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闻

    作者:磨铁花木森 提交日期:2017-02-14 14:42:34

      
      在民间有这么一群人,他们行走于民间,帮人看风水,超度死者,探墓寻穴!这种人我们称他们为——道士!
      小的时候,在家乡西元村二叔给李文讲了许多鬼故事,李文听的很是害怕,但每次又迫不及待地让二叔讲给他听。

      中考落榜的李文辍学被二叔带回乡下,途径小河镇时,在那里发生了一段令他难忘的经历,至今仍历历在目。那天傍晚,李文和二叔两人来到小河镇,途径一个山头时,李文突然问二叔:“二叔,你说世界上有鬼吗?”
      二叔先是楞了一下,慢慢开口非常肯定地说:“有!李文得到了答案便没有继续追问,他看的出二叔似乎不愿提这些事情。
      二叔在前面走着,李文在后面跟着,突然,李文被地上的石头绊了一下,摔倒在山路上。膝盖处被石头碰出一个伤口,血液慢慢地渗透了出来,浸染了他那条运动裤,月光一照,显得很是恐怖。
      嘶……
      李文嘴角一阵抽搐,看着膝盖处那道触目惊心地伤口,呲牙咧嘴地向前方行走的二叔寻求帮助。他痛呼着呼救:“二叔,我受伤了,能不能扶我一把?”
      当他抬头的一刹那,他看到前方原本行走的二叔竟然消失在眼前,这怎么可能,刚才还在前面行走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就突然不见踪影了,李文心头大惊,借助着身旁的一棵松树,艰难地站了起来,用力地掰下一截树枝,当做拐棍拄着以便于身体失衡再次跌倒。
      用一块破旧的衣服将膝盖处的伤口进行简单地包扎,继续向着二叔刚才走过的路寻找他的踪迹。路旁两侧的松树好像都是一个样子,李文竟然一时迷失了方向!左冲右撞却怎么也走不出去!李文身后冒出了一阵冷汗,心里愈发觉得不安。
      漆黑的夜晚松林内寂静又阴森,松树的树枝交汇在一起,被月光一照,地面上显现出一团团阴影。看起来像极了李文不敢多想只期待黎明的到来!
      依靠在一棵松树下,李文后背的汗已经染透了衣衫,口中呼出一团团热气,在这寒冷的黑夜下瞬间消失,李文蜷缩着身体,好像就是被冰冻了一般,一动不动,眉毛处都有一丝白色,就像是圣诞老人的白眉一般,让人觉得有一丝滑稽。
      不行,不能在这里倒下,我要回去,父亲母亲还在家中等着我……
      李文微微闭着眼睛,两排牙齿在不停地打颤,可能是由于天气寒冷,再加上他只穿了一件运动服,所以才会做出这些身体反应,但是,也不排除他伤口感染的可能性。毕竟,他膝盖处的伤口并没有做出什么杀菌处理,在这荒郊野岭,难免会感染。
      他颤抖地站立起身,拄着那截树枝继续向着西元村的方向行走。走啊走,走啊走……李文停下脚步,看到旁边树上的斑斑血迹还有一些破布,惊讶地说:“这怎么会!怎么会又回到了这里!”
      李文不愿意相信,接着又按照原先的路再走了一遍,结果又回到了这里,来来 又试了几次,还是回到了这里!无论他朝哪个方向走,他都会回到这里!
      原来,他一直在这处松林转圈圈,就好像无论怎么走,都会回到这里,东西南北四个方位他都尝试了,可结果还是同样——回到了这里。他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太对劲,脑海里忽然想到了小时候村里老人讲过“鬼打墙”的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个书生进京赶考,路过一处乱坟岗,在那里稍作休息了一番后,却怎么也走不出乱坟岗,无论他往哪个方向走都会回到原来的地方,于是,他在经过的途中,留下一页书纸作为标记,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整个身体周围全都是一张张书页,被风一刮,整个乱坟岗飘落的满地都是。这下,那书生彻底迷失了方向感,再也走不出去。第二天清晨,路过的人们发现那书生坐在坟头上,傻傻地笑着看向前方。嘴里咕哝着说些人们听不懂的话,他疯了,神经兮兮地拿起一块土让村民吃,村民吓了一跳,没有敢接过那快土,那书生却将那土塞进了嘴里,咬的咯咯直响,把那村民吓呆了!后来,那书生疯了,在世间并没有停留多少时日便英年早逝。
      当时,村里的老者解释说:这就是被鬼上身的一种现象,鬼魂迷惑了人的心智,让人分不清方向,无论怎么走,都会在原地打转。所以被称作“鬼打墙”。
