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茶馆 宁静致远

    作者:大江宁静 提交日期:2017-04-16 09:38:00

      经济下行,凛冬将至,小微企业经营不易。楼主先是开了个小小茶馆,被强拆了,片砖只瓦都不剩下。心想或许是树大招风,跑到个乡下小服开个私房菜馆,不想没几天也被封杀了,不能回帖。无奈回到老根据地经济论坛开贴《凛冬将至》,人气稍微旺一点,小广告就如影随形,追踪而至。别人是在回帖中有广告,楼主是在广告中找回帖。只是楼主想不明白,这样没有技术含量的广告骗局还会有人上当吗?也许是经济下行,骗子的日子也难过因而竭泽而渔、粗暴刷屏能骗一个算一个?

      思前想后,还是找个没有广告的地儿呆着吧。经济类论坛是重灾区,不能去;也不能去乡下小服,那里的版主没见过大场面,稍有出格言论就大惊小怪,自己画地为牢——不像热门板块斑竹们都是洞庭湖上的老麻雀,见过大风浪的;还得跟自身的价值观相符,国关那种愤青乐园是不能去的。这么算下来,天涯社区能够开贴的地方就不多了,只能去杂谈等几个板块了。

      看过楼主帖子的老朋友都知道,楼主开贴也没啥要求,除了不欢迎喊打喊杀得极端思想者,其他的三教九流诸子百家,只要有做人基本礼貌的楼主都欢迎。

      正是:
      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
      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
      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
      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

      凛冬将至,外面风急雨骤,夜重露寒,各位不妨上楼喝一杯热茶,驱除心中的寒意,凭窗观风雨,稳坐钓鱼台。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

    热门评论:

    昵称:kxy123123提交时间:2017-11-14 14:10:56

      报到。

    大江茶馆  宁静致远

    昵称:洞庭湖畔唱渔歌提交时间:2017-11-14 12:04:18

      (转载)放诸古今皆准的权力规则 (一)

      十九世纪末的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完全有理由成为一些人心中的偶像。他大力推动民主自由,在四十多年的任期内,把比利时从一个专制独裁国家成功变成了一个现代民主国家。他赋予每个成年男子选举权,甚至比美国提前半个世纪立法允许工人罢工。他对妇女儿童的保护领先于整个欧洲。比利时1881年就普及了基础教育,确保每个女孩都能上到初中,并且在1889年通过法律禁止十二岁以下儿童工作。在利奥波德二世治下,国家的经济像政治一样获得了大发展,他比罗斯福更早采取建设公路和铁路基础设施的手段来减少失业和刺激经济。

      然而在非洲刚果这个比利时殖民地,确切的说是利奥波德二世本人的殖民地,他完全是另外一个形象。刚果人,包括妇女儿童,在奥波德二世的统治下没有任何人权,完全是奴隶。他们在警察部队的强制下劳动,动辄被施以断手之类的酷刑,有超过一千万人被迫害致死,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保证利奥波德二世在橡胶贸易中获得巨额利润。

      为什么同样一个人可以在一个国家推行民主却在另一个国家施行最残暴的独裁?有人可能立即会说这是制度问题。但“制度”在这里与其说是答案还不如说是问题本身。为什么比利时的制度越来越民主,而同一时期,同一领导人的刚果,却越来越独裁?难道是因为利奥波德二世只爱本国人或者有种族歧视?但后来刚果自己“选”出来的领导人并没有做得更好,仍然是一个糟糕的独裁者。在ThePredictioneer’sGame(《预测师的博弈论》)这本书里,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和纽约大学的政治学教授BruceBuenodeMesquita指出,真正原因是在刚果,利奥波德二世只需要让少数人高兴就足以维持自己的统治;而在比利时,他必须让很多人满意才行。我认为这个答案跟“制度论”的区别在于必须让多少人满意,这个人数不是制度“规定”出来的,而是实力的体现。

