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神妃谋国》虐心,让你哭着看完这本书

    作者:泽渊办 提交日期:2018-07-10 13:46:24

      天雷滚滚,大军压境。
      “牧黎,你可知我们是什么人?”
      自云层上方,白发苍苍的老者,脸上虽是慈祥,却威严十足。
      “知道,你们是天庭的神兵天将。”
      “那你可知道,与天庭做对会有什么下场?”
      “知道。”
      “既然你知道,还不速速将后土娘娘的凡体交出来?”
      “我不认识什么后土娘娘,但我宁死也不会将语蓉的遗体交出去。”
      “牧黎,你的妻子便是后土娘娘的转世,尊上她已经因你坠入情劫,错失大道,与你共度了这一世,你该知足了,你不该继续滞留尊上凡体于你们南冥妖界。”
      “只要语蓉的遗体还在,我就还有机会复活她。”
      “狂妄,生死乃天地法则,世上何来起死复活之术?”
      “那为何你们的大罗金仙拥有无限寿元?亦能起死回生?”
      “莫非你以为你有大罗金仙的能耐?”
      “无论如何我都要一试。”
      “那就休怪天庭手下无情了。”
      老者说罢,云层上的神兵天将倾巢而出,上前擒拿牧黎,牧黎以寡敌众,这一战,打得天地失色,天兵天将竟无法制服牧黎,直到最后,一道寒芒从天而降,一把蓝色的古剑从九天之上落下,插入泥土之中,就在一眨眼之间,十万里大山,竟结起厚厚的一层寒冰,牧黎虽负隅顽抗,但终究不是这彻骨的寒气的对手,被寒冰凝固,不得动弹。
      就这样牧黎被天兵擒住,带回天庭逼问后土娘娘的凡体藏在何处,然而,一百零八道酷刑一一试过,牧黎始终没有开口,天庭一怒之下将牧黎打入天炉,要用神火将牧黎烧个魂飞魄散。
      神火烈焰,熊熊燃烧,一直烧到了第三日,天炉震动,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流沙出现在天炉之中,流沙不畏神火,在神火之中卷席着牧黎,带着牧黎从天炉中离开。
      守在天炉边的神兵天将皆认出这流沙的来历,后土娘娘位居天庭四御,其掌管山岳土地变化,方才的流沙便是后土娘娘的法器,后土娘娘是大罗金仙,可以往古复今,势必多年前便知牧黎有这一劫,才将自己的法器留在其体内,在牧黎生死关头救他一命。
      流沙的行动速度极其快,哪怕天兵天将腾云驾雾追赶,依旧无法跟上,卷席着牧黎一直往南冥妖界而去。
      这时一道蓝色光芒出现,一直追在流沙后头,流沙带着牧黎进入了大山,似乎是要遁入泥土之中,然而流沙还未与大地接触,大山瞬间结起了厚厚的冰层,流沙不得遁地,想要转变前行方向,但为时已晚,仅仅是片刻,寒冰已经将流沙冻住,牧黎从流沙中掉了下来,摔在了地上。
      一个男子伴随着蓝光,出现在那股流沙的旁边,男子轻轻挥手,冻住流沙的寒冰褪去,流沙得以自由,化成一缕青烟,融入牧黎的胸口处。
      “长生。”一个很温柔细腻的女声在男子耳边响起,这个声音十分的缥缈。
      “你为何将自己的法器留在他的身上?”
      “能帮我一个忙吗?”
      “我并不想帮。”
      “十万年来我开口求过你什么吗?”
      “我陪你整整十万年,不及他陪你区区百年吗?”
      “这不同。”
      最终男子叹气道,“既然你意已决,我成全你就是!”
      男子再次挥挥手,昏迷不醒的牧黎醒了过来,牧黎此时奄奄一息,有气无力,男子手指一弹,一股暖流涌入牧黎体内,缓缓修复了牧黎身上的伤。
      “把小土的凡体交给我,我会将她这一世的记忆封存到她的灵魂内,送她重新投胎,你自行到人间界去找她,若能用真情唤醒她的这段回忆,方可再续前缘。”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可听过南极长生大帝?我便是。”
