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台州天台县坦头镇违章建筑又有新的名字公布出来徐无粮

    作者:xuzuojian2015 提交日期:2017-03-21 19:35:00

      
      

      

      

      
      
      
      
      

      各位网友关于我这个官司,现在坦头镇政府又多出了二个貪污腐敗分子,我现在就把这两个貪污腐敗分子的名字公布出來,:庞宏华:坦头镇纪委证书记貪污腐敗分子,:丁尉平:坦头镇政府组织办公室貪污腐敗分子,我为什么要把他们公布出来呢,他们也在保护陈忠熙的違章建築,我也不怕他们,只要以后根陈忠熙有关的我多会公布出来

      浙江省天台县坦头镇下宅,利发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忠熙,陈忠熙在天台县坦头镇下宅村,360省道边上,良田保护区违法建築几万平方米,坦头镇政府包庇罪,坦头镇政府欺上瞞下,坦头镇政府法律是给老百姓定的,没有给有钱人定得。这样。没有钱的人不能办。给有钱人办事。用钱包屁罪坦头镇,党委副书记镇长 陈加钱,副镇长城建办 安存沙,应该又变成贪污腐败分子了,2017年1月20日我访到台州市市政府12345要求政府办理陈忠熙违章建筑2236平方,12345受理2017年1月23日下达天台县坦头镇政府拆除,但是副镇长城建办 安存沙贪污腐败分子当天就回复台州市市政府12345说已经把陈忠熙的违章建筑拆除了,可是我们从来就没有看到坦头镇政府拆除来拆除,这难道是我眼睛瞎了吗?这难道不是在:欺骗上级领导:在包屁吗?所以我把这两个贪污腐败分子也放到网来,只要他们3个能公平处理拆除陈忠熙违章建筑2236平方,我就把他们3个从网上下下来,坦头镇书记梅安虎说明他们能在老百姓和有钱人面前公平处理。我得不到公平处理就会永远放在网上的。

      我只是从实际中说话,坦头镇政府这些贪污腐败分子就是这样欺骗上级领导。陈忠熙违章建筑2236多平方只拆了门外10平方也就这样能欺骗过了,但是我小小的18平方坦头镇政府这些贪污腐败分子把我望死里拆,这就是给了钱的好处2236多平方我告状3年多了到现在多还没有拆,坦头镇政府这些贪污腐败分子始终在拖时间,答应上级领导说拆,其实一直多不拆,隐瞒上级说拆了,就拆了10平方应付,以上的图片有原来图,也有现在的图。

      浙江省台州天台县坦头镇政府欺良压善胡作非为鱼肉百姓,对老百姓的合法权益肆意践踏,让我蒙受巨大损失。他们对真正的违建却视而不见,很明显的一窝腐败分子。谁能替我主持公道?!
      我叫徐无粮,首先申明一下,这不是网名,而是我的真名。我是浙江省天台县坦头镇东横下宅村人。本人贫农出身,从我的名字里就可以看出来,生我的年代,由于家里太穷了没有饭吃,父母又没文化,所以父母就给我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因为家穷底子薄,现年38,还没讨老婆。如今家里房屋只有36平米,现由年老体弱的高龄老母亲居住。本人无处安身,加上想找个媳妇,必须改善一下居住条件,本人于2014年5月份曾向坦头镇政府及本村要求审批建造平屋18平米,但是镇政府及本村干部均不同意批准。可是本村其他有些村民在没有上级相关部门的批准下,有几百数千平米的土地用来建造房屋。为此本人就在由上级部门批准的花岗岩加工厂120平米的土地上建造平屋18平米一间,用于看厂和机器设备。可是好景不长,2015年1月18日是我恶梦的开始。镇政府带领一批人用挖土机强行将水泥地铲除。当时我没在家,没法阻止他们,后来想即使我在家,也阻止不了他们如狼似虎的行径。对待老百姓逞淫威向来是基层领导的强项。他们第一次铲除水泥地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给我一个警告,想让我像其他乡邻一样向他们行贿。只是我现在生活特别困难,创业的钱都是我举债借来的,那些干部的胃口都很大,钱少了不能入他们的法眼,钱多了我又确实拿不出来。所以我没有理会他们的警告。没过两天,2015年1月22日由镇政府又带领一批人下令用挖土机强行将平屋和花岗岩厂全部铲除,当时本人又不在家,放在家里拟购买花岗岩设备所用的,向别人借的20万元人民币不翼而飞,家用物资被弄得一片狼藉。人民政府就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他们一手拿着国家俸禄,一手向老百姓卡拿要,他们过着有权有势有钱的日子,完全体会不到老百姓的艰辛日子,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因为这样的贪官一多,所以就导致了干群关系紧张,老百姓对政府是怨声载道,对政府失去了信心。

