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坛风云--还你一个真实的老千世界(天涯首发)

    作者:揭育润 提交日期:2011-01-02 16:18:00

    本书版权作者所有,仅限于网络使用,其他商业用途需经作者同意,侵权必究。
      
       前 言
      
       很久之前,我就想写一本有关揭露赌博阴暗面的书,用自己的经历去警醒一下那些沉迷于赌博的人,但是由于众多方面的原因,一直都没有动笔。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自己染上了赌博的坏习惯,虽转了四次行,但每次转行不久又把身家输光了,结果不得不又出山干回老千的行当,写书的计划也就多次搁置了下来。另一个是友情,在这个圈子内浸淫久了,认识的同行很多,其中有一些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感觉把这些东西写出来了,多少也会影响到他们的生计,所以一直也很难下定决心去写,但写书的念头在我脑海里盘旋着,一直没有消去。因为我实在很厌倦这种与我性格不合的生活。
      
       2008年10月,我去某省参加一个大型的反赌警示活动,这个活动我没有受到邀请,我所做的职业也不允许我抛头露面,而各种反赌公益活动的组织人我也没有认识一个,他们自然也不会认识我。这次活动组委会邀请了我的一个经常在媒体上出现的普通朋友,由于自身技术上的限制,他就拉了我另外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陪他一同上去,而我的这个好朋友因某种原因也没敢上去,就让我陪他们一起上去。那次活动我没上电视,因为我还没有真正退出老千的行列,只是比较少做事而已。这次活动,我认识了一些媒体上的朋友,简单地跟他们提了一下我的经历,以及我很想写一本揭露赌博阴暗面的书这件事。
      
       参加完活动,我回到我住的城市后不久,我收到了他们的信息,他们鼓励我去写这本书,做一些有利于社会的事,给那些还沉迷于赌博的人予以警示。这时,埋藏在心里十多年的愿望再也无法抑制,于是下定决心将其付诸行动。经过和一些比较好的同行朋友的多次沟通,取得了他们中的一部份人的谅解,我于2009年的下半年开始动笔写作。
      
       人是个复杂的动物,我最讨厌坑蒙拐骗的人,但恰恰自己又做老千去骗赌徒。我憎恨暴力,可又不得不多次使用暴力去解决问题。这两样都与我的性格相矛盾,所以这二十多年来,我感觉活得很累,心里不时都有一种负罪感在折磨着我。当然,这期间也有过短暂的快乐。
      
       这么多年来,我见过无数因赌博弄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赌徒,这其中的惨剧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因赌博时被千(骗)造成的。赌博场上被千的赌徒千百万,但老千是如何运作这些对赌徒造成巨大伤害的千局的呢?能够全面了解认识的人凤毛麟角。
      
       赌场上的所谓千术,分工虽然很多,如带局、放贷、收贷、托、前台、后台、红、白脸、文、武等,但一般只把它划分成两块,一块是技术,一块是设局,对千术不太懂的人,往往认为技术就是千术,千术就是技术,或者认为技术就是千术中的主角,其它的无关紧要,这些都是对千术的一种误解。
      
       其实,千术的杀伤力最大的一块是背后的运作,也就是说在千局上真正拿你命的是千局背后的运作,技术只是排在第二。因为技术是死的,它属武,你懂就懂不懂就不懂了,你不懂,它就绝对可以在你眼皮底下使用,至于它的杀伤力达到什么程度,就取决于使用者的智慧了。人的智慧是活的,它属文,技术需要智慧才能发挥出它的最大效力。一直以来,定江山靠的都是“文”,“武”只不过是定江山的一种不可或缺的手段而已,千局也同样不例外。用同样的一种技术,千同样的一个对象,搞高端的老千,既能让这个被千对象伤筋动骨,也可以让这个被千对象倾家荡产。而搞低端的老千,充其量只是赢完这个对象手头上的钱,让他受点小伤而已,这就是背后运作到位与不到位的差异。
      
