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累【修改版】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提交日期:2017-06-28 09:35:11

      八十年代,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小孩。
      傍晚,一位少妇坐在自家院子里纳凉。“到屋里去吧,快要生了,立秋了早晚凉。”老妇人从屋子里走出来对少妇说。少妇应声起来向屋里走去。老妇人笑眯眯地盯着少妇的屁股看了又看,心里乐道:我儿媳妇的肚子里准是个胖小子。
      老妇人见儿媳妇走到内屋门口,忙屁颠屁颠地跟上去,一手托着儿媳妇的胳膊,“二十几岁的人了,都快做妈妈的人了,小心点!我那宝贝孙子可在这肚子里呢!”直到那少妇在床上躺好,老妇人这才放心地去张罗吃的。
      厨房里那是“酸”当先啊。酸儿辣女嘛~没多久,老妇人弄了碗酸菜鱼,笑眯眯地端过来,“我的乖孙子,瞧奶奶给你做什么好吃的了,这可是你爷爷昨儿个特意跑到市区给你买的哦,跟我们村里卖的可不一样。”少妇默默接过来,慢慢地吃着,老妇人就待在一边笑眯眯地盯着儿媳妇的肚子傻笑。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
      “巧婆婆啊!我儿媳妇要生了。”老妇人跑到村里的产婆家中高声叫道。那个叫巧婆婆的妇人,闻言忙抓起碗快速地把饭吃完。随后就跟着老妇人出去了。一路上,老妇人笑眯眯地说:“我家宝贝孙子还真会挑时间。好命啊,生下来正好赶上吃午餐。”
      老妇人家里,屋里的少妇正躺在床上喊着痛。“准备热水,剪刀,火......”巧婆婆招呼一声,走进里屋。一屋子的人早忙开了,巧婆婆走到床前,看了看少妇,吩咐几句就开始接生工作了。
      不知过了多久,娃娃生出来了,巧婆婆把剪刀在火上烤了烤,把脐带剪断了。随后接过早准备好的毛巾把娃娃周身擦了一下,用包裹一包递给老妇人。老妇人接过娃娃,伸手一摸,脸色瞬间黯淡下来,淡淡地说:“漂亮是蛮漂亮的,就是少了样东西。”没一会儿,巧婆婆取出胎盘放入一旁早准备好的坛子中。
      又不知过去了多久,产房中已经收拾妥当,娃娃已经包裹好,放有胎盘的坛子也按传统安置完毕。应有的欢乐与喜庆没有出现,而是压抑的冷清与失落。室外的青年走进来,也许是第一次做父亲吧,感觉很新鲜,他抱起小娃娃瞧了瞧,“你怎么不哭啊?”不知是不是错觉,小娃娃好像冲着年轻的爸爸“呵……”了下,瞧着像笑。这么一来,屋子的沉静倒是打破了,有人逗着娃娃说:“小娃娃啊,你怎么那么急啊?是不是看到我们吃午餐就忙着出来啦,丢了一样东西啦!”
