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汉川黑警陈德香及其兄长陈德胜黑恶势力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布布校长 提交日期:2018-10-07 10:05:54

      号外号外:各位天涯论友们,警察陈德香,现任职于油水肥沃的第一看守所,贯以抓住在押犯人的心态,通过自己在公检法部门的关系网,主动寻求为犯人解决问题而索取钱财,还以告状的形式敲诈勒索钱财,在社会上号称警察“黑手党”,毒瘤陈德胜,一个自身劣迹斑斑连警察都敢打的黑恶分子,除了涉及“赌毒骗”之外,还长期臆造事实进行诬告陷害,意在报复曾抓捕他的派出所成员以及社会敌对势力,如今正值国家反腐扫黑之际,我熟知湖北汉川第一看守所民警陈德香和社会毒瘤陈德胜的贪腐黑恶,特此撰文全面深度解析警匪兄弟陈德香和陈德胜的违法犯罪,故先通过贵论坛发文,诚盼众网友前来探讨一番!
      前不久,有人在贵论坛发文取证陈德香及其兄长陈德胜的违法违纪证据,据了解,此贴一出在当地社会上反响强烈,也着实收集到了一些有关陈德香和陈德胜的严重违法事实证据,下文会提及一部分收集的罪证,其余罪证暂且保密,待案件落实被调查之后再发文公开,近日,在确认了解证据真实成立之后,从18年6月开始,通过到湖北省委大院、省委驻汉川巡视组、孝感市纪委的多次上访举报,最后案件被下发到汉川纪委监委立案调查,都知道陈德香在孝感以及汉川各部门的关系网四通八达,很多人听闻是汉川审查陈德香之后表示不可靠,但是各受害人把所有涉及陈德香违法违纪证据都逐条摆在了桌面上,谁敢在审案过程中偏袒庇护或者避重就轻省略罪证都应该被问责,必须严格按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来办,那么,到时审判结果是否客观公正还有待群众检验,既然涉及到腐败与黑恶,究其背后就有“关系网”“保护伞”,目前来看,陈德香在汉川的地位丝毫没有动摇,反而还伙同陈德胜在打几场官司和参与诬告上访,之前,为敲诈刘远松告到了省公安厅,还通过謀体炒作曝光,如今,为报复杨若生及周福六告到了中纪委,为与天门市干驿镇政府打官司告到了国务院,为了敛财和报复,不顾当地公安部门的安危,不通过正常程序,越级举报到中央部门,唯恐汉川公安局不乱,虽然陈德香在汉川只是普通干警,但他是典型的基层腐败的源头,湖北省纪委应督导汉川监委进行深挖彻查,若对陈德香立案审查,建议采取异地关押异地审理,在汉川公检法各部门人事他都熟透于心,而且他经常在社会上扬言“汉川一些领导,我想要扳倒是分分钟”,这可能是汉川某些党政干部庇护他的原因之一,他就是汉川公安队伍里面的“害群之马”,在组织内阿谀奉承、损公肥私、贪赃腐化,唯恐汉川公安局不乱,所以省市纪委领导必须对其采取“零容忍”和“一刀切”的处理态度,不要姑息。
      下面来解析陈德香的腐败和陈德胜的黑恶事实案例如下:
      一、拉拢湖北省公安厅副处陈兵充当“保护伞”,腐蚀一些党政干部,构建自己为所欲为的“关系网”。陈兵经常出入陈德香经营的“水上人家”酒楼,陈德香在省公安厅、孝感和汉川公安部门里的关系网很多都是通过陈兵牵线认识,这些关系纵使他长年来在汉川为所欲为、无人敢惹,只要有得罪过他或有利益纠纷的同事和领导,都被他揪过小辫子、无中生有、捏造事实向上级部门进行举报,到达整人的目的,陈德香经常在亲信朋友面前炫耀他们与陈兵的关系之深,借此在汉川树立威严,并利用这些关系网和背景大肆敛财,他们在汉川官场上确实很少有人敢惹,陈德胜曾跑到汉川公安局某领导的办公室拍桌子、摔杯子等过激举动,并扬言“谁敢抓我,我就把谁告下台”,这背后是什么势力在滋长他们的歪风邪气?有关纪委部门必须及时有效铲除他们背后的腐败“关系网”“保护伞”,他们是把党赋予的职位和权利当作制衡他人的工具,自己确不断的給政府和社会添乱。
