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电影院

    作者:行芷2013 提交日期:2018-09-10 14:53:12

      解放电影院
      儿时记忆之一

      上世纪七十年代,宜昌城看电影的地方,主要集中在陶珠路、井冈山路(云集路)上,在这方圆800米半径内,就集中了三个看电影的去处:解放电影院、汉剧院和行署礼堂。其中,解放电影院由于放映电影多、场次频、效果好、离家近,在我青少年时代,成为看电影最多的地方。
      除此以外,九码头的宜昌剧院,也去过几次,不过不多。
      还有一个地方,也可以看电影,放映厅不大、观众不多,由于不对外营业,所以知道的人较少,仅就记忆,也就是在那里看过一二次而已。它就是宜昌电影放映公司的小放映厅,在康庄路附近,具体什么路名,倒也记不住了。
      八十年代以后,一马路上的永耀公司礼堂也开始放映电影,记得法国喜剧电影“虎口脱险”就是在那里看的。
      除了这些室内、需要购票的电影放映场所以外,当时那个年代,球场露天免费电影也是我们当年看电影的一个去处,这种放映露天电影的地方不是很多,我印象中仅有两个:一是军分区大院,“第八个是铜像”“桥”等电影都是在那里看的,由于效果逼真、战争场面宏伟,南斯拉夫电影和阿尔巴利亚电影是我们的最爱。二是卫校,也就是现在珍珠路与云集路交界的地方,那时,卫校四周建筑物不多、操场大、场地十分空旷,银幕的两面都可以观看,所以去的时候到不是需要到的很早,我小学的同学铁柱、钢钢都住在卫校对面,大多邀约一起,在家里拿个小板凳,一起去了,不过卫校放映的影片没军分区新,以老片“地雷战、”“地道战”“南征北战”和样板戏居多,主要是过个“电影瘾”。
      当年,井冈山路(云集路)并非一直贯穿下来沿伸到江边,而是与解放路成丁字形,起至夷陵大道、止于解放路,解放电影院的大门,一直就开在陶珠路上,早前,解放电影院的售票点设在放映大厅外,进入大门是一个小厅,购票后,通过有验票员把守的检票口进去,才是放映大厅,七十年代中期,又在电影院的左边扩建,新修一个售票房,五六个人头大小的销售窗口上,挂有一个写着电影名称、场次时间和价格的牌子,要看什么电影、就直接在窗口购票。
      宜昌解放电影院,设计和修建的时候,功能就是放映电影,没有舞台、空间大、窗户宽而高,厚重的窗帘用黑红双层布制成,用绳索轻轻拉上,放映厅内顿时漆黑一片,不见一丝阳光射入,即便是大白天,观影效果也是非常不错的。另外,银幕固定平整、座位前后排落差明显、密封性好音响不错,也是它的长处。所以,宜昌人当年看电影,还是首选解放电影院居多。
      然而,就是当年这个条件不错的地方,在解放电影院看电影,仍旧还有十分扫兴的事情发生。
      那一年,“闪闪的红星”电影热映,白天晚上安排多场,我去观看的那天恰好是一个白天,当电影放映到关键点时,忽然中断,银幕上用幻灯片打出“片子未到”字样来,于是一个好故事楞是被人从中间生生打断,且有些无可奈何。
      现在的年青人或许不知道,那时节,电影是用胶片放映的,一个城市,或许就只有一个电影拷贝,要保证几个放映点轮流放映,八九盘或十几盘胶片,就必须把电影胶片轮流在几个点之间进行合理安排接送,送早了,利用率不高、影响到放映频次的减少,送迟了,便形成放映断档、观众在场内等片的情景。所以,接送片这个事情,称之为“跑片”,讲的就是一个速度。刚开始,“跑片”是用自行车,后来条件改善了,便用两轮摩托,虽然准点准时了一些,仍旧还是有断片的现象出现,“闪闪的红星”那一场,就等了足足三五分钟时间。以至于后来又有了再看一遍的想法。
      在解放电影院对面,有一条斜巷连接陶珠路,当你站在路口拐弯处,向前望去,便可看见十余米处外有一处较大灰瓦建筑,她,便是宜昌当年看电影的另一个场所------汉剧院。