      不仅本村,而且本镇还有多处违建,并且存在多年了,面积也大,但它们巍然不动。难道镇政府执法仅针对我一个既无权势又无钱财的贫穷老百姓吗?如此执法带有明显的选择性执法,他们的一铲下去足以毁掉一个普通老百姓一年的生活,这样强拆的做法与虎狼何异!为此要求镇政府还给我一个公道。另外,举报坦头镇王伟书记,余凌锋镇长,褚俊杰副镇长,徐有根镇里任职,他们都犯了严重错误,徐无粮泣血跪求纪委等相关部门予以调查!

      坦头镇小民:徐无粮

      附:

      年前(腊月二十几)坦头镇派出所暗中出动警力多人多天捉拿我,吓得我不敢在家里过年。可怜我年近80的老母亲独自一人度过春节。直到现在,派出所的人还在抓我,我真不知我犯了什么法?
      村官在镇政府的庇护下,大规模违建无法拆除

      报告

      报告人:徐无粮男1976年4月1日生,汉族,农民,浙江省天台县人,住天台县坦头镇下宅村。
      被报告人:刘公烟,男,成年,汉族,中共党员,浙江省天台县人,住天台县坦头镇下宅村,任坦头镇下宅村支部书记。
      被报告人;徐金云,男,汉族,中共党员,浙江省天台县人,住天台县坦头镇下宅村,任坦头镇下宅村村委会主任。
      被报告人;陈忠熙,男,成年,汉族,农民,浙江省天台县人,住天台县坦头镇下宅村,前任坦头镇下宅村支部书记
      请求事项
      一,请求立即拆除被报告人:刘公烟坐落于天台县坦头镇下宅村楼上街自然村村地地方的违章建筑
      =,请求立即拆除被报告人:徐金云坐落于天台县坦头镇下宅村旧屋自然村村地地方的违章建筑
      三,请求立即拆除被报告人:陈忠熙坐落于天台县坦头镇下宅村旧屋自然村村地地方的违章建筑
      事实和理由
      党和政府建设新农村,改造新农村号召下,积极开展“三改一拆"整治农村违章搭建问题,是推进新型城市化,改善城乡面貌,优化人居环境,建设美丽浙江美丽天台的迫切需要。
      被报告人:刘公烟,徐金云,陈忠熙,系坦头镇下宅村村村民,其中刘公烟在2008年违章搭棚500平米;其中徐金云在2010年违章搭棚300平米;其中陈忠熙在2014年违章搭建占地万于平方;被报告人:刘公烟,徐金云,陈忠熙三人在未经相关程序审批,狱得合法手续情况下,擅自搭建违章建筑,侵占农村集体土地情节恶劣,对此村民反向极差;报告人多次向土管,城建,行政执法,三改一拆,办公室等部门反映,现已引起天台县相关部门领导高度重视。
      综上所述,在党和政府召积极开展‘“三改一拆’情况下,其违章建筑一直屹立不倒,对广大村民及社会稳定造成恶劣的影响,恳请有关部门立即拆除三被告人上述违章建筑。
      但是我在6月15日上午:去坦头镇土管所举报,土管局不理此事(不知他们是不是只吃饭不拉屎的),他们把我支走,叫我去找县土管局。
      6月15日下午:我到了县土管局,县土管局不作为,他们让我去找天台县专管违建的执法大队。
      6月15日下午:我立即赶往执法大队,这帮鸟人也不理我们,让我去找信访科。
      6月16日:我屁颠屁颠地去找信访科,满以为这次会有结果。可结果是他们又把我支到“三改一拆“。
      6月16日:听说是去三改一拆,听这名字,好像是专搞这个的,我以为找到真神了,信心满怀地去到他们的办公室。他们也接洽了我,让我回去等候消息。我以为好消息就要来了,可结果是什么,“你们懂的”……