      二、借国家开展反腐败与扫黑除恶之风报私仇,利用关系实施有组织有预谋的诬告陷害,并指使多人“作伪证”。他们的告状团队有陈德香、陈德胜、刘曾祥、陈兵、陈中想等人,省公安厅副处陈兵和陈中想是亲兄弟,与陈德香、陈德胜都是田二河镇燕子村人,他们几人长期合谋在“水上人家”酒楼,当时田二河镇派出所所长为杨若生,他们之所以要对杨若生及周福禄进行诬告陷害,直接原因就是杨若生办了他们两个案子,并怀疑是周福禄指使杨若生办的,第一个案子是以妨碍公务和容留吸毒办了陈德胜,第二个案子是以电话诈骗罪办了陈中想的儿子陈伟,第一个案子要追溯到16年5月,陈德胜在汉川市田二河镇自家住所中组织近二十余人聚赌且吸毒贩毒被当场抓捕,当时陈德胜的赌场运营的极为高调,可以说是无法无天,开设时间之久、涉赌人员进出之频繁、举报投诉电话之多,后由民警李将带队进行了围捕,导致陈德胜被判刑两年,第二个案子是陈中想的儿子陈伟在田二河镇街上一住所内,伙同老婆刘某和亲戚汪某进行“小姐上门服务”电话诈骗,同样是由民警李将带队抓捕,陈伟电话诈骗团伙也被判刑半年之久,在田二河镇上近几十年,还没有那届派出所敢动陈德胜犯罪团伙以及陈兵的亲属,所长杨若生却动了老虎的尾巴,杨若生秉公执法对陈德胜涉赌涉毒团伙和陈伟电话诈骗团伙的抓捕,遭到陈德香和陈中想的蓄意报复,捕风捉影收集当时派出所涉嫌渎职或不作为的证据,还指使刘曾祥收集近年来自己先前蓄意拍摄或他人提供的有关田二河镇很多年前的赌博视频资料,想方设法进行诬告陷害,致使所长杨若生及民警李将受到处分,周福六涉嫌赌博被拘留十日,赌博视频里的部分涉赌人员也被拘留数日,18年5月陈德胜刑满出狱后任然不依不饶继续报复上告,继续以“水上人家”酒楼为聚集地,蓄意把周福六栽赃成黑恶势力,以杨若生充当“保护伞”的罪名进行诬告陷害,反复把之前收集的赌博视频和一些调查过多遍的案例,向国家纪委部门举报,目前案件由孝感市纪委和治安大队再次翻案调查,在办案人员调查过程中的每一个环节都有陈德香、陈德胜、刘曾祥参与协助的爪印,与此同时,赌场视频办案人员针对调查每一个涉赌人员,却都由他们特意指点并提供住址和电话,包括办案人员在田二河镇上走访暗查,更过分的是很多视频中的涉赌人员在被调查问话之前,陈德胜和刘曾祥都有指使教唆这些人说赌场是周福六开设的,林应中和蒋文峰是“皇帝公司”,夏志红是“马公司”,并且还抽头渔利,有证据证明蒋国荣(绰号麦芽子)是受刘曾祥指使作伪证、陈德胜打电话要求李明华作伪证、陈德胜的侄儿陈新河电话指使李维峰作伪证,要求他们把开设赌场的罪名全部栽赃嫁祸给周福六等言论,此举涉嫌妨害作证罪,关于案件审查有哪些突破、哪些人上了网、哪些人进去供述了什么、下一步要抓谁,他们都了如指掌,案件一旦有新的进展刘曾祥都会在社会上的散布消息,以此炫耀他们的威风,这充分说明他们的告状团队是利用关系操纵引导了专案组,借国家扫黑除恶之风,实施有组织、有预谋的栽赃陷害,作伪证是违法,案子办错办冤也要被问责,办案人员务必要刚正不阿、实事求是的调查取证,不可把他们弄虚作假出来的证人证词当作呈堂证供,不可当作他们蓄意报复整人的工具,不可把党赋予的权力被他们当枪使,专案组所审查的案件都要经得起历史和实践的检验,事实胜于雄辩,之后在法庭上所有的谎言都会暴露,所有落井下石作伪证的人也会露马脚。
      在汉川,凡是与他们有矛盾或利益纠纷的人,都被告发过,他们收集敌对的证据有的真实,有的是故意歪曲或虚假捏造,近二十多年来,向中央、省、市递交的举报信从未停止过,尤其是陈德胜和刘曾祥的大名在有关信访部门留有无数记录,若是依法合理表达诉求的举报,那是每个公民的权利,但他们的举报都是为了打击报复、敲诈勒索、威慑一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陈德胜与陈德香一样,凭借陈兵介绍的关系,由陈德香在后面策划,陈德胜以写信件的形式,告状过无数的官员和所谓的敌对势力,已达到自己泄私愤的目的,还意图抓住某些官员的把柄,纵使他在社会上为所欲为,据悉,当时民警对陈德胜住所抓捕搜查时,发现他的一个小本子,里面记录了多年来与一些官员有过交际的证据明细,想以此拿捏对方的软肋,让对方屈服于他,很多人非常好奇陈德胜到底何德何能,居然能让这么多人受制于他,了解他的人都知道陈德胜有两大法宝:一是通过告状打击威慑于人,二是以诱骗钱财牵制于人,其实他的大部分马仔都是他的债主,收不回钱只好贴身跟着他,有的被他染上毒瘾并为其贩毒,有的被他洗脑收编为马仔。