      BuenodeMesquita和合作者研究多年,得出了一个能够相当完美地解释很多政治现象的理论。这个理论认为不管是国家、公司还是国际组织,其政治格局不能简单地以“民主”和“独裁”来划分,而必须用三个数字来描写。以国家为例,这个“三围”就是层层嵌套的三种人的人数:

      ?名义选民:在名义上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全体公民。然而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对谁当领导人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力。

      ?实际选民:那些真正对谁当领导人有影响力的人。对美国来说这相当于是选举这天出来投票的选民,对沙特这样的君主国来说这相当于是皇室成员。

      ?胜利联盟:必须依赖他们,领导人才能维持自己权力的人。对美国总统来说这相当于是在关键选区投出关键一票让你当选的人,对独裁者来说这是你在军队和贵族内部的核心支持者。

      看一个国家是不是真民主,关键并不在于是否举行选举,而在于胜利联盟(以下简称“联盟”)的人数。领导人工作的本质是为联盟服务,因为联盟对领导人有推翻权—如果你不能保证我们的利益,我们有能力随时换一个。如果联盟的人数很多,那么这个国家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民主国家。反过来如果联盟的人数非常少,那么不管这个国家有没有选举,它都是事实上的独裁国家。这个理论看似简单,其背后必须要有大量的数学模型、统计数据和案例支持,它们首先出现在政治学期刊上,然后被总结成一本学术著作TheLogicofPoliticalSurvival(《政治生存的逻辑》),并在2011年形成一本通俗著作TheDictator’sHandbook(《独裁者手册》)。

      在通俗史书和影视剧中人们经常研究权术,惊异于为什么像慈禧和魏忠贤这种文化水平相当低的人能够把那些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玩弄于鼓掌之间。难道政治斗争是一门需要特殊天赋的非常学问么?现在BuenodeMesquita的“三围”理论,可以说是抓住了政治的根本。所有领导人,不论什么体制,其做事的终极目的只有两个:第一是获得权力,第二是保住权力。要知道即使最厉害的独裁者也不可能按自己的意志为所欲为,他们必须依靠联盟才能统治。为此领导人取悦的对象不应该是全体人民,而必须是联盟。这就是为什么那些一心为民或者能从长远筹划国家发展的领导人即使在民主国家也常常干不长,而那些腐败透顶的独裁者却常常可以稳定在位几十年。从这个根本出发,“三围”理论可以回答我们对政治斗争的种种不解之处。朱元璋为什么要杀功臣?变法为什么困难?为什么民主党欢迎非法移民却反对给高技术移民提供特别渠道?民主的美国为什么会推翻别人的民选政府?为什么一个国家的自然资源越丰富,它就越不可能民主化?为什么经济发展并不一定能带来民主?所有这些问题都可以用领导人和联盟的互动来解释。三围理论能把种种帝王之术解释的明明白白,可以说是学术版的“厚黑学”和现代版的《韩非子》。

      政客搞个什么政策,常常从意识形态出发来给自己找理由。比如共和党经常谈论家庭价值,什么反对同性恋和堕胎之类。这些所谓的自由或保守思想都是说给老百姓听的。真正重要的是不同政党各自代表一部分选民的利益,并都争取中间派。政客,是一种比老百姓理智得多的动物,他们并不从个人好恶出发做事,背后完全是利益计算。《独裁者手册》提出了五个通用的权力规则。不管你是独裁者还是民主国家领导人,还是公司的CEO,哪怕你对如何治理国家和管理公司一无所知,只要能不折不扣地执行以下规则,你的权力就可保无虞。