      想到这里,李文不禁一阵后怕,慌不择路地向前跑了几步,再次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整个身体趴在地上,脸就那样贴在泥土上,看着都觉得非常疼痛。渐渐地,李文感觉意识一阵模糊,眼睛看着前方也不再那么清澈,脑袋一侧,晕倒在山路上。
      过了不久,李文感觉有人在拍打他的额头,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他看到了眼前的男人竟然是二叔!怀着一丝喜悦他冲二叔说:“二叔,你去哪了?”
      二叔一脸认真地模样看着李文说:“文子啊,你给我实话实说,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了?”
      李文一脸茫然,回想着从客车下来后,一路上的经过,好像并没有什么出入啊。二叔一脸狐疑之色,他明明看到了李文刚才一直在这里转圈圈,根本没有在意他的存在。不禁再次询问:“你确定你没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对了,二叔,我刚刚看到了我们经过的那条公路好像消失了,但是一眨眼间,又出现在了眼前。”李文的话还没说完,二叔就用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一只手将食指挡在嘴旁做出噤声的动作,在李文的耳旁说:“别说话,这个地方有点邪门!”
      李文听到二叔的话后,身子往起倾了倾,两只眼睛睁得老大,不可思议地问二叔:“什么邪门,难道我刚才是碰到了鬼打墙。”
      二叔点了点头,想要继续说什么,却被一旁的灌木丛所传出来的沙沙声打断。两人向那边看去,灌木丛左摇右摆,让人在黑夜里感到一阵恐怖和不安。二叔壮着胆子,走了过去,用一截树枝拨开了那片灌木丛。
      接下来看到的一幕让他震惊不已,荒郊野岭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一个女孩被绑在这里!李文将头伸了过来,那女孩双手在后背处束缚着,一双大眼睛里洋溢着几颗泪珠,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李文,似乎是在乞求他的帮助。李文挣扎着站了起来,向那女孩的方向靠近,处于青春期的他对异性充满了向往,不过他还是按捺住心中的那一抹焦躁和不安,蹲下身子伸出手欲要解开那女孩手上的绳索,却被一旁的二叔打断说:“你疯了吗?荒郊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你也不问问她的身份,万一救人不成,反而搭上性命怎么办!”
      他对二叔的话很是不在意,但还是服从二叔的话,将那女孩口中的白布去掉,语气和蔼地询问:“你好,我叫李文,请问姑娘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为何出现在这里呢?”
      那女孩抽泣着说:“我叫苏妍,家住清风市,昏迷后醒来发现自己就在这里了,不知道是被谁带到这里的。”
      李文看到那女孩可怜楚楚的模样看向了一旁的二叔,想要得到二叔的决定,将女孩救下,毕竟,一个女孩在这里,难免会出现什么意外。二叔心一软,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默默地转过身去,不再理会李文。
      李文知道二叔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别看人倔强,心地还是蛮善良的。得到二叔的征求后,李文开始为苏妍解开了手上的绳索,当看到苏妍那张漂亮的脸蛋时,李文愣住了,这也太漂亮了吧!
      他那一副失礼的样子把苏妍逗乐了,只见苏妍笑了笑娇羞羞地对李文说:“别用这种眼光看我。”
      李文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看到苏妍那嘟嘴的样子,就像邻家小姐姐一般。傻傻地看着她,一时不知说什么。只是,那眼睛之中有着一抹异样的眼神!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磨铁花木森

      文章来源: 陕西
      时间:2017-02-14 14:42:34
      阅读次数:10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