      三、利用职务之便把国家执法部门当作自己捞钱的平台。据曾在汉川第一看守所关押过的人出来透露,他亲眼目睹了陈德香的发财之路,利用看守所民警的身份,违反监室规定给在押嫌疑犯通风报信、串供堵口、亲手跟犯人递信给家属(图一),为了谋取利益,帮在押犯人操作疏通关系减轻处罚,索贿受贿数额巨大,陈德香和汉川检察院及法院有关部门负责人形成了一个业务团体,陈德香负责在看守所里面找目标,都是想找关系、减轻处罚的人,和嫌犯谈好价钱收钱后,就分给其他人员,一起运作目标客户的案子,在汉川看守所民警内部,他和他的团队被称呼为黑手党,只要给钱,没有什么不敢干的,带烟、带酒、带手机进来给嫌犯,这是基本的,还有黄冈籍嫌犯黄某,涉嫌非法集资,在汉川看守所羁押时间快四年,一审判决16年,期间都是陈德香帮忙在操作,最后改判为8年,在这期间送给陈德香的钱财一百多万,并且送给陈德香一件棕色飞行员皮夹克(图二),价值一万多元人民币,并且陈德香经常穿着去看守所上班,看守所内的很多人都见过,还有就是经常让自己照顾的监舍管帐的嫌犯,拿嫌犯们的生活费(餐票)给他,他在到看守所财务处换成现金流入自己口袋,这个在看守所是潜规则,人人皆知,他自称关系硬,什么事都能摆平,一般人也不敢得罪他,正因为摸清了犯人的心态,他就当生意一样做,长年累月有了不小的名气,好多人遇到违法乱纪的事,务必带上好烟好酒去“水上人家”酒楼找他帮忙,事成与不成钱和礼照收,正所谓“小官巨贪”,在当地,曾有很多违法犯事的人,被陈德香索取大量钱财,一部分人确实帮到了忙,也减轻了判罚,这些人是不愿出来指证的,但是目前已有多名在看守所被陈德香骗取钱财的受害人向纪委部门进行了举报。
      四、身为警察敲诈勒索逃犯刘远松五万元,并徇私枉法操纵汉川物价局作虚假鉴定。刘远松16年5月因与陈德香的舅侄子刘洋经济纠纷,犯下寻衅滋事罪被通缉,这个案子完全是由陈德香在背后操作,教唆刘洋在论坛网发帖和各种平台举报制造舆论,刘洋家表明赔偿事宜全由陈德香做主,16年6月陈德香身为警察却与在逃人员刘远松在宾馆谈判,并威胁敲诈五万元好处费,据了解,5月刘远松被通缉之后,6月28日陈德香开口勒索刘远松给七万元才同意出面调解,才能商讨赔偿费用和出具谅解书,6月29日中午一点,刘远松委托中间人胡海涛邀约陈德香在汉川体育馆后面的泓谷大酒店谈判,谈判中陈德香提出要刘按照他的要求做就能摆平这事,还胸有成竹的表示只有他才能做好刘洋家的工作和出具谅解书,并提醒刘远松已被网上通缉不要乱跑以免被抓,在此次谈判中,刘远松通过手机录音录取了整个谈话过程,酒店谈话结束之后,为表诚意,刘远松按照之前说的,先让胡海涛垫付五万元,事办好之后再给两万,6月29日当天中午两点,刘远松和胡海涛两人一起在汉川人民大道农行通过胡海涛的账户汇款五万元到陈德香儿子的账户,胡海涛的银行卡上必然是有转账记录的,就是以这样间接变向的方式诈取刘远松的五万元,两天后,刘远松让大姐刘大华通过银行柜台转账五万元给中间人胡海涛,但陈德香收钱之后任然不依不饶,执意为刘洋出谋划策索要一百万赔偿,并承诺赔偿之后可通过关系解决放人,刘远松对百万高额赔偿望而怯步,当即拒绝赔付之后逃之夭夭,直至16年9月刘远松在广州被抓归案,在汉川看守所关押期间,陈德香利用在看守所职务之便,经常威胁恐吓刘远松必须赔偿刘洋家一百万,要是不给就想法判刘远松五年,在庭审前刘远松为了取得刘洋的谅解书,不得已再次赔付给刘洋十五万,才出具了谅解书,同时还表示不告状不追究王道峰的责任,但是时隔一个多月,王道峰还是被追究责任了,并且在刘文章、刘武章被羁押在汉川看守所期间,陈德香安排指使在押犯人蒋某某对刘文章殴打折磨,用烟头烫伤手臂,导致刘文章不堪忍受,吞服异物自杀,幸亏及时发现才保命,陈德香在勒索刘五万元之后狮子大开口,不守信用,出尔反尔,并欲继续向王道峰敲诈,为了谋取私利一手策划了刘洋家的赔偿事宜,入狱之后刘远松的老婆手握当时宾馆谈判录音,并在某论坛网提及此事,陈德香听闻有录音一事之后,为解燃眉之急且想封口毁证,便再次违反看守所纪律规定,私自三次将刘远松提出监室谈话,试图让刘远松避而不谈收取五万之事,随后亲自驱车前往干驿镇鲍夹村与刘远松亲属会面,叮嘱威胁不要再拿录音上告,否则会加重刘远松的刑期,刘家被威胁之后就没敢伸张,直到18年5月刘远松刑满获释之后,多次委托胡海涛致电或自己发短信