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作者:瓢城夜雨 提交日期:2018-06-14 13:53:45

      下了好大的决心准备写的这个东西,思虑再三都没有能够想出来该叫个啥名目,所以暂且叫无题吧,可能篇幅很长,信息量很大,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太多…缘于之前自己还没有在哪个媒体或者是网络上写上过只言片语,之所以说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是怕自己可能会写不好,表达不了自己的心路与情感历程,可能会让自己失望、让看过我这个算着是一篇文章的前言序语的朋友们失望…再者,万事起初难,写出来的东西很有可能是个四不像,自己有多大的能量自己心里清楚得很。各位舞墨弄文的朋友们,请容我一席之地,让我的这篇很有可能象是流水账一般的文字在这儿露下脸,试一下深与浅…可以吗?…
    热门评论:

    昵称:提交时间:2018-07-19 13:06:00

      自门前秧田边树影下的路沿往东走,快中午了,与队里(生产队)一条小河之隔的伙盆小学(大队的学校,小学和初中)的学生们放学了,那时候人口比较多,每家都有三四个或者是五六个小孩的,所以,这个时候路上的人比较多…太阳更加的炽烈了,树头耷拉着,没有一丝风,路上一层密集的虫便便(虫屎),还好(可能是早有预谋的)是穿着布鞋的,不去踩踏那种背上竖着青黄色毛毛的可恶的杨辣子就是了…

      这个时候,我们主角小朋友的步态应该是挺滑稽可笑的,抬起左脚,跨了一个大步,成功地避开了一条毛毛虫,然后右腿快速的迈了过去,他转过身来,盯着那毛毛虫看,毛毛虫在蠕动,速度很慢…

      不远处躺着不知道啥时候从树上面掉落下来的一截択许长度的枯枝儿…

      想起之前插秧季在家门口的那一刺之痛,那辣…那痒…那刺痛,他心里这会儿的愤恨与仇视心态如同地面上炽热蒸腾的热浪,燃烧起来了…

      捡了枯枝儿,戳向了毛毛虫…不行,宝宝先挠它两下,拨弄它两下…小杂种,宝宝我给你翻个身,让你跌个大跟头(摔一跤),拨弄了好多下,翻了好多个大跟头…再用枯枝棒棒蘸点它自己屙的黑屎尿泥在它身上…

      玩累了…毛毛虫在经历过了这一阵子因为他的怀恨在心的折腾与整治后,在被大太阳晒得起了灰的地面上翻了它有生以来都没有翻过的这许多的大跟头,它奄奄一息了,偶尔还能动两下…

      见过妈妈杀鱼…见过奶奶杀鸡…小脑袋里闪过一念,想起之前的疼痛与愤恨,杀了毛毛虫玩玩,看毛毛虫淌血…对,让它淌血…

      杀心既起,手起棒落,戳破了它的肚皮皮…一股青菜水似的汁液喷射了出来,没及躲闪,溅射了那么一点到手上…咦…血呢,怎么不淌血的?…手背上的那一点绿色难道是它敞的血?…

      最后动了两下,便没有看到它后来再动了…没有淌鸡和鱼那样红色的血…心里有些小失落,它一动不动,死了,是自己弄死了它…这会儿,他心里却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与想法,透上来一丝愧疚与悔意,甚至于还升腾起来那么点犯下了罪过的痛苦感觉了…

      …是宝宝弄死它的,宝宝现在埋了它,不让别人知道是宝宝弄死了它的…

      拨弄到路边上,田里摸一把烂泥,不够,再摸一把…秧田里水太烫手了,烂泥巴压在了它身上,给它做了个馒头一样的坟…







    昵称:提交时间:2018-07-19 10:49:06

      这会儿,他还没有那种往回走的想法与念头,中午了,热死人的天,往回家的路走,大麦饭刚揭开锅时扑面蒸腾的热气,咸菜汤更加的烫嘴了,宝宝喜欢吃凉的………

      宝宝喜欢一个人玩。目光前移向东,这条村前小路分了个岔,向北看,是将整个村子一分为二的一条小河汊,(之所以叫小河汊,是因为其短促,到宝宝玩的这条小路的尽头就断流了)河汊东岸边目及处是村东头,好多的草房子……小路转向往南,是田野和纵横的渠溪,绿意盎然,广阔深远…