       老千这个行业是个极其复杂的行业,它既有十分安全的高档千局,相对安全的朋友局,也有风险极大的散场杂局。老千既设计别人也被别人设计,圈内龙蛇混杂,义气、奸诈混淆其中,里面发生的事有多复杂?你想象一下就知道了。人的想象是无穷的,但目前各种所谓的大师、赌王、千王、牌王削尖脑袋在各种媒体上糊扯瞎说和靠想象撰写出来的那些所谓的千术、千局揭密和香港所拍的那些撰写出来的有关“赌”的电影、电视都没法体现出来。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人把老千这个职业的内幕比较完整地揭露出来,说得难听点,连点皮毛都没有披露出来,原因是多方面的,阻挠的因素是很多的,其中主要的一个因素是极少有人能做到全面地涉入千术圈内的各个方面。走高端千局的老千,注重的是布局,讲究的是如何把赌客调到他们设定好的场合千杀,这样的千局由于对象、环境都经过了精心的挑选和布置,所以对技术的要求不太高,对搞这类千局的老千来说技术是排第二位的。这类老千由于不上散场散局做事,做事的次数相对较少,所以碰到高手(指技术方面)的机会很少,对技术上的事不是十分精通,也无法通过大量的实践把技术提高,对散场上才有的事,如局中局、黑吃黑等等也不会太清楚。走低端打散场的老千,由于没有参与过高端千局的运作,自然不太懂高端千局的运作。另外,胆量、形象、为人、技术等许多因素都在阻拦老千的全面涉入。没有胆量与对方进行较量,对较量上的事自然不太懂,不敢穿州过省去做事,也无法了解各地千局的差异。形象差也很难进入高端的千局,有几个有钱人愿意跟长得贼头鼠眼的人赌钱呢?为人不够坦诚、光明磊落,别人也不愿教他技术,技术不够高,自然没有多少人请他去做事,经历少了见识自然也少。所以说,一个老千要做到涉足千术的每一个方方面面并有上乘的表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由于某些因素,我写这本书也不可能把全部的内幕都写出来,像技术上的事,我就不可能解剖得太清楚,否则就好像在教别人千术了,还有许多千局因为涉及到朋友也没法写出来。对于这个问题,写作期间我着实懊恼了很长一段时间,毕竟删除太多的内情,对书的可读性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但目前的状态也只能如此。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讲,我写四十篇左右的内容,技术上不及百分之一,布局上只写了百分之十左右,剩下的只能等待机会成熟时再写了。即使是这百分之一不到和百分之十左右,我也有信心写出一部无人能超越的有关揭露赌博千术内幕的书,我甚至可以把我后续的写作目录和内容提示发表出来,也不怕那些动不动就在各种媒体上大吹大擂:“我想给谁赢就给谁赢,我想要什么牌就能拿到什么牌,我一把牌就赢了对方多少十万多少百万……”但却连怎么赢,为什么能赢,各方面的制约应怎样应对,却只字不提或提了就是一大堆逻辑不通的废话的所谓“大师”、“赌王”、“千王”、“牌王”拿去创作。
      
       提笔前,我考虑了多种写法,起先想将重点放在发现别人在赌场、赌局上的出千上,它只能让读者知道老千出千,却无法达到让读者知道老千是怎么运作出千的。这种写法着重反映的是千术在台面上的运用,让读者读起来感觉千术有点悬,给人似真似假,仿佛不是他身边的事一样,读者看后也不会太把它放在心里,达不到太大的教育意义。这种表面看热闹的写法,无法达到我写这本书的目的。我写这本书,就是想让嗜赌的人知道,这些事就在他身边,随时也会发生在他们身上,只有这样才能对他们起到一定的警示和教育作用。
      
       鉴于此,我打算把老千台面的操作和幕后的运作一起揭露出来,重点放在老千背后的运作上,但别人在背后的运作我没有参与,虽说凭经验推测他们的背后运作,应该也能推测出个大概,但推测毕竟是推测,真实性不一定可靠,可能推测出百分之九十七八的准确率,也有可能只推测出百分之五六十的准确率,也有可能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个料(本事),我把他们推测高了,感觉把这些推测出的东西加上眼见的东西东拼西凑出来,真实性会大打折扣,并且我也没法在赌场、赌局上碰到我所需的所有素材,所以只好打消这种写法的念头。为使读者对千术诈骗有直接的认识,我采取了直观解剖式的写法,尽可能把千局的各个方面都揭露一点,着重把千局实施过程中的各种因果关系写出来。之所以这样写,是想让大家更清楚地了解千局的整个运作过程,只要读者能从这些例子中领悟到赌博的危害和风险,从此能远离赌博,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书中我没有过多啰嗦去讲反赌的话,说实话,让我去想那些教育人的话来讲,我也想不出几句来,能把骗局揭露出来,就已经证明了我的反赌决心,这比讲再多空洞的反赌的话都来得实在。
      
       赌博不单有无数的陷阱,它本身就是一种危害极大的东西,对此我深有体会。这么多年来,自己赢到的钱有几亿,自己分到的钱也有上亿计,可由于自己的嗜赌,这些钱全都扔给了赌场,我也知道要戒除赌瘾是十分困难的。说实话,我到现在都还有赌博的心瘾,但赌博的危害这么大,不戒行吗?
      
