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罪案主旋律—正道沧桑

    作者:雨梧疏影 提交日期:2018-06-24 11:02:10

      这是初稿,文章中不泛有不通顺的语句,作者感觉有愧于读友,现精修版发在后面,请移步141楼从头看起,本人万分感激!


    (一)
      静谧的深夜,雪落无声。
      阮保忠驾驶着一辆陕汽重卡半挂车,独自行驶在回家的北环路上 。车窗外漆黑一片,可视范围只有车灯照射下前面这一截不断向前延伸的公路,朦胧缥缈,闪现出一种不真实的虚无感。
      在这种氛围中,阮保忠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同行司机给他讲的各种奇闻怪事,发生的时间地点清一色无一不是这种漆黑如墨的深夜。
      有一个司机曾跟阮保忠说,他曾经和他雇佣的跟车人一块行驶在深夜的青兰高速上,突然前面一个人影一闪而过,在跟车人脱口而出的惊呼声中,他条件反射地向右猛打方向盘躲闪,结果差点撞破防护栏冲下路基,缓了一口之后他和跟车人一起下车查看,却什么都没有!那绝对不是他的错觉,因为跟车人也看见了!不可能两个人同时产生错觉!想到这里阮保忠湿漉漉的手心不自觉地握紧了方向盘。
      阮保忠三年前贷款买下了这辆半挂卡车,本来他也雇佣了一个跟车司机,但是司机的老娘前几天突然病重,跟车司机回家照顾老娘了,所以这次去山西拉煤炭,阮保忠只好自己出车了,在顺达轧钢厂卸完煤炭之后,阴沉的夜空开始飘起了洋洋洒洒的雪花,阮保忠暗自庆幸还好不是半路遇上雪天。他强迫自己的脑袋不再顽固地深究同行司机给他讲的那些诡闻异事,马上到家了!他暗自嘀咕。想起家中柔软舒适的被窝,阮保忠恨不能马上钻进去,睡个昏天黑地。
      很快阮保忠拐上了通往自己村庄的那条集州路,在他刚刚调转过车身的同时,一辆小轿车突兀地出现在他的视野,几乎是擦着他的车身急驶而过,与此同时他隐约听见逐渐远去的小轿车里面人声嘈杂,阮保忠忿忿地小声骂了句“操!急着去投胎啊!”
      他的话音未落,突然感到眼前一花,他瞟到一抹猩红色从如柱的车灯前一闪而逝,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实的感觉,他感到他轧碾到了东西!要知道这十几吨重的半挂车就是真的轧碾到了人,司机基本也是感觉不到的!
      糟了!别是真轧到人了!他缓了一口去,壮着胆子打开了车门,拿起了手电筒战战兢兢地下车查看,他的车前轮胎下没有他预想的残肢碎肉,只有一件猩红色的羽绒服被死死地压在了他的车前左轮胎下,他舒了一口气的同时,莫名其妙地突然想起他的大女儿阮小兰喜欢穿大红色的羽绒服!不知是他贪财还是他着魔了,他返回驾驶室发动车子,向前移挪了一下,复又下车,将那个羽绒服从地上捡了起来,拍打了一下羽绒服上的车胎污印,拿回了驾驶室,接着他发动车子继续向前驶去……
    【参赛】—罪案主旋律—正道沧桑

    热门评论:

    昵称:浅色夏沬提交时间:2018-07-19 12:13:24

      @强强联合2017 2018-06-25 11:54:00
      佳作,顶起来!
      -----------------------------
      多谢支持