向陈德香索要当时被敲诈的五万元,以及当时为了取得谅解书私自赔付给刘洋的十五万,在要钱过程中陈德香再三推脱,无奈之下,刘远松向陈德香示意要拿录音和相关证据举报,8月初,视钱如命的陈德香终于松口偿还两万元(图三),并且是非常谨慎的以现金方式通过胡海涛转交给刘远松,在这两万元偿还之后,陈德香不愿再偿还,反复找理由敷衍刘远松,并称等他和刘曾祥起诉干驿镇政府非法砍伐树木的两百万赔偿款到了之后,立马还钱给刘远松,还愿多给一点作为补偿,可是空口白话久了,谎言都会不攻自破,8月底,刘远松在多次索要无果之后,将陈德香敲诈自己五万元的录音、短信记录、银行凭证等证据撰文举报到湖北省纪委监察厅和省委驻汉川巡视组,9月此案件由省纪委发到汉川纪委监委立案审查,10月初,陈德香收到被告消息倍感压力,表示要将另三万元通过胡海涛还给刘远松,后续案件处理事态敬请期待,如果审判结果不公正,刘远松已做好将案件递交到北京中纪委的准备;刘远松的表哥王道峰,16年5月22日所谓刘远松“寻衅滋事案“参与者,刘远松以“寻衅滋事罪”被判刑一年八个月、同伙刘文章和刘武章被分别判刑一年三个月和一年四个月,法院一审认定王道峰当时并未动手打人和毁财,而且还拉劝另外三人,没有参与寻衅滋事之中,便不追究王道峰刑事责任,当陈德香听闻王道峰没刑拘之后,又开始不依不饶,陈德香和舅侄子刘洋进行狂轰乱告,其告状目的还是想敲诈钱财,先是致使王道峰被治安拘留七天,刘远松、刘文章、刘武章三人也都归案入狱,此案件已结,但陈德香还不服,扬言非要把王道峰告进监狱才罢休,并多次在看守所恐吓刘文章、刘武章指证王道峰参与打人和毁财,直至16年12月12日王道峰被法院改判,立刻被网上通缉 ,17年2月王道峰投案自首。
      据了解,在这个案子定性之前,陈德香曾安排汉川物价局一些干部吃饭,打招呼要将毁财价值务必放大到5000元以上,并对物价鉴定人员示意做了伸手五指的动作,在没有财物发票的情况下,物价部门对价值有一定的拿捏度,当时麻将机只是外壳受损,定价几百元就可修复,但后被定为数千元的全额损毁,法医鉴定方面,刘传红为轻伤二级,刘辉、刘汉兵、刘又兵为轻微伤,然而足以定性为“寻衅滋事罪”,陈德香为了达到勒索巨额赔偿的目的,腐蚀汉川司法鉴定部门有关人员,弄法舞文搞虚假鉴定,破坏司法公正体系,并且有大量人证表明“刘远松案”从涉案、调解、索赔、定罪、被捕、赔偿、谅解书、宣判每一步都是陈德香一手操纵,并通过请吃饭送烟拜托有关审查人员将案情事态扩大化、严重化,在组织内阿谀奉承搞出自己为所欲为的小圈子。
      五、暗中操作刘曾祥与天门市干驿镇政府打官司并从中渔利。18年1月,他们的告状矛头剑指毗邻的天门市干驿镇政府,原因是起诉干驿镇政府未按正常程序私自砍伐刘曾祥在田二河镇马谭村种植的树林,要求干驿政府赔偿两百万被拒,在当地,未经任何申请的情况下,刘曾祥纠集马谭村百余村民,其中故意带领一些老弱伤残,搭乘数辆大巴前往省政府讨要说法,拉横幅,进行非法集会和示威,最后公安机关将刘曾祥治安拘留十日,据干驿政府的说法愿意给予刘曾祥少许的赔偿,但远达不到他索要的两百万巨额赔款,这次非法上访闹访事件,在刘远松出狱后找陈德香要钱的谈话录音中,有充足证据证明是由陈德香在背后操纵,而且花了很大的心思,耍了一些手段,陈德香在录音中称“为了打赢这个官司,我把关系找到了国务院,国务院给天门压力,马上开始评估,等天门的赔款到了我马上还钱给你,如果这个钱里面能够抽出多的钱出来,就多把卡你”,言谈语气中有非常大的把握把官司打赢,这充分说明陈德香不但在工作上捞钱,私底下也伙同刘曾祥打官司捞钱,身为公安干警,不停的违反政治纪律,肆意妄为,食欲膨胀,打算共同分割这笔赔款。
