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不能归来的无名英雄。

    作者:栖阳逐剑 提交日期:2014-03-01 14:54:00

      抗美援朝——不能归来的无名英雄。
      赵景泉著

      本文放在天涯杂谈,是不想让大家读得像部小说。本文讲述的是“余则成”去台湾后的1950年代的秘密战线故事。我要强调,这个王牌谍报员真实存在过,因为国家安全等无法解密的特殊原因,我也只能和大家一起,缅怀他的些许足迹和潜伏历程,以重温1950年初期爆发在朝鲜半岛那场战争中,中国特工在保家卫国战争中的卓越功勋。

      虽然他到牺牲都没能回到祖国,但他对祖国的特殊贡献,战略情报的功勋,足以彪炳千秋。不管您认为是小说,是传记,还是纪实文学,都恳请您看后,默默地在心底给这位民族英雄,这位在大陆青山绿水中连半块墓碑都没有的中国谍战之王深鞠一躬。
      如果本着消遣态度来看,你会从文中看到1950年时代真实的韩国和朝鲜,真实的汉城(首尔)和釜山,以及平壤。朝鲜战争,不管有何种争议,历史没有选择,“余则成”也没有选择。本文最大程度还原真实的韩国。





    热门评论:

    昵称:姚壮焕提交时间:2017-12-28 22:11:08

      想到文秀英,龚剑诚就想到了许许多多刻骨铭心的往事。那张默默闪耀在记忆边缘的女兵,牵出了龚剑诚生命里最难忘的日日夜夜。他畏缩在船舱简陋的床铺上,微闭着眼睛,让思绪回到了十三年前的那一天——一九三七年十月十日。
      凌晨,硝烟形成的雾霾如黑云,遮蔽了初升的朝阳,几十万国军鏖战上海,铁流中,一支军容不整的队伍背着无线电设备,匆匆赶路。他们就是以共产党情报战线骨干为长官、大学生和热血青年为主体的铁血义勇队。刚出任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驻京办事处情报负责人的李克风,身穿上校制服,率队行军。他们的任务是进至宝山码头,组建前敌电台网,监视敌人海军航空兵和陆战队的动向。
      江湾至吴淞的大道上,处处都在燃烧。三辆飞驰而来的汽车停在前面,中尉龚剑诚跑下来,面见长官李克风,他奉命来支援。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李克风,一个风度儒雅的军人,两人只握了握手,李克风就命令铁血青年团和龚剑诚的情报小队合并,穿过密集的舰炮封锁区,赶赴宝山前沿仓库。
      李克风麾下有位通讯科长叫王坚,他指挥七名自愿来前线的女大学生报务员,连同龚剑诚带来的陈芝等国民政府军委会电讯处的报务人员,统一调度。很快,这支小部队就在最前沿,搜索到日海军电台主神经,吴淞口外敌人舰船上的短波大功率电台。
      “报告,搜索到敌人指挥部,从频率分析,是德国RX型新式一千瓦联合式电台,负责与东京大本营和前线陆海空三军一线部队联络。”王坚对李克风汇报。
      “好极了,咬紧它们,电文抄录,让龚中尉破译!”李克风兴奋地拍着水泥柱,对王坚下达命令。
      旧仓库里,电报声滴答,报务员中最漂亮的林湘闪动大眼睛,眉飞色舞看着老同学陈芝,她侦听到了日军三部电台通联讯号。
      “长官!”她飞快站起,跑到李克风面前,“报告上校!我听到三部最新电台出呼,呼号为‘佐鹤’,‘富士山’和‘樱花’,应是增援上海的三个部队番号假名。”
      “会不会耍花招,改变师团代码了?”王坚分析道。
      “不会,这只能说明一线敌人被打残,本土调来了增援部队。”
      “克风同志,这样看,上海危险了!”王坚担忧地看着首长。李克风围着作战部署地图,凝思起来。龚剑诚正架设天线,听林湘喊,知道抓住了敌人电台,急匆匆跑下倾听一会儿电波。随后来见李克风。“李长官,”龚剑诚看着地图说,“信号清晰,电波逐渐增强,按键有力,说明敌人主电台不远,而且发报人是在十分激动的心情下拍发的!”
      “这么近?”李克风有些紧张,当即查看地图,忧心忡忡地说:“信号这么清晰,说明是朝我们方向来的。”
      “有这种可能,但感觉是大型军舰上拍发的电报。”龚剑诚冷静分析后,给出结论。“这是日军偷袭战术,此刻正沿吴淞口向西进,企图占领我宝山码头,插进大场,浏河一线,切断我军退路,扼住昆山铁路咽喉。”
      “能判断敌人多大规模吗?”李克风焦急地看着龚剑诚。
      “等一下,”龚剑诚听一会儿,摘下耳机,表情自信。“长官,信号清晰,但有震动回声延迟,说明敌人是在大型移动军舰上发射的电波。从日军电台的配置看,可能是重型巡洋舰,或者战列舰,或者两舰并行。信号遇到舰身反射有明显衰减,个别地方也增益,延迟不一致,说明敌人至少有三艘以上的军舰正秘密潜入宝山码头!”
      “小鬼子搞偷袭?”李克风神情凝重,“能破解联络内容吗?”
      “新来的日军密码是海军部的,需要敌人部队番号通联数据作为参考……”
      “有什么需求,尽管说。”
      “长官,需要空军支援,要他们空袭吴淞口第三舰队,敌海军必然做出反应,拍发电报联络,这样我就有了电台数量和呼号做参考依据。”
      “没问题,我即刻请示张治中将军,让他们协调空军!”