      1.要让联盟越小越好。联盟人数越少,收买他们要花的钱就越少。

      2.要让名义选民越多越好。名义选民多,一旦联盟中有人对你不满,你就可以轻易替换掉他。

      3.控制收入。领导人必须知道钱在哪,而且必须能控制钱的流动。萨达姆上台七年前就已经掌控了伊拉克的石油。

      4.好好回报联盟对你的支持。一定要给够,但是也不要过多。

      5.绝对不要从联盟口袋里往外拿钱给人民。这意味着任何改革如果伤害到联盟的利益就很难进行。凯撒大帝曾经想这么做,结果遇刺身亡。历史上变法者常常以失败告终。

      也就是说领导人要做的事情其实非常简单:通过税收、卖资源或者外国援助拿到钱,用一部分钱把联盟喂饱,剩下的大可自己享受。或者,如果是好的领导人的话,也可以拿来为人民某点福利。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既然联盟必须拿到回报,而警察又是一个重要的联盟力量,为什么独裁国家的警察工资反而都比较低?答案非常简单:因为对领导人来说纵容警察腐败是比直接给他们发钱更方便的回报办法。

      联盟是领导人的真正支持者,但由于其掌握推翻领导人的手段,他们也是领导人的最大敌人。领导人对付联盟,除了必须收买之外,还有一个用外人替换的手段。路易十四继位初期联盟里的贵族都不是自己人,他的做法就是扩大名义选民,给外人进入政治和军事核心圈子的机会,用新贵族替代旧贵族,甚至把旧贵族关进凡尔赛宫,使这帮人的富贵只能依靠他。对领导人来说,联盟成员的能力不重要甚至反而有害,忠诚才是最重要的。朱元璋为什么要屠戮功臣?就是要削弱联盟的能力,同时证明联盟成员是可替换的。我们完全可以想象中国皇帝的统治之所以稳定,一个很大原因就是通过科举制度扩大了名义选民,让功臣和贵族始终保持一定的不安全感。

      联盟和名义选民的相对大小关系,是政治格局的关键。有没有投票选举,有没有自由媒体,有没有三权分立,有没有监督机制,都是细节而已。只有当联盟人数足够多,成功的民主政治才有可能实现。如果联盟人数少,哪怕在民主国家也会发生独裁式腐败。此书中有个好例子。美国加州贝尔市人口不足四万,经济很差,然而其市长却给自己定了个78万美元的高年薪,其市政委员会成员年薪也有10万。要知道洛杉矶市长年薪才20万,美国总统才40万,其它地方的市政委员会工资不过每年几千而已。贝尔市长能做到这些,恰恰是其成功设计了一场参加人数很少的投票,把贝尔市从普通城市变成“宪章城市”。这意味着很多事情可以关起门通过少数几个联盟成员自己做。

      国际奥委会和国际足联都是小联盟组织,这就是为什么它们都很腐败,而且它们的主席都能在任很长时间。国际奥委会总共只有115个委员席位,重大决定只需要赢58票。这意味着只要收买少数委员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左右投票结果,而众所周知奥委会委员在决定奥运举办城市时的确会接受贿赂。据BBC估计现在贿赂奥委会委员的总价码大约不过才一千万美元。国际足联更腐败,你只需要13票!所以贿赂他们一个人需要的钱就更多,据报道有一个委员的亲口开价是单人八百万美元。也只有腐败,才能解释把世界杯主办权交给卡塔尔这样的荒谬决定。其实消除腐败的办法很简单:扩大联盟人数。比如可以给全体奥运会运动员投票权,不过奥委会主席是不会赞成这个建议的。


    昵称:jcsp78提交时间:2017-11-14 11:07:40

      @kxy123123 2017-04-16 11:03:54
      仆人太多,开支太大,只有刮地皮,拉房价,然后怨声载道,,然后维稳压力更大,,,然后,,仆人更多,,,,然后循环,,,,,
      这是个死逻辑循环的,,,,
      做企业的,要有自知,看着别人减税、制造业回流,,,我们基本也只有玩换名字的游戏! 没增加都是好事,不吃拿卡要,都该感恩!
      做企业的人,,,私企,,,这几年还能搞下去的,还能维持盈利的,那是要见真功夫的!
      -----------------------------
      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昵称:jcsp78提交时间:2017-11-14 10:34:51

      退潮之后,才能看见谁在裸泳
      


      文章信息
      作者:

      大江宁静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7-04-16 09:38:00
      阅读次数:42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