      六、违反纪律经商相继创立“猴王大酒店”、“水上人家”等变相敛财之所。陈德香身为人民警察,出于对金钱的渴望,明知道上级三令五申不能经商办企业,很好的利用了自己警察的身份,先是与其“五毒俱全”的哥哥陈德胜同流合污,合伙在汉川市欢乐街棉花公司招待所内开设了“猴王大酒店”,后因兄弟两经济问题产生矛盾后,陈德香又在汉川市拘留所附近开设了“水上人家”酒楼,当时为了逃避追责,便借用自己两个儿子陈龙和陈海波的名义当作企业法人,2006年注册“猴王大酒店”时大儿子陈龙还未成年,2013年注册“水上人家农家乐饭庄”酒楼时小儿子陈波也未成年,可想而知两个儿子哪来的经济实力来经商办企业,从1999年到2006年陈德香入职七年薪资算下来绝不足以经商,显然,早在从田二河派出所调到城北派出所之后,就开始腐败“捞钱”,否则办企业的资金从何而来,在汉川城北派出所工作期间,其所经营的“猴王大酒店”内藏污纳垢,成了黄赌毒违法人员的天堂,因此捞了不少钱,之后,“水上人家”酒楼的生意也胜似红火,但多数违了法寻求他帮忙的人来消费,这类人过来消费每次饭局都是几千元,长期以饭局的方式进行变相受贿,先前经营的“猴王大酒店”内的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一直没有的休止过,一旦收到市局的突击整顿消息,立马停业躲避,等风头一过又恢复经营,所以历年来他所经营的酒店内几乎没被查到任何劣迹,如今, “水上人家”成了他滋生腐败、肆意敛财的洗钱之所,在12年12月国家出台八项规定,坚决遏制政府单位公款吃喝之后,让各大中小餐饮业受到重创,他的“水上人家”生意也萧条不少,随后,16年因与时任田二河派出所所长杨若生互怼之后,被爆黑料名誉扫地,汉川各大政府单位为了避嫌都不敢去“水上人家”吃饭,出于生意惨淡压力和对金钱的渴望,他加倍的肆意妄为,在看守所查询在押犯人资料,主动寻求帮犯人解决问题,在联系上犯人家属之后,以帮忙疏通案子为由,要求犯人家属来自营的“水上人家”酒楼宴请所谓与案子有关的领导干部吃饭,长期以此行为变相敛财,身为党员,对党对组织不忠诚、不老实、财迷心窍,在群众和同事心中口碑极差。
      七、长期容留指使黑恶分子刘曾祥进行诬告陷害和报假警。刘曾祥, 汉川市田二河镇马谭村人,长年诬告陷害、无理闹访、以上访为业,是陈德胜头号马仔,16年5月陈德胜案被抓的赌博吸毒人员之中就有他,被拘留数日,刘曾祥频繁出入“水上人家”酒楼,常被陈德香、陈德胜当作“信鸽”差使到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实名举报,在省市信访部门应该是告状常客,刘曾祥本人文化程度低并无书写能力,信件内容依然是陈德胜和陈德香在背后书写,然后以刘曾祥的名义递交,达到自己泄私愤或诈取钱财的目的,在告状之余,长期寄居在“水上人家”,酒楼生意繁忙时,刘曾祥会在厨房帮忙端菜打下手,并每天一同吃工作餐,对陈德香、陈德胜两兄弟忠心耿耿,近些年来刘曾祥受陈德香、陈德胜指使进行非法上访和诬告陷害的部分案例如下:
      案例1、到省公安厅告状直接躺到信访门口为引起领导重视、因私人纠纷伙同老婆和亲妈去孝感市公安局门口放骗、春节过年去田二河派出所院子里燃放鞭炮等不正当上访的违法行为。
      案例2、17年春节前后刘曾祥奉陈德香之命经常穿梭巡逻二河镇大街小巷,多次闯入各大小棋牌室和宾馆酒楼进行拍摄取证,寻找线索意在报陈德胜被抓之仇和收集田二河派出所不作为之证,并扬言“我的老板(陈德胜)开不了赌场,你们谁也别想开”, 经证实,当时田二河镇多起“报假警”都与刘曾祥有关,派出所出警稽查均一无所获,例如:16年12月16日娱乐城被举报赌博吸毒;16年12月17日陈建军棋牌室被举报赌博,后来陈建军被带到派出所治安询问长达八小时;16年12月24日菜市场内被举报赌博;16年12月29日晚常胜宾馆被举报赌博吸毒;17年1月14日晚陈杉家摆喜宴被举报赌博吸毒;17年1月24日李家集被举报聚众赌博;17年1月25日八屋咀村被举报聚众赌博;17年1月27日(大年三十)晚10时许,方胜熊自营投资公司内被举报聚众赌博。
      案例3、17年2月1日(正月初五)晚,刘洋去田二河中学对面嘉怡宾馆“推筒子”的方式赌博输了钱,在牌桌找向长林借两万五千元不还,当时就被向长林等人扣押,后来刘洋致电姑爷陈德香,陈德香得知后,立即打电话指使刘曾祥报警,刘洋才得以逃脱。
      案例4、近几年,在田二河镇上做“小姐上门”电话诈骗暴富的人极多,陈德香特意安插刘曾祥等人在当地收集一些做诈骗人员的身份信息,然后联系此类人要向他“进贡”,不少人都是定期给钱、请吃饭、送烟,若不配合就威胁举报。
