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秘密商讨群义会 宣旨召聚顶端层

    作者:左树文 提交日期:2015-05-09 23:13:00

      上回书说到在总领府华总领的病房里,紧锣密鼓的探讨事关江山设计未来的命运,如何面对的重大机密事件。神威总领华塌碑却屡屡出错,只是关注到自己华塌碑家族的安排,却忽略了整个祖统江山设计中央政府的安全,以及中央政府其他的顶端层要员,各地方政府重要人物的汇集大融合重要性。也就立即风风火火的,在命令华敏紧急招见整个总领府的精锐兵力,要必须立即集合自己的病榻。



      华敏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行的,但他可不敢在先祖爷的面前,怎么也不敢说什么的,哪还敢抗旨不尊,只好惟命是从了。也就在华敏刚刚准备走的时候,也就被义侠汇光老祖高伟宗高夷拦住了,一针见血的道破天机,指出了华塌碑的这个偏见,不仅对处理事件没有任何帮助,而且还很容易招来更大的麻烦。

      发现自己老是在出现这样的,那样的错误举动,这一回,华总领可真有些不知所措了。打了一个愣神,也就木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华敏见这个局势,总算有义侠汇光老祖在给他挽回来,这个时候的心里,虽然是很高兴。但却还有他的难处,这一会,也不知道是听先祖爷的,还是听义侠汇光老祖的。一时间,可就拿不定主意的。也有些茫然失措,站在那里直发愣。


      高盘高腾风却显得格外那么平静,他看了看高伟宗高夷,就打圆场说:“不知汇光老祖的话,是否还有比较完整的,要补充的。”


      高伟宗高夷微微一点头说:“嗯,要知道,现在的这个时期,不是一个极其平凡的时期,这是一个非常时期啊,要事事谨慎,处处小心,如果一不留神,只怕也就招来塌天大祸的呀。”


      华塌碑听到这里,心里似乎已经明白一些什么的了。他沉思了一会儿,语重心长的说:“嗯,对了!还有前民意中央总协安剑灵,与他的子孙,巡安总侠安乐文安事几。现任的民意中央总协高冠鸡,和他的小儿子神罗高河,独立总署执行官花公鸡,阔乐天雷天雹,三军总调度瞿颜真,这些人都要招集到一起来。”


      刚把这话说完,就发现义侠汇光老祖高伟宗高夷,仍然还是目动于钟的站在那里。嘴里一言不发,面部毫无表情的在望着他。他也就意识到这一定是对自己的过错,在义侠汇光老祖的心目中,还有一些什么难言之处的苦衷。只是不想当着这些人的面,说出自己究竟错在哪里。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只知道自己是做错了什么的,就是不知道错在什么地方。就感觉到最起码的事,仍然还是有做得不到位之处的地方。也就问道:“不知义侠汇光老祖,还有什么补充的?”


      高伟宗高夷淡淡一笑道:“祖统江山设计的天下,不是华塌碑这个家族的天下。同样,也不是亲华塌碑这个家族党派的天下,这一点也是不容忽视的。即使是与我们有极大的深仇大恨,我们也不可以排斥他们的。”


      华塌碑微微一点头说:“以义侠汇光老祖之见,还有哪些人?还需要参加与会的。”


      高伟宗高夷淡淡一笑道:“我要是说出来了,也只怕华塌碑有些抵触。但是我还是想要说的,至于别的任何人,可能也还无所谓。而独立总署首席执行官左群从,这一个人是必须请到不可的。他是一个最不容忽视的关健人物,不知华总领可曾想过?”


      华塌碑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又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高伟宗高夷见自己说出了这句话,华总领又是在低头不语了。也就很干脆的问道:“不知华总领是否在考虑什么的?”


      华塌碑苦苦一笑道:“义侠汇光老祖误会了,我不是不想让他来。而是我有一些顾虑,就是只怕你叫他来,他不但不来,反而还对我们来一个唱反调,或者是真的对我们产生一系列的负面思维,而疑心我们是否对他怀有不轨之意的的图谋,从而也就对我们进行严密的戒备和防范。你说如果要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又该当如何是好呢?”


      高伟宗高夷听了,他这一句话,不由得也是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高盘高腾风看了这般情景,并没有多大的振动性的反应。反而显得还是那么格外冷静。他笑了笑说:“我看其实这些也不用担心,只是我们要把心放开,也就可以了。他无非也还不就是害怕,我们给他设计了鸿门宴吗?这又有何妨呢!这是很好解决的事啊!我们允许他多带几个人,打消他的这些顾虑,也不就可以使他,可以放心大胆的来了吗?”