      老妇人也许心里落差太大,冷清的吩咐几句,就走出屋外。按照传统。月子里亲戚们是要上门看月子的。老妇人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失落,一边打理家务。到了傍晚时候,老妇人瞟了眼换下来的尿布,淡淡地自言自语般地说:“做长辈的是不洗尿布的,对子女不好。我坐月子的时候啊,你奶奶连内屋都不进的。”说罢,老人就若无其事地继续做些家务。
      老妇人的一家,从娃娃的出生就笼罩着沉闷闷的气氛。没有人去关心产妇的心里感受。大家的心里头早被那满满的失落占满了。抓得这么紧,要孙子的话就是超生,那样的话,做完月子就得准备了。
      “这两天,亲戚们会过来看月子,大家正好相互问问聊聊,看看有什么生意可做?这玉儿做着月子,暂时没动静的,一出月子就不好说了。”老妇人瞟了眼床上的少妇与娃娃,压低声音与青年人商量着对策。
      “嗯。”青年人闷闷地应了一声。青年人名叫顾正国,今年二十有三。去年与村里的玉儿结婚,年底媳妇就怀上了,一家人开心极了。老妇人与她老伴成天屁颠屁颠地忙前忙后,没事儿就盯着儿媳妇的肚子瞄,研究着肚子里是男孩还是女孩。
      少妇怀孕后,老两口又是民间里观察肚子形态,又是科学B超的,各种方式、各种途径去提前获知儿媳妇肚子里的娃娃的性别。由于先前的各项指标都显示儿媳妇的肚子里是个男娃娃,老两口别提多高兴了。
      可是,这结果,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少妇的妹妹叫青儿,是位美丽又能干的姑娘,家里老小,读了些书,眼界也开阔些。这天她过来看月子。一进们就笑嘻嘻地冲着老妇人说:“她奶奶,这娃娃可真漂亮,瞧那双眼睛骨碌碌地转着,好玩的很。”她逗着娃娃边说,“啊呵呵,瞧,这娃娃都与我谈家常了。”
      青儿不亏是读过书的,一出口就把家里那压得众人喘不过来气的气氛冲散掉七八分。 大伙儿也挺给力,一个个围着娃娃,你一言我一语地逗起娃娃来。然而,这刻意营造出来的欢乐,终究是不能长久维持的。没多久,那沉闷压抑的气氛就再次向众人笼罩过来。
      青儿逗了会儿小娃娃,轻声与顾正国说:“姐夫,去大姐那边做月子吧。”
      顾正国闻言沉思了片刻,低沉地说:“好,最迟月子前几天就得离开,不然就麻烦了。我们都别对外声张,过几天你姐身体好些,我们夜里悄悄地走。”顾正国说着就若无其事地逗着娃娃,笑嘻嘻地说:“青儿,你看这娃娃的眼睛像我吧?”
      青儿闻言笑嘻嘻地逗着娃娃,“可不是,瞧,这眼睛可真像姐夫。”
      或许是大家有对策了吧,家里沉闷的气氛缓和了些。青儿逗了一会儿娃娃,走到玉儿床边,柔声宽慰道:“姐,你也别想那么多,放宽心好好养身子,做月子的人,可不能哭,那对眼睛不好。”
      玉儿哽咽着点点头。可这心怎么宽得了?从娃娃出生,满屋子人那失望的表情,能装着看不见么?她虽没有读过书,可人却是相当要强的。心思缜密、敏感的她静静地打量着进进出出的人,心里的委屈那是越积越多。
      公婆的态度、老公的态度、旁人的片言只语都刺激着她。可要强的她,只能默默地忍着。把这一切都归于自己的肚子不争气,自艾自怜的想:自己没本事生男娃娃,又有什么脸面去说他人的不是呢?