      6月17日,“三改一拆”办公室通知坦头镇政府去执法。执法领导叫褚俊杰。因镇党委书记王伟是刘公烟的亲戚,镇长余凌锋是刘公烟他们的朋友,官官相护的真实写照出现了,所以结果你们懂的。
      6月23日,迟迟未见动静,我又去“三改一拆”了,他们把责任往下推了。但是天台县“三改一拆”7月26号至7月29号给我回音的后来就拿了一份文件说是1996年审批给陈忠熙5000平方房基表,但是给我看了这份文件的纸张和字体和印章多是新造出来的,是假的,难道他们就这样做给老百姓看的吗?我一个老百姓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胡作非为。于是我在7月29日上午10.30分左右把这份报告送到了台州市“三改一拆”;他们的接待人员说过2个月时间给我回复,我也跟他说过这份文件据说是1996年审批给陈忠熙5000平方房基表,但是给我们看了这份文件的纸张和字体和印章多是新造出来的,是假的,台州市“三改一拆”接待我们这个人还跟我说假的他们就跑不了,可是我在等待这个时间里一点音讯多没有。但是这两个月的时间又到了,到现在连一点反应多没有,我2015年9月22日星期三到他们办公室去问一下,结果连个上班的人多没有,于是我9月23日把这份举报陈忠熙、刘公烟、徐金云违章建筑材料送到浙江省信访局了,浙江省信访局给了我一份回单,他们还问我天台县信访局有没有给你回单,我说没有给我回单。他们说,难怪在网上查不到你举报陈忠熙、刘公烟、徐金云违章建筑材料。后来浙江省信访局又给了我浙江省“三改一拆”电话号码,我打电话过去问了,也查了,说网上没有我举报陈忠熙、刘公烟、徐金云违章建筑材料,说天台县信访局根本没有上网。

      但是再一查网上有我那18平米的违章建筑,可是我那点违章建筑在2015年1月22日坦头镇政府这帮贪污腐败分子就用挖土机强行将平屋和花岗岩厂全部变为平地,难道我是自己告自己吗?我告的是陈忠熙、刘公烟、徐金云他们的违章建筑,可是天台县信访局 天台县“三改一拆”, 天台县国土局,坦头镇政府,你们这些贪污腐败分子,陈忠熙、刘公烟、徐金云他们到底给了你们多少钱,你们怎么这么为他们卖命,帮他们做事,让我:自己告自己;告了两个月。这简直成了天下第一笑话!
      这件事情得不到处理,我也会告到底,

      等到总有一天我会放在香港向全世界公布的。

      现在这些贪污腐败分子倒好了,天台县国土局把陈忠熙、刘公烟、徐金云他们不合法的违章建筑给做成合法的了,有钱真好啊,有句古话说的真好啊有钱能使鬼推磨。我记得96年这个矿泉水厂是徐存林审批的,当时总共占地面积才2000平方是合法的。在2000零几年陈忠熙买徐存林这个矿泉水厂时候也就怎么2000平方是合法的,现在已经建到几万平方违章建筑难道也是合法的吗?天台县信访局、天台县“三改一拆” 、 天台县国土局、坦头镇政府这些贪污腐败分子是跟陈忠熙、刘公烟、徐金云是穿同一条裤子的,他们的贪污是“癞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现在到好我吧天台县国土局查陈忠熙、刘公烟、徐金云违章建筑,我不服!然后我把举报材料送到台州市国土资源部,要求复查,台州市国土资源部也接收了复查,还说30天给我回复,可是回复函里面少了一个人,因为我上述的是三个人陈忠熙、刘公烟、徐金云,却少了陈忠熙这个名字不知道台州市国土局玩什么猫咪。

