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古风-维新

    作者:庄十三妖 提交日期:2018-06-07 10:33:19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从烟花巷子驶出来一架华丽的马车,转入没有行人的长胡同中缓缓而行。老马识途,马蹄踏在被雨水细细冲刷的青石板上,“哒哒”溅水声特别清脆。
      马车里传出一阵酒后乱语:“什么维新派,全他妈书生意气,官场政治屁都不懂,就会纸上谈兵。”官员对怀中的妓女一边嚷一边猥亵的做动作。有求于人的女子当然不会吐露大恩客的秘密,何况官员一族都是满清贵胄,而妓女还是从朝鲜流浪过来的女奴隶,连简单的汉语都不会说。
      变法的风声正紧,条条都触及官员家族利益,咒骂的声音在胡同中导得更响更远。
      从四合院斑驳的墙上悄然滑落一名杀手,提着单刀站在马车前。马嘶鸣一声,便停止前进。官员掏火枪在手,掀起帘子看,眼前青光一闪。
      官员年轻时习过武,但后来被洋枪洋炮吓怕了,改用枪。凭着早年的功底让他下意识往后一缩,否则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这一刀的。这一刀势大力沉,马车顶都被砍掀开。杀手自信能将官员一击毙命,用力过猛,惯性将杀手往前带了一小步,想回刀时,枪已经举在两尺之外。
      绫罗绸缎铺成的马车内香气炸开,很浓烈,又霎地香消云散。雨一下子将马车内的官员和妓女淋湿,温柔乡变成刺骨的冷。
      官员躲过致命的第一刀,他手上有枪,不再认为会有危险,举起瞄准杀手的枪让官员有恃无恐的大笑:“哈哈哈哈……你是康有为的人?都什么年代了还用刀,对不起维新两个字吧!”官员被杀手愤怒仇恨的目光瞪得一窒。待看清斗笠下的来人,瘦高的青年杀手,似曾相识。杀手看到官员因为紧张,将怀中不甚情愿的妓女抓得更紧,指甲都快嵌进她脖子的肉里。
      妓女的身姿面庞依稀像母亲。
      杀手身形向下猛地一沉,与此同时官员开枪。妓女身体突然一挣,官员的枪偏离稍许,电光火石间,杀手一个挥刀斩,官员脑袋掉落,碰到车轱辘,滚到一边。
      血向上喷,溅得妓女浑身都是,有成片的殷红,有斑斑点点。
      杀手紧握一下手中单刀,向上提,抖了一下,又缓缓放下来。妓女哆嗦着从怀中掏银两,不敢正眼看杀手,当他是拦路打劫的江湖草莽。杀手很快伸过手,慢慢抓住,接过来。装着银两的荷包是母亲的遗物,被抄家时流落的,许是某个恩客赏给妓女。
      一切凝固着,杀手想起抄家时的情形,霎时眼泪抑制不住,顺着脸颊,任由雨水冲刷。
      妓女见杀手迟迟没有动作,偷偷斜眼看,看到杀手的眼睛又急忙低下头去。
      杀手深深记得母亲乞求刽子手活命的眼神,就和此刻的妓女一模一样。
      由于惊恐过度,妓女终于不支,向前晕倒,杀手顺势就接到怀里。有更夫打更过来的声音,杀手不知如何是好,脸已经被看到,但妓女终究救了自己,将妓女带走。
      六岁那年,父母被斩首,佑一被发配新疆。清廷腐败,押解的差役就把他卖了,在山西境内,杨深秀见他是忠良之后,将他买下来。
    热门评论:

    昵称:昊天茫茫蒹葭苍苍提交时间:2018-07-17 14:04:08

      厉害的!

