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下乡余生记

    作者:whcbedu 提交日期:2017-09-30 11:55:12

      宜昌下乡余生记

      下乡都是47年的事情了,下乡还余生记。哇哈!有这样厉害吗?不过仅仅是下乡二年耳,都成了余生了啊?
      不过当时的确有不少的知青在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把自己的青春留在了那里。我们只不过运气好一点罢了,我们的住房发生了坍塌,坍塌前我们刚刚搬出来。随着一声的闷响,蘑菇云的冲天而起,在稻场我们背上是冷汗刷刷的流下来,就差哪那么一点点啊。


      第一 七转八弯到七中

      宜昌60年代到七十年代是一个典型的小城市,依江而起,在胜利二路一带满满都是吊脚楼逶迤排开,十分壮观。我们就读的学校的是宜昌七中,当时的学校的好像就有二栋二楼的楼房,我们六九届一共四个班,分别在二楼按照一至四序列,一次排开。当时的正是文革大革命的时期,所以班级也不叫班级,而是按照军事化的称呼,六九届是一连,分别是一班到四班。

      教学楼的下面,学校有一个二层楼的办公室,还有一个篮球场,往下走就是一个在当时比较罕见的足球场。这个足球场在当时宜昌的学校当中也是少见的。

      宜昌七中现在只是一个普通高中,但是在当年宜昌七中的名义还是相当大的。六五年以前,想进宜昌七中的那是要凭考试成绩才能进的,很有一点像现在中考,成绩不好,你就拉倒吧,旁边的有一个胜利中学,我们当时戏称胜利民办大队。

      我所在单位当时算是一个央企,全称是冶金工业部中南冶金地质勘探公司宜昌机修厂。我记得1965年的中考的时候,当时厂里面的小孩都非常看重的宜昌七中,放榜的时候,大人小孩都聚集在厂区通往宿舍的路上,看见一个小学毕业生就问,你是哪个中学,听说是宜昌七中,那就是欢呼雀跃一片赞扬的啧啧声,听说是胜利中学那就是一片叹息声,再不久就会哇哇的挨打哭声。

      我们那个厂当时的是从是重庆市搬迁来宜昌的,当时的厂里面的大人还没有向湖北本地家长那样重视教育,惟楚有才,所以能够到宜昌七中的上学的子弟比较少,这同学里面不是有认识龚三波的吗?他们兄妹都是考上宜昌七中的,注意是考上的,所以在厂里面的他们兄妹就是我们学校的榜样。

    热门评论:

    昵称:三眼杨戬提交时间:2017-11-24 11:00:21

      第六 第一次当民工

      我们在生产队最初干了几个月,都是挑塘泥的事,知青刚刚干这个营生都是东倒西歪的,肩膀压得红肿一片。满担泥巴的时候热的踹,空担的时候冷的筛。

      就在这个时候生产队接到了派民工到宜昌县东风渠的命令。李队长这个时候动起来歪脑筋了,看见我是最不能干活的,是TMD一个累赘,决定将我排到东风渠顶一个强劳动力去。

      70年5月我和生产队的一行人,搭乘班船到了宜昌,再转班车到了宜昌黄花场,一番打听终于找到了枝江县问安区云台公社和平大队的民工驻地。

      当时枝江县就是民兵师问安是团云台公社营部和平大队连。到了民工驻地安顿之后,第二天就要出工,民工你指望什么?第二天就开始挑大坝的活,成千上万的民工在大坝下面,挑土到200-400米的高的大坝上,水利四团的拖拉机来回碾压民工跳上来的泥土,烈日当空举步艰难,汗水一滴一滴洒在走过的路上,卷起腾腾的烟尘。

      大坝挑土真的是很伤不起啊,每天还有尼玛任务量,烈日当头,从坝底挑土走向坝顶,将近500米的道路那是望眼欲穿。重担烈日蒸,火烤烧裆烂。当时在哪里挑大坝的民工个个都有烧裆的问题。

      第一次在工地吃饭也遇上了问题,十几个人围着一个洗脸盆摸样的菜盆虎视眈眈,新贩子的我盛上一碗饭,还没有吃完,再到菜盆夹菜时,已经TMD空空如也了。

      工地上有不少我们大队的知青,估计都是和我一样被生产队顶劳动力来充军的,其中不少还是学校的同学,出门靠朋友,知青是一家。我记得有任小江、赵学顺等同学在东风渠总干渠里面。

      晚上有一个早来的同学看见我的迷惑,给我面授了机宜。兄弟呀,在工地上的吃饭讲究大了。现在劳动强度这么大,我们一起干活的都是谁?都是农村青年,农村青年他们哪一个体力不比我们好?干这个行当,要想身体不累垮,还要完成任务,主要就靠吃饭,要吃饱。

