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动漫影视改编-【原创】凡尘日记·梦·(修改稿)

    作者:FRRoger 提交日期:2018-06-22 22:53:14

      凡尘日记·梦(第一卷)
      
      自序
      《凡尘日记·梦》自2018年2月6日在网上连载以来,得到很多读者的大力支持,在此表达由衷的谢意。同时,序中就一些读者的提问,简单汇总作答如下:
      1,为什么小说缺少环境渲染与刻画?
      答:为了精炼文字,做到短小精悍,刻意回避环境描写。小说的本意一章一个完整的故事,暗含1-3寓意,字数控制在4000字以内,实难面面俱到,望见谅。
      2,为什么小说每章独立成文,各章节间又没有内在联系?
      答:每章独立成文是为了更适应人们当下快节奏生活方式及碎片阅读习惯。每章之间还是有一根“人性”与“神性”的隐线在钩织,但需要您一边阅读一边自悟,不同的人生经历,会有不同的解读。
      3,为什么读了好几章也没捋清小说的脉络,实在太烧脑。
      答:因为您没有坚持看到最后一章。不是小说本身脉络不清,是因为您没有去掀起“她”的红盖头。
      4,这部小说的分类及表现手法是什么?
      答:玄幻。意识流。
      仅凭以上几个问题,广大读者朋友们就会对这部小说,有一个大致了解。篇幅所限,不容赘述,未详尽、不当之处,还请见谅。
      最后,借用一位文友写下的评论:“在这纸醉金迷,浮躁不安的时代,能写一个属于自己想写的空间,写一个属于自己的心灵故事,这就是英雄。”英雄不敢当,至少通过每一章节看似断片的故事,能与读者朋友们一起重拾旧梦,感悟人生,追忆往昔,吾生足矣。
      
      目录
      第一章 你叫什么名字
      第二章 飞鱼
      第三章 圀与国
      第四章 投签
      第五章 梦想
      第六章 信仰
      第七章 初心
      第八章 命运
      第九章 流星
      第十章 红羽毛
      第十一章 奴
      第十二章 求助
      第十三章 A I
      第十四章 诸神论梦
    寻动漫影视改编-【原创】凡尘日记·梦·(修改稿)

    热门评论:

