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皮火车上的人们

    作者:岸草平沙 提交日期:2018-09-02 07:27:26

      “回家以后,你把院子的草除除吧,比你都高了”,年长一些的男子说。
      两个打工归来的男子在车厢连接处聊天,看上去是应该是同乡,那年轻男子听罢面无表情,看上去只有20岁出头。
      我想他家可能只有他一个人了。他一走,院子就荒了。

      最近,受消费降级影响,周末我们一家去哈尔滨玩,老婆买的是绿皮火车。高铁票价是绿皮车的4倍,三个小时的车程,对付一会就过去了,她这样说。

      其实我是愿意坐绿皮火车的,旅行的一大乐趣就是接触陌生的人并听到他们的故事。绿皮火车上聚集了大量社会底层的人,从内心里,我是喜欢和他们在一起的。
    热门评论:

    昵称:提交时间:2018-09-08 04:45:42

      在哈尔滨游荡了一天,我们在尚志大街上遇到了大批的重型摩托、各种皮卡、跑车、各种豪车,改装后的排气管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很多摩托车后座上或插着大旗或带着美艳的女人,呼啸而过。
      最让人惊讶的是,有警车开道,最后开上了步行街-中央大街。
      一时间街道为之堵塞、行人为之侧目。拥有这些几十万、上百万车辆的人,当然不会是中下阶层,而在此前我去过的任何一个城市都没有看到有钱有闲阶层如此张扬。
      我开始以为是哈尔滨某位黑道大佬去世了,毕竟历史上哈尔滨盛产这类人物,如乔四。
      后来,发现了花车,还有由大批外国女人组成的流行队伍,才知道这可能是某种游行。最后从一位摩托车那里得知是重型机车节。
      我不得不说,这个重型机车节有些令人厌恶。因为太过张扬的排场让城市局部乱成一团,而且其中的奢华趣味来自另一个阶层,让百姓看得发呆。

    昵称:提交时间:2018-09-08 04:25:00


      

    绿皮火车上的人们

    昵称:提交时间:2018-09-08 04:11:14

      晚上回程,我们坐的是哈尔滨到济南的绿皮车。一下子,我们又回到了一群穷人中间。他们大部分是打工者,也有来哈市看病的乡下农民,还有一对因贫困而一直吵嘴的小夫妻。
      天津静海的中年农民夫妇不吵嘴,男人腿因外伤到哈市做手术,妻子是个粗手粗脚的农妇,脾气格外好,他的老公一副邋遢落魄的酒鬼面相,上车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一个矿泉水瓶子喝起了酒,下酒菜是两个长了黑斑的香蕉。她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到,也不吃东西,一个人沉思发呆,看着自己脚上穿的廉价的人造革皮鞋,最后打起了瞌睡,趴在了桌子上。
      他俩对面坐着一个胖女人,一个人到天津。对面酒鬼的廉价烧酒酒味冲天,她露出厌恶的表情,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她尝试了各种睡姿,但窄小的两人席硬座让她怎样都无法安放自己胖大丰满的身躯。对面喝酒的男人则不断帮忙指点,都不成功。

    昵称:提交时间:2018-09-08 03:06:29

      我座椅背面,一对小夫妻在交谈,并很快升级到争吵。男人细数了自己每月的花销,包括抽烟大约是260元,妻子面相冷峻,看上去面相不善,但一直保持理智,没有把争端升级,反而是男人偶尔会陷入十分激动的状态,说一些感情用事的话。妻子只是回应说:你厉害!
      贫贱夫妻百事忧,夫妻吵架多因钱。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文章信息
      作者:

      岸草平沙

      文章来源: 悦动吉林
      时间:2018-09-02 07:27:26
      阅读次数:89
      回复次数:1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