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冤民的呼声:向市检申诉一年多无复!

    作者:倪宏民 提交日期:2017-12-04 11:17:54

      
      
      
      
      
      
      
      
      
      尊敬的张检察长:
      知您受中央委派领导上海的检察工作非常的繁忙和辛劳!给您添麻烦了!见谅!
      在此向您表达我的诉求:
      一,我的案子有新的证据证明存在刑讯逼供,证人廖某今天在贵院作了笔录(并早在2017.6.6提交了证词“倪宏民和我被逼供的事情经过”)
      在此请求排除非法证据!
      二,有新证据证明判决书所列证人杨某当天并不在厂里(见潘,龚,宋,钟证词)
      三,有女工王某证明我火灾发生前正在替她修缝纫机,不在现场。
      四,有办公室方某证明我火灾发生前来叫我到办公室接听保卫科李某的电话,也证明我火灾发生时不在现场。
      五,公安消防鉴定结论是:排除隐燃的可能性。(这个鉴定结论也间接证明了我无罪,因为有多人证明我火灾发生时不在现场!)
      六,法援律师阅卷后认为案卷中除了涉嫌违法逼供的存疑口供,无任何直接和间接证明倪宏民有罪的证据!
      因此,贵院办案人员审查此案一年半多,在有新的证据证明倪宏民无罪的情况下,拖到现在对此案不予立案,并以此驳回举行听证会的申请,于情,于理,于法相悖!!!
      恳请张检察长百忙中关注此案:
      办案人员有权适当延长初审办案时间,从二个月到一年半多,但办案人员不能无视公派法援律师依据中央政法委的精神,发表的独立的申诉人无罪的法律意见!不能滥权将无任何证据证明申诉人有罪,而且有新证据证明申诉人无罪的申诉案子拖延不立案!!!
      冤民在此诉请:
      如办案人员不予立案,应公开公布立案标准!公开公布犯罪证据!
      如既不立案复查,又不公开立案标准和犯罪证据,那么势必让人联想到上海市检察院是否存在原检察长陈旭余毒阻碍司法公正的“黑幕”!!!
      恳请张检察长明察!!!
      致礼!
      附:证据材料照片于后
      冤民: 倪宏民