      华塌碑一想:也是这么回事。但是他也在暗暗盘算着,应该这么安排,才能做得到万无一失。在这个形势下,你必须即要做得到防范,他们那些人来了之后,万一出了乱子。可也得要有那个能力,迅速的将他立即平息下来。而且还得要不能让他们发现了你在加强一切防的范准备。甚至于就连他们的你产生怀疑的感觉,也都是不应该出现的。在此同时,你也得必须要保证他,不管是心甘情愿也好,还是被迫无奈也好。无论怎么样,你也得把他请来,这个事情,的的确确是一个很难办得到的事情。至少跟他一起来的人,即不能要有过于太聪明的,想的太多的,没有理性的、、、、、、


      神威总领华塌碑在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儿,这才警示的说:“好吧!你叫他同他的独立总署府里的杨色卿,他的次子左专央,还有他的女儿左鲜央,也就这些人一起赶赴总领府,我有重要的事件相商,也就可以了。”


      高伟宗高夷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华塌碑心里想,哎呀!我今天怎么了,老是就在出错误啊。这一回又是哪里出问题了。突然间他立即有一种莫名的预感,就象有些莫名其妙迹象,在给他敲响警钟。他马上也就意识到了自己又是一个严重的过错。也就问高伟宗高夷说:“我现在身子骨已经不行了,脑袋瓜也是不那么好使用了。汇光老祖有什么其它的见解,也可以说出来。”


      高伟宗高夷说:“我看你说的不是不对,而是你还没有把整个事情安排完,只是安排了一半而已。象华碍碍帮帮主曾阔除,以及三龙,五虎,九鬼,十三豹之中,最起码的条件,也要挑选出来那么几个人,作为代表性的人物,一起随行来参加。否则,你以什么来说服得了他呢?换位思考一下子,就是人家叫我们过去参加什么活动,在这个相互之间,都是不那么信任的情况下。你说你敢也就这么放心大胆的去吗?即使是大摇大摆的走着,那个样子,也只是摆给人家看看而已的。其实不然,那个心啊!都是悬挂在空中吊着的呢!”


      华塌碑一想,这倒也是这么个理。他沉思了一会儿说:“这个华碍碍帮帮主曾阔除可以考虑,至于他的属下那些人,我看也只能选择那么一两个,也就差不多了。另外考虑到人家的心态平衡的方面,也就把左群从的两个贴身卫士,廖辉廖长吉,申潭申启卓,听说有一个围天龙叫高什么的,我也不太清楚,也就把这几个叫来,也就差不多了,我估摸着他们就是想翻天,也是掀不起来多大的风浪。也就是这些人了;他也不会有什么异常反应的。如果就是这样的,一也都是有反应的话。我也就真是彻底的没有招了。”


      他以为自己的这个精心安排,是妥妥当当的,满意的笑了起来。


      别人倒是没有什么话可说的, 而华大军政华敏,却有些焦虑不安起来,面部表情显得很痛苦无奈。


      高伟宗高夷一眼,也就看出来了他的心思,同时心里也就有些纳闷,这不知道是什么回事,就问他是究竟是怎么了。


      华敏摇了摇头说:“唉!只怕我说的话,你们也不会有谁能听得进去,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的了!”


      华塌碑正要想生气,可他静下心一想,还是忍耐一点的,为好啊!这个孩子本来也就是害怕你,吓得话也都不敢说了。你如果还要跟他发脾气,他也就更加不敢说话了。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很温和的说:“儿啊!在这里面也就我们这几个人,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呀。有什么,也就说出来,可不要耽误了大事。”


      华敏这一回,才仗着胆子说:“经过了长期的细心观察,我发现廖辉廖长吉,申潭申启卓,这两个小子,并非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懦弱无能。我认为他们是伪装假象的高手,你看他们整天都是那么的静悄悄的就觉得他们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其实不然,他们也就是绝非等闲之辈以我看来,还是不能要他们过来呀!因为这就是左群从的得力的助手,你叫他们这两个恶魔,跟着他的主子一起来了。也就是给他们一个有利机可趁的了人家就是想有这么好的机会,也不知上哪里找去,你这样做,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添乱子吗?”


      高伟宗高夷先是大吃一惊,然后静下心来,细细一想。才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决定,他笑了笑说:“首先我对华大军政华敏,有超人的远见和胆识,感到非常敬佩。但是神威总领华塌碑的主意,也是不容更改,我觉得这不一定就是坏事。无论是他左群从是否知道了,我们看出来了他家里的那两恶魔的真正面目,这个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了。他知道了我们看出来了,对我们明明知道他家里养的,就是只大老虎,却偏偏还要把这两只恶老虎引进来了。他就会即能够放心大胆的赴会。如此同时,又担心害怕起来,不知道我们的用意何在,自然也就不敢轻举妄动。而且自然也就没有理由不来赴会,你说是不是这么一个道理呢?换一句话来说,他不知道我们看出在他身边,跟着的是两只可怕的恶老虎,也就更好了。因为他自己会满以为我们在他面前,也就是在玩个花花活。他心中会不由得暗暗好笑,总以为我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心里也就有个底了,自然也还是放心大胆的,愿意来赴会的,这也是没有什么不好的呀!”



    第十回 秘密商讨群义会 宣旨召聚顶端层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左树文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5-05-09 23:13:00
      阅读次数:39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