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婆一下,是不是家家都有这么极品的亲戚?

    作者:御晨风2017 提交日期:2018-06-20 18:14:43

      “你个二傻子,居然敢抢老娘的东西,我看你是活腻味了!”
      一阵打骂声渐渐传来,阮半夏慢慢睁开疲累的双眼,看见一个八岁大的孩子衣衫破烂正躺在门口地上被一个五大三粗的老女人拳打脚踢,孩子双手紧紧的护住胸口,咬紧了牙,一双眼中透出倔强的光芒。
      眼睛稍稍往旁边移了一点,一个接近四十岁的妇女手里拿着针线,正在一旁做着针线活,漠不关心的样子,就像没看见孩子被人打一样。
      阮半夏看那孩子的脸色已经渐渐发青,像是已经要抵不住不停落在自己身上的拳脚一样,嘴唇都被他咬得破了皮,流了血。
      穿越过来好几天了,她一直患病起不了身,被人扔在猪圈里不闻不问,连顿饭都没有吃的,眼下看着那个孩子正被老女人打,她艰难的撑着身子就想起来。
      “臭不要脸的傻子!”老女人显然是打得累了,也害怕真的出了人命,抬起脚又在孩子身上狠狠的踹了两脚以后,骂骂咧咧的走了。
    热门评论:

    昵称:TIANTBO提交时间:2018-07-17 13:24:22

      薛氏后脚跟疼得身体一阵痉挛,却是看见阮半夏举着锄头朝自己砍了过来,吓得身体猛地抖了抖,下身顿时流出一股腥臭的液体,她哭着喊道,“姑奶奶,你……别,饶了我吧,别……”
      正要砍下来的锄头忽然被一只粗壮的大手挡住,阮半夏凶狠的双眼狠狠的瞪了过去……
      “夏儿!”薛氏的相公,也就是阮家的长子阮建业单手紧紧的握住锄头,看着被薛氏的吼声引来的左邻右舍,正站在半腰高的篱笆外对着院里指指点点,他沉了脸色,“你个天杀的!还不把锄头放下!白瞎了你婶子养你这么多年,怎就养出你这白眼狼!”
      在这个社会,女孩子的名节是很重要的,阮半夏今天拿着锄头砍了薛氏,不管薛氏是不是有错,那么村里人都会认为是阮半夏不尊重长辈,像她这么凶狠的姑娘,以后,村里哪家人还敢把她娶回家当儿媳妇?
      虽然阮半夏不在乎,但是阮家人却是很在乎的,回过神来的阮富贵拉住阮冬青走过来,面色和润,可眼底却露出威胁的味道,“夏儿,就算你不在乎,难道不为你弟弟想想?看把你弟弟吓得!”
      阮半夏朝着阮冬青看过去,他站在阮富贵的身边,小小的身体吓得缩了起来,手被阮富贵发了狠的捏在手里,就是站在那里,阮半夏也能看见阮冬青的手上那一片的紫红印记!
      那样子,就像是阮半夏如果再敢乱来,阮富贵就要捏断阮冬青的手一样。

    昵称:风云523提交时间:2018-07-17 11:28:41

      旁边还有人跟着看着,阮富贵的脸一沉,顿时吼道,“你个嘴没个把门的泼妇,怎么见人就骂!?”
      薛氏后背一个激灵,灰溜溜的跑回了家。
      刚走进院子,就看见滚了一地的果子,薛氏早就知道,这两个小崽子平时没有饭吃,就靠着出去找野果子填饱肚子,她赶紧捡了一个扔进嘴里,酸甜的口感让她的眼睛突地一亮,顿时就高兴起来蹲下身就去捡地上的野果子。
      将地上还剩的几个野果子全部捡到了自己的怀里,站起身,正好看见阮富贵和阮建业走进来,薛氏殷勤的笑道,“爹,相公,这些果子特别好吃,夏儿中午也没有做饭,我们就吃这个吧?”
      阮富贵早憋了一肚子的气,外面又站了许多看好戏的人,他沉着脸,瞪了薛氏一眼,朝着堂屋里走进去。
      阮冬青听见薛氏就这样处理了他的果子,气得张开双手就想朝着薛氏扑过去,“我的,是,我的,我的……”
      阮半夏怕阮冬青吃亏,从后面一把抱住了阮冬青,看了眼薛氏怀里的野果子,低头,在阮冬青耳边小声嘀咕了两句,阮冬青愤愤的瞪了薛氏一眼,撒开脚跑出了门。
      听着从堂屋里传出来的吵闹声,阮半夏先进了厨房,烧开水,然后砍了几个红薯扔下去,又撒了一点米,这才慢悠悠的走近堂屋。
      “吃,吃,吃,就知道吃!怎么就不毒死你!”
      阮富贵伸手抢过薛氏手里的果子,气得抓起来就朝着薛氏的脸上打去。

    昵称:方丈偶提交时间:2018-07-17 08:58:04


      从小到大,他爹叶枝桥他都不怕,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怕这个二哥,特别是叶卿尧每次冷眼看着他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后背一阵发凉……
      “二哥!”都说好奇心害死猫,这个叶俊生偏偏不信邪,压制住内心对叶卿尧的畏惧,死皮赖脸的凑过去,用脚踢了踢叶卿尧,嬉皮笑脸的问,“你给阮妹妹画的到底是什么呀?”
      叶卿尧冷漠的睨了他一眼,将茶杯放在旁边的桌上,幽黑的眸闪了点星亮的淡笑,看着挺儒雅的,却莫名的有点阴测测的味道。
      “那啥!”叶俊生咽了下口水,“我忽然想到,我今天还没有练功,二哥,我去练功去了!”
      话音刚落,叶俊生就像被一条恶狗追着一样,“咻”的一下就跑了出去。
      叶卿尧看着叶俊生的背影,嘴角慢慢弯了弯,“这个丫头,有点意思。”
      阮半夏把摘回来的猕猴桃藏在了柴棚的草堆里,把拿回来的熟香蕉却晒在了院子里。
      阮冬青看着院子里的香蕉,扁起嘴扯了扯阮半夏的衣角,“婶,抢,没。”
      阮半夏抬手摸了摸阮冬青的头,安慰的笑,“没事,青儿,一会儿你看着姐姐的眼神,只要姐姐对你眨眼,你就跟姐姐学做动作好不好?”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阮冬青还是听话的点点头。
      阮半夏去厨房烧了一大锅的红薯稀饭,刚烧好,就听见外面传来阮冬青和薛氏争吵的声音。
      “你个小兔崽子,我吃你几个果子怎么了?”。

    八婆一下,是不是家家都有这么极品的亲戚?

    昵称:拉拉啦啦111提交时间:2018-07-17 07:38:16

      等了你好几天,才发现是我没关注,脸红


      文章信息
      作者:

      御晨风2017

      文章来源: 情感天地
      时间:2018-06-20 18:14:43
      阅读次数:27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