      小娃娃出生二十多天了,陆陆续续来看月子的人还真不少,屋子里时不时地也会传出些欢笑声,只是这些欢笑声中隐隐透着心酸、遗憾。
    她的累【修改版】

    热门评论:

    昵称:手指头会动的懒猫提交时间:2018-01-03 18:47:21

      顾强轻轻叹了口气,对自己的中考选择有些迷茫,要参加N市的重点高中提前招生考试吗?如果我报了,我就没退路了,万一失败的话,爸妈是不会给我第二次机会的。
      顾强突然想问问高傲他的意见,在她的潜意识里,她认为自己的眼界某种程度不如S城的高傲来得宽广,她认为一个人的抉择与她的眼界大小有关。而她身边的这些人,爷奶辈们,有的这辈子都没走出过M镇。他们的父母辈们,最高学历也就是初中生,高中生那是少之又少。
      大部分人眼中的理想生活,大概就是M镇上那些学校里的老师,医院里的医生护士以及一些银行里的工作人员,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不要种地,坐办公桌打电脑的。
      顾强从床上爬起来取出一本信纸开始给S市的高傲写信了,信中询问他,以后中专、大学的发展前景。次日中午顾强就去了M镇邮局将这封信寄出去。
      顾强寄出信后半个多月收到高傲的回信,顾强拿到信后格外的兴奋,她打开信封抽出那一叠纸张,认真地看着他的来信。从字里行间中,她仿佛看到高傲双眼发光地跟她叙述着一些国内外热门专业的发展趋势以及未来哪些专业会很热,国内哪些大学院校哪些老师比较牛等等。
      顾强认真地看完高傲地来信,陷入了沉思。她的心里有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一定要考上N市重点高级中学,然后在未来的三年持续关注国内外发展趋势,为高考选择大学选择专业做准备。在顾强的潜意识里,她觉得如果自己就这么听从爸妈的安排,选择中专,她将来一定会后悔。她想给自己做次主,选择高中,选择考大学。
      这天英语课结束后,秦正君交给顾强一叠报名表格,要求参加提前考试的同学到顾强那边领取表格填写,第二天晚自修前统一交给他。
      顾强取出一张报名表果断地填写了N市重点高级中学,然后与另外几名同学的报名表一起交给了秦正君。秦正君一一翻看核对同学们的填写是否准确,当看到顾强选择的是N市后,他深深地看了看顾强一眼,问:“你选择N市重点高中?”
      “嗯。”顾强望着秦正君的眼睛,坚决地点了点头。
      “N市重点高中录取分数很高的,我们学校往年还没有人考上过。”顾正君看了看顾强淡淡地说。
      顾强没有说话。
      “当然以你的成绩,考K中是没有问题的。”秦正君沉思了一会,又说。
      “老师,我想考N中。”顾强坚决地说。
      “你的成绩,考N中也是可以的,只不过,没有K中把握大。”秦正君认真地分析道。
      “我会努力的。”顾强认真地说。
      “竟然考N中那么就考吧,这些志愿表我下周一交到校长那边,你要是改变主意,可以在周日上晚自修前找我。”秦正君看了看顾强说。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老师。”顾强说。
      “那就先回去吧。”秦正君说。
      “好的,谢谢老师。老师再见。”顾强说完就一溜烟跑了。
      秦正君看着顾强跑开的身影,良久,他拿出顾强的那张报名表看了看,心里想着也许顾强会成为我们校进入N市重点高中第一人。
      当天晚上顾强回宿舍洗漱完毕后,爬上床拿出一本课外书看了一会儿,临睡前,她在那本软面抄在上面写道:“不逼自己一把,怎么知道自己有多么优秀呢?”
      顾强写好后,收起那本软面抄后,她安静地躺在床铺上,闭着眼睛想着接下来的应试计划,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初三一班级参加提前招生考试的总共九人,顾强是唯一的女生也是唯一报考N中的,另外八人都是男生报的是K中。
