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交警队不作为(这样的执法部门要他有何用)

    作者:平平淡淡HV 提交日期:2015-03-02 16:41:00

      2014年2月4号在唐河境内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造成我妻子去世我受重伤,当时在现场报警交警队拒不出警,事后家人到交警队要求立案调查该事故,交警队一直遮遮掩掩相互推诿不给处理也不给立案调查,我被逼无奈走信访程序上访他们,直到2014年12月1号交警队才给立案但至今也不给调查,我欲哭无泪难道当今社会都变成这样了吗?他们就这样心安理得的拿着老百姓的血汗钱吗?

      关于车祸事故认定的请求
      尊敬的公安各级领导:

      我叫龚飞,男,回族,29岁,大专文化,家住唐河县祁仪乡祁仪村5组,户口在唐河县城关镇新春街731号,工作单位在北京中铁电气化局,工人身份。

      2014年2月4日,我的朋友靖翼(家住祁仪乡兴堂村马林沟)邀请我和妻子郭静到他岳父家做客,我开着老年三轮车拉着妻子郭静应邀。中午吃饭时,我说:“我不能喝酒,下午我得开车回去哩。”靖翼说:“没事,你请喝,下午我送你们回去。”因为我们两个是朋友,在他们的再三劝让下我喝多了。大约下午三点多钟,我妻子郭静接到我父亲的电话(我手机没电关机了),我妻子给我父亲说:“龚飞喝多了,一会靖翼送我们回去。”几分钟后靖翼开着我的三轮车拉着我的妻子走在前面,靖翼的内弟宋江峰骑着摩托车驮着我走在后头。当走到明坎山时,我们的摩托撵上靖翼开的三轮车,靖翼和宋江峰怕我坐在摩托上不稳,就把我扶上了三轮车。我听到宋江峰说靖翼“哥,你晌午喝酒了就不要开了,我来开。”当车走到下坡的一个转弯处,我感觉震了一下,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晚上我接到我堂弟的电话这才知道出事故了,这时我正在唐河县中医院做检查,检查后到家里,家人说郭静摔死了。2月8日我们安葬了我妻子郭静。

      2月5日我又住进了县人民医院治疗,靖翼在医院护理我。靖翼在医院护理我时说把我身上的血衣脱下来扔了,我再给你买一件。因为我要讨个公道,我就坚持没脱。后来我听到我父亲说:“2月4日下午4时40分,我给郭静打电话是一个男的接的电话说出车祸了,我就和侄子李海星,邻居黄秀峰找到了事故现场。只见到靖翼在抱着郭静的头,没见到宋江峰和摩托车。郭静已经停止呼吸在三轮车的西边一米多远躺着,我在三轮车的东边三米多远躺着已昏迷过去。靖翼给我父亲说:‘伯呀!你打我吧!你杀我吧!’我父亲问靖翼你报警没有?靖翼说:‘110我打过了。’”后来我听说有个把小时救护车才来把我拉走了。之后我父亲找了辆车把郭静拉回了家,靖翼也随车去了我家并随即给了我父亲12900元钱,还问我父亲郭静明天能下葬不?直到2月19日交警队也没有出警,110也没询问。

      2月19日下午,我父亲和郭静的娘家人共7人带着律师写的请求书到交警队事故大队交给事故大队长张晓东和民警王辉欣,要求立案调查。

      2月25日下午民警王辉欣和他同事来到我家第一次给我记了一份询问笔录,3月初又去事故现场调查并拍照(照片显示土坡上有大量的三轮车碎渣这说明三轮车是在没有车速的情况下翻下坡的)之后就再没音信了。大约半个月后,我父亲每隔三五天都到交警队或打电话问王辉欣事故咋处理的。王辉欣每次回话就是说:“事故在调查,我正在向领导汇报,到不了给你们说。”

      3月中旬,我父亲又到交警队找到王辉欣问明情况。王辉欣说:“你们报警时正是春节期间,值班人少,天又冷,报警人又说自家人出的事,自家处理。”