    昵称:深院梧桐LK提交时间:2018-06-24 01:14:20


      第四章 投签

      “娘亲,今天我们又投什么签啊?”我拉着娘亲问。
      “小孩子就别问那么多了。记住投签给村东的嫂嫂,跟着大家投就是了。”
      “哦。”
      “走了。”
      就这样,就被娘亲拎到村里的议事堂。
      堂上正坐着族长。西侧坐着一位姐姐抱着个婴儿。东侧坐着娘亲提到的嫂嫂,是族长的儿媳。听说是进门多年也没给族长家添丁。族长正在堂上叽里呱啦地讲,懒得听,一点也不好玩。好奇地是,西侧就坐怀抱婴儿的姐姐,为啥一直在默默流眼泪?而东侧的嫂嫂则是满脸笑容,族长还在那儿没完没了地慷慨陈词。这是什么情况?村民们也是个个积极,排着队去投签。真像娘亲说的那样,跟着大家投就好,都投给东侧的嫂嫂,没一个人投西侧姐姐的。
      “不服气!欺负人嘛!哼!”
      这时,生子哥跟野鬼似的猛地出现在我面前。
      “哎呀,你吓死我了!”我捂着自己的小心脏。
      “你在这干嘛呢?你也跟着投呀?”生子哥质问我。
      “不都得跟着投嘛。你又不投啊?”我压低声音问。
      “你想吃肉不?”生子哥没好气地问。
      “想啊!”我兴奋不已。
      “跟我走!”
      说着,生子哥一把把我拽出人群,来到了小河边,四周没人。
      生子哥问我:“你知道今天为啥投签不?”
      “不知道啊。”我一脸懵懂。
      “啥都不知道你就投?”生子哥怒斥。
      “大家都投了啊。”我委屈地说。
      生子哥狠瞪了我一眼,说:“走!吃肉去!”
      怯怯地跟着生子哥,来到了族长家的后厨房。诺大的地方竟一个人都没有,估计都去投签了。再往里走,“wow,这么多好吃的!这是办啥大喜事儿啊?”我是心花怒放,口水直咽。生子哥默不作声,拿起一个最大个的清蒸肘子,拉着我就往外跑,边跑边说:“快点!一会儿就有人回来了。”
      一路飞奔,跑到一个隐蔽的地方,我们哥俩开始手撕肘子,大吃起来,好不痛快呀!正啃得过瘾呢,远远地看到在堂上抱孩子的那姐姐。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往西边走,看上去好可怜。
      “孩子呢?”我瞅瞅生子哥好奇地问。生子哥没理我。
      午时的太阳热辣辣的,但妨碍不到树荫下的我们,就这样远远地、静静地,看着那姐姐。娇弱的身子,连太阳都无法拉长她的影子。不时地掩面擦拭,不知道是在擦汗还是擦泪,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挪回到她的茅草屋。
      “吃够没?”生子哥突然问我。
      “没。”条件反射似地回答道。
      “走!”
      说完生子哥带我回到了族长家的后厨房。这时的后厨,菜品更多了,而且哪哪都是人,根本没机会下手。
      “站在这儿等我,别让人看着你。”生子哥命令我。
      “嗯!”我乖乖地应道。
      不多时,就看见族长家的西侧房,黑烟四起。
      “不会是生子哥放的吧?”我惊恐地喃喃道。
      “是我干的。”生子哥若无其事地说。
      “啊,你回来了!真、真、真的是......”我被吓得直结巴。
      “嘘--” 生子哥镇定、无畏的眼神让我安静了下来。
      火势很大,人们都慌慌张张地跑去救火了。院子里只剩下我和生子哥。我傻傻地定在原地,不知道自己是干啥来的。生子哥又偷了一个最大的肘子,接着我们又是一通狂奔,一直跑到村西头的姐姐家。姐姐一个人,目光呆滞地坐在炕上,丝毫没察觉到气喘吁吁的我们。生子哥也没打扰她,把肘子放在炕沿上,就带我出来了。
      第二天得知,生子哥的那把火,烧死了族长的老婆。人命关天,我非常害怕,再也不敢出去跟生子哥混了。呆在家里,听娘亲跟那些婶子们闲聊。
      “姐,你说那崽多有福啊!没了亲爹,一下生就让族长家给收了。那小媳妇还哭哭啼啼地不情愿,你看投签那天她哭的样!她傻不是?”说完老女人撇着嘴,都快撇到天上去了。
      “是呗,那崽到了族长家不吃香的、喝辣的,有福享不尽啊!跟她个寡妇吃得上饭啊,早晚不跟那生子一个样,跟野猴子似的。”
      “生子哥咋了?臭八婆!就是欠揍!要是让生子哥听着了,看他怎么收拾你!”我一个人在屋子里气恼地嘀咕着。
      “是呀,不过那小寡妇长得倒是真水灵啊。你说这族长老婆也烧死了,干脆给孩儿他娘也收了得了,是不?”说完几个婆娘哈哈大笑起来。
      “别说,这事靠谱!老秦媒婆,你不过去给说和说和呀!好事啊!估计老族长能中意这事,你还能领着赏钱嘞。”娘亲大人说。哎!真是让我无语。
      三天后,族长家又大摆宴席,老族长迎娶村西头的姐姐。几天的工夫,那孩子就得管他亲娘叫祖母了。一个星期后,生子哥被老族长收为义子。听婶子们讲,是因为生子哥,胆大包天放火烧死了族长老婆有功。那把火非但没给生子哥惹来杀身之祸,还让他高人一等。而我作为生子哥最落魄时的把兄弟,也咸鱼翻身,有特权分到所有回来的渔船,个头最大的鱼,多卖了银子,改善了家境。现在除了生子哥,再也没人敢叫我呆子,冲我大吼大叫。我跟生子哥在海边,吹着海风,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地了,痛快!
      一直喝到天亮,就听我妈在厨房喊我:“馋鬼,肘子蒸好了,开饭了。赶紧把你那破电脑关了。天天贴在那电脑上,眼睛还要不要了!”
      “啊,那生子哥究竟长啥样?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荒唐!” 我自言自语。
      “荒唐吗?” 另一个声音问。
      “哪儿来的声音?谁在讲话?”没人再应答我。

