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远征军当年在金山角血拼,宋夫人迷恋土匪被蒋光头抓真实版本》

    作者:芙蓉出水美 提交日期:2015-12-21 20:19:00

      楼主谨以此帖向那些曾经为民族独立,解放伟业,真正扛过枪,上过战场,流过鲜血,做出过无私奉献的英雄们,致以最崇高的敬礼!因为我自已的爷爷就曾经为了民族的独立,为了捍卫民族的尊严,真正扛着枪上过战场流过他自已的鲜血。后来爷爷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流落到金三角异域称王……

      辛亥革命后,建立起来的民国是一个“古典”的气质还未褪尽,现代的风情已演绎,一切都是即经典而又新鲜的乱世岁月。它是一个集兵燹,阴谋,死亡与浪漫,民主,传奇并存的时代。那些在这个时代里或叱咤风云,或隐遁江湖的名人,志士,他们的风骨,怪癖,命运,爱情,演绎成一个个令无数人津津乐道的不朽传奇故事。民国才女张爱玲说: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来。其实,民国中就有这么一批名人,志土,他们也许金戈铁马,也许坐拥书城,也许登台论战,也许埋头著述。但他们的心底最温柔的地方,始终为一个人保留。侠骨柔情的男人是最男人的男人,为爱而生的女人是最女人的女人。这样的男人与女人碰到了一起,会抛开外界的纷扰,在乱世中逍遥,他们纵心随性,碰出的爱情之火,比烟花还要绚烂。正是这些男人和女人的必然相遇或者偶然地相碰,打造了民国最具有特色的爱情传奇……

      江湖大忌,大嫂不是你当小弟的干的:秋天,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睛空万里,热哄哄的天,突然间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四十五岁,身材修长,留着八字胡须的黄天赐眉头紧锁,像条猫一样地悄无声息地溜到自己第二个老婆的窗下。他屏住呼吸,手摸着腰中的枪把,听房间里的动静。房间里传出来了床因摇晃而发出来的吱咯咕咯之声与自己心爱的女人嘴里发出来的呻吟声。黄天赐本来是不想来的,要一个男人来看,来听自己的女人与别的男人做那事,是多么痛苦的事情。但黄天赐来了,他太爱自己这个第二的老婆了,他也太了解此时此刻在房间里干自己女人的杨彪了。他曾经与杨彪一起玩过不少女人,目睹过他杨彪玩女人时的粗暴,野蛮……他担心自己的女人受不了那野兽的粗暴,担心她因不乐意,而哭,伤心,她挣扎,反抗……所以他承受着莫大的痛苦来了。他在窗外只要听到女人的反抗与呼叫,他会冲进去,一枪打开杨彪的头。他在窗外听了不到两分钟,他就从女人嘴里发出来的呻吟声中判断出此时此刻女人在享受,……
    热门评论:

    昵称:提交时间:2017-12-18 09:38:56

      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黄天赐不想去想翠花与杨彪的事。可脑子里总是浮现出刚才自己在翠花屋里,看到的那疯狂一幕。他想从自己的脑子里驱逐去那一幕,可相反的是那一幕在脑子挥之不去,而且越来越清晰。他的头发胀发痛,身体也发躁发热,他想只有去三太太屋里发泄一下,麻痹自己。他想到此,翻了一下身子,准备起床。他刚坐起来,坐在一边缝衣服的小红马上丢下自己手中的布料,匆匆走到床前,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黄天赐轻声细气地问:“老爷您身体感觉怎么样,您是要抽烟,还是要喝茶?您好好躺着吧!我来。”说完她走近了黄天赐跟前,双手轻轻捧着了他的头,要他轻轻躺下。刚才被大太太冷冰冰地泼了一阵冷水的黄天赐此刻突然间听到这小鸟似的细语,感觉小红捧着自己头的双手十分温暖,他的心慰籍了不少。他盯着站在自己跟前的小红仔细地看,他看到了另外一翻风景。身为黄家大院里主人的他平时很少正眼看丫头,婆子。更不要说这么盯着看一个丫头了,几乎天天都要来这里一次二次的他,突然发现眼睛里这个小女人十分温柔,……也许是刚才遭到冷落,受到了打击,平时这个身体毫不起眼,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的女人此刻对内心躁动不安的黄天赐似乎产生了一种温存感,勾起了他的占有欲望。他强奸,玩弄过各类女人,唯独没有玩过丫头,他无法想象一个老爷与丫头上床的滋味。他好奇心一起,一念至止,他的身体很快起了反应,小面的小兄弟陡然竖了起来,还跳了几跳。