    昵称:楚玛河守望者提交时间:2017-12-28 20:08:38

      谢谢朋友,此文若当之无愧您的那句“精彩!”还要继续:)

    昵称:zyxq03提交时间:2017-12-28 18:00:23

      双方激战了二十分钟,女兵大部壮烈牺牲,军统特工队也几乎全军覆没,仅剩下沈上尉和一个兄弟。剩下的人并肩作战,与前面的三十几个鬼子周旋,决心拼尽最后一滴血。杨梓带领还活着的七名女战士从鬼子死人堆里缴获弹药,顽强抵抗,但子弹不久打光了。兽兵们见是女兵,就卸下子弹,个个怪叫,瞪着血红的眼睛,端着三八式步枪,从两侧街道口紧逼而来。
      沈智豪看了一眼身后,痛苦闭了下眼睛。八名如花似玉的姑娘若落敌手,后果何其悲惨!他大吼道:“同志们,拼了!”说完和龚剑诚等猛冲过去,和敌人肉搏在一起。鬼子将男兵女兵分割包围。杨梓不忍看姐妹受辱,将最后一个手雷的拉环拉掉,丝丝冒着烟。大家想自杀殉国,这是免遭凌辱的最好选择。可是,最后一秒杨梓改主意了,一颗手雷,八个姐妹,不可能全死,既然不能都死,就豁出去了,随手将光荣弹甩给了惊呆的日军。
      “轰!”的一声巨响,手雷在密集的兽兵群炸开,四个日本兵被炸得血肉横飞,还有两个受伤日军在地面上挣扎,日军小队长见状,端刺刀冲了上来。
      杨梓大喊:“拼了!”

    昵称:辽东渔翁提交时间:2017-12-28 15:19:35

      两人被漂亮的洋人小姐引导到靠近三楼东侧的雅座。灯红酒绿,三枝有恍如隔世之感。战败日本人,显赫已是浮云,在美国兵眼里,都是摇尾乞怜的狗尾草。他的社成立四年,没少受美国人的虐待,请他吃饭,除非福岛仙台再发生九级强震。
      龚剑诚点了菜,不自觉留意起“樱之介”消费的贵宾。这些仪态俨然的美军仿佛到了本土的红灯区,简直旁若无人,他们手里挎着、怀里拥着的,都是相貌极好、身材苗条的日本姑娘。女孩们涂脂抹粉,有歌姬艺妓,也有清纯可人的学生妹,女孩们唯唯诺诺,任美国人玩弄于股掌和胯下,对侮辱与蹂躏非但不反感,还表现出极受用的样子。
      龚剑诚想到了沦陷后的上海。那些可怜的中国小姐和咸水妹不也这样卖春卖笑,养家糊口的吗!他从未瞧不起出卖皮肉脯的女人,这些廉价的裙底,都有几张甚至十几张嗷嗷待哺的饥饿的嘴巴,如果伺候不好客人,得不到钞票,恐怕一家老少就得饿死。所以,她们自食其力,勇敢地同命运搏斗,值得尊重。

    抗美援朝——不能归来的无名英雄。

      文章信息
      作者:

      栖阳逐剑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4-03-01 14:54:00
      阅读次数:74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