淯溪河的复兴街

    作者:张兆仁yx 提交日期:2018-05-13 17:56:33

      这是一条茅草街,往南,通往乡村,往北,通向镇上。西边一家挨一家,东边却北半户多,南半户少,其间镶着一口琵琶堰。街道没有铺石条,黄土路。
      复兴街的北端高耸一座牌坊,青砖砌柱,上横一方石梁,梁上刻着两个大字:复兴!
      牌坊气宇轩昂,雕刻精美。并非独立于空旷之处,而是左牵矮小民房,右拉黝黑茅舍,背西又护一间吊脚屋,隔个广场,注视着关庙。鹤立鸡群傲雄伟,茕茕孑立耀古朴。仔细端详,牌坊应和关庙一体,“复兴”二字不像日本投降那年刻的。复兴关公文化?复兴关庙香火?复兴桃园结义之精神……给后人留下许多的遐思。一只麻雀站在牌坊上,叽叽喳喳地叫着,还是道不清,说不明。丹霞着意饰金粉,怎奈沧桑满古坊。
      说也奇怪,复兴街东半边的屋都向后退了几大步,唯有罗师傅的大炉子没有后退。炉膛的火红红的,炉壁的锅盖雅子慢慢鼓起来了。罗师傅用火钳夹出,孩子们拿在手里,这只手换那只手,,烫得嘘嘘神,也要咬一块,美美的嚼。锅盖雅子形状极像古代,官员上朝时捧在手中的笏。不着官袍执热笏,学堂且做上朝堂。
      黄土路上好种树。西边沿街一排杨柳树,最逗孩子。扯一根马尾,在细长的竹竿头前打一个环,,躲在树底下,昂起头,举着竹竿,轻脚轻手地套吱溜,套住的吱溜在马尾环里挣扎,吱溜吱溜地叫着。有时,不捉吱溜,找吱溜壳。吱溜壳是一味中药,可卖钱。浅黄的吱溜壳贴在树干上,不易发现,一天找不到几个。所以,找得多的往往喜欢在伙伴面前炫耀。玉树街旁漏蝉雨,浓阴底下享空凉。肉身莫问何时去,空壳依然恋翠杨。
      复兴街惹眼的还有一口堰,叫琵琶堰。这支琵琶是昭君留下的,还是敦煌反弹的那支?
      更弹不出《霓裳羽衣曲》。这里没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塞外风光,没有敦煌驼铃声声觅飞天的苍凉,没有浔阳江上的叹息和落泪。却也:牯牛困水波柳影,蝶舞塘边刺牡丹。孩子们来到这里,折一支毛毛竹,拔掉一些竹尖,摘几朵小花插在上面,就变成一支开花的翠竹,很好看。更让孩子们喜爱的是刺牡丹的嫩枝,叫它为篾粱蕻子。蒜薹般粗,浅红色,小小的刺,很脆,一折就断,剥去皮,津津有味。尤其是夏夜,琵琶嵌月渡萤火,一堰蛙声街似乡,多么迷人的夜色!
      琵琶堰朝前走十来步,就到了老南门。残留的城墙上,种着各种庄稼,青油油的。一座石桥,横跨护城河,桥下碧波荡漾,站在桥头,田园春色尽收眼底。
      走在这条街上,我久久不能忘怀的不是那座牌坊,不是锅盖雅子,不是吱溜,不是琵琶堰的刺牡丹和蛙声,而是淯溪解放的那天,我在这里见到的盛况。那天,淯溪终于解放了。听说有游行,我便早早地跑到复兴街,正好看见队伍进了老南门。红旗飘扬在前,紧随其后是洋鼓洋号,我第一次听见,羊皮大鼓捶得震天响,小鼓上的两根棒棒雨点似的敲着,几把亮晃晃的铜号嘹亮得让人跳起来。秧歌队来了,腰间的红绸子左右舞动,叫人的心也飘飘然。腰鼓队来了,系着红手绢的两支小鼓槌,在摇头晃脑的队员手中,时进时退,忽左忽右,转身打,翘腿打,变幻出各种招式,引得街两旁欢庆的群众乐开了花。九子鞭来了,两头安有红须须、竹节里穿着民钱的九子鞭,在胳膊上、在肩上、在腿上,击打出眼花缭乱的美妙,孩子们跑跑地看,不小心摔倒了,连忙爬起来又跟着跑。跟着拐过关庙,进了正街,游完大街。
      复兴街,淯溪河的复兴街,一辈子没有拿过第一,这一天,在淯溪解放的这一天,实实在在的拿了个第一!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张兆仁yx

      文章来源: 宜昌
      时间:2018-05-13 17:56:33
      阅读次数:46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