    昵称:sunOfShadow提交时间:2017-12-18 08:25:16

      队伍在牢骚怪话中越走越慢,着急的黄天赐一边自己大声吆喝着队伍快走,一边喊着各个头领的名字让他们催自己的人马加速前进。可他的吆喝声不光没有起到催促的作用,相反还激起了不少土匪的抵触情绪。不少人纷纷在牢骚怪话之中挟着埋怨自己的头领不通人情:弟兄们这么拼命打了一仗,没有好好享受,还要这般急着赶路。头领们骑着马,兄弟们可是光着脚,两只人脚怎么可能与牲畜的四只脚比,你们下来自己下来走,我们骑上马……胆小的一边慢慢地走,一边小声地滳滴咕咕,胆大的则公开喊:大当家的,我们累了,兄弟们累坏了,别急呀,你可怜我们这些光脚走的吧!您下令休息啊。兄弟们累死了,都走这么远,也不见有土匪来,休息吧……有了第一个公开喊休息的,就有第二个,一时喊要休息的声音此起彼伏。走的人越走越慢,喊要休息的人声音越来越大,队伍一时骚动起来。不少人喊过之后,干脆停下脚步纷纷求二当家的与三当家的可怜兄弟们,去要求大当家下令休息下再走,否则大家不走了。本来早就不想动了的黄天冥与天奇两人。借着弟兄们的骚动,双双来到黄天赐马前,指着骚动不止的队伍,恳求黄天赐下令干脆休息,让弟兄们调整下身体,恢好体力后再走。队伍休息好了,可能会走行得更快,这样拖着走,不知道什久时候才能……骑在马上心里十分着急的黄天赐不光十分清楚这样走下去不行,也明白人心散了的队伍,无论自己再吆喝,再催都起不了作用。他想了,就无可奈何地下令全部休息。众土匪一听到他的这号令,一个个高兴万分。不少人当即躺在了雪地上,不少人则对自己抢来的女人动手动脚起来。雪地上不知是哪个女人尖叫了一声,随即引起了土匪们的哄声大笑。这种怪笑声一过,土匪们纷纷将女人掀翻在雪地上干了起来。雪山上顿时响起了女人的哭声,骂声,尖叫以及土匪们放声淫笑声。土匪头领与霸道点的土匪一人享受着一个女人,懦弱一点的土匪则三两个土匪干着一个女人……看得来了兴致的黄天赐也一把将自已马上的女人提了下来,扒下女人裤子,搂着女人雪白的屁股,从她的后面挺了起来。

