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芸之路,先写个中篇的练练手,如果感觉写的还可以,就写个长篇的。

    作者:靳芝 提交日期:2016-05-31 17:22:00

      付芸之路(一)
      又快过生日了,付芸的生日在夏末秋初,算命的说属羊的女的生在这个季节最好,一辈子不愁吃穿。
      付芸穿着家居服,站在海景房的落地玻璃窗前,喝了口热乎茶,看着手握着把柄的白牡丹花样的带盖瓷杯,老土老土的。王市长送给她的,说是古董,付芸想说是假的,又怕伤了人家的好意,便收了。一天她妈看好了这个杯子,说:“小芸,你找个袋子给我装起来。”付芸说:“这杯子不能拿出去,你喜欢自己去买。”
      她妈走之后,付芸仔细看了看这杯子,还挺精细,又和自己房子装修风格很搭,配上个木化石茶盘,用上了。
      刚才同事刘媛给她打电话,说要给她介绍个对象。自打刘媛知道了她老公公和付芸的真实关系,就和婆婆掉一个战壕里了,隔三岔五的给付芸介绍对象。
      付芸站在窗户前想刘媛,不尴尬吗?
      又想自己都不尴尬,人家有什么尴尬。
      能推就推了,这次不行,得去看一眼。因为刘媛在电话里说——是老爷子的意思。老爷子就是她公公。
      付芸是事业型女人,每周哪怕每个月只要有这么一天,能睡到八九点钟已经很知足了。衣橱里的衣服,挑一身稍微鲜艳一点的,上班没机会穿。胡乱的洗了脸,刷了牙,涂了面霜。想,要不要洗个头,在家洗嫌费事。穿戴好去楼下熟识的理发店洗了头,她的头发很密实,要是自己吹干胳膊累。
      她开车到了吃饭的地方,正好十一点。付芸一进会所的大厅,感觉身后有好几双眼睛盯着她看,下意识的回头,又什么都没有。
      在这个北方沿海城市,偏要搞成江南水乡的风格,左右乱晃的回廊,她拿着手机给刘媛打电话。刘媛不接,拿着手机跑出来,说:“在这里在这里。”
      付芸在肚子里说:接个电话几个钱,哪有这么省钱的,你们家那么多的钱都攒给谁。
      脸上微微一笑:“我没来晚吧。”
      刘媛夸张的笑着:“没有,我知道你一贯的准时,怕你来早,所以我也早到一会儿,没想到来了发现人家包总早到了。”
      付芸心想,包总,谁啊!
      进了房间,一打照面,付芸心里成了草泥马的养殖场。原来是他!
      但是嘴上微笑的弧度没下去,还上去了。说:“眼熟啊!”
      没等人家包总说话,刘媛抢着说:“眼熟就是有缘分,红楼梦里的林黛玉见到贾宝玉就是似曾相似的感觉。”
      付芸非常讨厌刘媛这种浪漫天真的样儿。
      包总去给付芸拉椅子,姿态娴熟又不殷勤。付芸心想这得拉过多少张椅子。
      包总又把放在付芸前面的苏打水拧开,倒在高脚玻璃杯里。
      包总和刘媛都坐下了,付芸看了一眼,刘媛的杯子里也有水。
      付芸还真有点渴了,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听见包总张嘴说的第一句话:“岁月如梭——”
      付芸差点没把嘴里的水喷出来,他几斤几两自己还不知道吗,如何搞的这样文绉绉的。还是呛着了,乐得口水多得跟拔丝地瓜一样。
      正好服务员进来了,包总忙着点菜。
      刘媛瞅了付芸一眼,小声说:“你别吓着人家。”
      得亏桌子大,这要是守在跟前,刘媛非拳打脚踢付芸不可,她私下总说付芸,你得有女人味,你得矜持,你不能吓着男人。
      包总安排好菜品,胳膊支在桌子上,双手抱拳抵着下巴说:“好多年没见,一见面感觉都变化挺大的。”
      刘媛好奇的问:“你们真认识?”
      付芸说:“我们是老乡,都是峡店的。”
      刘媛接着问:“那你们到底认不认识,怎么认识的。”
      付芸说:“知道有这个人,但是不熟。”
      刘媛说:“我今天呢,就是给你们个机会,熟悉熟悉。以后就成熟人了,再说老乡嘛,接触接触就成老相好了。”
      付芸看见包总看她,便解释说:“这句话,大学里很流行。”
      包总哦了一下。
      刘媛说:“我跟我们家那口子,可不是老乡,是我妈和他妈妈是老乡,就拜托他在学校里照顾我一下,谁知道他那个人那么有心计,近水楼台先得月喽。”
      说话功夫陆陆续续的上菜。包总让了一下酒,刘媛说不喝,付芸也说不喝,他就没再让,自己给自己倒上白酒。
      一顿饭很快吃完了。走之前,包总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付芸,付芸也双手接了。
      出了会所大门,刘媛跟在付芸的身后说:“我已经把你的手机号码给他了,你可别主动给他打电话。”
      付芸问她:“你怎么来了。”
      “王永波给我送来的。”
      付芸说:“上车,我给你送回去。”
      刘媛上车之后说:“你陪我逛街吧,我不想回家。”



