹事,他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他人很善,有时候,他惹家人一生气,他就心软,就去说好话。他对谁都不会很心。在15年11月,被徐民英敲诈时,我儿子吓的说,要不我出去让他们打我一顿,把我腿打断就算了,只要他们不在跟踪我。家庭里有些矛盾,他从不告诉我,怕我担心。我怎么考虑也不敢相信我儿子会杀人,他的胆子很小,他人也很善,他虽然有病也不会是他杀的人,案件有疑问。
      我儿子的经历
      我儿子在十一岁时,我和他爸离婚后,我出去打工,我儿十四岁时,他的大姑,贾军巧,找了一个别人的身份证,让我儿子和他一起去广东打工,是一个橡胶厂,刚开始是一个月400百元,他姑显钱少,就让他去配胶,那胶有毒,有气味,我儿子每个月的工资他大姑都给他奶记回家了,我儿子在那厂里十八岁时,发高烧几天,回来后,我带他去过多个医院,在驻马店159医院,病历说他是精神病分裂状态,回来开了70元的药,我就又去上海了,过了几天他奶,给我打电话说,我儿子上掉了,我就回去一看,我儿子浑身瘫软浑身发红色躺在床上,脖子上有很深的疤痕,我问他爷怎么回事,他爷说是在泌阳、牛庄,挂掉水后回来后,就上掉的。我去查原因,是他奶和他小姑找的,牛庄的一个老头了医生、挂五天水,一天挂七瓶子水,后来我才知道是给我儿子挂的激素药水。他奶是为了让我儿子发胖,与他脸上好看,我儿子挂激素药水后他的身体三叉神经、经络、精神病、伤害很大。在后为了找工作、减肥,对我儿子他的精神上带了很大的伤害,病情慢慢加重。才出了这样说不清楚的案情。
      我儿子在案发前的反常
      案发后,在听我媳妇说,大伟有一次写了一个牌子,挂在卧室里,上面写的,张大伟。有一次大伟,去他赵付,他的姑奶家问,姑奶我是姓张不,还有一次,大伟在东地的菜地哭,回家后,媳妇问他你咋哭了,你上那里了他说在东边,菜地里哭了,媳妇哭啥呀,他嘟囔着说,他一个也不容易。还有一次,我儿子晚上出去,媳妇问他说,他说去东街了,回来贾军安说我儿子,你真神经了咋注。跑啥。我张小焕,从不说一句假话,请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贾军安他一家说我有病,你们不要相信他的活,他们那么说是有他们一定的目的。是不让别人相信我的话,他们是为自己考虑。
      请求事项
      请求有关执法部门协助河南省高级法院,必须重新查办此案,找出真正的杀人黑帮团伙,给我儿子伸冤,一个公正实的判决。如果案件再错下去的话,我会尽力不顾一切的代价,无论用什么办法我都会为我儿子伸冤,另外也是为死去的冤魂伸冤。我儿子现在看守所身体很不好,请求关助。
      请不要按第一次的鉴定结果判,因为第一的鉴定结果是在驻马店安康的小医院,他们没有经验,按法律不是我们指定的地方,不能认可。
      谢谢!
      上诉人:张小焕
      上诉人电话:15139017265
      2017年5月16日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15139017265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7-05-16 12:39:17
      阅读次数:80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