      这九人的成绩在班里是拔尖的,班上各科老师对他们的备考相当重视,在全班的中考计划安排外,给他们九人额外安排了学习计划。也就是说他们一边跟着班里的大队一起学习,还得抽时间进行特训。
      N中考试时间一般在K中考试前一周,因为全校只有顾强一人报考,所以学校没有组织N中的备考,顾强就跟着本班组织的K中考试学习组一起学习。
      学习组的学习是相当苛刻的,虽然大家都是班里成绩拔尖的,平时的做题速度比一般同学快多了,但是他们每天从早上4点半起床后,扣除吃饭上厕所外就不停地看书做题,每晚能在12点前睡觉就不错了,通常到凌晨一两点才可以休息。
      顾强知道自己身体体质比其他同学差些,参加K中考试学习组后,每晚睡眠时间是24:00-6:00,白天中午与晚自修前各补觉半小时,这与M中的初三年级的同学比顾强每天的睡眠时间至少多三小时左右。
      然而,跟着K中考试学习组学习了一周,顾强还是明显地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于是顾强给自己制定了如下作息安排,不管作业有没有完成,每晚23点准时睡觉,白天中午与晚自修前各休息半小时。
      每天起来后,先做一套体操,课间,都去教室外走走,欣慰的是,顾强给自己制定的强制作息安排,起到了极好的效果,她的精神状态可谓是精神饱满,精力充沛,神清气爽,如沐春风,与全班同学灰头土脸的状态明显不同。
      K中考试倒计时30天时,学校放了一天月假。
      放假的前一天下午最后一堂课结束后,顾强去宿舍拿了本外文小说放书包里就骑着自行车回家了。到家时天已经黑了,顾强吃完晚饭洗好碗筷,就去厨房烧水了。
      “强儿,这会烧什么水啊?”玉儿不解地问。
      “妈妈,我烧水洗澡。”顾强一边说一边往灶膛里放稻草干。
      “明天再洗吧,这么晚还烧水洗澡?”玉儿说。
      “哦,妈妈,我明天去市里买些书。“顾强说。

    昵称:手指头会动的懒猫提交时间:2018-01-03 18:34:49

      “我家强儿还是农村长大的,她啊,呵呵,连葱蒜都不分的。”顾正国笑道。
      “我哥嫂也是,现在孩子下多少地啊,我儿子才好呢,看着麦苗说韭菜。”大姑顾小婉笑呵呵地说。
      “是啊,现在小孩都这个样,好多庄稼分不清,能认个麦跟稻就不错了。”小姑顾小米笑着说。
      “我家强儿好,考上了,以后不用种地。”奶奶桃子笑眯眯地冒了一句。
      “就是就是。”大家笑呵呵地附和着。
      张罗完毕,满满一桌菜端上餐桌,大家围坐一起。几个玩得不亦乐乎的表弟妹们,瞬间歇菜了。顾强就是那位家长们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大人们一边夸赞着顾强,时不时地对其他孩子说教着,什么你们别光顾着玩,要向顾强学习,用心学习,强儿成绩怎么怎么滴好之类。
      顾强抿了抿嘴,默默地用餐,心里暗道:这是拉仇恨的节奏?
      顾正国夫妻二人一直知道顾强中考考了个全市第一名,考上了N市师范学院。后来无意中得知顾强还以N中提前考试第一名被N中录取了,夫妻俩瞬间傻眼了,只得向顾强核实消息的真假。
      “强儿,我听说,你参加N中提前招生考试,被N中录取了?”玉儿不太确定地问。
      “哦,那是真的,我没想好怎么跟你们说,就一直没提。”顾强点了点头,轻声说。
      “你这个矛盾啊,师范学院与N中?”顾正国有点理解不了,他望着顾强,口中嘀咕。
      “不矛盾的,这两个学校,我可以选择去其中一个上。”顾强看了看顾正国平静地说。
      “那强儿,你想上什么啊?”玉儿一下子就抓住了关键。本来还佩服妈妈一下就抓住问题关键的顾强,还没来得及说话。玉儿接着又自顾自地分析起来:“你应该是想上师范学院吧,不然你也不用再参加中考了。”