    昵称:岩鹰晒翅提交时间:2017-12-18 05:55:24

      黄天赐看了看两人,又将目光扫了扫众人,最后望着天奇笑眯眯地问道:“二当家的,你怎么认为?”天奇一听天赐点自己的名,让自己开口,马上望着天赐笑道:“这两年山上鸦片收成好,够开销。不打仗最好,一打又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上次打天子堡死了那么多人,伤残的也不少,现在想起就纠心呢?大当家,您看着办,您说了算。”说完他望着天赐直笑。黄天赐听着他这话,心想:你也变成老狐狸精了,那我就直接问你好了。黄天赐想到止,马上笑着问天奇:“二当家,我是问你自己想打,还是不想打?”黄天奇哈哈一笑回道:“我怎么好说呢?我又不是大……”黄天赐知道他想说什么,连忙打断他的话,不容他考虑地追着问他:“你有什么不好说,你是二当家,你只需说你自己想打,还是不想打,就行了,你说吧!”问完这话,黄天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黄天奇沉了一下回道:“我认为最好是别打,牛古鼻子山人比我们多,离我们太远。就算打下来,回来路上我担心会像上次那样,要是遭到别人伏击就麻烦了。如果要打,打个附近点的最好。”说完他脸上泛起了一点得意地望着黄天赐。黄天赐看着他笑,也就望着他笑了笑。天奇看着天赐对自己笑,认为自己刚才的话很有水准,天赐已采纳了他的话,他更加得意地一耸肩,笑得更开心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天赐只笑了三笑,就突然脸一沉,一掌拍向自己面前的桌子。只听“啪”地一声响,梨木桌子应声而断成了两截。众人大吃一惊,一齐将目光投向了天赐。黄天赐阴沉着脸对着众人大吼道:“奶奶的,上次打天子堡时,老子计划好好的。打下回来不能乱了套,女人只能回山后才能玩。结果呢?刚走出天子堡五十里地,就是你们。”说到你们,他伸手一指天奇,杨彪,花和尚几个接着吼道:“就是你们不听老子的话,带头就在山上干起女人来了,结果所有人都乱了,连放哨的人也没有,才让牛古鼻子山的人偷袭成功的。我们才死了那么多人,如果你们不带头搞女人,手下弟兄敢吗?亏你天奇还好提起,不打天子堡,你有今天吗?你有第三个老婆吗,你不当土匪,回家去。不打天子堡,山上能有今天这么多女人,能有这么多枪,有这么兴旺。现在老小八百号人,哪里来的?你们现在享受的一切,都是上次打天子堡死了的那些兄弟们用命换来的,你们不想去为他们报仇,你们安心吗?不去的天奇,老子不要你去了,老子自己照样去打,老子去替黄大勇那帮死了的弟兄们报仇。吴大林去大厅击鼓,老子召集众兄弟们问问,愿意同老子去打的,就同我去,不去马上滚,滚得越远越好!”黄天赐怒吼完这些,脸色铁青地一屁股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众人沉黙,没有一个人敢吭声,黄天奇脸上尴尬至极,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天天赐会这么吼他,让他一时想找个地洞钻下。他在想,黄天赐同样在想:黄天赐原以为自己收下了他天奇的儿子当自己的徒弟,天奇以后会贴近自己,处处拥护自己,巴结讨好自已,没想到他居然蠢到如此地步,……黄天赐越想越对天奇气愤,牙齿恨得吱吱嘎嘎地响。就在天赐与天奇两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时,聚义大厅里传来了“啷啷啷”三声钟声。黄天赐一冲而起,昂头挺胸朝大厅走去。他一到大厅台前,双手朝众人挥了挥后大声吼道:“众弟兄们,今天老子来是要带人去打牛古鼻子山。十年前,牛古鼻子山伏击了我们,打死打伤我不少弟兄。老子时刻想着要为那些死伤的弟兄们报仇雪恨,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如今机会来了,我要去。可有的人却百般阻碍我,不让我去替那些死伤的弟兄报仇。