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的作者和读者都需要解放思想——《华夏村》前言及感谢

    作者:老易方 提交日期:2010-08-25 12:18:00




      这本书名叫《华夏村》,算是小说吧。本书情节上主要有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写主人公中学时代的事情,主要反映人与自然的关系;第二部分写主人公大学时代的事情,主要体现我对婚姻家庭问题的感悟;第三部分叙述了发生在华夏村中的一些事情,包含着我对理想与现实关系的思考。
      
      我的小说没有太多的悬念,也很少有离奇古怪的情节。我认为小说应该像生活一样,平平淡淡,却于平淡中蕴含着喜怒哀乐。它就像一条河,大部分时候都是静静地流淌,只有遇到险峻的山崖才幻化成飞流直泻的瀑布,渲染出绮丽悲壮的景色。
      
      为了写好这本小说,我曾系统地阅读了很多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我发现,几乎所有的获奖作品,都内含着当时最具争议的哲学或伦理学理念,体现着当时最先进的创作技法。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建先生的《灵山》和今年获奖的赫塔·米勒的作品就是这方面的典范。反观中国那些企图问鼎诺奖的作品,大部分用的还是西方上个世纪甚至上上世纪的技法,再加上中国是一个没有系统哲学体系的国度,所以要想问鼎诺奖,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华夏村》中,我创造了散文体、对话体和快餐体小说。所谓散文体,就是力争使小说的每一个部分读起来都像是一篇比较精美的散文;所谓对话体,是指小说的主体部分是以夫妻二人的身份写的,目的是展示不同身份和立场的人对同一事件的不同看法和不同的表达方式,让小说多一个感知的角度,也顺便增添一些轻松活泼的气氛;所谓快餐体,就是小说的每一部分都可以独立成章,所以你不需要一口气读完,只读其中一两个部分也可以,读一部分有一点收获,读两部分有两点收获,整个都读完了,你茫然不知所措,开始领悟到人生的虚无、体验到内心的宁静。这三种表现方法都是我的首创。
      
      事实上,每一个优点的后面都有一个缺点。人是这样,文学作品也不例外——深刻的就不易理解,通俗的就容易庸俗,复杂的让人眼花缭乱,简单的就很难耐人寻味,诸如此类。我的小说因为追求散文的优雅和清闲,所以故事性就比较差,只适合饭后茶余消遣,无法令你废寝忘食;因为运用对话体,就使得故事的流畅度不够。
      
      我知道我的小说不会有太多人喜欢,因为相对于中国的小说传统,我的小说是一个很另类的东西,你甚至会认为它不是小说。从文学史上讲,中国的小说是脱胎于所谓“话本”的,也就是类似于评书的那种,所以中国的小说特别强调引人入胜的情节和鲜明的人物形象。在我看来,这些都不是必需的,只要有人物、有故事,就可以称为小说。
      
      从审美的角度来讲,读者在阅读的过程很容易把自己当成故事的主人公,对主人公的经历感同身受,这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共鸣”。人为什么会这样呢?按照我对心理学的理解,这是“人以自我为中心认识世界”这种心理习惯使然。但是,在生活中,我们并不是始终扮演主角,大多是时候,我们甚至连配角都不是——很多时候,我们只是看客甚至过客。所以我在小说中力求让读者成为读者,具体办法就是打破故事的连续性,让读者不能“入戏”,而且不断地通过各种方式提醒读者:“这只是小说,是杜撰的故事。”
      
      这些都只是尝试。
      
      面对小说,中国的作者和读者都需要解放思想,需要更多的创新意识和宽容大度的心态。所以说,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我这部小说曾被介绍给文学界的老前辈陈忠实先生,他热情地为我联系了出版社和编辑,其间的一些细节令我极为感动。非常感谢,谢谢!
      
      另外,小说在创作的过程中曾在新浪博客中连载,骑着蜗牛闯天涯、兜兜、丫头、纤云散、瓜瓜、智深、淡淡的凝视、大象等热心网友提过很多宝贵的意见;在出版过程中,太白文艺出版社的姚老师和朱老师很细心地为我改掉了一些错别字,删掉了几段不合适的文字,在此一并致谢!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老易方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0-08-25 12:18:00
      阅读次数:8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