淯溪河的大河

    作者:张兆仁yx 提交日期:2018-05-06 17:17:38

      在河岸上,一坐就是大半天。无论何时,坐在这里都是一种享受。在黄河壶口,我伫立了一会儿,在晴川桥上,我伫立了一会儿,在鼓浪屿边,我也伫立了一会儿,可在这里,我经常来,坐着看,站着看,走着看,怎么也看不够。
      心情就像面前的这条河水,平静。思绪也像面前的河水,缓缓地流淌。流淌了几千年,从现实流进历史,又从历史流回现实。可有些东西,无论怎么流淌也流不走,就像岸上的农田、村庄,
      淯溪河的大河由北向南,拐过一个山嘴就不见了。既看不到“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也看不到“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在这条河上,绝不会孤独寂寞,时不时有上行的船与下行的船擦舷而过,两边的船工撑着篙子也不忘打个招呼,有时还扔一支烟过去。田野上的农夫 撑起腰目送着,就连两岸的炊烟也站在屋顶上,与片片云帆招手。
      淯溪河的大河不喜胭脂味,纸醉金迷的画舫在这里是难以生存的。没有扭扭咧咧的桨声,只有沉沉稳稳的舵声。生在乡下,呆在乡下,却不野不憨。天性,农村女性的美丽,清秀,文静,活泼,纯洁,聚于一身。她的美从我记事起,就刻在我的心坎上,怎么也抹不掉。
      倒影,醉人的倒影俯身皆是。两岸的倒影,溯流扬帆的倒影,下河推棑的倒影,跳板上工人扛货的倒影,还有那座简易的木桥,长长的窄窄的弧形倒影,一帧帧,一幅幅,淡淡的墨韵,浅浅的素描,空灵在清清的河水里,波动着梦幻般的写意,让你与倒影交融在一起,沉醉于静谧的梦境之中。
      破云而出的木棑,一过牟嘎湾,不再摇头摆尾,架棑的汉子提着竹篙,站在凌波的棑上,器宇轩昂,其造型不亚于护孔明渡江的赵子龙。凝视此景,爱慕之情河水般的涌来,此时没有了苦恼,只有那英俊潇洒的镜头在浪花中跳跃。
      满河云锦无人问,一寸上游皆奋篙。溯流而上的帆船上,船工微仰着身子,双手紧握竹篙,一篙接一篙地撑着,岸上拉纤的,赤膊短裤,一步一步朝前展,长长的纤绳蹦得直直的。视角被竹篙撑开,视线被纤绳拉长,撑得疼疼的,拉得疼疼的。在疼痛中,我触摸到生命的源泉。正是因为拼搏、奋斗,不畏缩,不后退,前进,前进,不断地向前进,才使生命有了延续的物质基础。
      宽阔的河面上,满是碎银,那是码头工人卸完木棑后丢下的,在这里装满货物的船又起航了。方山无意遮帆影,只为渔舟网夕辉。官渡印那里,响起吆喝鸬鹚的声音。码头边纵横交错的木船降下白帆,升起灯笼,倒影的灯光偷偷地伸长影子,想去亲近水中的月亮。
      淯溪河的大河,我故乡的河,恶浪滚滚,汹涌澎湃,我没见过。她从不急躁,总是那么温柔,有着祖母般的慈爱。我每次归来坐在她的身边,她都是细细的打量我,清洗我皱纹中的尘埃,清洗我手上的老茧,总是含着滚滚的泪花和我轻轻地叙。谁似故乡水,滴滴沁游子?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张兆仁yx

      文章来源: 宜昌
      时间:2018-05-06 17:17:38
      阅读次数:57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