那么老子告诉你们,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你们也不想想你们现在的大吃大喝,夜夜享受的女人都是那些死伤的弟兄们,用他们的命与血给你们换来的。此没去打牛古鼻子山,愿意去的就去,不愿意的不要去,老子少了你照样去灭了牛古鼻子山。我们这个寨有个规矩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那么今天我要破了这个规矩,此次从牛古鼻子山上抢来的女人,钱,粮只有去打了的才有份。没有去的人你一文钱,一粒粮也别想要,更不要说女人了。牛古鼻子山上有一百来个女人,谁他奶奶的第一个给老子冲上山的人,上山后,女人就由他第一个挑选。依次推下去,慢上山的可能轮到你没有女人了。老子是依功论赏的,老子才不管你什么金钢,头领,你他妈,打仗贪身怕死,分钱分女人你要,以后门都没有。打完这次,老子依功重新安排金钢,头领。此次攻上山后,大家就在山上痛痛快快玩女人,分钱,分粮。等兄弟们玩够,吃够了,喝够了,老子带你们下山回寨来。愿意随老子去的站那边去,不愿意的留下。”说着他的手朝大厅空隙间一挥。杨彪,花和尚等匆匆朝他手指的方向跑去,后面众人跟着一哄而上,原来站人的地方只留下女人与小孩了。黄天赐看了看两堆人,开心地一笑后,又大声叫道:“以前的金钢吴建华老了,不再担任金钢了,暂时由他的大儿子,吴大林顶着。反正此次打完牛古鼻子山,老子要依功排金钢头领。想当头领,想当金钢的你给老子向前冲,去多杀人,老子提拨你,重用你,女人由你选,钱由你拿。你立了功,没分到女人,没发财,你来找我,我的那份给你。”说完这些,他手朝吴大林一指喊道:“你组织人将山上的猪,羊,鸡,鸭统统杀了。只留下马,牛要去驮钱,驮粮。先让兄弟们好吃,好喝几顿后,随老子出发。众弟兄们散了,你们痛痛快快赌,喝去吧。”说完他手朝众人挥了挥,转身就朝自己的大当家屋走。黄天奇一听天赐这话怔了下,他望了望小虎子,黄豹,两人一眼后,马上笑道:“我同意,我一百个同意。我怎么会不同意呢?我要好好地摆桌酒,谢谢你,谢……”黄天赐听他说到这,一下打开自己的眼,挥手对他吼道:“我最讨厌言不由衷的人,老实告诉你我是看黄象这孩子本真,你又不管他,所以我才收下他。反正这事我已同你讲清楚了,你乐意也好,不乐意也罢。今天我被你烦死了,不想提这件事了,你走吧!你领着你儿子去好了。我对你太失望了,你,你去吧。”黄天赐说完这些,又闭上了眼,脸色铁青地对着天奇,连连挥手。天奇一看天赐真的发怒了,马上双手连连对着天赐摇道:“我走,我马上走。黄象,你留这儿同你师傅一起,对待师傅就要像对待父亲一样,一样啊!我走了。”天奇啰嗦了这几句马上转身走了。黄天赐一见他走了,就打开眼睛对三个徒弟说:“这个山寨是我们黄氏家族的历代祖先拼命创建起来的。你们都没有来过山上,山上现在有不少人,很兴旺,你们到处走走看看去吧!我一个人静静。”说完他又闭上了眼睛。 年龄大点的大师兄黄豹马上接过师傅的话,对两个师弟说:“师傅累了,让他好好休息下,我们走。”说完他手向后一背,领头就走,黄象,小虎子也紧跟在他后面走去了门。黄天赐听着他们的脚步走远后,马上站起来,一个人向吴建华家走去。他人刚到吴建华屋外,吴建华的大儿子就迎了上来,笑容满脸地说:“大当家,我爹正等着您,我爹年龄大了,糊涂了,刚才多有得罪于您,您海涵,海涵。”黄天赐一边对着大林点头,一边走着回他说:“你爹耿直之人,无妨,无妨。”黄天赐径直走进了吴建华的住室,吴建华马上吩咐自己的儿子守在屋外,不要让任何人进来,他有事要单独与大当家讲。吴建华从自己的床下拿出一个厚厚的帐薄交给天赐,让他自己看。天赐看了好半晌就一个人走上山顶将吴建华给自己的帐薄烧了,然后走回自己的屋子里闭目沉思起来。他想了半天让一个马弁叫来杨彪,杨彪一进他屋,黄天赐就问他:“你知道我单独找你来有什么事吗?”杨彪摇了摇头回道:“我不知道,您请明说,只要您发话,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去。”