      案例5、18年8月,汉川市下面各镇派出所换届进行人事变动,刘曾祥听闻杨永华即将调任为田二河派出所所长,先是放话非要把杨告走不可,在杨永华所长还没到任之前,刘曾祥一封信告到上面,原因是16年5月陈德胜案的抓捕过程中,杨永华曾对其态度严厉而且不礼貌,对于涉毒涉赌犯罪分子的稽查过程中,国家执法警察难道还要对其毕恭毕敬?刘曾祥是否也太自大了,以为自己背后有陈德胜和陈德香撑腰就能无法无天。
      八、陈德香操纵汉川公检法相关审查干部为陈德胜减轻判罚。陈德胜,陈德香的亲哥,16年5月,陈德胜在田二河镇农行二楼自家中组织聚赌被民警当场抓捕,当时为招引生意,向赌博人员贩卖毒品并提供场所容留吸毒,并抽头渔利,经过派出所民警摸排布控之后,由田二河镇派出所民警李将带队结合几个相邻镇派出所的警力对其窝点进行围捕,抓捕过程中受到了以陈德胜为首的二十多名赌博吸毒人员的公然抗法,在僵持过程中陈德胜带头把民警李将打伤,还扬言“市公安局都没人敢办我,你李将是不是不想干了?”后在警力不够制服不了的情况下,李将打电话市公安局请求支援才将这帮罪犯分子一网打尽,此次抓捕轰动整个汉川市,所有的涉赌人员尿检均显示吸毒,对当地社会风气影响极坏,群众对围剿打击社会毒瘤陈德胜拍手叫好,后经过汉川市公检法审理却只以妨碍公务和容留吸毒被判刑两年,众所周知陈德胜明显贩毒,群众听闻一片哗然、唏嘘不断,事实上他涉及妨碍公务、开设赌场、贩卖毒品、容留吸毒等四项罪名,连马仔冯国亮、罗国兵都被判了三年六个月,冯、罗两人的家属听闻此宣判之后,当即跑到陈德香的“水上人家”进行哭闹理论,马上被陈德香出面安抚过去,这显然是没有公正性的审判,完全由其弟陈德香通过局里的关系和在看守所的职务之便暗箱操作、帮忙串供、转移罪名,陈德胜才得以轻判,如果汉川市公检法严厉督办此案,那么审判结果绝不是这样荒唐,司法不能由腐败分子陈德香肆意操纵,否则司法谈何公信力和权威,2018年5月,轻判两年的陈德胜刑满获释,近日,他号召以刘曾祥为首的多名马仔,频繁聚集在其弟陈德香的“水上人家”酒楼,毋庸置疑,他们又开始共谋如何打击报复,如果上级对此类涉黑涉恶和腐败分子长期包庇、纵容,一定会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甚至滋生很多违法犯罪,并导致汉川公检法部门办案畏手畏脚,久而久之产生一系列的腐败效应,陈德胜五毒俱全,在当地社会上无恶不作、敲诈勒索、欠债无数,田二河镇上有很多人受他的诱导染上毒瘾,上级领导必须重视陈德胜这个案子,监督翻案重审,以免造成冤假错案,重录冯、罗两人的口供,这里面绝对有不为人知的诱导谎言和虚假串供,很明显冯、罗两人铁定当了替罪羊,当时陈德胜还不服汉川市法院轻判的两年刑期,还妄想通过陈德香向孝感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逃避法律的制裁。
      九、身为共产党员违反党纪超生。17年2月孝感市公安局针对举报陈德香多项罪名的调查均予以否定,唯独只有违反计划生育超生这项还需进一步调查,超生违纪的事实证据确凿,却故作进一步调查,孝感公安局的对陈德香超生处理意见不落实,至今陈德香还照常的在汉川第一看守所上下班,据了解,当时派出所的协警录用制度不严格,对身份学历要求都不高,然而通过一些关系弄虚作假,从一名普通百姓转为正式民警,于1999年10月取得了警察的合法身份,顺利混进了汉川公安队伍里面,之前陈德香和妻子育有一女两子,按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属于严重违纪行为,但陈德香欺骗组织,谎称自己的实际计划生育情况,陈德香参加公安工作以来,无论是在田二河派出所、城北派出所还是第一看守所期间,警察的身份都成了他谋取私利的工具,面对组织内藏奸怀二、祸党乱纪,是地地道道的两面人、伪忠诚,关于超生话题在刘远松找陈德香要钱的谈话录音中都有提到,陈德香说道:“我这个爱人当时不了解,时间长就了解了,小学都没有毕业,文化程度差了,你说我耐不耐地活,我在要想进步的时候,她第一个拉后腿,第二个在管理方面也管不了,说白了,有钱都不晓得用,蛮慢,所以跟她一直这些年的关系都不好,我有两个儿子一个姑娘啊,我还怕没得她还养不了伢啊是么家,两个儿子我现在还养倒在咧,搞的现在蛮伤脑经”。