      “这个,妈妈,”顾强迟疑了下,说:“妈妈,其实,我比较想上N中。提前考试结束后两个多星期成绩才出来,录取通知书是三个星期后寄到我们学校的,中考报名那会儿,我还没收到录取通知书。我之后报名参加中考,也是防止没有考中就给自己留了个退路。”
      “你准备上哪个?” 顾正国吸了口烟,问。
      “N中。”顾强坚决地说。
      “强儿,我听说上高中不迁户口,N中是好学校,可是不迁户口啊。”玉儿好心提醒。
      “这个我知道。”顾强低声说。
      “强儿,你听妈妈说啊,上了高中不考大学就白上了,不像中专还能学个专业,以后就算不分配工作,也可自己找工作。”玉儿顿了顿,又苦口婆心地说:“再说,我听人家说女孩子上高中后,现在成绩好的,不一定以后成绩好,你到时万一考不上大学怎么办?你爸妈不是有钱的爸妈,没钱买给你上啊。”
      “我会努力考上的。”顾强坚决地说。
      “强儿,你要看看自己家庭情况,有个中专文凭够用了,大学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找工作。有本事都找到工作,没本事上了大学也找不到工作。”玉儿继续劝说。
      “上什么上啊,多大了。”顾正国语气有些冲地说。
      “正国啊,你这么大声干嘛?”玉儿不满地瞪了顾正国一眼,转头看着不说话的顾强,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你自己好好想想。”
      那天后,顾正国家中的气氛诡异起来,顾正国夫妻听人家夸自家孩子“成绩好,考上了”之类的话,也没那么开心了。
      顾强那死活要上N中的架势,他们理解不了。在他们的眼中,去师范学院上学才是最好的选择,过去报到,城镇户口,上个五年,出来大专文凭,到学校做老师多好。干嘛要去上N中,三年后还得考大学,就算顺利考上大学了,还得上三四年,这前前后后几年的学费就不是一笔小数目。大学毕业后,还不是一样得找工作么?
      顾正国夫妻与顾强的冷战一直持续到顾正国夫妇去学校拿初中毕业证书。
      那天,顾正国夫妇二人亲自去M镇中心初级中学,校长大人面对毕业班的家长们,激情澎湃地宣传着M镇今年中考录取情况。负责分发成绩单的老师得知他们是顾强的家长时,热情地客套几句后,顾正国夫妇就被秦正君客气地领进一间教室。
      “顾强爸妈,随便坐,你家顾强了不起啊。”秦正君走进教室微笑着招呼道。
      玉儿坐下后,组织了一下语言说:“老师,我们家顾强收到师范学院与N中的录取通知书。”
      “是的,她参加了N中的提前招生考试,还有中考。这两个学校,她都可以上。”秦正君笑呵呵地解释道。
      “这个矛盾啊。”顾正国自言自语般地嘀咕。
      秦正君轻轻摆了下手,微笑着解释道:“不关的,你家顾强考上的这两个学校都不错,随便上哪个都可以。”
      “老师啊,我们乡下人不懂那么多,这笨人笨方法,我们觉得师范学院好,毕业出来做老师不用种地,还能转城镇户口。”玉儿淡笑着开口。
      “这个,呵呵,各有各的好处,师范学院不用再高考,大专文凭,早两年毕业,早两年毕业;上N中呢,以后考大学,长远看,发展空间大些。”秦正君微笑着向他们解释。
      校长大人笑呵呵地走过来,“秦老师,这是顾强爸妈?”
      秦正君微笑着介绍道:“这是我们的校长。”
      “校长好,”玉儿笑了笑,说:“我们过来问问顾强的事情。”
      校长大人笑哈哈地说:“顾强啊,你们这个女儿有出息啊。她可是我校第一考进N中的,了不起啊。哈哈,N中比K中还要好,这进了N中就等于一只脚跨进了大学门啊,哈哈,你们家顾强有出息啊。”

    昵称:手指头会动的懒猫提交时间:2018-01-03 17:43:17

      玉儿听校长这么一说,心里自然是欢喜地,笑吟吟地说:“托校长吉言啊。”
      校长大人摆摆手,笑哈哈地说:“这个我们知道的,N中,那是什么概念?N市下面有几个我们K这样的市,我们K市下有多少乡镇,你们想想过,这么多学生,能有几个进N中的?
