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悬疑小说系列之失色的花季

    作者:林契于宸 提交日期:2017-06-01 19:10:23

      下午,阴,铅灰色的天空,低低地压在头顶,由于湿度的关系,使这温度并不很低的天气,让人有种透骨的阴冷,微微有些风,失去阳光的护卫,这春风里也透着凉意。随着放学铃声响起,建华中学的孩子们,结束一周的学习生活,欢呼着涌出校门。拥挤在校门口的家长们,挥着手,远远的向自己的孩子示意。
      拥挤的人群很快就变得稀落,没有家长接送的孩子们,三三两两不紧不慢的走出校门。这时一个朗丽的身影从学校里走出,她低着头,乌黑的直发斜斜的散落在眼帘前,遮住了半边秀丽的脸庞,面色苍白,眉头微蹙,嘴角紧紧地抿着。肥大的校服遮不住她青春的身线,硕大的单肩书包,挎在瘦削的肩膀上,步伐缓慢而迟疑。这样沉重的步伐与鲜花盛放的年龄,与这车水马龙的闹市都略显有些不搭。
      红绿灯的交叉闪烁,车辆发动机的嗡嗡的低频噪音,路边商店里不时传出摇滚版的狂躁的音乐声“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将人声淹没。晚高峰车辆云集,呛人尾气味使建国大街闻起来犹如一个工业车间。
      她踏着犹疑的步伐,逐渐消失在这闹市的人群中。
      不一会,离学校不远的商业广场——宝瑞中心里,一个靓丽的身影自六楼飘然而下。
      “不好了,有人跳楼了——”一声尖叫穿透宝瑞中心垂直的商业空间,人群在急速的骚动后,气氛开始凝结……。救护车、警车呼啸而至。

    热门评论:

    昵称:fuerliu2提交时间:2018-03-11 00:43:54

      走出校门,是东西向的建国大街,肖丽的家沿建国大街向西,途径宝瑞中心。诸葛南和杨元皓步行大约十分钟,到达宝瑞中心南侧入口,他们由南门进入商场。肖丽也是从这里进的宝瑞中心。
      商圈的正中央对着南门的是并排两部观光直梯,直梯旁等候乘坐的人很多,依两边排起了队。诸葛南和杨元皓等到第三次电梯从地下车库上行到一层才勉强挤上电梯,直达六层。
      六层上的服装百货引起不了他们的兴趣。诸葛南径直来到肖丽跳楼的位置,趴在玻璃围栏上向下看。这是大楼商业面积里的最高层,宝瑞中心的繁华尽收眼底。建国大街是一条商业街,宝瑞中心又是这个条商业街上最有名的商业中心,它集中显示了都市的繁华与诱惑。一个还没入世的女孩,本该对这样繁华的都市多么的向往和留恋才对,却选择了轻生,而且是从容地,决决地。六楼向下,决没有给自己生存下去的可能。是对自己人生的绝望,对未来的绝望,这种绝望是来源于自身最美好,最重要的被剥夺,被控制。
      诸葛南仿佛看见一个飘然而下的身影,那身影下落、下落,在下落中转过身来,用绝望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脸上甚至带着轻轻的微笑。
      诸葛南打了个冷战,回过神来,耳边是宝瑞中心内嘈杂的人音伴着轻音乐的背景音。他定了定神,再向下看了一眼。
      现在的宝瑞中心已回复了正常的营运,一如往常的繁华,在这样的周末,穿着入时的红男绿女们穿梭其间,丝毫看不出昨天曾经有过的一个花季少女飞身下楼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对于许多人来说,那只不过是海量信息中的一条而已。

    昵称:夜黑了夜提交时间:2018-03-11 00:22:01

      加油哦
      

    昵称:王晚晚1提交时间:2018-03-10 21:51:41

      诸葛南敬佩陈可蓁这个女孩的细心,但在她亲密的动作下,有些不自在,身体有些僵。对现代女孩来说,这不算什么,可对于他,与女人向来有些不知为什么的隔膜与神秘。
      诸葛南找个机会赶紧摆脱陈可蓁挽着他的手。
      之所以要带上陈可蓁,诸葛南是觉得在处理与被害人家属的关系上,女性要更有优势。情商,关键是情商,女人在这方面先天的胜出。更何况这个案子涉及到女孩家的私秘,他一个大男人也不方便询问,也不知从何问起。

      第一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在门诊部的二楼。一进门诊大厅的门,一股强烈的消毒水的气味扑面而来。大厅里挂号窗口,交费窗口,取药窗口,候诊区域,哪哪都是人。
      问了导诊台的护士,诸葛南带陈可蓁先找到重症监护室的值班医生。他们亮明身份,要了解肖丽的伤势情况。诸葛南知道最了解肖丽轻生原因的,只有她自己,如果她能开口说话,许多疑点都可以迎刃而解。这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率的途径。当然,目前也只有医生知道她有几分开口说话的可能。
      “她的情况比较难说,头部受伤比较严重,颅内出血量比较大。目前看,生命体症还比较正常,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什么时候能醒很难说。而且她左脑前叶受损比较明显,即使醒了,恐怕也很难开口说出完整的话了。不过从六楼上跳下来,现在这个状况已经算是比较理想了。真是命大!”值班医生是个瘦高的男医师,高度的近视眼镜后面,是深邃的,透着学者智慧的双眼,学术味十足。他透过淡蓝色的医用口罩说:“据说落地前挂了一下广告布,缓冲了大半冲击力,不然必死无疑。这么年轻,真是太可惜了。”说完,他摇了摇头。

    心理悬疑小说系列之失色的花季

    昵称:夜黑了夜提交时间:2018-03-10 20:56:19

      “南哥,那应该就是肖丽的父母!”陈可蓁低声对诸葛南说。
      “嗯,你先和他们聊聊,免不了又要伤心一场,你先准备好纸巾。”英雄最怕见人落泪。
      诸葛南和陈可蓁对视一眼,加快了脚步,向肖丽父母走去。
      靠近肖丽父母的时候,陈可蓁略略加重脚步,故意让马丁靴的鞋底与地板之间发出碰击的声音。以免在这安静的重症监护室外,他们两人的出现,使两位因精神的打击而变得虚弱的人觉得太唐突。
      陈可蓁轻轻咳嗽一声,对那位中年男人说:
      “先生,二位是肖丽的父母吗?”
      “是的。”男人抬起头,用布满血丝的,疲倦的双眼看了看可儿,嘶哑地说。男人面色显出淡淡的疲惫黄色,面部肌肉有些僵硬。
      “我们是市刑警总队的,目前你女儿的案子由我们负责调查,这位是我们的诸葛队长。”
      “哦,正在等你们,我叫李大成,这是我妻子叶琼瑶。”李大成边说边轻轻拍了拍妻子的肩膀,温柔地对她说:“老婆醒醒,公安局的人来了。”
      叶琼瑶睁开眼睛,眼睛已经哭肿,眼圈深黑,眼角的泪痕还清晰可见。她面色苍白,干燥的嘴唇微微有些起皮。小巧的脸,完全失去了本该呈现的美丽。见诸葛南和陈可蓁站在身旁,她用手整了下头发,赶忙穿上靴子,和先生一起起身致意,虽伤心欲绝,却也不失礼数。虽已中年,但小家碧玉的风韵犹存。


      文章信息
      作者:

      林契于宸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7-06-01 19:10:23
      阅读次数:59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