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蛇文】新博异志

    作者:蛇从革 提交日期:2017-05-21 21:41:29

      长生

      当陈胖子告诉我和我爹,二毛子又被人欺负的时候,我正在看着我老头在摆弄他的摩托车。
      这是一辆豪爵钻豹的125摩托,年龄跟我一样大,实际上就是我做满月酒的时候,我幺爸送给我老头的礼物。要说机器虽然是铁的,但是比不上我们人经磨,都是十六岁,我还是个少年,几把毛刚刚长齐,一顿饭吃五六碗,水田从来不走田埂子,都是用跳的。我在怎么说,还有五六十年能活。
      可是这个125摩托车,换成人的寿命,早就该死了。从我有记忆开始,它就在坏,不停的坏,小零件换了不晓得多少发,这几年发动机开始出毛病。反正我老头时间也多,他也不种田,天天就是骑着这个摩托到处找人打麻将,扎金花。现在打麻将、扎金花还是在搞,但是用在摩托车上的时间就多了,老头脾气暴躁,没的耐心,屋里的钱又几乎被他输完了,只好自己修车,他脑筋也不灵光,都说久病成医,他自己修了这么多年摩托车,换成别人,早就能自己开修车铺了。我们村在大山里面,老祖宗们几千年都是靠两个胯子山上山下的走,从我出生前十多年开始,村子里的山路开始修,虽然不是水泥路,石头路上也能骑摩托车。所以家家户户都开始骑125,我老头没得钱,天天找我妈逼钱,要买摩托车。我妈那里有钱给他,给他也都拿起输在麻将桌子上了。我老头要不到钱,骑自行车又嫌累,累了就烦,烦了就跟人打架,没得人跟他打架,他就回来打我妈。我妈怀起我的时候,他也一样的打。我就是被我老头从我妈肚子里打出来的。不然我应该八月份出生,结果我六月底就生出来了。
      我出生了,我老头看我是个长雀雀儿的,喜欢的没得法,跑到山下的镇子给我幺爸打电话报喜。我在外地当官的幺爸也喜欢的没得法,专门坐飞机到了重庆,又从重庆开车到了村子里。满月酒的时候,一屋的人都在喝我的满月酒,我幺爸问我老头,“锅,我们谢家屋里,你总算是生了儿子了,你要什么尽管说。”
      我老头二话不说,拉着我幺爸,坐着幺爸开的小轿车,到山下镇子里去买摩托车。屋里没得人照顾客人,是我妈脑壳抱着毛巾袱子,还有我奶奶做饭招呼的客人。客人在吃饭的时候,我老头兴高采烈的骑着新摩托车回来的。
      这事是我妈跟我说的,她说生了儿子,我老头最高兴的是卖了摩托车,比得儿子还开心。至于幺爸为什么没有跟着回来,老头也懒得说。
      所以我屋里现在有五个人成员,奶奶早就死了。我老头和妈,我和弟弟,还有二毛子。

      现在二毛子又被村子里的人欺负了。我也不晓得为什么,二毛子这段时间,老是被人欺负。陈胖子跟我和老头说了二毛子已经被人逼在高龙伢子屋里的稻场上,别个要脱他的衣服了,非要说看他是男还是女的,看他长了咪咪没有。陈胖子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嘴巴瘪着,咪咪的笑。说是来报信的,就是想看热闹。

      不过今天不是时候,我老头把摩托车看的比我和弟弟还亲,我叫谢一平,我弟弟叫谢三平,劳资觉得我老头一定管摩托车叫谢二平,我好几次都听见过老头叫摩托车谢二平。

      不过村子里的人都叫我谢上狗,喊我弟弟谢下狗。包括我老头和妈。
      老头现在把摩托车的零件拆的七零八落,正在把发动机放到盆子,小心翼翼的用机油洗里面的油泥。没得时间管二毛子的事情。
      “你去!”我老头头都没抬,“狗日这种事情,该你管了。”
      “高龙伢子屋里四个兄弟,”我跟我老头说,“我一个人打不过。”
      “打不过,”老头毛了,“打不过,你拿家伙撒!”
      我只好从地上捡了一个大扳手,就准备走。老头站起来一巴掌扇在我脑壳上,“这个有几把用!”在我手里塞了一个割轮胎橡胶的刮刀,“捅肚子,劳资不信高家屋里五个儿子,肚子都是铁做滴。”
      “我捅死他们,”我有点犹豫,“警察不把我捉了去啊。”
      “怕个几把,”老头又蹲下来,洗发动机,“你没得十八岁,把他们全捅死了,也不得判你枪毙。你判个二十年,到沙洋坐十几年牢就出来了,免得老子还要用钱供你读书。你把高家屋里人捅死了,他们屋里的鱼塘,我就可以去捞鱼,我看高豁皮还敢不敢拦我。”
      高豁皮就是高龙伢子和他四个兄弟的爹。多一句嘴,我老头叫谢癞子。高家和谢家共用一个池塘给田灌水,天不旱还好,天一旱,我妈就哭,说水被谢家拦起不让放,我老头就要跟高豁皮拼命。高豁皮和谢癞子两个人从小就打架,几十年的对头。
      我觉得老头说的有道理,麻痹的学校里我是真的懒得去,还不如坐牢。我拿着刮刀,心里想着是不是先捅高龙伢子的二哥高虎伢子,妈的上次我走夜路,就是他躲在堡坎上面,砸了我一砖头,虽然我没看见人,但是我听陈胖子说了,就是他,他恨我在晚上捞他们的屋里池塘的鱼。
      好,今天我一起帐都算清,先捅高虎伢子,再捅高松伢子,再捅高龙伢子,再捅高宝伢子,再捅高金伢子,他们的老头高豁皮要是也在,我就一起捅了。
      反正劳资才十六岁,法律不得判我死刑。

