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饶命:我不想每天晚上都变成女人了

    作者:萌妖V 提交日期:2018-04-16 15:21:20

      我叫林沫,爷爷取的,很好听的名字,然而我是个男人。
      记得小时候爸妈一直抱怨说这名字太女性化了,我要是女生倒还挺适合。
      却没想到这一句话在我十岁的时候,实现了。
      那次小学春游,跟着老师去动物园玩,可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一条蛇把我给咬了,回来之后发了三天高烧。
      好不容易等到高烧褪去,我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了惊人的变化。
      每天晚上十二点,我会变成女性…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六点,白天我就会变成正常的男性身体。
      害怕,不敢告诉爸妈,想着或许只是暂时的,过几天就不会没事了,可一个月过去了,我还是这样,终于忍不住告诉的爸妈。
      我以为他们会带我去看医生。
      哪想到有一次我竟是偷偷听见了,他们不想要我了,想把我送去福利院。
      瞬间,我心如死灰。
      就在一星期后,他们骗我说要带我去游乐园,最后在我的口袋里塞了几百块钱,跟我说他们去上厕所,让我在这里等一会。
      我知道他们这是要准备扔下我了,我没有戳穿,也乖乖站在那里等了,一小时过去,两小时过去…他们没有回来。
      直到游乐园要关门了,安保人员把我带走了。
      即便早就已经知道了这样的结果,心里还是如针刺般的难受,想哭,却是眼泪都出不来了。
      一个人打拼,学校是去不成了,就去做童工,十年眨眼就过去了,现在我也仅仅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而已。
      长大后的我竟是感到庆幸,庆幸我爸妈只是把我扔了,而不是把我送去研究院。
      现在,我的秘密永远藏在心底,身边没有人知道我会在晚上十二点变成女人。
    热门评论:

    昵称:提交时间:2018-04-17 02:27:53

      现在让我进去,心里还是有点颤颤,因为我看见了,旁边摆放着的牌子,上面写着特价菜。
      妈的!就连特价菜每个都是三四百!
      在这里吃一顿,得花我几个月的工资啊!
      贱男像是看出了我心里的小九九,嘴角微勾,“你放心,这顿我请。”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他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的贱。
      最后我还是跟着进去了。
      坐在一个小包厢里,隔音效果特别好,完全听不到外面的声音,这样一来,里面静的连掉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听见。
      这就更尴尬了,贱男在翻着菜饭,我在方便纠结着手该怎么摆放,腿要怎么摆放,感觉怎么摆都不对。
      他点好了菜,二郎腿一翘,双手交叉放在腹部,眉头一挑,“说吧,想要什么?”
      “什么?”
      “你救了我,我给你报酬,机会只有一次,好好把握。”他说这话面无表情,就像是在问你今天吃了没,一样正常。
      但是这话怎么听都不对吧?我救他又不是图他什么,顿时我就恼了,噔的一下站起来,“如果你今天就是来跟我说这个的,那么我告诉你,我没兴趣,你的报酬,爱给谁给谁吧!”
      谁稀罕啊,走人!
      也没看贱男是个什么反应,直接转身,开门出去。
      就在我走到饭店门口时,我看见一排的服务员端着菜盘金进了那个包厢,离得这么远我都能闻到那香味。
      咽了咽口水,内心正在做着挣扎,好想吃……。
      不过五秒钟,我人已经回到了包厢,讪笑着,“嘿嘿,菜都上来,不能浪费了,我吃完了再走。”
      没错,我只是不希望饭菜浪费而已。
      抓起一个鸡腿我就开始啃,肉汁充斥着整个口腔,我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鸡腿!
      平时为了节省,我也没吃过什么好吃的,每一次吃得好一点的几乎都是跟晓云一起吃的,不能让晓云跟我一起吃那些没营养的东西。
      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摆在我眼前,形象什么早就被我抛到脑后了。
      吃饱喝足,整个人瘫在椅背上,我不行了,要撑死了,胃要炸了。
      打了一个饱嗝,眼睛一瞟,正好看见贱男也吃完了,用纸巾擦嘴,举止优雅的像个绅士,不对,他本来就是绅士。

    昵称:提交时间:2018-04-16 23:49:44

      再看看,饭桌,几乎都是被我吃的,贱男没吃一点点吧。
      有点不好意思了。
      他也不说话,只能我来找话题了,“你刚刚说的,让我提要求,还作数是吧。”
      “嗯。”我在他眼中看见了淡淡的不屑。
      我不在意的继续说道,“这样吧,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就好了。”
      他诧异了一下,没有回话。
      我问道,“上次我碰到你,你全身冰冷,我差点都以为你死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蹩起眉头,犹豫半响,而后说道,“我体质特殊,天生的。”
      还有这种体制?我算是开了眼界了。还有一个问题,“那你那天怎么会晕倒在那种地方?”
      “这是第二个问题了。”
      这…这贱男也太较劲了吧,说问一个问题,还真只回答一个问题啊。
      算了算了,我对他的事那么感兴趣做什么。
      从饭店出来,贱男也不管我了,他直接开着他的豪车就走了,我把扔在这里。
      这里没有公交直达我公寓啊!打的又太贵,我真是日了狗了!
      不就吃了他一顿大餐吗?整的好像我欠他几百万似的。
      心情忒不爽。
      唯一能让我开心的一件事就是,再过两天,梁雨琪就要去视镜了,这几天她忙着练习,没空管我了。也就没有指使我去做事了。
      这次视镜,听媛姐说,是她好不容易求来的机会,女主角已经定下来是姜姚了。能跟姜姚同台合作,即便是一个配角,那身价也能涨涨涨。
      只是,这视镜能不能通过还得靠梁雨琪自己了。
      看她这两天练习的样子,状态倒是不错,表演也是绘声绘色,不知道视镜的时候还能不能保持这个状态,若是能保持,还是有很大的成功率能通过视镜的。
      看她这样也挺辛苦的。为了练习哭戏,还在手上抹了辣椒粉,经常眼睛通红要保持半天才能消下去。
      我看的都心疼。