       前年造成二十七人死亡的成都6.5公交车纵火案,纵火嫌疑人张云良生前嗜赌成性,据说是因赌博输多了,心理扭曲做出了报复社会的极端行为。去年1月7日,广东某市发生了一起持枪劫持人质事件,罪犯要求给三万元赎金才肯释放人质,与警方对峙六小时后被警方开枪击毙。新闻透露,案犯也是因为经常参加赌博,输光了身家,才走上绑架勒索这条绝路的。我住的省份有个镇级干部,一年多时间输了一个多亿(比我还惨十几倍,好歹我二十多年才输了这么多),后来挪用贪污公款近亿元去还赌债,最后落了个锒铛入狱的下场。其他的关于官员、国企老总、公司财务因赌博输钱,挪用贪污公款还赌债,最后东窗事发的,在媒体上也时不时会看到。至于那些把身家输光了,不得不流浪他乡的事情就太多了,因赌博走上偷、抢、骗、杀之路的赌徒也为数不少。
      
       就在我写这篇前言的前几天,某媒体就连续两天登载了两起因赌博引起的事件,一起是广西一个做生意的老板,因赌博输了一百多万元,输绝望了就去跳河自杀。另一起是一个老太婆,因染上赌瘾,输钱后就将自己的外孙绑架,要求小孩的父母五小时内支付三十万赎金,不然就毒死小孩。小孩的母亲杨某万万也没想到,这句狠毒的话竟出自她的亲生母亲之口。关于这两件事,平常人的跟贴比我的说教更有力得多,现摘录两条给读者看看:一、赌、毒是万恶之源,即使一个好人沾上也会成为魔鬼。二、赌博害死人啊!居然赌博可以使一个人没有了人性,连自己的亲外孙都会绑架,劝大家远离赌博。
      
       我见过一个女的,她的老公十分有钱,没离婚前经常与一帮富太太打麻将、赌纸牌,后来离婚了,老公留给她一间工厂、几套房子和几千万的现金。这女的手头忽然拥有几千万由自己随意支配的现金,工厂她也无心去打理,时常往地下赌场去赌钱,其中有赌输的也有被老千千的,不到一年,几千万现金、工厂、房子全输光了。我是在一个赌场做事时认识她的,我在那间赌场做了三天事,她也连续在场上赌了三天,只是赌得很小,一百、三百地赌,输了二三千元没钱了,就四处张望找熟人借,也没见有人肯借钱给她。我见她一副富贵相,背着LV包,一副有钱人的样子,可又没见她有几个钱赌倒有点奇怪的。退场后,我问带局的朋友,这女的是干什么的?朋友就把她的情况告诉我,言语中透着可惜她被别人抓了,要是我们抓着她就发达了的意思。
      
       像这类因赌博由天堂掉进地狱的赌徒我见过很多,男女都有。赌徒想从赌博上发家致富简直难过登天,能在赌博场上赚钱的,基本只有两类人,一个是开赌场的人,再一个就是老千。赌博靠运气赢的机率不及一半的,再加上十赌九骗,赌徒想在赌场上赢钱谈何容易?赌博从来就是只有地狱,没有天堂的游戏,我真诚希望不赌的人永远都不要去赌,嗜赌的人能尽早把它戒掉。
      
       我的初衷是写一本赌博诈骗方面的书,但在这个极其阴暗的角落里,里面又充满了尔虞我诈,其中有一些涉及到暴力,如局中局、黑吃黑等,而在这些较量中,读者单看里面的内容,可能很难理解我为什么敢于反击,所以只好把我以前的一些经历简单地写些上去,为这些章节做一下铺垫,这样,书就变成了自己人生的一个简单的概括。我所走的这条路,毕竟是一条畸形的路,书中的描写也是站在我的观点、立场去描写,里面当然有很多错误的地方,希望读者能用辩证和批评的眼光去看待它。
      
