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刘一宇捏造虚假事实、故意偏袒一方、违纪违法事实

    作者:李永民1951 提交日期:2015-08-29 11:09:00

      
      我叫李永民,男,1951年6月8日生,汉族,高中文化,住民权县民菏路北侧。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资深审判员主审法官刘一宇在审理商丘市银信典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商丘典当行)与被告民权县民政局、第三人李永民典当借贷纠纷一案中,接受一方当事人请托,不仅枉法裁判严重违法,还把自己的意志以错误法律文书的形式强加在裁定书中,干扰下级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等一系列违法违纪的事实反映如下:
      一、黑心法官胆大包天独创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该案经睢县人民法院审理,由于该案是一件法律关系非常简单的借贷纠纷,出借人为民权县银信典当行,借款人为本案第三人李永民,法律关系如此简单;民权县银信典当行作为原告在被告所在地法院直接起诉被告李永民即可,但是他们却以商丘市银信典当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在没有管辖权的梁园区法院提起诉讼,且伪造了许多假证据,后经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司法鉴定将原告伪造的假证据全部排出,原告只好对被告撤诉,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本该就此结案的案件,却又追加了民权县民政局为被告继续审理,并出具了两份调解书。由于该两份调解书严重违法,被河南省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审判监督程序全部撤销,并指定民权法院管辖。后原告又追加民权县政府作被告,为了案件能得到公正审理,商丘中级人民法院将此案指定睢县人民法院审理。睢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商丘市银信典当有限责任公司不具备主体资格。裁定驳回了原告商丘市银信典当有限责任公司的起诉。但商丘市银信典当有限责任依仗其在商丘中级法院有关系强行出头,硬要当原告,提起了上诉。本来睢县人民法院的裁定合法有据,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审理就行了,可是这个案子落到了黑心法官刘一宇的手里,刘一宇因向第三人索贿没有达到目的,于是就黑了心,胆大妄为独创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唯一的独一无二的法律文书,即(2015)商民终字第77号民事裁定书,该裁定结果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裁定如下:一、撤销睢县人民法院(2014)睢民初字第1425号民事裁定。二、指令睢县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审理。”该裁定的案号(2015)商民终字X号,“终”字顾名思义为终审的意思,但是裁定的第二项却是:“指令睢县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审理。”适用的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一条、而该两条中却找不到上级人民法院指令下级法院进行审理的法律规定,当事人搜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各级法院的法律文书,却没有找到一个和刘一宇出具的(2015)商民终字第77号民事裁定书有相同相似的。该裁定也许是河南省法院委托资深刘一宇司法改革的独创吧,该独创应该在全国法院进行推广,如果河南法院不把刘法官独创的法律文书样本进行推广的话,岂不枉费了黑心刘法官的一片良苦用心吗?为彰显法律文书的严肃性,我将竭尽全力将刘法官独创的法律文书上报到全国各级人民法院,看能否将该文书在全国进行推广,拉开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改革之先河。
      二、昧心法官丧尽良知捏造事实,枉法裁判
      2015年4月28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上诉人商丘市银信典当有限责任公司与民权县民政局、民权县人民政府、第三人李永民典当纠纷一案,刘一宇法官为该案的审判长,庭审中各方当事人进行了举证、质证和辩论,通过庭审案件事实十分清楚,法律关系明确,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应予以维持睢县人民法院公正合法的民事裁定书,但是刘法官为达到个人目的却在闭庭数日后电话通知民权县民政局代理人,让民政局的代理人通知第三李永民的代理人到中院调解,等数小时后刘法官根本没有做任何调解,却来了次“庭后问话”,让商丘市银信典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理人提供证据诱骗民权县民政局的代理人及我的代理人质证,我当时根本没有到场,县政府也没有到场,但刘法官独创的文书中却昧着良心这样写到:“为慎重起见,庭后组织商丘银信典当公司、民权县民政局、李永民进行了问话。在问话中,上诉人提供了三组材料:1、政府有关部门对典当行设置、变更等前置审批的有关政策文件2商丘市工商局工商变更档案材料3、有关生效法律文书的认定。刘一宇出具(2015)商民终字第77号民事裁定书却将这三组材料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主要证据,并在裁定中表述为:这些资料虽系庭后提供,但是其中第一组中商丘市经贸委【2001】5、6号文件对河南省经贸委【2002】146号文件,能够起到一定佐证作用。第二组.....1、“换照”字样,应如何理解值得核实2、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书中商丘银信典当行的地位列明显示该公司系(原民权县典当商行、民权县典当行)字样,值得慎重3、上述证据虽略显单薄,但.....4、现商丘银信典当公司为持单者,在无民权县银信典当行再行出现的情况下,依据现有证据材料分析。。。。。。。。”刘法官不愧为资深法官,为了达到其枉法裁判的目的可谓绞尽脑汁,用尽能用的模糊词汇。在(2015)商民终字第77号民事裁定书中刘一宇使用了“慎重起见”、“起到了一定的佐证作用”、“应如何理解?”“值得核实、值得重视”、“上述证据虽略显单薄”,“因此综合庭后问话资料”、等等。。。。刘一宇法官依据庭后的问话资料,虽然证据单薄,但是良心一昧,客观事实、法律事实一切都不能算数,只有刘法官说的算数。庭审材料以及一切证据都没有刘法官的庭后问话管用,且不说刘一宇庭后问话是否合法,合法与否只有刘一宇说了算,但是你也不能瞪着两眼说瞎话呀?李永民根本没有到庭,你怎么向李永民问的话?问的什么话?为什么只问上诉人话?为什么明明知道上诉人的所谓的证据单薄还要支持上诉人?只有一点就是刘一宇在利益面前已经丧失了做人的基本良知,更丧失了作为一名法官的基本职业道德。