      我既然想明白,就拿着刮刀朝高虎伢子的稻场往下走。我正要叫陈胖子,让他用他的125带我去,哪晓得陈胖子已经踩着了他的125,冒着黑烟,在弯弯曲曲的山路走了,边走还在边大声的喊,“谢上狗要杀人了哒!谢上狗要杀人了哒!谢癞子要他儿子把高家屋里的男人全部捅干净!“

      死狗日的,等我坐牢出来,一定把陈胖子也捅了。不过等我坐牢出来再杀人,是不是就要判死刑了。我边走,脑壳里就算,十六岁加上十几年,我是不是就三十多了,还是二十多……
      我脑壳转的慢,还没算明白我出狱有没有三十岁,我就走到了高龙伢子屋里稻场上面。高虎伢子已经把二毛子的胯子摁起哒,高松伢子和高宝伢子,一边一个,把二毛子的两个膀子摁起。高龙伢子正在要脱二毛子的衣服。最小的高金伢子才七岁,端着一个饭碗在旁边看热闹,一边看,一边吃饭,笑嘻嘻的,鼻涕都滴到碗里了。

      二毛子跟以往一样,被人欺负了,就说不出话,只能喉咙里发出咔咔咔的声音,虽然我从来不待见二毛子,但是二毛子好歹是我们谢家屋里的人,我们谢家屋里的人怎么能受高家屋里的人欺负。

      高家的几个兄弟,已经听见陈胖子喊我要杀他们,但是他们不害怕,毕竟我不是我老头,他们不怕我,我还小。我跟高龙伢子一样大,比他上面三个哥哥小。但是高金伢子比我小九岁,我搞不过大的,还搞不过小的?

      而且他们好像要把二毛子的衣服脱下来了,根本就懒得管我。我走到高家稻场上,把高金伢子手里的饭碗拍到地上,顺手给了高金伢子一个大嘴巴。高金伢子就欧欧、欧欧的哭起来。张个嘴巴,门牙空荡荡的,不晓得的人,还以为是我打掉的。

      高金伢子被我打了,连忙往后退,我追上去就是一脚,把他从稻场上踢到堡坎下,他骨溜溜的从堡坎滚到了下面的自留地菜园子里。

      高家剩下的四个兄弟,这才放了二毛子,四个人排成一排,朝我逼过来。我现在也记不起来刚才计划的先捅那个后捅那个,反正把刮刀一把捏在手里,眼睛就朝着他们四个人的肚皮上瞟。

      “上狗,”高龙伢子跟我说,“你偷我屋里的鱼,一个月偷了几十斤了吧,吃了我们屋里的鱼,狗日的没有拉稀啊。”
      “鱼身上也没有写你们高家屋里的姓。”我指着高龙伢子骂,“你对着鱼塘喊,把它们喊答应了,我就承认是你们屋里的。”

    <font color=GREEN>【精彩蛇文】</font></b><font color=#301793>新博异志</FONT>

    热门评论:

    昵称:红日又西斜提交时间:2017-11-24 10:55:28

      好文
      

    昵称:谪狂提交时间:2017-11-24 10:37:45

      二毛子不会讲话,开始的时候我就想,洋人不会说中国话蛮正常的,后来又一想,二毛子不都是来中国传教的吗,我爷爷跟我老头说过,传教的二毛子中国话说的比中国人还要好。
      这么说来,二毛子就不是传教的。
      日本人投降了,我们谢家,五个兄弟就剩下我一个了,高家冲的那些小后生,跟我的大儿子谢天华一样,慢慢长成了小伙子。也都十四五岁了。这些高家的后代,从小就对我们谢家恨之入骨。现在他们眼看就要长大,看我的眼神就不一样。我虽然没有害过高家冲的人,可是谢青山谢玄山谢金山都跟他们有血仇。当年谢玄山和谢青山各自抓人打仗,死的不都是高家冲的男人?
      好在我也遗传了我爷爷和老头的一身力气,一旦有高家的后生,带着杀气从我家门口路过,我就把我屋门口稻场上的石头碾子举起来,又放下去。这些后生看了,立即就低着脑壳,匆匆走过去。