      牧黎一愣,南极长生大帝乃大罗金仙,地位崇高,定然不会做卑鄙欺诈之事,天庭众仙亦不敢冒充南极长生大帝的身份,牧黎犹豫了片刻,最终选择点头同意,他不愿错失这一机会。
      “语蓉的遗体就在九黎塔中。”
      牧黎的话尾音尚未消散,眼前的景物一变,他与长生大帝竟已经在九黎塔之中,牧黎清楚这是长生大帝带着他瞬移而至,大罗金仙夺天地造化,早已不受天地法则限制。
      九黎塔内,一副冰棺中,有一女子安详地躺在其中,长生大帝走近冰棺,手一挥,冰棺里的女子缓缓消散,最后消失在天地间。
      长生大帝又转身回到牧黎的身旁,其迅速出手,在牧黎身上的穴道上点了数下,每点一下,都有一股力量进入牧黎的体内,待长生大帝收手时,牧黎一身的修为全然消失,与凡人无异。
      牧黎愕然,一身高深的道行说没就没。
      “给你一千年的时间去寻她。”
      “没有修为如何寻她?”
      “一千年时间足够你走遍人间,若是真的在茫茫人海中寻到她,便是有缘,若是无缘,不如相忘。”
      “好。”
      ※※※
      两百年后
      那一天,正值寒冬腊月,大雪没日没夜地下着,把整个大地都冻僵了,万里河山,蒙上白茫茫的雪,到了深夜,这寒风更冷了,冷得刺骨,男子推开破庙的木门,寒风趁机肆虐地蹿入破庙里,把破庙里的篝火吹得扭扭曲曲,男子赶紧把木门关上。
      男子环顾四周,此时破庙里有两个大人两个孩子,目测是一家子。
      “半夜无处落脚,借贵宝地休息一晚,还望海涵。”男子说道。
      “不碍事,都是可怜人。”对方的中年男人回应道。
      “多谢。”
      男子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而后从包袱里拿出一副画,将画摊开,问道,“大哥大姐,你们有没有见过这个女子。”
      对方两夫妇凑过来看了一眼,画上的女子很漂亮,美得动人,仿佛天上的仙女,但他们从未见过这个女子,因此只能摇摇头。
      男子失落地点点头,而后收起了画像,又从包袱中拿出了地图,地图上记录着他所去过的地方,两百年来,不知不觉,他已经徒步寻过了十六个州,数不尽的村落,然而还是没有找到她。
      男子便是牧黎,牧黎在地图上打了一个叉之后,把地图收了起来,而后从怀中取出一条红丝带,这条红丝带以前是她用来绑头发的,牧黎想起那一夜,两人在远鸾峰山顶,夜风把她那一头的秀发吹得乱飞,月光撒在她的秀发上,像银河里流淌着星辰,一闪一烁,他看得迷离,她却伸手将自己的秀发束起来,用红丝带绑上,她的秀发绑上红丝带后像马尾,夜风很大,吹得她的秀发左摇右摆。她注意到他老是在看她的头发,然后问他,“你为什么老是看我的头发?”
      他故意逗她,说她的头发绑起来,整个脑袋像马屁股,就因为这句话,他被她关在门外一整夜,不让进屋,他只能在门外的大石头上睡觉,谁知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自己的身上盖着一件披风,而她坐在地上,她拿他的手来当枕头,此刻还没醒来。
      ※※※
      四百年后
      临安城的街道上,商贾叫卖的声音络绎不绝,在主干道上,一伙走江湖的武人正在表演胸口碎大石,牧黎躺在木凳上,在他胸口处放着一块坚硬的石块,另有一个武人举起手中的铁锤,用力地朝着完全没有武艺没有修为的牧黎的胸口处的石头砸去,一锤下去,牧黎的胸口一闷,差点喘不过气来,但是石块还没有裂开,于是那位武人再次举起铁锤,加大力度地砸在石块上,牧黎喉咙一甜,但他不能把血吐出来,只能活生生把血吞了回去。