    昵称:古不为提交时间:2018-06-23 23:28:41

      第十三章 AI (2)

      醒来时看到的世界与视频里的完全不一样,比那要恐怖百倍!这里随处都是被饿死、渴死、打死的人的尸体,各种牲畜的骸骨。我的穿着也明显与他们短衣粗布的打扮不同,这使我显得尤为扎眼。一个脏兮兮乞丐模样的人凑到我跟前神神秘秘地问:“看你像个大户人家的。我这有馍,一个金镏子换一个,换不?” 清晨那三分一杯的补给,让我一点饿意都没有,怎会要他那令人作呕的馍。还没来得及拒绝,身边就冲过来一个大娘,撸下手指上的金戒指抢着给那人说:“我换!我换!”
      “一个那么大的金戒子就换一个掌心大小的馍?这究竟发生了什么?”我问那乞丐,乞丐斜眼瞅了瞅我,没搭理我,转身走了。
      大娘接过馍狼吞虎咽两口就给吃光了了,然后就没好气地怂我说:“就你们这些有钱人,没事瞎折腾,整急眼了就打仗!谁管俺们老百姓死活!这困城都困两个多月了,还得困多久啊?你们也活不下去了吧,也跑出来找吃的了吧?哼!呸!”说完大娘也转身走了。
      看着这惨不忍睹的一幕幕,我第一次心生怜悯,那种感觉很是奇怪酸酸的、涩涩的,还有点痛。第一次被暴露在烈日下,还真是不适应,用手臂遮挡阳光时,突然发现我的腕表在闪。
      “啊,是Davee吗?还是Max?。”
      我呆呆地看着屏幕,仿佛看到了Davee那双深邃的眼睛。
      “hi。”我试着打招呼。
      屏幕上出现一行字:“这里不安全。前行直走300米后右转,右手边第一扇门入。”
      我毫不迟疑按照提示语来到了一个狭小的屋子,一些桌椅板凳和杂物,乱七八糟地堆了一堆,四处是厚厚的灰尘,不像仅闲置两个多月的样子。随手关上门,急忙对着腕表讲:“Davee,是你吗?”
      “是。”声音传出的那一瞬间,两股热泪夺眶而出。
      “啊,我竟然会有眼泪?我有眼泪了!”
      “看到了你想要的真实了吧。要不要回来,我把你传回来。”Davee的语速有些快。
      “那些人好惨啊,有没有办法救救他们?需要补给!在这里我无法操作系统,你选定最大量的补给,然后想办法给我发过来。既然你的声音可以传过来,就一定有办法把补给也发过来。”我急切地说。
      “把门关好,不要让其他人发现,否则你会有危险。”第一次看到Davee的眼睛里出现了以前不曾看到的东西,是担心、焦虑还有......。
      “有你在,我怎会有什么危险。”我开心地讲,就在这时屏幕画花,语音间断。过了好一会儿,腕屏才又闪起来,我用食指轻轻敲了敲,啪-啪-啪,连续出来三杯我早上喝过的东西。我把它们倒入一个杯子里,kiss一下显屏,急忙出去救人。
      不远处,一个10几岁的孩子衣衫褴褛,守着奄奄一息的母亲,嘴唇已干裂带血,饿地眼神都有些游离。我蹲下身子安慰道:“孩子,喝口水吧。”
      “是井里的水吗?不能喝,会死人的,弟弟昨天喝了,死了。妈妈今天也病倒了。”孩子绝望地在那儿喃喃着。
      “不是井水,喝吧。但只能喝三分之一,不能多喝,我只有这么多。”
      那孩子一听不是井水,一把夺去杯子一口气喝了半杯,接着把剩下的一半又灌给了躺在草垛上的妈妈,然后举着空杯子跟我说谢谢,动作之迅速令我瞠目结舌,呆如木鸡。我们的定量就是三分之一啊,而且这是最大剂量的选项,这孩子和他母亲各喝了一半,这可如何是好。他们都饿了这么久突然这么个吃法会不会......我简直不敢继续往下想。只好跟他们一起,席地而坐,静待结果。两个多小时过后,母子两人面带微笑,满足地永远地睡了过去,就在我的身旁。
      第一次的眼泪是喜悦的,暖暖的,含着七彩光而来的。第二次的眼泪,就像一把手术刀直入眼底,涌出来的,是血!与三具尸体共处,其中两人又是被我害死的。我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到--愧疚,一种陌生的程序,全新的感受。那孩子信任的目光,还有Davee那激光似的眼神,我似乎开始理解他们那份深沉的眷恋。