      4月中旬,我父亲多次找张晓东和王辉欣,他们每次都推诿并说:“你和靖翼是好朋友,关系好,靖翼说是你开的车,我们也没法处理”。就这样交警队给我们一拖再拖。在没人管的情况下,7月份我们只好把宋江峰和靖翼告上法庭,昝岗法庭在开庭时说,没有交警队的事故认定书,我们也不能判决。我父亲又找到张晓东让他出示事故认定书并追究宋江峰的责任。张晓东说:“宋江峰不是当事人”。我父亲问他哪谁是当事人,张晓东说:“谁出事谁是当事人”。在我们多次到交警队的情况下,有一个我们不认识的民警说:“你们的事情不好处理,你们对方在南阳市交警支队找了一个很硬的关系。”

      10月14日我们又写了请求处理的三条意见交给张晓东,接着我和父亲每隔几天就到交警队或打电话询问处理结果并要求做我的血衣和郭静的血衣鉴定,至今无音信。有一次王辉欣说:“你叫做血衣鉴定,如果鉴定出你身上的血是你自己的而不是郭静的,你可得坐牢的。”

      10月30日王辉欣给我打电话让我们双方到交警队调解,双方各执一词,最终王辉欣也没有调解结果。

      10月31日我到南阳市公安局反映并填写了我的要求11月3日市公安局的一位领导给我父亲打了电话并询问了事情的经过,当天晚上王欣又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到交警队,11月6日上午王辉欣又给我记了一份询问笔录。之后又没音信。

      11月13日我又到市公安局反映并填写我的要求,之后又没有音信。

      11月19日我父亲又拔打了王辉欣的电话询问如何处理,王辉欣说:“我把材料交给法制室了,法制室人说看能不能立案。”

      11月24日我又到市公安局反映并填写要求,25日是市局长接待日我又去反映,至今还是无任何音信。事故发生已经9个多月了至今没有立案,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因此我强烈要求以下几条:

      一, 交警队当时不出警,应给个正确答复;

      二, 必须对我的血衣和郭静的血衣进行鉴定;

      三, 交警队必须对事故的发生立案侦查;

      四, 必须对事故发生后,我方第一到现场人员进行询问笔录;

      五, 张晓东说:“鉴定出我身上的血是郭静的血,有啥意义,能说明啥问题。”这句话是啥意思,请给予答复;

      六, 追究事故发生后,宋江峰逃离现场的责任;

      七, 查清宋江峰的询问笔录是啥时间记的;

      八, 我妻子郭静怀孕7个月(有人民医院的诊断证明)被摔死,交警队不立案能否调解?

      若此交通事故再不给予处理我将逐级上访,直至处理为止。

      请求人:龚飞

      2014年12月2日

      尊敬的上级公安领导:

      2014年12月2日我带着《关于车祸事故认定的请求书》到省公安厅填写了我的要求后,2014年12月10日上午唐河县交警大队的办案民警王辉欣给我打了电话说:“案立上了,不要上访了。”

      2014年12月11日我到唐河县交警大队见了王辉欣。王辉欣让我看了省公安厅信访尽快立案调查该事故的回函。王辉欣给我说:“调查期间不能上访,再上访就捞你(抓你)”。然后就让我在受案回执上签了字。并且他给我写了一份停访息诉保证书让我照抄了一遍。接着又说:“案子不要查了,你看看要多少钱算了。”

      我问王辉欣:“这个案子立上了,可以做血迹DNA鉴定了吧?”王辉欣说:“这个事得找领导讨论DNA鉴定怎么做”。

      另外受案回执上写着我可通过金铜林查询案件进展情况,可是联系电话却是他王辉欣的号码。

      尊敬的上级公安领导:

      自从我到省公安厅上访后,我以上要求的八条只给我解决了一条立案的问题。2014年12月11日民警王辉欣给我谈了以后,至今又过了14天,王辉欣再没给我联系过,我不知道这个案件有多大的领导在压着,他怎能这样无视当今社会法制的严肃性。

      我坚信我的案子最终会得到解决的,如果不解决我将继续上访,直至解决为止。

      信访人:龚飞

      2014年12月25日

      电话15971318247


      
      
      
    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交警队不作为(这样的执法部门要他有何用)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平平淡淡HV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5-03-02 16:41:00
      阅读次数:69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