      潜意识里,比较起村庄的祥和以及鸡鸣犬吠来,他是更喜欢这绿色与宁静的,对了…还有,他想去近处看那边的田野与小溪…心动身随,往东再转向南,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宝宝个儿小,秧田障目,之前他并没有看到的一条东西走向的通水渠便在眼前了…

      通常有渠便有路,同样是东西走向的,比家门口的那条路大了许多。

      渠里边的水清澈透亮,水位很高,触手可及,渠东边飘过来的四叶浮萍旋转而来,又缓慢地转旋着往西而去(水稻灌溉),小鱼儿、小蝌蚪们逆流而上,嬉戏玩耍,对了,还有些不知名的水草,因为水流的缘故,草头一致性地往西摆悠,象是风中的秧尖尖,翩跹荡漾…宝宝之前心里的那一丁点儿罪过感觉这会儿全都抹去了…

      他现在很开心,很开心…咦…………水面当中一个带着脚丫摆动着小尾巴的虫虫向宝宝这边游来了,一直地游到渠边,并且贴着水与岸的交接面来来 的折腾着,扭动着…宝宝这一刻的情绪被小虫虫(蝌蚪)给感染了,他好激动,好兴奋,好想抓住这小虫虫来玩玩…



    昵称:提交时间:2018-07-19 09:02:46

      那天以后,因为这事儿关注的人多了,所以每当村里有人见到他,都会停下来逗弄他一番。

      小吟子,带你去牛房玩哦,带你去骑大牛…

      小吟子,带你去玩哦,带你去跃进河里澡澡去…

      小吟子,小伙子命挺大的,队里的大水牛驮着你绕场跑三圈呢,是牛救了你的命…

      小吟子听不懂他们说些啥,也不是一点儿都没懂,他知道自己叫小吟子了,就象东边邻家的天天来家里玩的比他个头稍微高那么一点儿的小哥哥他叫三黑桃(涛)是一样子的…

      奶奶看小吟子看管得紧了,所以,他能去的地方就少了,不过,有三桃来玩也不错,也能让他每天都很开心…

      吟子溺水这事儿,他平常听奶奶说过许多回,起初不太明白奶奶说的啥,日子久了,随着一天天的成长,应该是后来吟子十三四岁的时候了吧,他才完全弄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那天中午,奶奶差不多做好了饭,感觉有那么好大一会儿功夫没看到吟子了,便马上开始寻找,家里就那么大点儿…然后家前屋后找…扯上了嗓门死劲叫唤他…小吟子,你在哪块呐………

      也该着是吟子的命儿大吧,因为那天渠里的水是流动的,所以,在不太长的时间里,他被水流带到了西边的转角路口旁,一个午饭后上学比较早的大男孩正巧经过这路口,听到他奶奶的叫唤声,原本这种叫唤声很正常,村庄里有些大唤不叫的声音太常见了,应该是那个大男孩因为上学的时间早了点,边溜达边玩呢,听到有人叫唤很自然的就停下脚步了,望有人叫唤的地方看一眼,人家在找小孩子呢………目光收回时不经意地望渠里瞅一眼…

      咦…这水里的爬泥根旁边不就是个小孩子么…

      他被人抱了上来,手软身子软,啥动静都没有了…这一惊、一叫唤、中午时村上人都在家呢,
      都来围着看…七嘴八舌的议论,有摇头叹息的,有咂嘴表示惋惜的…也有些见识过这场面的人,帮着出主意,看能不能有救了…

      压胸当时没管用,他就那么大点小胸脯,经不住压,稍微压几下没动静便放弃了,有人出主意说吹肛试试看,然后小吟子奶奶对着他的屁眼就是一阵吹…从他乌紫色的嘴巴里吐出来好多的水,还是没动静…又有人出主意,将他头朝底脚朝上搁背上跑…

      救他出水的那个大男孩,他父亲是生产队养牛的,之前看到这情形,趁着大伙儿手忙脚乱的这功夫,策鞭快赶将大水牛给赶来了,冥冥中也许是小吟子不该死,那大水牛看主人来牵它,拼了命似的往前奔,不一会儿功夫就来到现场了…