      你中午的首先添一碗爆满的饭,你以为你很聪明?其实是一鲍鲍(宜昌方言傻瓜的意思),你想等你吃完一碗爆满的饭,再添饭还会有菜吗,肯定没有了。

      你就只有咽白饭。长此以往身体就受不了。身份是什么?身体是挑土的本钱,身份挂了,一切都TMD完蛋了。

      这一点,我们要好好像农村青年学习,饭一定要吃饱,担一定要留虚。能跳100斤就只挑八十斤。这都是用农民用鲜血和汗水换的教训啊。

      怎么吃饭呢?吃饭也有吃饭的讲究,应该这样,首先添半碗饭,快速吃下,然后在恶捞捞的乘一碗饭。吃饭的时候要全神贯注,眼睛不能东张西望,眼睛要直视菜盆,如果看见菜快要没有了。不要客气马上快速动作,把菜盆的菜汤导入自己碗中。

      这样就能保证不咽白饭。还能保全面子,我们都是礼仪之邦,不能造成抢菜抢饭的印象。如果一上来大家都来抢菜抢饭,还成什么体统。

      你知道有一句成语叫什么吗?闻声不好就泡汤。吃饭也是尼玛一场战斗啊。有理论指导啊以后,我吃饭的速度显著提高,在以后的转战其他工地的过程中,发挥了闻声不好就泡汤的光荣传统,革命生产获得了双丰收。

      2002年陪同几个外宾到宜昌市,承蒙当地时任宜昌市副市长的张副市长宴请,当主宾还在频频举杯的时候,我已经饱矣。当然没有闻声不好就泡汤,因为满桌子美酒佳肴大菜,根本就吃不完。作陪的外办工作人员很奇怪,悄悄问道:先生,你要吃好吃饱啊,莫客气。不要晚上再出去宵夜。

    宜昌下乡余生记

    昵称:燕九提交时间:2017-11-24 09:54:26

      知青为国家做出了莫大的贡献。

    昵称:燕九提交时间:2017-11-24 07:40:28

      @燕九 2017-10-28 22:44:05
      估计当年女知青比男知青吃的苦还多吧,话说女知青里像周继红这样的类型应该也不少吧,估计都是苦出身成分条件不够好,只有当先进才出人头地……
      -----------------------------
      那个时代相当先进啊,也不是成分不好,成分不好的同学一般都很地调

    昵称:燕九提交时间:2017-11-24 05:12:43

      十八 心态决定就成

      春节在家里多呆了几天,回来李方义队长大发雷霆,把我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哈哈,骂就骂吧,我们就装傻假听一副虔诚的样子。

      要想在农村这个广阔天地生存,自己的心态首先就要像广阔天地一样,咬定青山不放松,任而东西南北风。

      我在农村的时候很有一点唐吉坷德的精神,经常被队长骂了,自己找一个地方高唱国际歌。农村都是都是集体劳动,插秧的时候,大家都疯一样的往前赶,然后把你的屁股后面插上秧。枝江农村当时叫关笼子。

      这说明的你的干活不行,是要被人耻笑的,社员们经常关我们知青的笼子,然后在后面笑的嘎嘎的。卧槽,我们要的就是这效果,我们自己也笑的瓜瓜的。这样我们就可以少干农活了。

      我就是一个病秧子呈什么能?就在和平大队团支部号召我们知青向先进知青周继红和易大英学习的时候,我们内部也开会通过了一个消灭自尊心的运动。

      我们有的时候有一点疯疯癫癫的,管50-60岁的大爷叫某某哥,队里人看见我们干活慢,也给我们取了一个外号:“稳当”,这里暗暗指我们知青像牛一样,干活慢,哈哈,我们焉能不知道这样的比喻,但是装傻充愣,外号算什么你叫我就答应。所以社青的关系处理的蛮好的。

      在二干渠的时候,知青的将这种的办法发扬到了极致。当时农民有笑话说:吃饭打冲锋,干活磨洋工,拉屎一点钟。

      就是说知青故意磨洋工,卧槽,那样一种强劳动,如果不想死得快,就要想办法。就要磨洋工,干活去冲锋,那你距离挂了就远了。俺有时候干活的去一趟厕所,我靠,全TMD是知青待在里面,大家还互相来一支烟,交流交流磨蹭的秘诀。你有你的千条计,劳资有劳资的老主意。


      文章信息
      作者:

      whcbedu

      文章来源: 宜昌
      时间:2017-09-30 11:55:12
      阅读次数:9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