    付芸之路,先写个中篇的练练手,如果感觉写的还可以,就写个长篇的。

    热门评论:

    昵称:飞越夜空提交时间:2017-12-28 14:21:02

      峡店一中,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城乡结合部里的中学都那个样子,装满了发奋图强的孩子,在教室里坐得腰板挺直,都是些打了鸡血的一根筋,唯一的追求:考高分上大学。付芸也是,她喜欢学校,一是因为她学习好,二,她不喜欢她妈妈那些人虚荣的病,没有一句话无水分,一丁点都不爱听他们说话。谎言,在付芸心中不是十分必要,从来不说;谎言,除非是个很重要的人说的,否则也不想听。
      很快,她妈妈考了驾驶证,买了台白色二手拉达。在那个年代能拥有一台汽车简直太牛了。
      那娘俩得瑟的啊。
      付芸和他们不一样,她觉得双星的鞋就挺好,不用多花钱买飞跃。食堂的饭就能吃,不用顿顿十个盘子八个碗,浪费。
      她也有自己的弱点,就是和女同学关系不太好,特别是说她坏话的,冷嘲热讽的。付芸通常不反驳,在教室里坐着,看人家好像暗恋或者喜欢哪个男同学;然后找机会非常自然的和那个男同学讨论数学题或者说说球赛。这点非常招人恨,也非常解恨。
      只有王丽和她关系非常好,形影不离。
      忽然有一天,付刚和她说:“我和王丽好上了。”
      付芸没当真,给了他一句:“王丽能看上你!?”
      付刚说:“嗯,我们俩今晚去看录像,你去不去。”
      付芸说:“不去。”
      当天晚上,她发现王丽逃课了,自习课根本没来。
      付芸都快气炸了,她觉得你一个好好的女孩干嘛非要和付刚那样的人混在一起。应该找一个同样学习好的男同学一起上大学,一起工作,然后结婚。
      第三节自习课,她看见王丽小脸红扑扑,高高兴兴的回来了。付芸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回来了就好。
      付芸心想你不说我不问,看谁憋的住。
      果不其然,晚上,宿舍走廊里,王丽拉着付芸的手说:“我恋爱了。”
      付芸说:“你还想不想上大学了?”
      王丽问她:“你都不好奇我和谁在一起了吗?”
      付芸说:“他一个社会上的小小混子,钓着你这样的单纯好看的女中学生,还不得赶紧昭告天下,下午来告诉我了。”
      王丽说:“你要为我们高兴,我跟你说,恋爱的感觉真好,特别甜美。”
      付芸心想:拿镜子照照你那贱样吧,嘴上说:“找个长的帅的,我哥一张嘴,那口牙跟啃过狗屎似的,你也不嫌恶心。”
      王丽像着了魔一样,傻傻的笑着:“你不懂,你还没有遇到那个对的人。”

