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理何在

    作者:ty_不再回头252 提交日期:2018-01-26 13:09:21

      2016年我堂弟和他前妻离婚,女方法院起诉离婚,起诉状上明确写明不要孩子,并说明愿意支付孩子扶养费,但经法院开庭时,法官不让被告人(我堂弟)做任何辩护,也不征求被告人意见,强行将孩子判于被告人,并判女方支付两孩子每月要500元扶养费,于判决生效之日起每满六个月支付一次。关于材产和共同债务,法官不采取被告人的证剧,以不清楚为由(共同债务有债权人和欠条证剧,并且有银行流水)只听从女方单方之词只判处了一部分。
      之后被告不服上诉中院,中院开庭时法官不让男方说话只让女方辩解,后采取了男提供共同债务证剧的其中一件进行了判决,其它维持原判。
      判决下来后至女方结婚已过六个月期限女方并未依判决支付两孩子扶养费和判决判处的共同债务需女方承担的那部分,于是男方与女方协商,但协商不成男方将两孩送于孩子母亲,但时隔两天后于2017年5月4号孩子又被其舅舅和大姨送回,但却以找不到孩子父亲为由要强行送于孩子的爷爷奶奶扶养(孩子父亲因前妻经常吵闹要与父母分家,于2015年2月份去当地派出所办了分户)两老人没接有妥协同时叫来了村人将车和人同时拦下,并向对方说明孩子有他的父母不应该送于他们俩老人,做为孩子的舅舅和大姨更应在其父母不知情或没有委托下将孩子乱送,而且是在没有解决孩子的扶养费问题下。但对方却强行要送就这样一直僵持到下午四点左右派出所民警却突然上门说有人报警俩老人私下拦车经村民和两老人说明情况后,民警警告两老人“尽快放车放人”后就走了,但两老人考虑到孩子就一直没有放车和人走,要求联系孩子母亲来解决,双方协商时民警这时又上门了,再次警告让放车放人,有村民说双方正在协商民警就又走了,直至零晨一点左右民警又一次上门并叫来了村长一同强行将对方的车和人一同放走了,却给两老人留下了两孩子。这时有村民问民警“你们警察口口声声在执法,做为民警却这样强行执法,能否出示你们的执法证”这时执法民警就开始闪躲,其中一位民警拿出一个小本子晃了一下又装起来了,这个过程被看不惯的村民用手机记录了下来。然后民警就那么走了。之后派出所所长带着民警在村长通知两老人后上方说是解决问题,一连四次却只字不提如何解决。直至2017年9月21日两老人带着孩子去村长家找村长解决孩子问题,村长留着门就走了直到天快黑回来了,二话不说就和他媳妇打俩老人和孩子(老人身上多处受伤,孩子也腿部擦伤)之后不到三分钟民警就出现了,老人向民警说村长打她和孩子,村长却说他们家两千元丢了,结果民警却说村长家没打人他们看见了,至于村长家丢钱他们自有判断,之后就和村长一前一后的走了,两老人一看事情有些不对就报了110,多次110接警人员都说以经传达下去了,派出所民警己经出警了,时至今天也未见到出的警在哪里,至今这些事也一直这么放着,村长也不回家了。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ty_不再回头252

      文章来源: 陕西
      时间:2018-01-26 13:09:21
      阅读次数:95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