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落英缤纷(长篇青春小说,已完稿,寻出版)

    作者:大溪水2012w 提交日期:2018-02-26 09:57:28

      引子

      清晨,当初升的太阳将它的辉光洒射在古城这片古老而又充满活力的土地上时,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们也已经开始了新一天的劳作与生活。从城南的韦曲、小寨到城北的龙首、草滩,从城东的半坡、浐灞到城西的阿房、三桥,也包括以钟楼为中心被四面城墙合围起来的被老西安人谓之为的城内,不管是大街还是小巷,不管是干道还是支道,人流如潮、车流如水,到处一片车水马龙的繁忙景象。
      陆怀远就是这如潮人群中的普通一个,现在,他也正像其他很多人那样,徜徉在仲秋的晨景中,骑着自行车,行走在上班的路上。他要去的地方位于南北走向的西沣路和东西走向的环山路十字交接的转盘处,《长安月》杂志社设立的终南山摄影基地就位于该转盘的东南角附近。
      终南山是东西横亘于古城南部的秦岭的一部分,西起周至,东括长安(西安市下辖的一个区,即前陕西省长安县,位于西安市南),恰巧属于秦岭中段,因位于古长安城南,所以自古又称终(中)南山。这里风光绝美、景色宜人,既与古城的繁华相去不远,又恪守自然的沉静千年不变,不但为城里的人们提供日常生活所需的各种资、产,更是千百年来无数文人骚客寄寓无限的精神家园。
      陆怀远不紧不慢地踩着自行车,农历八月十六的早晨对他来说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他也还是和平常一样,早晨五点半起床,吃过早饭,收拾停当后,大约六点钟左右蹑手蹑脚地从家里出发以不致惊动妻女。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对于他来说早已,就如这西沣路两侧的美景一样,就如这前方清晰可辨的终南山一样。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思讨着自己昨日所拍的每一幅照片的缺憾与不足,并构想着后续如何逐步地加以改进和提升。人虽然还在路上,但心却早已是在工作中。
      突然,斜挎在身侧的小包中传来几声手机“嘀”、“嘀”、“嘀”的响声。是谁这么早就惦记起自己了?陆怀远不由一皱眉。他把思绪拉回现实,停下自行车,拉开小包的拉链,拿出手机一看,浑身上下不由一震。
      那是一条短信,手机上并没有显示发信人的姓名而直接就是一长串号码。那显然是一个没有存在手机号码簿中的陌生号码,那显然也是一个记刻于他的内心深处永远也不会忘却的号码。
      陆怀远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才去尝试着阅读起短信的内容:

      月等中秋尚可圆,
      与君难道比天远?
      常思君,
      不得见,
      功名利禄牵,
      脱不了凡。

      昨夜无月地色暗,
      念君忽伤感。
      人间与君本有缘,
      匆匆擦过肩。

      常思君,
      恨无缘,
      鬓边青丝不再鲜。
      明知生灵来世转,
      皆过客,
      不复还,
      仍不敢坦言。

      思君切,
      惟把往昔青春颜,
      藏心间,
      美美看。
      但愿心灵真有感。

      2010-9-22 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

      陆怀远的手不禁微微颤抖了几下,而思绪再也抑制不住,如潮水般地就一下子涌回到了往昔


    热门评论:

    昵称:霍去病的梅花枪提交时间:2018-03-03 01:04:09

      自序

      在一个知识越来越系统化而时间越来越碎片化的年代,人最大的困扰与悲哀或许就是没有一段完整的时间用于专心和自在地完成一件事情,这本关于青春的书的写作过程自然也是这样,其间屡被很多杂琐之事所中止和打断,这实在是一件让人很痛苦的事情,就像是在睡梦中被人活生生地拉起一样,虽然后来,历经辗转也能入眠,但和先前的却往往不是同一个梦了。好在青春却不同,她逆风飞扬、卓然独立,你跌了一跤起来她是青春,你再跌一跤起来她还是青春,你跌了三跤五跤起来她也依旧是青春,虽然,那里曾跌宕过我们无数难以割舍的伤感和情怀,埋葬着我们许多的旧梦与理想。所以,面对青春,你所能做的,不是逃避与退却,而是和我写作这本书时一样,默默地负重前行并含泪坚持到终点,而无论过程有多么艰辛与痛苦。你或许感受过曲解,感受过中伤,感受过孤单,感受过迷茫,感受过无奈,感受过神伤,感受过彷徨甚至感受过失落,但那不是青春已远去,不是青春已死亡,而是青春已呱呱坠地,是青春已开花结果,是青春已成熟。

    昵称:骥君提交时间:2018-03-02 23:33:06

      帖子内容不能少于500字,所以只能把引子放在自序和题记前面。

    【原创连载】落英缤纷(长篇青春小说,已完稿,寻出版)

    昵称:提交时间:2018-03-02 23:12:26

      第一章 话别(2)

      陆怀远和父亲闻声后几乎是同时回头,却看见站在身后不远处喊他的,正是自己的同班同学朱文莉。
      陆啸谦几乎还在思忖中,朱文莉却落落大方地走上前来,不经介绍自报山门地向他打招呼说:“您好,这位就是陆叔叔吧?之前就听怀远说过您会来的。我是他的同学朱文莉。”
      陆啸谦这才回过神来,眨了几下眼睛,急忙回答说:“朱同学,你好,我是怀远的爸爸,以前听怀远说过你。”
      朱文莉脸上不觉一红,却并不忸怩,继续说道:“其实像怀远这样,陆叔叔都不必这么费心的,他肯定是十拿九稳的。怀远,你说呢?”
      陆啸谦不觉会心地一笑,朱文莉的这句话,却正说在了他的心坎上。三年前,当他下定决心也是在儿子的一意坚持之下没让儿子上初中专而把他送来少陵中学就读高中以来,一直盼着的就是这一天,而儿子陆怀远这三年在学校的成绩和表现也更给他增添了足够的信心,以期待这一天早点到来,不但儿子本人可以彻底跳出农门,成为吃着商品粮的城里人,自己自然也会以多年来村子里的第一位大学生父亲的身份而名扬乡里,那份荣耀,自是无可比拟。想到这里,他不由多看了一眼朱文莉——这位自己儿子的同学。


    昵称:霍去病的梅花枪提交时间:2018-03-02 20:33:05

      顶帖


      文章信息
      作者:

      大溪水2012w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8-02-26 09:57:28
      阅读次数:21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