       这本书的内容,主要是揭露赌博阴暗方面的事,书中的情节主要也是围绕这个目的去描写,所以书里并没有完整的体现出一个真实的我,现实中除了出千外,我的生活也一如常人一样,我的性格也并非如书中所写的那么刚强。现实中,我也有软弱的一面,很容易动感情多愁善感,有时看电视、电影看到动情处,我时常都会流泪,看到那些带有一点点忧伤的场面,往往会陷入其中不能自拔。像2008年奥运会圣火熄灭的那个场景,我就反复看了不下五百次,一有时间我就会不停地看。日本电影《追捕》里的主角杜丘开飞机回东京、《人证》里八彬恭子扔草帽、《珍珠港》结尾处伊雯琳在机场迎接雷夫、丹尼回来这类带有伤感的情节,都能深深触动我的心灵,因为这些剧情都特别容易勾起我对友情的回忆。
      
       我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开着小小的音量,聆听自己喜欢的乐曲,这时的音乐特别的清晰、动听,伴随着音乐自己的往事时常会浮现在眼前,它犹如昨天刚刚发生,又似乎很遥远的,里面的爱、恨、情、仇,总让我有一股无法释怀的悲伤感,时常会忍不住伏枕流泪,“江湖”留给我的就是这么一个无法释怀的世界。
      
       写作时,我再次为自己没读好书而后悔,有许多憋在心里的事想说出来,却无法用文字表达出来,事件里的事,那些应写那些该省略,还把握不准,文章可能还存在各种遗漏的内容没写上去。如果将来有机会出书,就再做完善了。
      
       在此,我要特别感谢湖南长沙的王泽辉先生,我能写成这本书与他的鼓励分不开。还有北京的王编辑,他在我写的“外国赌场历险记”这篇章节上给予了我很大的提示。由于我从没写过小说,写作时找不着重点,不知事件里的事那些该浓墨,那些该谈化,所以很多事我都没把它写出来,原先的初稿只将大量的事浓缩成我的解释,而做事的过程,人物的对白、心理却描述得比较少,经过王编辑的提示,我才把事情分轻重缓急地比较完善地讲述了出来。
      
       最后祝愿那些还沉迷于赌博的读者,都能早日认识到赌博的危害,抛弃靠赌博发家致富的幻想,重新走上正常的生活轨道。在此,祝愿他们幸福平安,生活美满,家庭和睦。
        
    欢迎关注天涯杂谈微信:tianya9966
    热门评论:

    昵称:来自卡萨布兰卡提交时间:2017-11-14 12:15:15

      刚开新帖必须要多发,要不没人气啊,LZ

    昵称:liuxiang1104提交时间:2017-11-14 11:55:16

      暗灯咋样?龙哥的小说咋不写了呢?都没看完,不知道这个太监不

    赌坛风云--还你一个真实的老千世界(天涯首发)

    昵称:狼有郎样提交时间:2017-11-14 09:39:47

      20、主动出击
      
       回到酒店,大家围在一起又议开了。火龙说:“我们还是上门做掉他算了,那样简单点,这样跟着他谁知道那一天才能找到下手的机会?”
      
       “你认为怎么样?”我转问高海。
      
       高海说:“侯宽在村里是有号召力的,我们进村就怕惊动了他村里的人,他们人多,我们可能顶不住。”
      
       阿坚说:“他人多,但都是些吆喝的人,有什么好怕的?我们九个人都是同一条心的人,怕个卵他,就是要去他的地头跟他玩,他才服输。”
      
       我说:“侯宽这个人本身就不是胆量很大的人,为人也不仗义。他只是脑瓜灵活点,出来混的时间比较早,在外面认识的人比较多而已。别人见他在外面认识的人多,以为他有料,就聚到了他的身边,慢慢的越聚越多,就把他抬了起来。其实他所认识的人都是有奶便是娘的人,要说真心朋友他是一个都没有的,他也没有打过什么硬仗,舍命帮过人,生死兄弟就更没有一个了,跟他这样外强中干的人较量在那里都不存在问题,就上他家去。”
      
       飞文说:“对!就上他家做客,看侯宽能玩什么东东(花招)出来。”
      大家听了附和说:“就这么定了,上门会会这B。”
      
       大个来了劲:“我现在就去侯宽的家看看他回来了没有?”
      