      石块终于裂了,围观的人叫好地鼓起掌来,拿铁锤的武人捧着一个铁盆吆喝着,“乡亲父老们,行走江湖不易,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
      牧黎赶紧拿出画像,将画像摊开,展示在众人眼前,走到众人之间一一问道,“各位乡亲父老,你们之中有人见到这个女子吗?”
      众人皆是摇头。
      “大家再好好想一想,不着急的。”
      “知道也不告诉你。”有人戏谑地说道。
      牧黎以为他知道她的下落,满怀希望地问道,“这位大哥,你知道她的下落是吗?”
      “你让我打一拳我就告诉你。”
      “好好好,只要你告诉我她的下落。”
      那人真的重重地抡了一拳在牧黎的肚子上,牧黎痛得整个人都卷缩起来,说实话,真的很痛,但这个痛比起四百年来找不到她,心中的那份痛,此刻的痛便显得不值一提。
      “傻子,我不知道她的下落,真是蠢得厉害。”刚才动手的人说道。
      众人跟着哄堂大笑起来,大家都在嘲讽他蠢,其实不是他蠢,是他太想知道她的下落了,他已经整整找了她四百年。
      ※※※
      六百年后
      又入夜了,在客栈里,牧黎趴在地上,地上铺有一张牛皮纸,牧黎小心翼翼地在牛皮上画着她的画像,原本的那一张画像放在一旁,六百年的岁月,那张画像上的女子已经看不清了,只能隐隐约约看出一个轮廓,牧黎不得不重新再画一张,牧黎每一笔都画得很仔细,生怕哪儿画得不像她,篝火昏暗,映在牧黎的脸上,把他的沧桑映得很明显,六百年,二十一万九千个日夜,他又怎能不沧桑?
      终于把画像画好,满意地放下手中的笔,心满意足地打量着画像,画像里她笑得很甜。牧黎看着看着,便觉得很难过,为何时光可以磨去画像上的她,却无法磨去他心中的她。
      推开客房的窗户,已是深夜,大多数人已经熄灯休息了,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窗户里还透出烛光,星星点点地散落在街道的两旁,月儿皎洁,却给人丝丝寒意,因为它的周围冷冷清清,只有它孤零零地挂在那儿,就像牧黎他一般孤独,相比与月儿,牧黎又觉得自己幸运了许多,月儿已经独自在漆黑的夜空中度过了无数的岁月,而他至少曾经与她在一起过。一直盯着深邃的夜空,就会越发想知道,夜空是一块黑色的幕布遮住了天空,还是它深不见底,所以才显得黑暗。牧黎摊开新画的画像,她在月光下,像一朵莲,只有如此纯洁的月光才配得上她,牧黎微微一笑,仿佛她就在眼前,“你还是那么好看。”
      ※※※
      九百年了
      牧黎到了江城郡,他终于在这里找到了她。
      那一天,牧黎走在街道上,一辆马车从他的身边经过,他的心莫名地快速跳动起来,那种感觉,是她的感觉,她在那辆马车上。牧黎转身,拼命地跑着,他要追上那辆马车,他没有武艺没有修为,他跑得气喘吁吁,马车却是离他越来越远,他害怕,只能咬着牙拼命地跑。
      到了一座府邸前,他看到马车停了,从马车上下来的女子,腹部微微隆起,已然有了身孕,她的丈夫搀扶着她。牧黎难以置信地退了退,一定是自己的感觉是错的,那个女子不是她。
      但看到女子的脸庞时,牧黎又燃起了希望,这个女子和她的容貌相差甚远,牧黎打量了一番过后,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原来她还没出生,牧黎看着远处怀孕的女子,她肚子里的孩子才是他要找的人。
      这时牧黎的胸部突然传来剧痛,巨大的力量从胸膛传来,整个人都变得虚无起来,当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变成一道灵魂,他可以看到自己的肉体倒在地上。
      一股力量在带着牧黎快速飞行,这股力量带着他一直飞到千里之外,在某一瞬间,牧黎的所有记忆被清空了。

