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的寓言——《龙虾》

    作者:闲听 提交日期:2018-01-27 21:07:10

      片名:The Lobster
      中译名:龙虾、单身动物园(台)
      导演:欧格斯?兰斯莫斯
      主演:蕾切尔?薇姿、蕾雅?赛杜、柯林?法瑞尔、本?威士肖
      片长:118 min
      上映时间:2015年5月15日
      语言:英语/法语
      好像好多人说这是一部难懂的片子,我想主要是对这部片子中的隐喻的不理解。从类型上来说,这是一部反乌托邦电影,好吧,我对于这个题材真的不熟,于是百度了一下什么叫反乌托邦,发现不过是对于人们理想的制度进行反思的一种题材,然后我很不幸的发现,反乌托邦的三部代表作:《美丽新世界》、《动物庄园》、《一九八四》,我看过前两部。根据我看过的这两部小说来讲,它们都是在反思社会制度对于人性的压制(其中我个人重点推荐《动物庄园》,这部小说完全是在黑布尔什维克的)。从这个角度来看,《龙虾》这部电影实际上没有那么难懂。
      这部电影的设定是我最为喜欢的那种:先设定一个非常荒诞的基础,然后在这个基础上用极严密的逻辑推演人物的应对和最终的结果。在这种设定下来观察人性的美好与恶毒所产生的震憾感是非常强烈的。
      这部片子最初设定的基础就非常的荒诞:这个世界的主流社会不歧视人种、肤色、性别、性取向等等一切。看起来大家天天哭着喊着要求的平等的理想世界到来了。但深入一点马上就会发现,这个平等世界并非自由的,强制无处不在:首先,你必须有伴侣(这里实际上可以脑补出很多东西,比如一夫一妻制可以保证社会稳定、有利于社会发展、保证生育比例、防止人口负增长等等,但这不重要,最起码在这部片子里不重要),否则你可能在大街上被捕,理由很简单:“疑似单身”。其次,你可以是同性恋、异性恋,但不能是单身或是双性恋。如果你不幸的成为了单身者,那么会被带到一个酒店居住45天,如果在这期间依然没有找到伴侣,那么就会被强制变成一种动物。而讽刺的是,这次的强制是有自由的——你可以选择变成哪种动物。当然,为了表现平等,当权者在这里还给了另你一种自由:如果你在45天中还保持着单身,那么你继续单身的另一个选择自由就是你可以捕猎其他逃离主流社会的单身者,每捕猎到一个就可以增加居住时间1天。入住酒店后我们又会发现有另一些强制:有44码和45码的鞋,但没有44码半的;酒店中很多只有非单身人士才能享受到的设施;人们都有衣服,但都是统一样式的;入住酒店的单身者不能手淫……这些强制性的东西单独看起来都没什么意思,但实际上总结起来很简单——体制。当这个体制干涉了人的自由选择时,自然就会让人反感,而反感之后人的选择一般只有两种方式——同化或是逃离。
      先说说同化,如果想要同化就需要把自己的价值观与主流社会统一,那么在这个主流社会中自然就需要把自己变成“非单身”,实现的方式同样简单,就像连连看一样找到与自己相同的人。187号为了把自己融入主流社会把自己伪装成经常流鼻血的人,他的话很能代表融入主流社会人的想法:“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诚恳的回答:哪一种情况更糟?是在森林里饥寒交迫而死,还是变成动物之后被天敌吃掉或者杀掉?或者是时不时的流鼻血?”101号的主角诚恳的回答:“变成动物之后被天敌吃掉或者杀掉,这更糟糕。”为了同样的原因,主角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冷血动物,于是顺利与冷血女结成了伴侣。但显然主角没有成功……而主流社会对这种伪装显然是乐见其成的,于是主流社会对他们说:“如果你们遇到了任何不能自行解决的问题、矛盾或是争吵,我们会分配给你们孩子……”好吧,孩子是制造品,用于解决问题、矛盾或是争吵。简直就像是打游戏,出现问题有个道具去解决就好。至于什么爱情的结晶,别傻了,主流社会需要的只是稳定的家庭而已。至于爱情,那是什么?同样是同化,还有一种是恐惧着不能融入主流社会的人,他们渴望着同化但又无法同化。代表性人物就是那个喜欢奶油饼干的女人。她不停的与人搭话,不停的述说着她的恐惧,甚至拿自杀作为话题博取他人的同情。但最终跳楼却变成死不了也活不成,只能痛苦的哀嚎……这样的压抑最终导致主角逃离了酒店,这同样代表着他逃离了主流社会,这可以视为主角想要逃离一个极端。但逃离了这个极端之后就能自由吗?我们的老祖宗有个词很适合主角后边的遭遇——矫枉过正。