      我们学校就没人考过N中,也就考考K中,考N中容易呢?上N中那都是尖子生中的尖子,进了N中,就没考不上大学的,考清华北大的不在少数。”
      顾正国、玉儿两人听校长大人这么一说,那是满心欢喜,面上有光,玉儿笑吟吟地说:“清华北大不想啊,一般大学就行。”她是不清楚哪个大学好不好,但是清北大学,她还是知道那是好大学的。
      顾正国笑呵呵地附和,“就是,呵呵,有大学上就行。”
      玉儿想了想,笑眯眯地问:“校长啊,我们看孩子有两个录取通知书,不知道该上哪个好,所以过来问问。”
      “呵呵,这两个学校都不错,师范,出来是大专毕业,以后就到学校做个老师。上N中,以后考个大学,前途那自然不用说的。”校长乐呵呵地说。
      “呵呵,我们种地的,也弄不清楚这些,这不,也只能拜托你们,帮忙拿个主意。”玉儿笑哈哈地说。
      “长远看N中好,将来考个像清华北大什么的, 7年后拿到的是本科学历。师范学院也不错,5年后毕业直接发大专文凭,早两年工作。”校长笑呵呵地望了望顾正国夫妇,“就看你们怎么看了。”
      “就是啊,不知道怎么挑选。”顾正国听校长这么一说忙笑哈哈地搭话。
      “你家顾强怎么看?”校长看了看两个人问。
      “呵呵,顾强想上N中,我们有心让她上师范学校。”玉儿微微笑了笑说。
      “顾强选N中也是有道理的,长远看以后考大学拿的是本科学历,肯定比大专学历强。”校长转头望向秦正君,说:“我一会还有个会,你招待下。”然后笑呵呵地跟顾正国夫妇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顾强爸妈,选择N中以后发展空间大些,也就是晚个一两年毕业罢了。”秦正君笑呵呵地说。
      “是啊,那个班主任,我们乡下人,懂得不多啊。也不知道怎么选择好了。”顾正国打着哈哈。
      “你们让顾强自己决定吧,毕竟这是她自己的事情。”秦正君沉思了一下,笑呵呵地说。
      “让她选,她肯定是N中了,呵呵。”顾正国无奈地笑了笑。
      “你们女儿选择N中也挺好的。”秦正君应了一声,瞥了眼手表。
      “老师还有事情?”玉儿见他看手表就问。
      “嗯。一会有点事。”秦正君微笑着说。
      “那老师你先忙,我们这就回去了。呵呵,我们庄稼人,知道什么啊,过来问问你们老师,讨讨经。”玉儿站起来笑吟吟地说。
      ……
      顾正国夫妇从M镇中心回来后,尽管还是期望顾强选择师范学院,不过态度上有所缓和,或许是校长大人的那句“进了N中等于一只脚跨进大学门”起到了作用。瞧着顾强那副铁了心上N中的架势,语重心长地跟顾强说了句“你自己想清楚,自己拿主意”,就不再劝说。换句话说,他们把选择权交给顾强了。
      暑假的气候是闷热的,村民们习惯午休避暑,也只是乘早晚凉去地里务农。顾强午睡醒来,没有立即起床,她安静地躺着,脑海里回想着近几日的变故。爸妈得知她想上N中时,起先的反应是她脑子进水的,暴跳如雷地想把她骂醒,之后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苦口婆心地劝说,如今是以退为进地让她自己抉择。
      顾强忍不住苦笑。这大概是她第一次违背爸妈的意愿吧,一直以来,人前的她都是随和、顺从、毫无主见的,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个听话的乖宝宝。其实,顾强只是把自己的意愿悄悄藏起来了,不触及她的底线时,她自然是很好说话的。
      顾强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她爷爷到处走,见识过外面的世界。偏爱静的她,闲暇时喜欢静静地待在房间里看书、写字、画画、鼓捣些小实验;而对于村里的家长里短、大小是非、生活习惯、文化,却从不陷入其中。她内心有另一番天地,那里是她对未来的憧憬、对人生的思考。