      十、沉迷打牌赌博生活作风腐败,并拥有大量财产来源不明。陈德香身为党内公安干警,理想信念丧失,严重违反党的纪律,肆意妄为,私欲膨胀,且在汉川市纪委领导对他口头警告之后不收敛、不收手,执意告状报复和肆意敛财,生活作风也比先前更为疯狂腐败,每年春节陈德香都要到田二河镇下风村亲爷家中聚众赌博,并且是他自己当老爷,以便获取利益,虽然他身为下凤村的女婿,但经常以帮忙为由欺诈村民的钱财,还有平时不上班就约三五牌友在私密场所通宵打牌,有时输大了连着次日班都不上,必须反输为赢才能下场,在同事或牌友心中的印象很差,都知道陈德香既有黑白两道的势力,又有会告状的本领,所以很多人敢怒不敢言,不管是牌桌上还是工作上他都是以捞钱为目的,在工作上基本不干事,干事就是为谋取私利,全家五口人,老婆没有正当职业,儿子也没有正式工作,妻儿都参与他的贪腐之中,如今他却在汉川市城区和武汉等地有多处房产,经营的“水上人家“那块土地市值千万,作为一名普通警察,单凭将近20年的从警薪资,他的这些巨额财产从何而来?
      十一、关于陈德胜涉黑涉恶以及道德败坏事实证据,便于公开的案例如下:
      案例1、组织黑社会团伙以开设赌场和贩卖毒品盈利。16年5月陈德胜在田二河镇农行二楼自家中聚众赌博和吸毒被端掉,具体抓捕审查过程上文都有提及,事实上,这里面就是一个以陈德胜为首的涉黑涉恶团伙,陈德胜对赌场人事分工明确,刘曾祥负责接送赌客、抽头、安排伙食,冯国亮和罗国兵负责毒品销售、制作吸食毒品工具,最后所有的盈利都交给陈德胜,由陈德胜来支配团伙成员工资和赌客车费,同时,为了赌场资金充足,还联络了一些“马公司”进来,当时,陈德胜把赌场经营的风生水起,而且从不换动赌场地点,对当地社会风气影响极坏,久而久之,引起了很多群众的举报和投诉,赌场最后被公安部门联合抓捕,就是因为他的狂妄自大,以为自己有关系、有背景就没人敢动。
      案例2、吸毒贩毒并诱导他人吸毒。陈德胜之前长期寄居在田二河镇,原本是个正经生意人,先前在镇上有不少家产,自2000年以来,他与其弟陈德香合伙在汉川欢乐街开了“猴王大酒店”,生活安逸的他结识了社会不良人员,开始学会了吸毒,从K粉到麻果,直至冰毒,久而久之,他量越来越大,依靠他人早已不能满足自己,他开始自贩自卖自吸,还指定下岗人员冯国亮、罗国兵长期贩卖,并供其吸食毒品,满足自己所需,后因将资金败光,酒店不得不面临倒闭,不得已只能回到田二河镇,在田二河镇期间经常诱导容留多人与其共同吸食毒品,其中部分人已被强戒两年,有的正在服刑,还有的多次入狱强戒,这些人都深受其害、精神失常、妻离子散,久而久之,毒化了社会风气、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也诱发了很多违法犯罪,陈德胜有时吸食过量,倒在大街上,其儿子陈伟也多次扶着他,有时毒瘾发作,满脸眼泪鼻涕,其丑态田二河镇上人尽皆知,并且喜欢四处豪赌,就这样不只败光积蓄,还欠下了不少债,由于要债的人经常找上门,加之他本人还是不停吸毒,老婆多次劝阻无果,还反招毒打,后来老婆终因精神压力过大,突发脑溢血死亡,毒品是万恶之源,老婆死后他越发疯狂吸毒,为了购买毒品贩卖盈利,变卖了自己位于田二河镇车站路口的房产。
      案例3、为骗取钱财与多名妇女搞不正当男女关系。陈德胜道德败坏,与多名妇女搞不正当男女关系,抢占他人妇女多名,目的先是为了满足自己吸毒后的空虚,再是为了骗取钱财供自己吸毒、赌博,被骗的妇女有:一名雷姓妇女,本来已离婚,在天门市邮政局上班,几年前因朋友介绍与陈德胜相识,后接连借给他近二十万元,得知他有吸毒赌博恶习之后,想跟他分开,并多次要他还钱,他都威胁说人走钱无,无奈雷姓妇女只得忍着,与他过着非法同居的日子;武汉市一名田姓妇女也鬼死神拆上了他的当,被她玩弄了感情,借了他将近五十万元,后来他得寸进尺,毒瘾发作之后丧心病狂,连别人二十岁读书的女儿也想霸占,经常带着田姓母女俩寄居在田二河镇上,闹的镇上人尽皆知他的私生活极为肮脏浪荡;在网上认识一名林姓女网友,陈德胜在他老婆死后,私生活越发的糜烂,直接将林姓网友骗至家中过日子,后来别人老公找上门来要人,被他暴打一顿,因是外地人并不敢反抗,就这样乖乖带着老婆回重庆了,这件事全镇人民都知道的,