    昵称:菱花舞提交时间:2017-12-28 13:24:26

      付芸之路(十五)
      这件事情当然以付芸的表面胜利告终,她妈妈来餐厅看见付芸站在那儿收盘子,心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付刚亲手把钱交给她。
      机缘巧合的是,因为她在餐厅收盘子,引起了于剑锋的再次注意,他以为她的家庭条件同样不好。

      他看着她的时候,她对他微微一笑。

      家庭条件同样不好有什么好处呢,对于一个直男癌患者来说,他需要相对优越感,他需要一个什么都听他的女人,一个学习,家庭,相貌,什么什么都不如他的女人。

      付芸的沉稳内敛让于剑锋以为是这样的女孩,正好校花被一个富二代追,自然而然的和他疏远了。这件事情对于剑锋来说,非常伤自尊,他决定再开展一段新的恋情。

      二十左右岁的女学生,非常相信爱情,像付芸这样家庭稍复杂点也不影响她对于剑锋纯真的爱。

      两人出双入对,于剑锋带她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晚会彩排,舞会,社会实践。图书馆,自习教室,食堂,小树林……到处都是他们的影子。对,他们还一起吹笛子!

      过了一年,付芸上了大三,于剑锋保研,继续在学校里读研究生。

      有一次,付芸看见于剑锋和校花两个人去了海边,她偷偷的跟着,看到两个人好像在吵架:校花要打于剑锋,于剑锋抓住了她的胳膊,然后,两个人接吻了。

      付芸有些气昏了头,大喊一声:“停!”

      那两人还真停了,三个人都愣住了。

      付芸看他俩还不松手,她决定先说话:“于剑锋,我虽然和你没结婚,好歹也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你要是不想和我在一起先告诉我一声。”然后转身走了。

      付芸在回宿舍的路上直摇头,一定不要亲眼去看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太不舒服了。她仿佛有点后悔刚才的做法,应该悄悄的回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然后一定要和于剑锋在一起,在一起才是胜利。自己怎么那么笨呢,就是学不会忍。

      付芸回去躺在床上,忽然想让哥哥揍他一顿,也只是想一想,现在揍他付芸还是会心疼的。

      现实情况是自己确实不如校花温婉动人,可是人家温婉动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为啥非要跟于剑锋,为了爱情?

      付芸决定以退为进,不主动找于剑锋,也不太伤感,好好上课,好好勤工俭学。

      第三天,于剑锋主动约的付芸,在小树林里。

      于剑锋一开口就说:“其实,我还是把你当妹妹的感情成分比较多。”

      这不就是分手的潜台词吗?

      付芸说:“当哥哥也不错哦,我特别爱你,希望你能找到那个最让你心动的人。”

      于剑锋说:“有什么事儿你还是可以来找我的。”

      付芸心想,你那么暧昧干什么,看着你们秀恩爱,然后让我难受?好,我就顺着你的心意。

      付芸说:“正好,我打算考你们系的研究生,你原来那些考研资料还有吗?我考哪个方向比较好呢,你们系哪个老师的专业课比较好考,适合我这样的物理系跨专业的。”

      于剑锋说:“你想考我们系,好啊,专业课方面交给我。”

      付芸不见得是真心想考土木系,但是她一定不能让外语系的那个女的好过了,你勾勾手指头就能让我们分手。我也要让你尝尝,你虽然重新做了他女朋友,但他还和别的女人来往的滋味。

      你得到了我得不到的,也别过得太舒服了。胜负未料呢!

    昵称:菱花舞提交时间:2017-12-28 11:52:04

      @靳芝 [hu:葵花点穴手]

    昵称:buwangchuxin2015提交时间:2017-12-28 09:23:52

      @靳芝 写的可以啊 就是更新太慢 跟鸡蛋挑骨头似的 那么难


      文章信息
      作者:

      靳芝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6-05-31 17:22:00
      阅读次数:12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