      顾强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从床上爬起来到水缸里打了些水洗了洗脸后,见爸妈还在午睡,就进了自己的房间,从抽屉中翻出一封信,是她M中的一位学姐几天前寄来的,这位学姐如今在N市师范学院上学,来信告知她今年暑假留在N市做家教,并邀请她没事到N市找她玩。
      顾强望着手中的信,思索了片刻。心里有了决定,去N市学姐那边待几天。她收起信,轻轻摇了摇头,走出房间。看了看客厅大吊扇下躺着的三人,想着傍晚太阳不那么毒辣的时候,爸妈准会下地看看。
      她走进厨房,掀开锅盖,见所剩饭菜不多,拿了些面粉,打算做些饼,这样爸妈待会醒来,可以吃些东西再下地。夏日里烧火做饭那自然是格外热的,顾强做好饼,可是出了一身汗,见时间已到下午4点多了,就干脆又烧了些水、洗澡。
      顾强在院子里洗换洗下来的衣服时,见顾正国夫妇醒来,忙说:“爸妈,我做了些饼,我们晚上就吃这个吧。”
      玉儿闻言自然欢喜,他们的大女儿还是很贴心的,当下笑眯眯地说:“好的,正国啊,先吃点,我们再下地。”说着就往厨房走,折回来后,想起什么似的交代道:“强儿,待会小兴起来,你给她洗澡。”
      “好的,她醒了,我就给她洗,早点洗没有蚊子。”顾强一边搓洗着衣服一边满口应道。
      “正国,待会拿个锄头。”玉儿咬了几口饼后,提醒道。
      “嗯,带个铁锹。”顾正国补充道。
      顾强洗好衣服,端着洗衣盆边往外走边说:“爸妈,小兴没有醒,你们等我漂洗好衣服回来再走。”

    昵称:忘记他E提交时间:2018-01-03 15:50:16

      两人走进大排档,顾强、段辰分别点了份青椒牛肉盖浇饭与糖醋排骨盖浇饭,入座后,段辰突然问:“顾强,你初二的时候,有到N市一中参加奥林匹克物理比赛么?”
      顾强闻言眼前一亮,“有啊。”随即想到什么似的问:“你那次也参赛了,还是?” 
      段辰微笑着点了点头,“恩,那次我也参加了。考试结束后,大家都忙着往外走,就你一人远远待着,待人走得差不多,才不慌不忙地往外走。”
      顾强闻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哦,呵呵,我怕挤。”
      段辰闻言莞尔,“原来如此。”
      顾强有些无语,“拜托,有那么好笑么?”
      段辰微笑着摇了摇头。那天顾强扎着个马尾辫,一身T恤牛仔装,就那么静静地站在一边,淡定地看着浩浩荡荡往外挤的人群。别人考完试不是忙着对答案,就是兴奋地往考场外冲。她那反应还真是,恩,太淡定了些,段辰当时可是印象深刻,至今记忆犹新啊。
      段辰想到这,轻轻笑了笑,“嗯,以后得像你学习,省得去人挤人。”
      顾强无语地摊了下双手。
      段辰浅浅笑了笑,随口问:“待会你打算怎么安排?”
      “回校。”
      “午休?”段辰一副了然的表情。
      顾强闻言默默抚了抚额,心里暗道:“难道自己能睡的事,在高一一班已经不是秘密了么?”
      两人用餐完毕,走出餐厅,段辰暖笑道:“我做护花使者,送你回去?”
      “谢啦,不用。我打算步行回去,消化一下。”顾强浅笑道。
      段辰闻言暖笑着微偏了一下头,“看来我是必须送一下你了。”见顾强欲开口,忙说:“不用谢我,权当减肥。”
      “嗯哼?”顾强探究的表情望向段辰。
      “好啦,我们可以走了么?”段辰温和一笑。
      顾强默默抚了抚额头,心里打鼓:这个段辰怎么回事?
