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侵犯我的恶魔出狱了,我浑身冰凉

    作者:我叫贝昕 提交日期:2018-06-27 18:37:55

      “节哥,这小娘们怎么处理?”老虎问。
      沈知节低着头用布条缠手掌上的血口子,闻言瞥一眼缩在车轮旁瑟瑟发抖的女人,神色依旧淡漠,“干净点,别留后患。”
      很好听的声音,音色干净微沉,却又隐隐透着凉意。
      “瞧好吧您那!”老虎应了一声,提了根尺多长的铁棍子往女人那走。
      那是根拇指粗的螺纹钢筋,是何妍从建筑工地上捡回来的,就放在副驾驶座前的工具箱里,她本来是用来防身的,放那个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它会落到歹徒手里,成为要她性命的凶器。
      活下去,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
      何妍身体抖得如同筛糠,心里却有个声音在狂喊,她双亲尚在,一辈子温顺良和,绝接受不了她惨死野外,而且,她还有梁远泽,他在等着她过去相聚。
      她真的不该独自开车走这条乡间公路,不该以为开着车就安全,更不该在看到路面上趴着个人时就好心地踩了刹车她真该踩一脚油门直接压过去的!
      可现在不是后悔自责的时候,她正濒临着死亡。
    热门评论:

    昵称:不破之名提交时间:2018-07-16 18:02:11


      “他找来了!他找来了!”她如同惊弓之鸟,只知道重复着一句话。
      “谁?”梁远泽问。
      她慌乱地回答:“是他,我看到他了!他回来找我了!”
      时光像是一下子又回到了很久以前,她无数次哭泣着从梦中醒来,惊慌地告诉他“他们”找来了。梁远泽稍稍沉默,然后再一次柔声安慰她:“妍妍,没事了,他们都已经死了,那三个人都死了,别害怕,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
      不知是丈夫沉稳的声音安抚了她,还是夏日浓烈的阳光终于将她身上的寒冷一点点驱离,何妍慢慢镇定下来,回答:“我在学校,就在院办楼后。”
      “周围有人吗?”梁远泽又问。
      她四下里看了看,远处的路口不断地有人经过,还有学生看到了她,犹豫了一下往这边走过来。
      “有学生过来了。”她回答。
      梁远泽发出温和的笑声,打趣她:“快擦擦脸,小心学生笑你。天气这么热,你是不是有点中暑,眼花看错人了吧?”
      这个理由的确有说服力,何妍低低地“嗯”了一声,还未挂电话,过来查看的男孩子已是出声问她:“何老师,您没事吧?”
      何妍认识这个男生,他是英语系三年级的学生,是学生会干部,经常来院办帮忙。“没事,我没事。”她应声,匆匆和梁远泽说了再见,挂掉电话后才又向男生解释道:“刚才走路不小心,崴了一下脚。”

    昵称:月静山空提交时间:2018-07-16 15:36:20


      她这样一说何妍就知道那是上一次给傅慎行开车的男人,像是他的保镖。
      何妍安慰了同事几句,心中却更觉轻松。她的生活像是一下子又恢复了平静,傅慎行突然冒出来,给了她一个莫大的惊吓之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报了母校的博士生,导师找的就是原来读硕时的导师,老人家做了一辈子学问,为人正派治学严谨,虽然很喜欢她这个学生,却明确表示要她自己凭本事考进来,他不会给她开任何后门。
      何妍在网上给老师发一个“笑哭了”的图片,来形容自己既悲伤又无奈的心情。
      她父母并不怎么支持她读博,家里虽然算不上富贵,可钱财上却也不缺,觉得她轻轻松松过日子即可,没必要这样辛苦自己。幸好还有梁远泽的支持,查资料跑腿样样不落,何妍只恨他与自己不是一个专业,隔行如隔山,没法帮她辅导。
      她这里学海无涯苦作舟,家里人倒是频频遇到好事。先是何父何母撞大运中了旅游大奖,老夫妻两个携手出门去游历祖国大好河山,紧接着,梁远泽也得到了一个出国培训的珍贵机会。
      何妍既羡慕又妒忌,给梁远泽收拾行李的时候都忍不住泛酸,把他行李箱往地上一丢,恨恨说道:“不管了,我马上就要做怨妇了,还装什么贤妻良母!”
      梁远泽忍不住笑,扑上床把她压住,“你要不喜欢我就不去,爸妈又不在家,丢你一个人在家我正不放心。”

    昵称:罗锡文提交时间:2018-07-16 14:52:28

      可以说是很精彩的贴了!

    四年前侵犯我的恶魔出狱了,我浑身冰凉

    昵称:罗锡文提交时间:2018-07-16 13:44:28

      可跟上大部队步伐了!


      文章信息
      作者:

      我叫贝昕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8-06-27 18:37:55
      阅读次数:42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