    【参赛】-古风-维新

    昵称:昊天茫茫蒹葭苍苍提交时间:2018-07-17 11:35:38

      拜师学艺受尽的苦难,不畏寒暑一刀刀的磨练,第一次杀人时的煎熬,都不如一把枪么?
      神情有些恍惚的佑一被马车送回住所,感觉房门被人动过,持刀而入。
      安妍吉正要开门,隔着门板就闻到血腥味,下意识退后一步,才没被佑一误伤。佑一惊讶的看着安妍吉。他随时可能杀她,为什么不逃走?再想到自己已经被查出,不必杀她灭口,反而安下心。
      佑一太累了,他洗漱干净便要入睡,听到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安妍吉裸着身子躺进来,身体是她生存在乱世的本钱。佑一将她推开。
      倒春寒中,安妍吉不知所措。佑一将被窝摊开,安妍吉躺进去,良久不见佑一动静,她慢慢抱上佑一,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佑一梦到满门被屠,那时候如果有枪……小时候发配边疆向各路人拜师时受到的冷眼磨难,那时候有一把枪就能报仇……第一次杀人时如果用枪,会减轻许多痛苦吧……从梦魇中惊醒,看到安妍吉在静静的看着自己,取过手帕擦拭额上的汗水,她真像自己的母亲啊……

    昵称:青青远山远提交时间:2018-07-17 11:04:53

      两个人互相静静看着对方,有敲门声,佑一提刀隔门问,答康广仁。佑一开了小半扇门,康广仁看到床上包着被单的安妍吉,更坐实了传闻。佑一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康广仁告诉佑一:“风波已经过去,我哥哥替你摆平了。圣上坚持变法,谁也不能阻挡。”他的声音得意而刺耳,“我哥哥帮你免罪,你就是维新党人了。你一身武艺,将来有用得着你,你要记得今日的恩情!”
      能活着,不怕死的人也会争取,佑一默然。康广仁道:“这个妓女现在被通缉,你把她交给我,你自己先去躲一阵子。”
      佑一说:“她救过我。”
      康广仁不信的笑道:“睡出感情了。好吧,我哥说也可以。”语气像对丧家之犬般刻薄。
      京郊城外。
      受灾流离失所的外省流民,还有许多从朝鲜来的难民,渐渐形成一个三不管的贫民窟。这里的木房,人少就搭一层,人多就往上再搭一层。下雨后,饿着的老鼠在坑洼泥泞的路上啃着尸体。
      安妍吉的哥哥心安理得的吃着妹妹出卖身体换来的食物和酒,最低限度的活着。妹妹已经两天没回来了,饿得实在要出去找东西吃才从屋子里走出来。不亮的天都让他觉得刺眼,还没看清楚,已经被青年差役制住了。

    昵称:提交时间:2018-07-17 08:44:00

      佑一心里计算了差役们的脚程,必须在一炷香时间解决青年差役,才能追上救回安妍吉。
      青年差役望着剑锋喃喃自语:“剑是兵器中的君子,现在用剑的人已经不多了……这把宝剑随先祖杀过许多坏人,我祖上也是风光过的。”他又看着佑一平常佩刀,有锈迹还有崩口,“刀是百兵之胆,世道不好,用它杀人壮胆的越来越多。”
      “杀过贪官污吏么?”佑一问。
      青年差役说:“我祖上当官,不杀官。上下几千年了,一个恶人又能改变什么?一个好人又能改变什么?我把你抓住,是我改变命运的机会,定能匡正天下……”
      “这些和我无关,我只知道谁对我好,我对谁好……”
      “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两人话音刚落,同时出手,青年差役用剑突刺,佑一用刀挥斩,两人比快,试图一击将对方毙命。
      刀剑碰撞,两人都受伤了。一击不成,换来招招苦战。
      一招交错,两人调了个位置。青年差役占据出口,知道佑一心急,他自持宝剑锋利,佑一近身时占位抢攻,兵器碰撞时“叮叮当当”连绵不绝。佑一不靠近,便守住出口,只听到兵器偶尔交错,随即分开。
      佑一心急,顾不上许多,将碗口粗的承重柱子,一刀砍断。整个屋子摇摇晃晃,木板掉落。佑一再攻,刀剑交锋,木板削成木屑,纷纷飞舞。


      文章信息
      作者:

      庄十三妖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8-06-07 10:33:19
      阅读次数:82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