    昵称:流苏_tyt提交时间:2017-12-18 04:09:52

      漫天飞舞的雪风呼啸呼啸地刮着,似黄豆大小的雪粒从空而降,不断地打得屋上的青瓦叮叮咚咚直响。大雪已连续下了三天两夜,快十五岁的黄虎坐在自己书房通红通红的炭火旁,正全神贯注地读着自己喜欢的巜三国志》。十六岁,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也不瘦,长一张苹果脸,生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的伢丫头小鲜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棉袄,推门进来对着正埋头读书的黄虎甜甜脆脆喊道:“少爷,太太叫你。”黄虎头也不抬地问:“什么事啊?”小鲜走过来,站到黄虎身旁嘻嘻一笑艳羡不已地说:“你妈给你缝了件新长皮袍,让你去试试。”黄虎听了这话,才抬头望着小鲜说:“我都同我妈讲过多次了,不要给我缝衣服了,我不去,也不要了。”小鲜听黄虎这么回她,脸一板,嘴一翘,手朝黄虎一指说:“太太为了给你缝袍子,手都冻红肿了,你不去试,不要了,你还有没有良心啦,你!”黄虎一听这话,马上将手中书往桌子上一甩,站起来,大步流星地向三园走去。他一进芳秀的屋里,冲冲两步走近正缝着衣服的芳秀。一把抢过芳秀手中的衣服,一下甩到地上。一边用脚狠狠地踩,一边对着已站起来了的芳秀吼道:“这么冷的天,要你别缝,你偏要缝。你缝了我也不要,我老子要……”芳秀不待黄虎讲下去,双手连忙一边推着黄虎的身体,一边对他吼道:“干什么?你疯了,这是给你缝的新衣服……”芳秀屋里的几个丫头也连忙放下自己手中的活计,一起来对着他拉的拉,推的推说:“少爷你干嘛?这是太太辛辛苦苦给你缝的新衣,太太的手都冻红肿了,太太这么爱你,你……”黄虎不待她们说下去,双手抓起芳秀那双有些红肿,有些冷凉的手,打断她们的话,一边踩着地上的衣服,一边对着芳秀吼道:“你看看你的手都成什么样子了?你不听我的话,我就要踩烂它,……”芳秀一边甩着自己被黄虎抓着的手,一边急急地打断黄虎的话对着他连连说道:“别跺,别踩呀!快过年了,妈给你做几件新衣服穿。谁叫你身体这么疯长,去年的衣服今年就不能穿了。我不做你穿什么?傻仔,松手,松手啊!快点。”黄虎不光不松手,相反更紧了紧抓着芳秀的手吼道:“你手都冻坏了,还缝,我要将所有衣服全踩烂,放火里烧了的。你还缝吗?”芳秀马上回他:“不缝了,我不缝了,你别踩了,别踩了,松手,松手啊!”黄虎松开了芳秀的手,“啪”地一声,一屁股坐下,对着屋子里的两个丫头吼道:“就是你们俩不是好东西,让我妈缝的,我妈手冻那样了。我再看到我妈缝,我就要用马鞭来抽你们,信不信?”说着黄虎一下冲地站起来,鼓着自己的眼瞪着小鲜与淑珍。两个丫头马上低下头,芳秀忙一边从淑珍手上拿过衣服,一边对着黄虎骂道:“你发什么病?不关她俩的事,是我要她俩帮我忙的。”说完芳秀将拍干净了的衣服往黄虎身上一披,仰起脸望着比自己高了两个头还多的黄虎笑道:“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不懂事,气死我了,真想打你几下。”说着她抓起黄虎的手向衣袖里套,让黄虎试试皮袍。黄虎扭了下身体,挟紧自己的手,翘着嘴对芳秀摇着头说:“我不要你缝,我也不试,我不要这件衣服。”芳秀扬起自己的巴掌对黄虎胖乎乎的国字脸轻抽了下后,一手抓着他的左手,一手拉起皮袍袖子对他吼道:“把手伸进去,快点,不然我又要抽了。”黄虎昂了昂头,倔了倔身子回她说:“你抽吧!我反正不痛,让你抽个够。”芳秀一听黄虎这话,望着他的脸突然一沉,抓着他的手一使劲,用眼瞪着他吼道:“快点,松手,试下,不然我真的要抽了。用手抽不痛,淑珍去给我找条马鞭来抽,这么大了,穿衣服还要请你,求你。越大越不像话,快……”芳秀的话还没有完,门“吱咯”一声响,戴着一顶皮帽,披着一件长皮袍,戴着一双皮手套的黄天赐进来了。他一进门,马上接过她的话说:“他不要新衣服,我要,给我吧!”房间里的两个丫头马上向老爷躬身请安。黄虎一听他爹这话,双手一伸,一把抢过芳秀手中的衣服,转身将皮袍往黄天赐身上一披笑道:“妈,爹要,给他好了,反正我不要。”说完他手一松,准备向外走。黄天赐一手按住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手拉住他笑道:“干什么去?”黄虎回了句:“看书。”又抬腿准备走。芳秀过来踮起脚,伸手一下扯起黄虎的耳朵,笑道:“走,你走,我要扯掉你这猪耳朵。这耳朵又大又肥,可以下酒。”说完芳秀自个儿笑了起来。黄天赐将皮袍子往黄虎身上一披后,盯着儿子笑道:“身体比老子都高,都横大了,还这么不懂事,该历练,历练了。穿好给老子看看。”芳秀连忙松开扯着黄虎耳朵的手,帮着给他穿起来。黄天赐笑眯眯地看着给儿子穿新皮袍的芳秀问:“这么件皮袍得花多少银子,他还不要。”芳秀一边给黄虎扯拉衣服,一边回道:“豹子皮,一百两银子。”黄天赐眼一下睁大地“啊!”了声后笑道:“什么,一百银子,这么贵。啧啧啧,你可真舍得花啊!”芳秀一边端祥儿子,一边回道:“我自己省吃俭用下来的,我的钱不给他花,我给谁?过年了,不给他弄几件像样的衣服,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过年我要带他回娘家拜年。”说完她伸手拍了拍黄虎的脸。黄虎接过芳秀的话,嘻嘻地望着芳秀问道:“妈,什么时候去姥姥家,我好想吃姥姥家的那个粑粑了。”黄天赐看了看黄虎后,望着芳秀问:“什么粑粑?家里没有吃的吗?”黄虎对着黄天赐扮了个鬼脸回道:“家里的没有姥姥的好吃,姥姥做的才香呢。”说完他望着芳秀直直地傻笑。黄天赐一扭头望着芳秀,嘴一努问:“什么做的那么好吃?怎么不见你做来吃吃呢?”黄虎不待芳秀回话,马上笑道:“爹你想吃,我拜年去姥姥家,给你带几个回来吧!”黄天赐点头一笑说:“跟我到我书房来,很久没考你了,今天我要好好考考你。”说完黄天赐朝外就走。黄虎怔了怔后,极不情愿地跟在他后面。

    《公开远征军当年在金山角血拼,宋夫人迷恋土匪被蒋光头抓真实版本》

      文章信息
      作者:

      芙蓉出水美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5-12-21 20:19:00
      阅读次数:56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