      请问中央领导,请问浙江省领导,为什么连地方镇政府的苍蝇都拍不死,那就是地方的老虎更厉害欺压老百姓,中央新闻一直多在说老虎苍蝇一起打,但连几只苍蝇多打不死,还打什么老虎,中央也只是说说给老百姓听听的.



      王伟,余凌锋,余忠海镇长,褚俊杰,徐有根,曹激杨、叶小飞、庞世茂、陈一波,叶海明.车道本.郑士炉.台州市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局长 丁美来 台州市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 奚灵杰 你们这些贪污腐败分子,陈忠熙、刘公烟、徐金云他们到底给你们多少钱,为什么他们的违建不会倒,我没有给你们钱,我小小的18平米违建你们就望死里整。这是为什么有钱给你们他们的违建就千年不倒,没有钱给你们马上就倒,你们这些贪污腐败分子。

      现在新做上去的 余忠海镇长也是跟王伟,余凌锋,褚俊杰,徐有根,曹激杨、叶小飞、陈一波,庞世茂.叶海明.车道本.郑士炉.台州市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局长 丁美来,台州市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 奚灵杰 你们这些贪污腐败分子一样跟村官陈忠熙、刘公烟、徐金云有勾结,也不知道这三个村官给了余忠海镇长多少钱,如果这次的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我将永远公布在网上

      我们打了1年多的官司在天台国土资源部到台州市国土资源部审查,台州市国土资源部再给我的材料返回天台国土资源部复查,但是天台国土资源部始终给我拖注不把材料给台州市国土资源部,但是台州市国土资源部根天台国土资源部一值在推来推去,由于天台国土资源部有一个坦头镇组两个人又在根我玩猫咪,我现在把这两个人的名字写上了、曹激杨、叶小飞这两个贪污腐败分子也很厉害,坦头镇国土资源部根坦头镇政府多是一的,只有把钱送给他们,他们就会当什么事情多没有发生过,在这先人眼里村官违章建筑是看不到的,老百姓一点点违章建筑他们就像狗眼睛一样什么多看到了,现在我知道、陈忠熙、刘公烟、徐金云他们把钱已经送到了天台县国土资源部、天台县三改一拆、天台县信访局、整个坦头镇政府、还有台州市国土资源部,到时候我会一一把这些人的名字和职位公布在网上,现在我又要呈现一个人的名字、庞世茂、这个贪污腐败分子天台县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部,今天我又把天台县三改一拆一个高管 陈一波 这个贪污腐败分子方到网上来,他也是根陈忠熙、刘公烟、徐金云有勾结,陈一波这个贪污腐败分子我打他电话想问他怎么处理可是连电话多不接,这些贪污腐败分子一直多在拖延时间,今天3月8日我又要把这几个单位的名字放到网上了,天台县国土资源部局长 叶海明 贪污腐败分子,天台县三改一拆高官 车道本 高官贪污腐败分子,天台县信访局高官 郑士炉 贪污腐败分子,这个腐败分子跟好笑我告陈忠熙、刘公烟、徐金云违章建筑却反回来他们让我自己告自己告了4个月 我到了浙江省信访局才知道自己告自己告了4个月,今天是4月6日我打电话给台州市国土资源部问他们怎么处理给我书面回复书,他们却说还是叫天台县国土资源部给我回复书这样处理拖延时间不给我回复书,台州市国土资源部这几个贪污腐败分子我告俩次了,第一次告到台州市国土资源部给我撤回到天台国土资源部俩个月给回复书还是原地踏步,还是天台国土资源部的盖章,第2次我又告到台州市国土资源部这些贪污腐败分子就是不给回复书又叫天台县国土资源部处理拖延时间这样做事情行吗?所以我今天把台州国土资源部这几个贪污腐败分子的名字公布上来,台州市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局长 丁美来 贪污腐败分子我当时去问过他这样回答儿子犯错能找老爸嘛,那就是说天台县国土资源部是他的儿子,坦头镇政府和国土资源部是他的孙子,难怪这些贪污腐败分子一直这样护着,台州市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 奚灵杰 这两个贪污腐败分子也是一样拖延时间,这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因为我拿不到台州市国土资源部的回复书,我告不到浙江省信访局,所以我今天把台州市国土资源部的几个贪污腐败分子公布出来,我已经给了他们俩次机会了,接下来我要往浙江省信访局告了,但是我又没有台州市国土资源部的回复书浙江省信访局又不接受,请网名们替我想下怎么样才能告倒这些贪污腐败分子。