      与必须有伴侣的主流社会完全相反的是什么?好吧,因为自己单身所以不容于主流社会,逃离后就变成了悍卫单身的革命者了。这是个很容易理解的逻辑。但实际上,这不是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吗?如果想要深入的说明这个问题,近的例子容易踩线,我们拿非洲的一些国家就很容易说清了。他们一般是为了推翻专政的独裁者而进行革命,等到革命成功之后却发现成功的革命者变成了新的独裁者……这就是历史告诉我们的——矫枉必然过正。于是主角遇到的抵抗组织用暴力悍卫单身,所谓的血吻之刑和血交之刑就很容易理解了。抵抗组织自然需要进行反主流的活动,于是他们潜入酒店,使用各种手段拆散家庭,让他们回归单身。至于手段,为了他们伟大的理想(让人们回归单身),有什么是错的呢?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革命必然是会流血的,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力的行动……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像是恐怖攻击……于是,主角为了拆散187和鼻血女,去告诉鼻血女,187流鼻血是假的。我们可以恶意的想象主角实际上只是对187有嫉妒的情绪,拆穿伪装只是想让187和鼻血女不再维持这种虚假的伴侣关系。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个真相没人在乎。真假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们只是为了融入主流社会而结成的“伴侣”而已,两人互相只视对方为道具而已。只要融入了主流社会,其他的都不重要,爱情是什么?好吃吗?显然抵抗组织的领导者比主角要有经验的多,使用生命威胁更加容易让被害者恢复单身,也许,那就是他们获得“同志”的方式。其后的情节更是证明了抵抗组织也只是另一种形式的独裁集团,想要拥有爱情两人相伴一生?那是主流社会的需要,既然他们是抵抗组织,那就是革命所不允许的,他们是叛徒!于是主角的爱人被刺瞎了双眼,失去了与主角的连连看的基础。为了表现独裁者的无耻,女主误杀了首领的替身……当主角不论是为了责任还是爱情想要与爱人继续以前的时候,大概他也发现回不到以前了。于是“我也没有东西给你猜了。”虽然最终主角把首领扔到了墓地,带着爱人来到了城市,很明显,他对于自己是否也应刺瞎双眼与爱人一同生活产生了犹豫……影片留给我们的是个开放性的结局,他是否回来没有结论。
      应该说,这部电影实际上真的不是在讽刺社会、制度或者婚姻。这部电影是在说我们的选择自由。说到底,主角在主流社会与抵抗组织中都是格格不入的,他只是想要自由而已,但不论主流社会或是抵抗组织都没有给主角选择的自由。自由的最基本的含义是:人不受限制和阻碍的基本权利。当然,这种不受限制和阻碍的权利不能影响到他人,这也就是西方法谚所讲的:“你挥舞拳头的自由止于我的鼻尖。”政府不能影响个人的自由这是一种共识,但我们得承认,没有任何一种制度是完美的,至今任何一个政府都不能完全解决公权力与个人的自由人权之间的冲突。因为在最理想的情况下,这也是个人自由与大多数人自由之间的平衡,借上面的法谚来说,就是政府限制了你挥舞拳头的自由是为了防止打到别人的鼻子。回归到本片,我们并不需要把这部电影当成一个论据去写一篇论文,但我们可以把这个故事当成一个寓言:我们在解决一个极端问题时会不会走向另一个极端?显然,矫枉过正只会带来更大的伤害。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文章信息
      作者:

      闲听

      文章来源: 悦动吉林
      时间:2018-01-27 21:07:10
      阅读次数:41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