      “不要哭,还有很多人要救。我已经做好程序,每人还是三分之一的量,不会再出现被撑死的状况。你要注意保护自己。”Davee话音刚落,一杯补给就被弹了出来。看着已逝的生命,我对自己说:“坚强!将功补过吧!”
      拿起杯子,接着出去救人。
      两军对阵,勇者胜。这种按兵不动的困城战,拼的就是粮草。有我和 Davee的帮助,城中百姓各个神采奕奕,精神抖擞。主将命令士兵敲锣打鼓,让娇艳的歌姬、舞娘们城头献艺,搞得敌军一头雾水,主动提出撤兵,议和。全城的百姓兴奋不已,终于熬到了人身自由,天下太平。我也高兴地找个没人的角落,跟Davee汇报情况。不想被一对偷情的士兵和舞娘撞见。我们都觉尴尬,不知如何化解。那个士兵走到我的近前,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一番,然后迅速抽身离去。他一走,那舞娘也凑了过来,看了看我尖叫道:“呀!你,你,你就是那个给大家发圣水的菩萨吧!”说着,抓起我的衣襟往外拉:“快快快,快跑!我在军里偷听到的,他们不打仗了,条件是交出你!快走哇,那王八蛋一定是回去报信儿,找人抓你来了!快跑啊!”
      我们来回拉扯的功夫,一队士兵全部武装,来到了门外。
      那舞娘见状,马上改口:“快呀!快点抓住她呀,没老娘,差点就让她跑了。”说完,退到一边怯怯地看着我。
      士兵们得令,上手就来擒我。在与他们的厮打过程中,腕表落地被损坏,开始发出红色的闪点!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系统在自我清障!
      “Davee!我的Davee!”我撕心裂肺地大喊道。
      所有人被震住了,以为我念的是什么咒语。模糊的视线里,我看到了Davee被几千万道激光击中,瞬间化为乌有。一滴眼泪被碎成了百转千回,肝肠寸断。
      “是我害死了Davee!是我害死了那母子二人!”我仰天长啸:“我只想好好地做一次人类,我只想真切地感受一下人类的情感与经历,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拿下!”
      为首将领一声令下,我被捆绑着押到了城门外。
      诺大的城墙外,只有我一人伫立在两军之间。城头上的将军大喊:“人已押到!贵军要信守承诺!一诺千金!”话毕,飞箭像雨点儿般纷纷坠落下来。
      “一点儿都不疼。我本无肉身,何来切肤之痛!”
      虽然没有了腕表,我失去了对一切的掌控,但我还可以选择,结束那仅有的一点儿心痛。我用力拔出刺入左肩上的箭,看了看锃亮的箭头:“真够锋利!人类为了能将自己的对手置于死地,还真是不惜余力。”
      我慢慢地抬起头,远望着远处的敌军,一箭插入自己的心房,然后转过身笑对城头的守军,鲜血渗透了衣衫,呈粉红色,越来越浓......
      Davee,人类。Max中控系统设计者,违规操作,在AI世界里被永久删除。
      凡尘,最新一代AI机器人。在人类社会中被出卖,自尽而亡。
      金色的阳光,粉色的沙滩,如此美好的景致,竟会升出这般闪念,太煞风景!“一花一世界”,一人一片海。张开双臂,拥抱大自然赐予的一切,呼吸间与苍生共存,与自我自在。也许这是Davee和凡尘至死都没有明白的道理吧。海面上一只海鸥,拍打着翅膀向我飞来,头顶盘旋几周又飞走了,不知它带走了什么,又留下了什么。

    昵称:大钟919提交时间:2018-06-23 21:37:42

      支持佳作!

    昵称:深院梧桐LK提交时间:2018-06-23 21:15:08

      
      


      文章信息
      作者:

      FRRoger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8-06-22 22:53:14
      阅读次数:40
      回复次数:5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