      本人2016年4月27日到台州市国土资源部找这些领导,可是这些领导7.30说就去开会了,难道还没有上班就开会啦有怎么情快吗,天天有会开吗?电话也没有人接!我找不到这些人,我也就把这些人名字和职位下网友公布上来,黄璋副局长,黄伟军副局长,王俊副局长,钟滨纪委书记,虞彦龙局长 党委,请网友看看怎么高官连我的书面回复书多拿不出来,我告陈忠熙、刘公烟、徐金云违章建筑已经7个多月,1次审查2次复查,就是拿不到书面回复书,我没有回复书浙江省信访局 国土资源部不接收,难道你们真的也要学他们一样做贪污腐败分子吗?不处理不下网,一处理就下网,希望你们做领导能回复书,我现在把你们这些贪污腐败分子不下网了因为你们没有给我回复书。
      现在我又重新公布坦头镇政府书记“梅安虎”贪污腐败分子,他在坦头镇4个月了又得到好处了
      老百姓没有钱的没有关系的多拆了,下陈忠熙这样有钱有关系当了18年村委书记多违章多建筑不犯法,老百姓一点违章建筑就犯法。为天下老百姓平平理啊
      上网的人是徐作见我在香港等你来


      台州市丁庆银和他的老婆在台州市人事部上班的当什么官我不知道,他们两夫妻是王伟,余凌锋,余忠海镇长,褚俊杰,徐有根,曹激杨、叶小飞、庞世茂、陈一波,叶海明.车道本.郑士炉台州市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局长 丁美来 台州市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 奚灵杰 的保护伞政府为什么要这样处理。我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就把他们调走了,王伟贪污腐败分子调到宁波去了,余凌锋贪污腐败分子调到天台县街头镇去了,还有褚俊杰,徐有根这两个贪污腐败分子还在坦头镇,这些贪污腐败分子还没有赔我20万钱哪,事情还没有处理好就把他们调走了 .
      如果这次的问题能得到公平解决,我将在祖宅的外墙面(靠360省道边)整版刊登“感谢,感谢共产党,感谢浙江省政府”



      
      
      
      
      
      
      
      
      
      
      
      

      
      
      
      
      
      
      
      
      
      
      
      
      

    热门评论:

    昵称:提交时间:2017-12-18 09:36:17

      狗官貪污腐敗分子

    昵称:提交时间:2017-12-18 07:25:06

      狗官貪污腐敗分子

    昵称:提交时间:2017-12-18 04:41:03

      狗官贪污腐败分子

    昵称:提交时间:2017-12-18 03:17:13

      狗官贪污腐败分子

    浙江省台州天台县坦头镇违章建筑又有新的名字公布出来徐无粮

      文章信息
      作者:

      xuzuojian2015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7-03-21 19:35:00
      阅读次数:32
      回复次数:1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