    昵称:提交时间:2018-04-16 21:43:33

      我也听出来了,这是在关心梁雨琪呢,嘴上说成这样,心里担心了吧。
      回到公司,回过神的梁雨琪一个劲的哭,我怎么劝都没用,只好坐在旁边,给她不停的递纸巾。
      还好已经很晚了,没过多久就是下班时间了。
      梁雨琪慢慢的停止了哭声,收拾了包包就头也不回的走人了。
      视镜的消息本来是要等一段时间,但因为我们这是内部视镜,所以结果几天就能出来,结果出来之前,在公司见不到梁雨琪的踪迹,打电话都找不到人,媛姐在办公室骂了几天了,我就成了这替罪羔羊。
      我就当做没听见,左耳进右耳出。
      终于两天后,大中午的我正在公司食堂吃饭,吃完回到办公司,在老远就听见里面传来的大叫声,吓得我赶紧跑到门口,打开门,往里面瞧。
      看见梁雨琪在沙发上跳来跳去手舞足蹈的,“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居然成功了!我可以几个晚上兴奋的睡不着觉了!”
      “怎么回事?”现在能让她忽然出现,并且这么兴奋的,我脑子里瞬间想到了什么,但还是要确定一下。
      梁雨琪跳下沙发,一把抱住我,“林沫!我成功了!我是女二号了!啊哈哈哈。”
      女二号!大概猜到了她面试成功了,可居然是女二号!怪不得她兴奋成这样!
      应该是姜姚在导演面前说了好话吧!
      “今天晚上我请客!我请你和媛姐吃大餐啊!”
      免费的一顿不吃白不吃,我自然是立马答应了。
      下班先回了一趟公寓,换了一套休闲服,才赶去梁雨琪说的那个地方。
      到了地方我才知道梁雨琪说的大餐就是路边的大排档而已,梁雨琪还异常的兴奋,“我跟你们说,这里的东西特别好吃!”不等我和媛姐跟上去,她就先坐下来,拿着菜单,“我要这个,还有这个,那个也来一份。”
      我和媛姐连菜单都没拿到,她就点好了全部的了,还叫了一箱啤酒。
      我不赞同的说道,“酒就不用了吧,我不能喝酒。”
      喝酒会坏事,万一我十二点前不能回家,那就完蛋了。
      “你不喝,我喝啊,今天我高兴,不多喝点怎么能体现出我现在的高兴呢!”她眼睛放光的把就一瓶一瓶的放上桌子。
      这是什么逻辑,谁说高兴就一定要喝酒来体现?
      我也劝不了她,只好由她去了。
      一瓶瓶的下肚,菜都只吃了一点点,梁雨琪已经开始晕乎乎的了,媛姐在吃到一半的时候就说有事先走了。
      现在我跟梁雨琪两个人在这里,还真是不好办,我按住她还想拿酒瓶的手,“别喝了,你现在都醉了。”
      “谁说的,我高兴,我还要喝!”不顾我的阻拦,拿起一瓶就往嘴里灌。
      又是几瓶下肚,她终于是趴下了。我拍了好几下她的脸,她只是嘴里嘟囔着,我黑下脸。
      这下糟了。

    昵称:提交时间:2018-04-16 20:21:18

      最后还是我付的钱,两百块大洋就这么出去了,我肉痛啊。
      扶起梁雨琪,她的全部体重都靠在我半边肩上,害我走路有点艰难了。
      问了好久,总算问出了她家的地址在哪里。
      大晚上的,这里的路灯有几个是坏掉了的,有点昏暗,拿出手机想要开启照明,猛然发现,现在已经十一点五十五了!
      第一次忽略时间忽略的这么彻底!
      只剩五分钟了!
      不好了!
      周围也没有可以躲的地方,我一咬牙,连带着梁雨琪一起,到了一处灯光最昏暗的地方,等待时间到十二点。
      现在人少,几乎没人路过这里,心里默念,千万不要有人过来,千万不要有人过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十二点的钟声准时敲响,我看着我变长的头发,心中松了一口气。
      走出昏暗的地方,招了一部的士,把梁雨琪送回了家,我拖着疲惫的身子从她家出来。
      还好她的小区离我所在的小区不是很远,一回家我就要躺床上睡觉,我怎么老是干这种带人的事情啊!
      前不久还被那个贱男给占了一个那么大的便宜。
      想着这个的时候,前面忽然的一束车灯照在我身上,刺的我睁不开眼。
      抬起手臂挡光,灯光又忽的一下灭了。
      眼睛还没有适应,看不清前方,只能大概的看见,车门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人。
      我揉了揉眼睛,放下手,要仔细看时,我感觉我的手臂被抓住了。
      身前传来熟悉的声音,“原来…我那天不是做梦啊,我说,我怎么会做那样的梦。”
      这声音…卧槽,贱男!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懵逼的瞬间,他再次说道,“说吧,你是谁?”

    大神饶命:我不想每天晚上都变成女人了

      文章信息
      作者:

      萌妖V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8-04-16 15:21:20
      阅读次数:26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