      三、无耻法官使用强盗逻辑乱推理
      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是审理评判案件的基本原则,正确认定事实是正确适用法律的前提,而认定事实正确与否,则依赖于对证据的收集与运用,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中必须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进行审查。证据是否具有证明力及证明力的大小法官应当组织当事人进行质证,并针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及证明力大小进行说明和辩论,能够反映案件事实真实情况的与待证实事有关联的,来源和形式合法的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当事人在法庭上进行质证后对证据的才信法官应当凭借良心、理性及法律规定来对证据进行确认而不能胡乱的进行自由心证,最高法司法解释105条明文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查证据,依照法律规定运用逻辑推理和利用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综合判断,并公开判断理由及结果”。刘法官审理的该案件中,当事人庭审中所提供的一切证据均不能对抗刘法官非法组织的庭后问话中上诉人提供的三组材料;刘一宇在裁定书中推定商丘工商局档案查询出具的没有单位负责人签字的证明其证明效力远远高于商丘市工商管理局正式出具的该公司设立、变更等登记的纸质档案资料,工商局出具的公司档案登记材料证明力却小于非法形式出具的证明,如此简单的基本常识,刘一宇反向推理认定,其原因何在?2、刘一宇认定政府有关部门对典当行设置、变更等前置审批的有关政策文件,请问你采信是什么文件?哪个政府部门的文件?这些文件的效率能否高于《公司法》及《工商登记管理条例》等有关公司设立、登记、变更的法律法规。刘一宇故意违背法律规定,不客观真实判断证据证明力,其用意十分明显!3更有甚者刘一宇置商丘市工商管理局档案材料于不顾,仅凭民权县银信典当行营业执照正副本有“换证”字样就能推出:商丘市银信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和民权县银信典当行是一个单位,更为可笑是刘还凭借商丘市金银信会计师事务所对民权县银信典当行进行了审计,就认定:商丘市银信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和民权县银信典当行是一个单位,其理由是:因为商丘市会计事务所对民权县银信典当行进行了审计,如果不认定:商丘市银信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和民权县银信典当行是一个单位,审计目的和缘由何来?民权县银信典当行又去往了何处?如此荒唐的逻辑推理却成了定案的依据,如果按照刘一宇的路及思维,只要换证就是换成另外一个单位,只要审计审计后就变成另外一个法人了,按此逻辑推理“刘一宇”身份证换证,换证后就不是“刘一宇”,“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计后就不是“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
      四、强权法官强势干扰下级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
      上下级法院之间属于监督关系,并非指导和领导关系,各级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任何机关、社会团体及个人的干涉,刘一宇为帮助一方当事人达到最终目的,置法律、法规与客观事实于不顾适用强盗逻辑,将有效证据排除,非法采用无效证据,不但制作了独创的司法裁判文书,还把自己的违法意志清楚地表述在文书中:“从民事审判的逻辑考虑现商丘市银信典当公司为持单者,在无民权县银信典当行再行出现的情况下,依据现有材料分析,本院认为:商丘市银信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具备形式上的本案原告主体资格。至于商丘市银信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和民权县银信典当行是企业改制还是公司增资扩股及最终权利义务负担,如何确定本案审理思路,留待你院处理”。通过裁定文书不难看出刘一宇已经明确认定原告具备主体资格,却不依法发还重审或者改判,还推定该案争议最大的主体资格问题按照自己的思路强加给下级人民法院审理,严重扰乱下级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更违反了法院两审终审制原则,给无理缠诉人再次缠诉的机会,也为自己收受贿赂提供便利条件。
      综上所述,反映人强烈要求领导们在百忙之中关注此案、严查此案件,以惩戒无法无天的肮脏法官,清除政法队伍中的害群之马,依法追究刘一宇的违法违纪责任,以维护法律的尊严!

      反映人:李永民
      联系电话:13903700751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李永民1951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5-08-29 11:09:00
      阅读次数:21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