      以下是上海大公律师事务所法律援助律师为我书写的无罪申诉状。

      提起抗诉申请书
      申请人:倪宏民 男 1953.9.12生 汉族 住上海……路……号 手机:15221178122
      申请人不服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1993)卢刑初字第44号刑事判决和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1994)沪中刑终字第376号刑事裁定。特向贵院提出抗诉申请。请求事项和事实与理由如下:
      请求事项:
      请求贵院依法就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1993)卢刑初字第44号刑事判决和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1994)沪中刑终字第376号刑事裁定向法院提起抗诉。
      事实与理由:
      申请人认为: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1993)卢刑初字第44号刑事判决和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1994)沪中刑终字第376号刑事裁定存在以下二方面错误。
      一,侦查阶段存在刑讯逼供的情况。
      1991年11月19日案发后,公安机关在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于1991年11月23日上午将申请人带至卢湾分局进行询问,当晚,申请人又被公安机关押送至单位保卫科予以羁押,非法限制申请人的人生自由。在单位保卫科关押期间,公安机关多次非法讯问申请人,公安人员用敲击申请人头部,脚踢申请人和采用威胁恐吓语言的方式逼迫申请人承认申请人实施了5次放火行为。但申请人坚持不认可欲加之罪。1991年11月25日晚,申请人又被公安人员带至卢湾分局,二名公安人员对申请人实施了欧打,叫申请人“乘飞机”,用脚踢申请人下身,致使申请人尿血。申请人实在无法忍受,只得按照公安人员的陈述做了供述。
      申请人无奈做了有罪供述后,公安人员当即对申请人办理了强制措施,申请人被关入卢湾看守所。在看守所中,公安预审人员来讯问时,申请人推翻了以前屈打成招而做出的有罪供述。于是,公安人员教唆和申请人关押在同一房间的在押人员在监所内对申请人进行欧打折磨,威逼申请人,不让申请人推翻原来的有罪供述。后公安人员为了达到不让我推翻有罪供述的目的,将申请人调入卢湾朱泾看守所209监房,将申请人与已决犯郁龚祥,周平关押一室。二已决犯按照公安人员的安排,对申请人实施欧打,不让申请人睡觉。申请人为了保命,只得按照他的意思书写了《亲笔供词》,并按照公安人员的新指示,承认使用所谓“电容器放电引燃汽油放火”的事实。
      综上所述,申请人认为:一切申请人的有罪供述和《亲笔供词》都是申请人被刑询逼供的产物,是不真实的,也是非法的。
      申请人认为:在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1993)卢刑初字第44号刑事判决和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1994)沪中刑终字第376号刑事裁定申理过程中,认定申请人构成放火罪的证据不足:
      1,除了申请人屈打成招的所谓“有罪供述”外,没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申请人有放火行为。
      2,大量证据(特别是上诉人可以提供的新证据和线索)可以证明申请人并没有作案时间:
      根据证人林明伟证言:案发当日下午2时许,其在着火点附近遇到申请人,着火前,申请人帮她一起推车子离开案发地,此时,并没有着火。
      根据王桂兰的证言,申请人在帮林明伟推车后,遇到王桂兰,然后就帮助王桂兰修缝纫机。
      根据方玉娣的证言:申请人在帮王桂兰修缝纫机的时候,其从办公室出来叫申请人接电话,申请人即去车间办公室(位置处于车间内案发现场的相对处)接听厂武装部李建平的电话。在接听电话过程中,车间里有人喊起火了。申请人与方玉娣才一同从办公室跑出救火。
      3,证人杨月珠前后有3份证言,该3份证言对于案发当日其是否在案发现场和是否在案发现场遇到过申请人的说法前后不一。现申请人有新证据可以证明杨月珠当天并不在现场。
      4,申请人一审辩护人在一审过程中对证据提出如下意见:(1)公安人员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对申请人强行羁押,限制申请人的人身自由。(2)一人提审申请人。(3)退检补充侦查时,申请人被戴上手铐脚镣。(4)讯问时,不让申请人睡觉,有合理的休息时间,违法连夜讯问。等等。但上述意见,法院均没有采纳。
      综上所述,申请人认为:除了申请人因刑讯逼供而产生的有罪供述和《亲笔供词》外,无其他任何证据可以证明申请人有犯罪动机,时间和行为。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1993)卢刑初字第44号刑事判决和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1994)沪中刑终字第376号刑事裁定采信的证据也是存在矛盾之处的。消防鉴定排除了隐燃的可能性,从申请人路过案发现场(即申请人帮林明伟推车)直至有人叫救火(即申请人在办公室接听电话),大概有15到20分钟时间。现查明的燃烧物为燃烧时是会发出严重异味的三角裤裤腰的氨纶橡皮筋,现场又是人员众多的车间。如果是申请人放火的,那么怎么可能在20分钟后才被人发现呢?何况现有的申请人有罪供述和《亲笔供词》都是公安机关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获取的非法证据,应予以排除。
      所以申请人认为:在排除了非法证据和存疑证据后,无任何证据可以证明申请人有犯罪的行为,动机和时间。因此,申请人是无罪的。
      为了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申请人特具状向贵院提出请求,请求贵院提起抗诉。
      此致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 倪宏民
      2016年3月18日


    热门评论:

    昵称:井子大唐试提交时间:2017-12-06 18:57:07

      相信法律的公正,请有关领导重视

    昵称:路逍遥小弟提交时间:2017-12-06 18:09:19

      顶顶!写下去!我支持楼主,,,

    上海冤民的呼声:向市检申诉一年多无复!

    昵称:靖然是你籽提交时间:2017-12-06 17:50:16

      继续关注下去,必须给读者们给交代

    昵称:兵棋宣提交时间:2017-12-06 17:48:39

      帮顶!


      文章信息
      作者:

      倪宏民

      文章来源: 百姓声音
      时间:2017-12-04 11:17:54
      阅读次数:47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