      两人闷声走了一会儿,顾强感到气氛有些诡异,没话找话地说,“你对机器人感兴趣?”不然这气氛太尴尬了。
      “嗯。”段辰温和地笑了笑。
      “机器人要在中国发展还有很长路啊。”顾强淡淡地说。
      “哦?”段辰挑了挑眉,“你对机器人也有研究?”
      顾强浅浅笑了笑,云淡风轻地说:“计算机发展成熟,机器人行业才会兴起。”
      “嗯。”段辰认同地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就机器人的前景进行了讨论,不知不觉中就到了N中女生宿舍楼下,顾强指了指宿舍楼,浅笑道:“我到了。”
      段辰嘴角微扬,“呵呵,与你聊天挺愉快的,这么快就到了,有点不尽兴啊。”
      顾强浅笑道:“哈哈,我就是乱扯扯罢了,走啦。”说着向段辰挥了挥走,就大步走进宿舍楼。开玩笑,睡觉最大,午休后还得去小刚那边家教呢!
      顾强与段辰匆匆打过招呼后就头也不回地大步走进宿舍,洗漱一番、爬上床、定好闹钟,倒头就睡了。段辰望着她消失的身影,忍不住莞尔,想不到我段辰也有今天,话说从幼儿园开始,他身边可是一直围着女孩的,段辰忍不住怀疑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毫无魅力了。
      他到N中第一眼见到顾强,就认出她是那个女孩,之后就一直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得知她周末会去图书馆后,可是早早到图书馆等着,精心制造了偶遇。
      顾强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主动与他打了招呼,可是接下来,她那反应也忒淡定了吧,对他可谓视若无物,就这么把他晾一边,自顾地看了几个小时的书。直到中午,他才寻了个机会,与她说上话。
      段辰苦笑着微微摇了摇头,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生宿舍,转身向校门走去,脑海里回放着兴致勃勃与自己交流机器人前景的她。段辰的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顾强真是个特别的女孩。
      三天后,国庆佳节到了。顾强的三位舍友都是N市区的,下午最后一堂课结束就可以直接回去了。顾强不是本市人,只能留宿一晚,次日再回去了。离开前,项乐、沈叶、吴燕三人叮嘱顾强一个人在宿舍要注意安全什么的,吴燕更是忍不住调侃,“我们几个都不在,你明早起得来么?”
      顾强闻言笑得没心没肺,“呵呵,我没买票,明天睡个自然醒,什么时候起来什么时候去车站买票回家,反正不赶时间。”
      几位舍友嘻嘻哈哈地离开后,顾强望着空荡荡的宿舍,微笑着摇摇头,爬上自己的床铺。心里思量道:“计算机的试考过了,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月左右就可以拿到证书了。”
      “国庆回去就跟着爷爷出去痛痛快快地玩一玩,算是对自己的奖励了。”
      “这学期自己的活动范围大概就是学校、图书馆、小刚家、钢琴以及跆拳道培训中心这么几个地了。呵呵,地方虽不算多,可这日程安排可是排得满满的。”
      顾强扫了一下那空着的三张床铺,我们宿舍四人还真是大不相同啊,项乐是几个人中发育的最好的,前凸后翘的,可有女人味了;吴燕长得可就中性化,再搭上她大大咧咧的性子,活脱脱是个女汉子;沈叶就是个开心果,萌得可爱。顾强望了望自己,轻轻笑了笑,我算清冷吧,存在感应该很低吧。
      顾强淡淡笑了笑,打开收音机,躺下听广播。这收音机还是她初一时特意买来的,一直用它收听短波学习英语,当然也会听听新闻、音乐的。
      国庆黄金周,顾强跟着顾志军去了S市。顾志军到合作单位开会去了,顾强待在宾馆无聊就去附近的网吧上网去了。她听着音乐,到常去的几个网站逛了逛,之后查收了下邮件,毫无意外地看到收信箱中那熟悉的E-MAIL地址。


      文章信息
      作者:

      海上的一滴水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7-06-28 09:35:11
      阅读次数:55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