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强寡妇和她的儿子们:男人路

    作者:徐尚2015 提交日期:2015-10-10 10:03:00

      第一章

      生活就像东北的粘豆包,热的时候甜怡可口,然而一旦冷却,就会变得干涩难以下咽。
      公元1998年的7月7日,这是历史长河中一个平凡而又不能再平凡的日子。一层层热浪在空中翻滚,天气闷热得似乎想要剿杀凡尘里的所有水份。
      徐婶,满面赤红,额角跳起的青筋挂着一层细密的汗珠,然而这一切并非是因为天气炎热,而是出于愤怒。她恨恨地盯着总是给她惹事生非的三儿子——徐振邦。
      “你现在真行啊,这还没到一周,你就打两次架了,明天是不是去杀人呀!”徐婶怒不可遏地训斥道。
      振邦静静地站着,没有解释,只是狠狠地低着头,一言不发。他不想辩解,因为他很清楚任何的辩驳在母亲面前都无济于事,反而会增加她的怒火。
      然而,徐婶似乎没有就此作罢的意思。“咱们老徐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怎么就不能像你大哥和二哥那样懂事,让人省心哪?就因为一块橡皮就能把人打得头破血流,你可真有出息,人家要是拿了你的笔,你是不是就能把他砍了呀!”
      振邦倍感委屈,他抬起头,很惆然地瞅着满面怒容却极其坚韧的母亲,“我开始没动手,是因为他老是不停地骂着咱们家都得瘟死,我才……”
      还未等振邦将话说完,徐婶就很粗暴地打断了他:“你给我闭嘴!你怎么就不能先检讨一下你打人就是不对,总找什么借口!我要是这么说你是不是也要动手啊?”
      “我……”振邦欲言又止,无奈地垂下头,发出一声浓重的叹息。
      “你是不是觉得很委屈,是不是很不服,是不是!”徐婶义愤填膺地说,“咱们家早晚会败在你手里!”
      徐婶还想要继续训教这个在她眼中极不争气的孽障,就在这时院落的大铁门被猛力地推开,发生很响亮的咣当声,随即一个急切,带着哭腔的声音冲进了屋内。
      “徐婶,你快点去石场吧,徐叔出事了,徐叔出事了……”
      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像就晴空里的炸雷,惊得徐婶噌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振邦也猛地抬起头,两人几乎同时向门口冲去。
      前来报信的人是铁坤。这个被阳光烤得黝黑的汉子,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迎着满脸焦虑的母子俩,还未等脚跟站稳,他就迫不及待地说:“不……好……了,不……好……了,徐叔被压在石头底下了。”
      惶恐不安的徐婶极力地控制住自己狂乱的心跳,但声音里却充斥着颤抖和虚弱,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头到脚地包裹着她,几乎让她窒息。
      “铁坤到底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铁坤急喘了几口粗气,然后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就是徐叔他们坐在石场里休息……突然大片的石头掉了下来,他们根本来不及躲,结果就压在下面了……你还是快点去看看吧!”
      徐婶顿时觉得一阵眩晕,两腿不禁一软。铁坤急忙上前一步扶住了她,否则徐婶非得瘫软在地不可。她强打起精神,踉踉跄跄地向石场的方向奔去。一副副恐怖的画面在她的脑海闪现,让她的思绪乱作一团。
    倔强寡妇和她的儿子们:男人路

    热门评论:

    昵称:茶韵悠悠ABC提交时间:2018-03-03 02:47:48

      过来探望楼主,继续努力加油!
      

    昵称:梦落花香的空间提交时间:2018-03-03 00:42:33

      @苗依2015 2015-10-10 20:46:01
      很好!努力
      -----------------------------
      蟹蟹!共同加油

    昵称:尤十万提交时间:2018-03-02 22:28:19

      虎生根本没把两个少年放到眼里,但他也只是站在屋里叫嚣着,不敢出去。振邦根本受不了这个,全然不顾徐婶的厉声斥责和全力阻拦,拎着棒子就冲进屋里,直奔虎生而去。虎生虽然长得人高马大,虎背熊腰,但手里并没有应手的家伙。振邦到了近前劈头盖脸就是一棒子,虎生急忙闪身躲过,随即振邦的第二棒就带着恶风呼啸而来。振华怕兄弟吃亏,也冲进屋子,前来助战。虎生一见情势不妙,好汉不吃眼前亏,他慌乱地跳到炕上,跃过后窗,夺路而逃。振邦并不罢休,怒吼着奋力地追赶。
      屋子里的人都有些呆了,现实的情景显然超乎了他们的预料和掌控。徐婶现在也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就在振邦和振华拎着棒子,气喘吁吁地想要继续追赶虎生的时候,振飞回来了。振飞根本不放心家里,他将牛拴到一棵树旁,便风风火火地跑了回来。刚到门口,正巧看到虎生慌不择路从他身边飞过,后面两个弟义愤难平地追赶。振飞急忙拦住了两个弟弟,简单地问了一下情况,然后跑进屋里。
      “大家来是想解决问题的,又不是来打仗的。乡里乡亲,问题总会解决,大家能不能给我们家一点时间。”振飞很镇定地对所有人说。
      最终在村长的调解下,那帮人散了,没有和解,没有协议,一切都没有完。
      那一天注定是难捱的日子。尽管徐婶竭尽全力地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但现实着实残酷,冷漠无情,她不得不去面对。布满阴霾的夜如同浓墨浸染,看不到一丝光亮。
      徐婶坐在灯光里,面色凝重地看着孩子,不得不如实告诉他们即将面对的事实。还有诸多的事情需要解决,还有更多的痛楚需要承受,在不幸的天平上她一时间难以找到可以平衡的支点。
      她不是没想过耍赖,她也不是没想过逃避一切她本应当承担起的责任,但是她更清楚在这个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村落里,这种做法招到的不仅仅是指责,咒骂,还有一辈子永无修复的名誉。就算自己走到何处都被人指脊梁骨倒也罢了,自己是一个寡妇,无所畏惧,但是她无法忍受她的儿子们享受到这种“礼遇”,那简直比死亡还要可怕。在乡村,虽然物质文明并不发达,但是大多的人还是遵行着道德的制约。即便是她的三个儿子都如她所愿,考上了大学,离开了这个穷乡僻壤,但她在心理上永远也逃脱不了来自精神上的拷问。况且,儿子们也已长大了,他们可以分清是非,难道要给儿子们树立千夫所指的形象吗?当然不能!哪怕自己的初衷是多么为他们着想!她也更不能因为自己的决断而让儿子们背上一辈子的骂名。她想要儿子们能堂堂正正,顶天立地,首先她就必须不能失去做人的尊严和底气。

    昵称:陈沫2014提交时间:2018-03-02 21:05:59

      @帘卷西风9 2015-10-12 11:45:43
      公元1998年的7月7日,这是 历史 长河中一个平凡而又不能再平凡的日子。一层层热浪在空中翻滚,天气闷热得似乎想要剿杀凡尘里的所有水份。
      徐婶,满面赤红,额角跳起的青筋挂着一层细密的汗珠,然而这一切并非是因为天气炎热,而是出于愤怒。她恨恨地盯着总是给她惹事生非的三儿子——徐振邦。
      “你现在真行啊,这还没到一周,你就打两次架了,明天是不是去杀人呀!”徐婶怒不可遏地训斥道。
      振邦静静地站......
      -----------------------------
      真讲究


      文章信息
      作者:

      徐尚2015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5-10-10 10:03:00
      阅读次数:50
      回复次数:5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