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帮我讨回公道我把女儿嫁给他

    作者:锦梅园林 提交日期:2017-10-20 08:04:22

      早上8点47分,我因为房屋山头黄金地被恶霸王鼎飞父子无理侵占多年协商无果而前去新河镇政府讨个说法。到了镇镇府,正是早会结束之后,工作人员三三两两的散落在院子里聊天或者打着手机。我对一个工作人员说明了情况。他说这个去找一下司法股可以解决问题。问了路,才右拐左弯的在东北第一个房间门上看到司法室二字。进去后看到一张桌子后面坐个一个胖胖的,脱了发谢了顶的一个大约有50来岁的工作人员穿着制服正在办公事。有一男一女的两个中年人正在纸张上画着地形图,对着这个工作人员讲解与邻居因为地界冲突发生的矛盾。他说他的邻居是个村干部,侵占了他的地,还无理的说自己是村干部,地就应该多些。呵呵,我忍不住插了一句话:“就凭这个人说自己是村干部地就应该多,他也成了无理之人了”。这个工作人员对着这个告状的一男一女说“你们先也别着急,我对他很熟悉,等会我去给你们调解一下,好邻居金不换嘛”。打发他们走了。
      我正要上去说事情,这时又进来了一个年纪大约80多岁,穿着很干净的精神很矍铄的老人。进来就对着这个脱发胖胖的中年办事员说“张股长啊,我被儿子给打了,你可要为我主持公道啊,你一定要给我一个说法,我永远把你记在心里啊”。这个张股长说“我等会去你家看看,一定好好批评你的儿子,怎么能打老人呢,您这么大的年纪了,千万别把我记在心里啊,真的有点怕人的呢”。我听了心里暗暗发笑,这个张股长说话可真幽默。这时又进来一个大约50来岁的穿着整齐的老干部模样的人,这个老人又对他说;“房股长啊,你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啊”。这个房股长对他说,我们等会就去你家说说,你以后千万不要给我们再添乱了就行”。接着就拉着这个老人坐在沙发上交谈起来。乘着这个间隙,我就对这个张股长说了我的情况,我首先给他看了镇政府颁发给我的宅基证明,用手指着上面标明的西至南北路,说明了这段地应该是我的,他看了连连点头称是。接着我说被恶霸王鼎飞父子侵占一事,他沉默了一会说:“这些人欺负人啊,你可以起诉他们。我给你做个登记好了”我担心的说,我虽然证据确足,但是王家势力太大,怕是弄不过他。张股长沉默了一下说:“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正说着,那个房股长就把这个张股长还有那个老人拉走了,说赶紧去老人家把他的事情给解决了。我也就跟着出来了。这个房股长指着我说:“你来这里什么事情?”我知道房股长与王鼎飞关系要好,就没有说话。张股长接过来说:“他的山头地被王鼎飞家给占了来投诉的”。房股长说;“这个事情你应该去找民房办的王主任,这事情归他管,就在面前楼梯上二楼西边第二个门。去找他解决啊”。接着他们三个人就出门走了。
      我拐了弯上了楼梯,看到门上有民房办几个字我就走了进去。看见最里面一个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头发稀疏的上了年纪的人。大约60来岁的模样。毛发虽然不多倒也如岭南盆景里的造型飘逸风吹式一致的向后倒去,梳理的还算整齐。他看见我就说;”什么事情,我就把事情前前后后详细的说了一遍,自己的土地被恶霸侵占多年讨要不回来,给他看了证据后他沉默了好一会。这才摸了摸头发不多的几乎是光脑门对我说“这个嘛,你来找我就不对了啊,你应该找司法股的”。我回答说“司法股让我来找你的”。他喔了一声说;“这个嘛,我与他们(王鼎飞)兄弟几个都要好,我太了解他们了,我不好解决这事情,你去找陈主任,这事情归他管啊,就是刚来不多久的大约30多岁的青年人,带着眼镜的啊”。我呵呵的笑了一下说:“看到王家势大,一个一个都往后缩,都害怕得罪他啊。”他连连摆手说:“不是不是的,我是个本地人,以后怕都不好见面呢,他是刚来的,好说话,这样吧,我给你联系一下陈主任”。接着拿出手机拨打电话,说明了情况。这个陈主任也够精明的,在手机里对他说自己不在,让找城管队的王之安大队长解决。这个民房办主任从后窗户里望着楼后面地上的陈主任在电话里说:“你好像还没走吧”。接着他们就达成一致意见让我找城管。我当时很生气的说:“王大队长与王鼎飞是本家,你让我找他,不是存心难为我嘛”。这个民房办主任说:“什么一家,虽然我们镇里给你出的证明,那也是没有用的,我见的多了,你到了法庭上就知道了,没有用的,你就是打官司必输。那土地以后政府或许修路还是要收回的,也不是你的,土地是国家的”。”我说:”既然现在没有修路,我的证明上说明是我的,那现在就应该是我的,修路另当别论。实在不行我就在房子上挂出条幅,上写‘新河恶霸,你太欺负人了’,然后拍了视频发到各网站,看看你们政府丢人不?”他这时才紧张的说:”万万不可,这样影响太大,我等会去他们家看看,给你说说,让他们还给你,但我不一定能说成,万一说不成,你以后就说从没来找过我,见到过我”。我笑了一下答应下来。
      他去了王家大约有半个小时就回来了。对我说道“那个地不是你的,他也不会还给你的,他还点名了几个当地有头有脸的人为他作证呢,我看你还是回去吧,记住哦,你从没见过我也没找过我”。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家里的,感到很无奈,也很棘手。在这个弱肉强食而无情的丛里社会里,我还要继续无奈的活下去。
    热门评论:

    昵称:现代牧马人提交时间:2018-07-18 08:41:48

      @老瓢的故事 2017-11-26 17:03:44
      你是写小说的吗?你还是不把女儿当人看啊?有事说事,这文章写的?真是官味儿气太重了吧!哗众取宠。
      -----------------------------
      你看这是小说吗?你好像眼睛有点不管事啊

    昵称:现代牧马人提交时间:2018-07-18 07:58:50

      当弱者遇到强权的时候该如何,吾不知道……

    昵称:曾与娇妻雨中别提交时间:2018-07-18 05:41:40

      @AmandaCxy 2018-04-02 17:54:06
      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想说一句请尊重女性同时也尊重你女儿
      -----------------------------
      请你把事情看清楚再回答,我多次说明我没有女儿。有些女性不值得尊重,镇政府里的刘书记就是女性,下属当着她的面承认敲诈我15万她连个屁都不放。这样的官员也是女性,她配当官吗?值得尊重吗?

    谁能帮我讨回公道我把女儿嫁给他

    昵称:狗儿爸爸提交时间:2018-07-18 05:09:54

      @AmandaCxy 2018-04-02 17:54:06
      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想说一句请尊重女性同时也尊重你女儿
      -----------------------------
      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鸟,上面那么多的回复你都假装看不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恶霸的家人亲戚或者政府里的那些当官的。


      文章信息
      作者:

      锦梅园林

      文章来源: 百姓声音
      时间:2017-10-20 08:04:22
      阅读次数:38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