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楼下的逵哥

    作者:岸草平沙 提交日期:2016-11-04 15:06:36

    “逵哥”坐在楼门洞边的一张沙发上,光着上身,三十岁上下的样子,却留着一把黑森森的络腮胡子,左手边永远放着一瓶启开的啤酒,从来没看他喝过,这瓶啤酒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表达心情的符号和道具。
    “逵哥”的身边,总有一个小老头儿静静地坐着,他平日给小区打扫卫生,偶尔卖点破烂儿,其余的时间就是坐在那儿发呆。
    夏日炎热的黄昏,我下班归来,天天从他们身边路过,心里对这沉默的一老一少充满好奇。在楼道里等电梯的时候,老婆说他真象个梁山大李逵啊,于是我们一家三口暗地里就叫他“逵哥”。
    沙发是被某个人家抛弃的,宽大舒适。于是大家就把它摆在楼门旁,作为一个休闲聊天的地方。然而,煞风景的是,沙发对面四五米远的地方,就是小区垃圾收集车停放的地点。光有点味儿还可以忍受,只是临近天黑时,小区花园里藏身的老鼠就出动了,在手推车上下快速窜动,翻找着食物,经常还会因为争夺资源或过于兴奋而吱吱尖叫。这样的情景实在是难得一见,看得人头皮发麻,从旁路过也会心惊胆战,生怕抢昏了头的老鼠一头撞到人的脚上。老鼠们已经嚣张到无所顾忌的程度,有没有人经过都不会影响他们的狂欢盛宴。
    于是,某一天,“逵哥”出手了。
    “逵哥”手里出现了一把做工精良的弹弓,对嚣张的鼠类展开了剿杀。随着每一记弹弓的精确命中,小老头儿就会在一旁叫好加油。被击中的老鼠吱吱惨叫,头破体残,但食物的诱惑仍难以抗拒,一到天快黑的时候它们就又鬼头鬼脑地聚集过来。这样的人鼠大战持续了几个黄昏,后来不知是老鼠学乖了还是“逵哥”厌倦了,战事慢慢停了下来。他和小老头儿又回到那种入定般的沉默当中。
    我曾以为“逵哥”是个失业的男人,生活潦倒,心境颓败。但偶尔听到他和别人说话,又感觉他是个言清语明,思维敏捷的人,看不出一点LOSER的影子。
    秋天快结束的时候,“逵哥”消失了。也许是外面太冷,不适合久坐,也许是他找到了新的工作。总之,他就这样从楼下的沙发上消失了,再也没有看到。那是2014年。
    后来,我也搬走了,偶尔会想念那个人鼠欢腾的小区,想念坐在楼下的“逵哥”。




    热门评论:

    昵称:与山交流提交时间:2017-11-20 22:38:23

      你先说清楚 ,她长的好不好看,这是重点

    昵称:闲听提交时间:2017-11-20 21:38:03

      这种日常生活的发现,有时挺想深入沟通一下,可更多时候就那么过去了,如果不像你这样写点什么,估计到最后就是遗忘。生活越来越缺少新鲜感,真不是一件好事。

    坐在楼下的逵哥

    昵称:与山交流提交时间:2017-11-20 20:34:42

      @李纤儿 2016-11-08 13:06:00
      你先说清楚 ,她长的好不好看,这是重点
      -----------------------------
      @忧郁的飘 2016-12-04 02:59:00
      话说驴得水不错的片子,一曼长的不能说好看,但是挺有味儿的,耐看那种。也就是说电影里挺惊艳的,可是生活照有些又显得一般了,估计是不上相,要靠服装眼神活动起来看着就媚气,这说的有点乱,算了,就算好看吧,哈哈!
      -----------------------------
      我好好一句夸人的话,让你解释成这样。在我眼里,一曼暗香袭人,不羁脱俗。

    昵称:与山交流提交时间:2017-11-20 20:03:49

      过几天我要回锦江二区看看,坐一个下午。
      似是故人来。


      文章信息
      作者:

      岸草平沙

      文章来源: 悦动吉林
      时间:2016-11-04 15:06:36
      阅读次数:24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