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在现实与梦境中的灵魂——电影《空房间》

    作者:闲听 提交日期:2016-06-19 11:55:00

      很难讲清楚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到底是真实的还是梦境。
      ——《空房间》
      前几天和朋友在微信聊天,朋友问我在干嘛?我说我在看一部奇怪的片子,整部片子男主角没说过任何一句话,女主角只说了三句话:“啊”;“我爱你”;“吃饭吧”。我朋友的第一反映是:这样你也能看得进去?实际上,不光能看得进去,在我看来,这是我最近看的少有的一部好片子。
      与其说这部片子是部很奇怪的片子,不如说拍这部片子的导演是个很奇怪的导演。导演金基德的片子我只看过两部,《春夏秋冬又一春》(又译《春去春又来》)以及这部《空房间》。《春夏秋冬又一春》是一部讲佛教和救赎的故事,如果以后有时间,我会单独说说。今天我只想说说这部《空房间》。这部片子的直译为《空屋》,还有个译名叫《空屋情人》,英文名叫《3-iron》,我一直没搞明白是什么意思。
      这部片子实际上很简单:
      一个游荡在城市里的男孩儿到处在各家门上贴传单,再来的时候如果传单没有被拿掉,则证明家里没人,男孩儿就打开门锁进去住几天。在住的时候他会自己拍照留念,还会帮这家人修理物品、洗衣服,完全是把别人家当自己家。可以把这当作男孩儿的报酬,但我不这么认为。从心理学上来说,男孩儿可能是生活在一个没有爱的家庭中,从来后的情节来说,很可能是有一个暴燥的父亲和经常忍受家庭暴力的母亲。不知为何男孩儿自由了,为了有家的感觉而到处在别人家居住。因此他与家庭中的照片合影,以感受到自己是这家庭中的一份子,修理物品、洗衣服也只是为自己的家做事,而非报酬。
      一个忍受着丈夫家庭暴力的女人,在无望的生活中看到了那个游荡的男孩儿。男孩儿使用高尔夫球殴打了丈夫,带着女人处到发传单,然后到其他人家居住。因为那种暴力,女人不让男孩儿打高尔夫,但对于别的都不在意。期间男孩儿被拳击手殴打,到一个老人的房间时发现老人去世,于是两人安葬了老人,但老人的家人报警,于是男孩儿被关到监狱,女人又回到了家中,盼望着男孩儿的出现。男孩儿在狱中练习让别人看不到自己,出狱后来到女人家中,只让女人看到自己,却一直躲在丈夫的背后不让丈夫看到。女人面对丈夫说出“我爱你”,但实际上却是在对男孩儿说的。
      如果只看我说的这些,这部片子有意思吗?当然没有。如果是我这种人拍,这部片子绝对没人看。但金基德太牛了,他使这个故事变得极为动人。他使用空房间来制造一种现实与梦境中的幻境,让人搞不清楚到底我们在看的是一场梦境还是现实存在的故事。就像村上春树的小说一样,总有一些看似现实但实际上是幻境的东西存在。本来我一直以为电影这种能看得到的东西只能给人一种现实感,只有小说能表现出这种东西,但金基德却成功的在幻境呈现的同时将现实了挤出去。空房间可以说是这部片子中最重要的道具,与之配合的则是两个主角。空的房间中的装修以及物品本来会带着一种现实感,但两个沉默的人却将这种现实感直接变成了一种现实与幻境间的恍惚感。两个主角本来就没有台词,再加上表情也不多,我想金基德选这两个主角肯定是煞费苦心。男主角的眼神非常清澈,在适当的时候却可以只靠这眼神传达出愤怒、恐惧、怜爱、喜悦等等的情绪,这真是太难得了。女主角的眼神却表现出一种心灰若死的感觉,再加上后期表现出的责备、满足、不屑、喜悦……我很难想像这两个主角不是真实经历过这些,而仅仅只是在表演……
      这部电影中,导演有很多暗喻,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有两个,一个是女主角与丈夫拥抱却与男孩儿在丈夫的背后接吻,另一个则是最终两人拥抱在一起时的体重称读数为零。第一个表明了女主角是在与丈夫背后她幻想出来的人相爱,而第二个则很明确的表明了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实际上是并不存在的。实际上这些我都很佩服导演,但我一直认为导演有个败笔,就是我放在文章之前的那句话:“很难讲清楚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到底是真实的还是梦境。”这让梦境直接破碎……好吧,我们看到的实际上只是女主角的幻想,或者说是梦境。
      就这个幻想的问题我与朋友聊过,结果超出我的想像:这种幻想很多人都有,甚至有的人可以与自己幻想出来的人聊天。当然,从现实角度来讲,我知道这是属于幻视和幻听,是精神分裂的前兆甚至是病理表现之一。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幻想中的那个人才是最完美的。


      
    漂浮在现实与梦境中的灵魂——电影《空房间》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闲听

      文章来源: 悦动吉林
      时间:2016-06-19 11:55:00
      阅读次数:9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