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洋县的日子

    作者:资水人家 提交日期:2014-03-19 09:07:01

      2月14日,我离开了呆了20天的洋县新健康医院,去渭南看望孙老师。
      从2010年开始学医以来,几乎每年都要来一两次渭南。回老家都没有那么勤快,我还真很少回老家,去年回去两次总共呆了十天。前年还没有回去!
      从洋县到渭南,要经过西安,正好孟飞师兄也在西安面试工作,于是一同回来。
      在火车上的时候,他问起在洋县的情况。
      “我也算是走过很多地方了,也不是第一次去汉中,只是以前几次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没有多少感受,这次真的觉得哪里真的不错,男的大都高大帅气,女的白皙漂亮,水土好啊,一般生病的人都容易脾气不好吧,我在医院呆了20天,几乎没有听到大声说话的,更不要说吵架了,对医生也尊重。孙老师算是德高望重了吧,你看去老师哪里的人,时不时的有下争吵。现在医患关系这么麻烦,真要行医。还是去这样的地方好!”我很感慨的告诉他们。
      忘了说几次在吃早餐的时候有病人主动给我买单了,其实那几个病人我都还不熟。虽然几块钱是小事,但还是忍不住感动。
      “你看张哥也是汉中的,也很温和!”另外一个师兄接口说。
      他口中的张哥,也是汉中人,去年在孙老师这里学习中医,今年还是回归本行,经营他的电子业务了,当然中医也没有完全放下。张哥可是高大帅气,温和而善良,去年在渭南的时候,他租了个两房一厅,到我去的时候,就直接住进去了,说是合租,其实是他租我住,而且他包揽了下厨,开始我也做了几次,不过他不习惯南方的口味,或者是我的厨艺太差,他委婉的说不合适南方口味吧,哈哈,但有人做饭总是好事,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勤快的人。
      性格温和又帅气自然受欢迎的,这不,他刚到西安做生意的租房的时候,就被房东的女儿看上了。
      “现在不用交房租了吧?!”我们打趣他。
      “交的更多啦!”我们哈哈大笑。
      “要不你到汉中去发展啊?”
      “要来的话就要考证啊,我都放弃了!”估计我说这个话的时候,肯定是一脸无奈。
      汉中地处秦岭大巴山之间,气候温和,空气清新,气候和南方差不多,空气却好多了,这样的地方合适养生。

    热门评论:

    昵称:提交时间:2018-08-21 22:18:38

      柳曾经轻描淡写的和我说过,不过那时他是说被老婆催着来县城发展的,现在也帮他打理业务。看来创业是需要一个好老婆的督促的。
      柳的年龄比红军和我都大点,他老婆我是跟着红军叫嫂子,话不多,开口就带点笑容。是个很贤惠的女人,我刚到哪天,洋县还比较冷,晚上睡觉的时候,一摸被窝,里面暖暖的,原来电热毯早开了,那时心理有些感动。我还没用过电热毯呢!
      可能因为来客比较多吧,客厅里面摆了几种糖果,我对花生比较喜欢,每天早上去抓一把,中午吃饭去抓一把,晚上下班又去抓一把,后来的日子,哪里的花生没有断过,快吃完了又补充了。
      我是自由散漫官了的一个人,在他家白吃白喝还兼带在医院学习,不过每次见到她的时候,都是笑呵呵的,说话也温和。
      柳说他不在医院的时候,他老婆也能做主处理医院的事情。所为他出门都是很放心的。
      古人云:成家立业。自己这么多年一直漂着,可能这个也是有关系的。

    在洋县的日子

    昵称:提交时间:2018-08-21 21:40:50

      小梁是开始是二楼唯一的护士,也是洋州本地人,好像住的地方不远。
      她负责的工作是电针,熏蒸,和拉筋,这些都是机械操作,她只要启动开关就行,相对比较简单点,她有些郁闷。“我可是正是的护士专业啊!”她说。
      后来把她调到三楼做住院护士的时候,她特开心。
      二楼毕竟是做针灸推拿为主的,耳濡目染之下,她也会扎针和推拿手法。滚起来像模像样的。闲着的时候会去和小苗聊聊,一边帮助滚按。她说她的滚法是老柳考核过的,动作不均匀,渗透力不强,。
      老邓指点了下他的滚法,几下子就掌握了要点。老邓直夸她聪明。反而是我总始终没有掌握,示范了几次还是老样子,害的老邓唉声叹气:资水,你还是别学这个了,你真不合适!
      她看我每天都要在自己手上,脚上扎几针,开玩笑说帮我扎。
      “你会吗?”
      “当然会!”
      于是让她扎合谷,出针居然速度很快,也是一针到位。颇有老邓的风采。

    昵称:提交时间:2018-08-21 19:08:29

      到渭南后,先去了孙老师家,老师的笑容仍然淡定,外面都有不少病人在候着看病,周围又围满了新来的学员,现在来老师的这里的中医学子更多了。老师年纪大了,会不会太累呢?不过看他的精神还是不错。
      那天正是农历的十五,我便提议去去城隍庙,于是招来了刘军,和孟飞夫妇。
      刘军也是2010年一起学医的师兄,他之前是药厂代表,最初学医,是想对中医多了解点,能更好的卖药,开始没有想把中医学的多好,他说后来被老师感化了,于是认真学了。
      是一个傍晚,他骑着他的小毛驴去药店送药的途中,接到了老师的电话,问他晚上要不要过去听课,如果去的话就等他来了再开始讲课,他呆住了,于是从此晚上都会早早过来,如果不能就早给老师电话,后面的学习也很踏实,学的还不错,尤其是妇科,更有自己的心得,他说他选择妇科的原因,是因为在卖药的过程中,发现女性病人多,于是就把这个作为重点了。
      我们到庙里的时候,已经快两点了。法事活动都结束,想去拜访下老道长,结果告知,已经休息了,于是只好放弃。
      我们烧了纸,点了香,然后分别抽了签,我的签文是:
      第七十签
      雷雨风云各有司
      至诚祷告莫生疑
      与君约定为霖日
      正是藴隆中伏时
      至诚祷告,我每天都要持念准提咒的呢,不过看这个意思,我还不够至诚,加油。
      雷雨风云各有司,大概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突出的地方吧,柳,赵,还有孙老师,他们各自在自己领域里面,有了独到的发展,在其他的师兄弟当中,孟飞是以儿科作为重点,刘军是妇科最为突出,叶明辉的针灸玩得得心应手,我呢?目前是一无是处,看起来都懂点,其实什么都不通,看来需要另辟蹊径,有自己独到的东西才行。

    昵称:提交时间:2018-08-21 16:39:07

      18日晚上,我回到了深圳。
      给叶明辉通了电话,他说他在龙岗,过几天又要去外地学习,我问了他的地址,说明天过去找他,他的针灸确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趁热打铁,再去观摩下。
      洋县,已经成为过去了,但是学习还在继续。
      老柳,老何,老邓,老翟,老梁,小苗,老黄-----,因为有了很多象他们这些生命中的贵人,所以,在中医的学习途中,才少了很多的弯路,才他们的水平有高有低,但是都或多或少的和我分享过他们的心得,指导过我的医疗实践。也许其中有些人再也见不到了,但那份温情,会陪伴着我的中医路!

      ----全文完----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文章信息
      作者:

      资水人家

      文章来源: 陕西
      时间:2014-03-19 09:07:01
      阅读次数:51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