      宜昌之形成,最早始于“川东鄂西”集散地,交通物流中转、交易的发展过程,亦是宜昌城的发展过程。故此,宜昌的饮食文化、语言文化、民居文化等受重庆影响较大,至枝江以上,宜昌、恩施等地人口音均另成一体,当属四川一脉,与汉话、荆沙话等区别很大。(这个话题,另文在议)。从行政辖区角度看,设立汉剧院汉剧团到是无妨,毕竟宜昌也是湖北辖地,只是笔者记事开始,似乎没有在汉剧院看过一次汉剧,除电影以外,到是看过市歌舞团的一些演出,有“于无声处”“洪湖赤卫队”“搭错车”等。不过那是1980年以后的事情了。
      1974年左右,解放电影院开始放映内部观摩电影“虎!虎!虎!”,不对外售票、观影人年龄限制把我们这群十分想去的学生挡在外边。那段时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笔者每每放学以后就跑到电影院门前,在人流中寻找机会,或是弄一张电影票、或是找人混带进去,用“眼热心急”形容恰如其分,忙碌几日,终至无果而回。后来,听看过电影的高年级同学绘声绘色、眉飞色舞的讲述电影故事,让人好生羡慕。
      “这天气可真热,好像掉(坐)进油锅里似的。”记不起是哪部朝鲜电影的台词,但无论哪一年,遇到酷夏炎热的日子,心里就马上就会冒出这句台词来,非得要与同事们调侃几句。
      那年朝鲜电影“卖花姑娘”在宜昌放映,解放电影院门前盛况空前,前一场电影还未散场,大门前就挤满了等待入场的人群,待电影院两旁的偏门大开之时,出场的人流汇入等待入场的人群之之中,立马将陶珠路挤得人山人海,一边是有些焦急、期盼,一边是带着悲戚、哽咽,经纬分明,向两个不同的方向涌去。
      新千年以后,在一个初春时节,咋暖还寒,笔者独自一人故地重游,早前的汉剧院已完全拆除,在原来的场地上建起市图书馆,老解放电影院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的电影院建筑,名称还是解放电影院,只不过再也没有原来电影院的任何印记,我绕着电影院走了一圈,索然无味,便坐在一个擦鞋的摊点上,擦鞋的是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子,头发蓬松、褪色的蓝色衣服有些皱褶,从开始到结束,男子一直低头在擦鞋,临末,我付钱时,那男子才抬起头来,眼神有些散漫、粗糙而干涩的脸上有些许尘土,一片一片的。
      “你是**中学的吧。”男子没有接钱,且问我到。
      我有些意外,答道“是。”
      男子嘴角咧咧,笑笑,“那我们是同学。”
      “是吗?”我明显带有疑问,在内心仔细搜寻同学记忆,或许容貌变化太大、或者毕业几十年,我实在想不起这位同学姓名来,
      他指指身旁的电影院,“我们一起看过电影的。”
      我汗颜、侧身把几个口袋的零钱全部翻出来,一把递到他的手上,他摇着头,说“这是免费的。”
      我知道,在说下去我会痛楚、会同情、会难过,我将一把零钱放到地上擦鞋木盒上,逃也似的快步离去。
      许多年以后,我没有再走近解放电影院一步,偶尔路过那里,会远远驻足看上几眼,回想当年我看电影的日子,想象着我那位同学、他是否还在那里擦鞋?遥忆我们一同看的那场电影,是否名叫“红色娘子军”?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信息
      作者:

      行芷2013

      文章来源: 宜昌
      时间:2018-09-10 14:53:12
      阅读次数:48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