       我说:“不用了,那B这么晚才出门,应该没有这么快回家,我估计他今晚要很晚才回来,反正我们也不在乎这一晚,等一下找个好酒家吃餐饭,晚上上夜总会听听歌放松放松一下,明天早上干他也不迟。”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高海带上大家直奔侯宽的家而去,到了侯宽的家门口,阿坚等人都躲在他家门口两米开外的墙边。高海上前敲门,连敲了七八次侯宽才出来开门,那家伙满脸惺松的样子。看来他还没起床,是听见敲门声才起床来开门的。
      
       可能是他过于相信他的手段吧!见了高海和我装着很高兴的样子很快就把门打开了。门一开,我就钻了进去,眨眼间阿坚他们都进了房间。这时侯宽可能意识到爆局了,脸刹那间变成了青白色,他强装出高兴的样子说:“大家进客厅坐坐吧!”
      
       进了客厅,他边倒茶边问:“你们上来又不给个电话我?我给你们订好房,你们在房间等我就行了,你们等我一下,我洗一下脸,一起去酒家喝茶。”
      
       我看着这个笑面虎,真的很佩服他演戏的才能,我懒得跟他兜圈子,指着沙发说:“你坐下来我有事要问你。”
      
       侯宽听了,很不自在的坐了下来。
      
       我对他说:“侯宽你好好听着,我做事喜欢干脆,是什么就是什么,不喜欢躲躲闪闪,不喜欢把事扩大化,你听清楚了,你和豪晋设局千高海,后来把我也拉扯了进来,算你们不走运,你不要以为我是傻瓜什么都不知道,你千万不要跟我说‘你不知道’这四个字。我告诉你,你前天下午一点多出门后直接去了一间小厂,在那里呆了一个多小时就往镇上去了。昨天下午你两点多出门,在去一条村子的路上碰了骑自行车的人,是不是?你别以为我对你的行踪不知道,我要做你前两天就可以做掉你,上你家跟你聊就是想跟你谈。老实告诉你,连豪晋的家我都查清楚了,他叫章路勋,他家附近的人都叫他‘默头’,是不是?”
      
       侯宽一听,知道抵赖下去是不行了,只好乖乖地把整个千局全供了出来。整个千局的设计与我的判断大体相同,没有太大的出入。
      
       侯宽把千局供出后,低垂着头不哼声,忐忑不安地等我的反应。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你还算老实,我不动你,这件事你给我处理好了,你和豪晋什么事都没有,处理不好你们两个有家不能回,怎么处理?你是跑江湖的你知道。”
      
       侯宽忙接口说:“阿扬,钱我们一定退回给你,你们的做事费(抓他期间使用的费用)要多少你报个数。”
      
       我说:“我们三天的费用你算都能算出来,给回我们多少,你跟豪晋商量,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我不想逼死你,你给多我我也不想要,但你也不要让我亏就行了。现在你把豪晋在外面的住址和他比较好的朋友的地址、称呼﹑电话写下来给我。”
      
       侯宽点头说:“好的!好的!没问题!没问题!”看来“姜还是老的辣”真的一点不假,“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句话在他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查清了豪晋的另一个住址和社会关系后,侯宽拨通了豪晋的电话,在电话里把事情给豪晋讲了一遍,豪晋知道大势已去,让侯宽把电话递过给我,我接过电话对豪晋说:“我不敢做的事,我从来不对别人说我要做,但我一旦说要做,明知是送死我也要做到底,你不要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就行了。我的钱你有胆量不给回我也行。”
      
       豪晋说:“阿扬,我解释什么也没什么用,总之对不起了,我马上派人送钱过去给你,另给多两万元你们做费用,你看如何?”
      
       “没问题,你叫人送过来吧!我拿到钱后,我们的冤仇就清了,我一刻没拿到钱,你还是我的仇家,你最好快一点,那样对你好点。”我冷冷道。
      
       从此以后,高海和侯宽再没有往来了,反而侯宽和我却做起了比较好的朋友,但不是死党的那一类。
      

    昵称:开奥拓的男人提交时间:2017-11-14 07:06:54

      40更
      ---------------------
      
      40段或40节。


      文章信息
      作者:

      揭育润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1-01-02 16:18:00
      阅读次数:7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