    热门评论:

    昵称:sakixx提交时间:2018-08-21 23:26:35

      第六章 进入晋王府
      晋王府
      府内,陈开济的妻子坐在杏儿的身旁,其拉着杏儿的手,无比的慈祥温和。
      “杏儿呀,夫人我也知道,年轻姑娘家突然嫁给一个年过半百之人,一时心理接受不了。”说到这里陈夫人也是叹了叹气,但其并不是真心实意地叹气,而是假装出来的,“但好歹嫁的也是一个王爷,在朝廷上手握大权的王爷,你嫁给王爷后,顺理成章也成了王妃,这是天下多少女子一生可望不可即的奢望,眼前你就有这个机会,想想,普天之下有多少女子能当上王妃?”
      杏儿沉默不语,她自然不愿嫁给晋王爷,但她并没有不嫁的法子。
      “杏儿,你想一下,嫁到晋王府总比刺字发配边疆好,你出身奴婢,甘家会竭尽全力来这晋王府解救你吗?好,退一万步,他们愿意来救了,你觉得他们能救出你吗?从晋王爷手中夺人,这可是大罪,杀头的大罪,搞不好会连累甘家株连九族,你若是真为甘家着想,就该为他们着想一番,不该拖累养育你的甘家,害得他们家破人亡。”
      陈夫人看到杏儿的神情微微一变,便知杏儿已然被其成功恐吓说服了,心神已经动摇,只见陈夫人伸手在杏儿的脑袋瓜上抚了两下,犹如慈眉善目的长辈,无比的怜爱。
      “闺女,你好好考虑一番吧,夫人也不逼你,至于你选哪一条路,夫人我也不干涉你。”

    昵称:u_96901255提交时间:2018-08-21 23:04:46

      甘语蓉一边应付着家丁首领,一边眼睛四处打量,寻找杏儿的身影,正当两人在园林里走着走着的时候,正好遇上陈夫人从杏儿的房间里出来,甘语蓉并不认识陈夫人,陈夫人也不认识甘语蓉,故此两人完全如同陌生人。
      “大哥,这个是谁的房间?”甘语蓉指着杏儿的房间问道。
      家丁首领瞥了一眼后说道,“晋王府的客房而已,这几天来了一位姑娘,听说是一个姓陈的献给王爷的女子,长得也确实不错,但是没有你漂亮。”家丁首领嘿嘿地笑了笑,脸上露出淳朴却不好意思的笑容。
      甘语蓉一听,心头一跳,在房间里头的应该就是杏儿了,她终于找到杏儿了。
      甘语蓉并没有流露出其余的变化,因此王府守卫森严,她不可能靠硬来救出杏儿,只能智取,若是智取,则需要有事先严密的计划安排,所以此刻她绝不能让别人察觉到她是来营救杏儿的。
      到了晚上,此时甘语蓉已经换上晋王府丫鬟的服饰,开始干活,由于其笨手笨脚,自然被管家批评了几次,甘语蓉也不敢有怨言,直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管家命人熬好莲子羹,让丫鬟送往杏儿的房间,甘语蓉一听是送往杏儿的房间,立马毛遂自荐,提出自己送就好了,既然有人主动提出干活,别人也乐意,管家也没有怀疑甘语蓉有其他目的,全当其刚进王府,急于表现自己罢了,毕竟他活了这么久,还未见有谁敢到王府里打什么坏主意。
      甘语蓉捧着莲子羹推门进入了杏儿的房间,杏儿正在坐在木桌旁,木愣愣在坐着发呆,在思考白日里陈夫人说的一番话,火烛在杏儿身旁静悄悄地摇晃着。
      有人推门进来,杏儿从思虑中回过神来,指间抹了抹自己的眼角,想必是方才落泪过,由于烛火昏暗,杏儿并没有认出甘语蓉来,但甘语蓉看到杏儿这般憔悴,不禁心疼。
      甘语蓉将莲子羹放在桌上,杏儿连声道谢,道谢后发现这个眼前的丫鬟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杏儿抬头仔细看了看,才认出这个丫鬟便是甘语蓉。
      甘语蓉生怕杏儿发出什么叫声,赶紧伸手捂住杏儿的嘴,半晌后才放开。
      “小姐,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救你了,杏儿,别怕,小姐我拼了这条命也要把你救出去。”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杏儿一恍惚,突然想起的是白日里陈夫人所说的,若是甘家真的来解救她,这会把甘家拖累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小姐,你快走,你快走,这里很危险。”
      杏儿心慌起来,一时失神,竟然不知不觉中硬推着甘语蓉,让其赶紧离去。
      甘语蓉看到杏儿如此过激的行为,以为杏儿在这里受到非人的虐待,不禁担心起来。

    【原创】《神妃谋国》虐心,让你哭着看完这本书

    昵称:ruinenas提交时间:2018-08-21 20:33:57

      修仙?

    昵称:u_96901255提交时间:2018-08-21 20:27:19

      姬寻雪 太有心计了


      文章信息
      作者:

      泽渊办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8-07-10 13:46:24
      阅读次数:23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