    昵称:东海闲鸥提交时间:2018-07-19 09:42:51

      (四)
      阮小青撅着嘴,鼓着腮,气呼呼地在前面使劲蹬着自行车,车胎轧碾着混着雪水的污泥,泥点子不时地喷溅在她的雪地靴上。
      “小青,你等等我呀!”阮小兰穿着那件大红色羽绒服在身后一边喊着一边加速追赶着她。
      “哼!”阮小青扭头瞥了一眼那裹在阮小兰身上异常扎眼的羽绒服,更加来气,脚下暗暗发力,又拉开了跟阮小兰之间的距离。
      与此同时,脚下的柏油路到了尽头,拐个弯就到了镇上,拐弯之后,阮小青继续气呼呼地径直蹬着车子,离学校很近了,她眼角的余光瞟见了路对面的那家牛肉饼摊子,那是她和阮小兰早上光临最频繁的早点摊子,但是现在阮小青没有心情去早点摊子,更没有胃口去吃牛肉饼。
      这时她听见阮小兰在身后喊她:“小青,停下,等等我,我去买早点!”
      阮小青恨恨地嘀咕了一句:“谁稀罕你的烂早点,我才不吃!”
      嘴上说着,在她快走到学校大门时,还是下意识地扭头瞥了一眼阮小兰,她看见阮小兰从卖牛肉饼的大姐手中接过牛肉饼放在了车篓里,向她挥了挥手,她越看越觉得那件红色羽绒服简直是为阮小兰定身制造的,合身的过分,她气呼呼地翻了一个白眼,转身准备进校,就在这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在阮小兰骑车返回到这边马路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突兀地急驶而来,接着“砰!”地一声巨响,在阮小青脑海变得一片空白的空档,阮小兰连同自行车一块被撞飞,那一瞬间,阮小青突然感觉周围的一切都静止无声了,就好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她机械地看着那辆没有任何刹车迹象铮亮油黑的轿车从她身旁急驶而过,带起一股强大的劲风,与此同时,两个牛肉饼从严重变形的车篓里弹了出来,连同阮小兰一起摔到阮小青的自行车前面,霎时,牛肉饼被阮小兰汩汩的鲜血染红!
      阮小兰用尚带着歉意和困惑的眼神无力地仰视着阮小青,溢出鲜血的嘴唇翕动了一下,接着没了声息!
      “姐——姐姐——”阮小青终于从巨变中恢复了一丝神智,她扔下自行车,俯身搂住了瞳孔涣散死不瞑目的阮小兰,撕心裂肺地喊叫起来,汩汩鲜血的从阮小兰的后脑流出,那件猩红色的羽绒服在鲜血的滋润下,越发变得扎眼诡异起来,人群围过来的时候,那辆肇事的小轿车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昵称:巴山牛_渝提交时间:2018-07-19 09:05:04

      @雨梧疏影 2018-06-26 11:55:06
      (四)
      阮小青撅着嘴,鼓着腮,气呼呼地在前面使劲蹬着自行车,车胎轧碾着混着雪水的污泥,泥点子不时地喷溅在她的雪地靴上。
      “小青,你等等我呀!”阮小兰穿着那件大红色羽绒服在身后一边喊着一边加速追赶着她。
      “哼!”阮小青扭头瞥了一眼那裹在阮小兰身上异常扎眼的羽绒服,更加来气,脚下暗暗发力,又拉开了跟阮小兰之间的距离。
      与此同时,脚下的柏油路到了尽头,拐个弯就到了镇上,拐弯之后,阮小青......
      -----------------------------
      欣赏

    昵称:zgsxsltsj提交时间:2018-07-19 06:45:33

      @雨梧疏影 2018-06-27 09:11:39
      (四)
      李茂山从锦绣庄园醉醺醺地出来时,已经是凌晨时分。
      坐在新买的本田车上,李茂山摇了摇微微胀痛的脑袋暗自庆幸,幸好今天带了司机,车内的暖风熏得李茂山本来就微痛的脑袋更加昏昏沉沉,他摇下了车窗,冷风夹裹着雪花一股脑灌了进来,李茂山被呛了一口气结结实实地打了个激灵,被迫深呼吸了几下之后,他瞬间感觉脑袋清醒了许多。
      就在他准备摇上车窗时,他敏锐的耳朵抽搐了一下,他听见呼啸的寒风里隐......
      -----------------------------
      女孩子有救了


      文章信息
      作者:

      雨梧疏影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8-06-24 11:02:10
      阅读次数:60
      回复次数:1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