      小吟子被搁在了牛背上,拧着他一双腿脚的牛官周爷爷轻拍了下牛屁股,大水牛象是得了令似的一路往东跑…

      打谷场上,牛蹄飞扬…一路跟着跑过来的奶奶和妈妈,以及一众乡亲、爷叔婶娘们议论着,喊叫着…

      大水牛绕场跑了三圈,便自己停了下来,周爷爷将小吟子平躺着,众人也早已将他围成了一个圈,奶奶和妈妈抚着他叫唤着,哭喊着…

      两三分钟后,奇迹出现了,我们主角小朋友吟子有了微弱的呼吸,他的小胸脯渐渐地开始起伏了…

    无题

    昵称:提交时间:2018-07-19 06:27:25

      这儿先说说三桃吧,家里兄弟仨他排行老三,所以,家里家外的人都叫他三桃,他比吟子大一岁,特别的能淘气,比吟子能干多了,他家里养了许多的鸭啊鹅的,所以除了来吟子家里玩,他其余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沟渠里搞些四叶浮萍,泥鳅、青蛙之类的鸭鹅们喜欢吃的野味儿…

      在吟子的印象里,三桃五岁左右时就已经是游泳和潜水的高手了,黑溜溜的屁眼儿朝天一厥,便钻到水底了,这家伙能憋气几十秒,甚至要更长的时间,再钻出水面时,手里准是有货的,抓上来河蚌是正常现象,有时候都可以是鱼或者是虾,所以,吟子就特别的崇拜他,特别的依赖他,正常的盯在三桃的屁股后面转悠…

      因为三桃是上面有着两个哥哥的人,所以三桃啥都精,啥都比吟子懂得多…

      那年,那天,应该是入秋了吧,吟子也就四岁的样子,三桃又来家里玩了,啃着个大梨子,嘴上手上滴啦着不知是梨子的汁水还是他的口水儿…

      吟子挺眼馋的,看到别人有好吃的准会流哈喇子…

      "三桃"………把嗯咬一口好哇?…嗯还没吃过这个呢…吟子眼死死盯着三桃手上滴着水的梨子看…

      好的,把你吃可以的,和我去我家那边玩…

      只要有得吃,啥都是可以的,吟子这样想…好吧,嗯和你出去玩…

      那……走吧,呐…梨子给你,和我去那边大林家去玩…

      大林家在三桃家东边,他们是堂兄弟(吟子完全懂事后知道的)……趁奶奶她们没防备,说走便走,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大林家。大林家主屋两间草房,门朝阳,厨房一间,朝东,另外还有两三间土坯结构的猪舍及茅房(厕所)…大林父亲在伙盆小学教一年级,大林在伙盆小学读一年级…

      那天应该是星期日吧,好些个小孩在大林家家前屋后玩呢,有直接光屁股在地上翻滚的、滚铁环、滚球球、还有的在地面上不知道画着写着些啥的…这儿太好玩、太热闹了,吟子被这儿的气氛给渲染了,他也想着跃跃欲试地投入其中了…

      铛…铛…铛…不知道是哪儿响起了敲铃声,听声音感觉挺近的…"三桃",什么在响啊?吟子好奇的问…

      “我们等哈子就上课学写字和认字了,小吟子你上不上?”…

      "嗯呐,上的,要学的,可我不知道去哪块上,你要带着嗯的哦",吟子这会儿心里没底,心里很担心的,不知道这个课该怎么上,他带着疑惑问三桃…

      等哈子你就晓得了…

      大林比三桃和吟子高一头多呢,三桃正说着话时,大林从他家灶房里一手拿着饭锅巴,一手拿着本破书出来了,三桃见势便拉着我跟在大林屁股后头跑…

      到了大林家茅房前面时,大林伸手将插在土坯缝的一根拇指粗的铁棒棒给拨了出来,敲响了由一根铁条垂下穿孔而过的铁管管…铛…铛…铛…铛铛铛…

      刚才吟子听过这个声音了,哦…原来是这样子的…

      ”同学们,都来教室里上课了!”大林扯着嗓门喊…

      茅房东隔壁的一间猪舍没有那种齐着大人腰部的坎,就和正房的门一样,是通畅的,但是没有门板,靠东面的墙上有块木质小黑板…黑板下面的地上,一个纸盒里装着粉色的、蓝色的以及白色的粉笔…黑板擦…

      刚才铁铃响过后,之前在后面玩耍的那七八个小孩陆续地过来了,一番战天斗地后,直接盘腿就坐地上了…


      文章信息
      作者:

      瓢城夜雨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8-06-14 13:53:45
      阅读次数:94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