      案例4、坑蒙借骗多人钱财不还。在镇上被陈德胜以各种方式和理由骗取钱财的人不计其数,还有涉及敲诈勒索的钱财也不少,目前收集到部分借条,有的是盖房子赊了别人钢材不给钱,有的是打牌借的现金别人也不敢要,凡事陈德胜借到或赊到的钱财,都是一律不还,只进不出,在田二河镇上是出了名的“老赖”,如果在镇上设立一个接访陈德胜欠账受理点,估计能排出一条街,大家都是出于对陈德胜的关系背景和黑恶势力的恐惧,才选择沉默,但是现在国家对类似“老赖”有了对策,债务纠纷必须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大家可以先各自统计借欠条证据清单和起诉书,然后一起向人民法院起诉,若其在通过法院的审判之后,被执行人陈德胜任然不肯还钱,法院先会将拒不履行法院生效的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人纳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名单中,并对其限制高消费,失信人的生活和出行都将会有很大的影响,还会在中国执行信息网公示,最后采取强制拍卖其名下的家产或者财物,据了解,陈德胜在多地都还有家产,大家要勇敢的站出来联合向法院起诉,如今是法制社会,国家对影响人民安居乐业的黑恶势力将采取严厉打击,所以不用担心打击报复,不要折服于任何黑恶势力。
      目前来看,陈德胜还涉及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涉黑恶犯罪事实证据已掌握,目前罪证不便公开,陈德胜之所以如此嚣张,都离不开警察弟弟陈德香的庇护,还有他们两兄弟多年建立的“关系网”,省公安厅副处陈兵的袒护也相当重要,他们的违法行为严重败坏了社会风气,危害了社会治安,近期,全国开展反腐败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对涉黑恶分子采取严厉打击,对充当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也要连根拔起,在当地,陈德胜就是名副其实的涉黑恶典型人物,警察陈德香就是他的第一层“保护伞”,当地官场上的一些党政干部却与之深度交往、沆瀣一气,助长了他们横行霸道的气焰,陈德香和陈德胜的丑恶爪牙必将会在汉川史册留下烙印。
      本贴描述全部属实,绝无任何虚假编造,经得起苍天和阳光的晾晒,并不是侮辱或者诽谤当事人,而是想为百姓伸张正义,揭露世间腐败与黑恶,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并与广大网民共同探讨社会基层腐败与黑恶势力是怎样炼成的?


      

      

      

    热门评论:

    昵称:riyue113提交时间:2018-10-12 06:27:32

      国家扫黑反腐怕是要关注一下楼主这个地方哦!有大鱼啊!

    昵称:ahui8212_wj提交时间:2018-10-12 05:57:45

      汉川也是土匪窝,这些人是真的有恃无恐!

    昵称:小小惠的小小梦想提交时间:2018-10-12 04:30:56

      想当年给看守所朋友寄的衣服,直接被黑了!

    昵称:k1001048提交时间:2018-10-12 03:38:33

      @18659769930 2018-10-11 20:07:07
      想当年给看守所朋友寄的衣服,直接被黑了!
      -----------------------------
      里面也是黑的狠还有黑生活费的!

    深扒汉川黑警陈德香及其兄长陈德胜黑恶势力是怎样炼成的

      文章信息
      作者:

      布布校长

      文章来源: 百姓声音
      时间:2018-10-07 10:05:54
      阅读次数:66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