      二毛子算是在我们家留下来了。跟我的两个儿子都混的蛮亲热。我想赶二毛子走,两个儿子也不得答应。再说了,我也没得什么理由赶二毛子走,他反正也不吃饭,也不占用我们屋里的房屋睡觉。他晚上就站在稻场上看星星月亮,没得星星月亮,他就看天。
      我两个儿子就陪着他看。
      我到现在都不跟二毛子说不上话,我看错了,二毛子没有聋,但是他的喉咙倒是有问题,发出的声音,跟磨刀石磨菜刀一样,听不明白在讲什么,我是听不懂的。但是我两个儿子听得懂。

      结果有天,高师爷高日德的儿子高兰芝,在后山砍柴,发现了一个被大炮炸出来的坟墓。高兰芝慌张张的跑回高家冲,把带着人去看坟墓。我也跟着去看热闹。发现这是一个古墓,古墓找不到是什么朝代的,里面也没得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几付棺材,看来是早就被盗墓的偷完了。高家冲的村民,就开始抢棺材,这写棺材的木头都蛮好,劈开了拿回去,可以打家具,连桐油不消摸。
      棺材被高家冲的村民劈开后,里面的死人就滚了出来,这些死人都还没腐烂,保存的都还蛮完整,身上还穿着长袍子衣服。高兰芝跟着高师爷是上过私塾的,认得这是清朝时候的官服。
      我们高家冲的人从来就没听说过有什么清朝的大官埋在我们高家冲。可能是这些人死的有缘由,不能让一般人晓得,悄悄地埋在这里,就算是当年有高家冲的人知道,也早就死了。

      我本来也想跟着大家一去抢几块棺材木头回来打家具,不过我看到了这几个死人的衣服,就不敢了。倒不是我怕死人,怕鬼。而是我突然想起来,二毛子身上穿的衣服,就是这些死人的衣服。而且我也看到这些死人中间有一个,也是红头发!

      我当时就心里一个激灵。遭哒,跑到我屋里的二毛子是还了阳的死人。他妈的还在我屋里呆了这么长时间,跟我的两个儿子天天在一起。我一直担心二毛子来历不明,原来坟墓被大炮炸开了,这个尸体从坟墓里跑出来了。怪不得二毛不用吃饭睡觉,谁听说过死人子还吃饭睡觉的。
      我也不去抢木头了,岔起胯子就往屋里跑。跑到稻场上,就看见我两个儿子谢天华和谢天忠正在陪二毛子在地上弹石头果子。
      我把两个儿子一手揪起一个,就往我身后拉。我仔细看着二毛子,果然他身上穿的衣服和坟墓里的死人一个德行。

      你是到底是人还是鬼,我问二毛子。
      二毛子不说话,喉咙里卡卡的响。
      我伸开两个膀子,对着谢天忠说,快点,你把砍柴火的刀拿来。谢天忠说,爸,你要砍二毛子?
      我说你不管,老子跟他拼了。
      谢天华说,二毛子说他不的害我们。
      他一个从坟墓里爬出来的死人,还了阳的,见人就要箍起,把人抱死的!我对着谢天忠喊,快点把柴刀拿来!
      二毛子喉咙里还是卡卡的响。谢天华说,二毛子说他不是死人,他只是迷路了,回不了家,在我们这里躲几天。

      我哪里得信这种话。还是逼着谢天忠去拿柴刀。谢天华就对着二毛子说,你快点跟我爸跪下,求他。
      二毛子果然听得懂我儿子的话,扑通一下就跪在我面前,不停的磕头。我心里也犯了毛,我谢家人杀孽太重,所以把坟墓里的死人都给召来了不成。
      想到我上面四个哥哥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人,就是我这辈子手上没有沾过血,要我真的砍面前这个二毛子,我还真的没得狠气。

      二毛子继续磕头,边磕头,喉咙卡卡的响。
      谢天华说,二毛子说,他就在我们屋里躲一段时间,只要我们不害他,他一定要报答。他说他蛮怕。
      怕什么?我问谢天华。
      谢天华说,二毛子说他是外地人,看到我们这里的人都太恶了,刚来就看到我们这里的人一见面就相互杀,他就不敢见人,怕被杀了。
      我谢黄山眼看再过几年,就要被高家冲长大的后生杀了,我他妈的还有什么精神,管这个外地人被人杀。
      我跟谢天华说,你让他走,我不杀他,但是他要走。我们谢家屋里怎么能够养一个死人。
      他不是死人,谢天华说,他胆子蛮小,他就是想回家,他说了滴,他在等他屋里人来接他。
      谢天忠和谢天华两个就抱着我的胯子,求我不要杀二毛子,不要赶二毛子走。整个高家冲的人都恨我们,他们两兄弟根本就没得人跟他们打交道。好不容易二毛子可以陪他们。
      我谢黄山是我们谢家最不成器的一个,我心软,听不得人求我。再说,二毛子来了这么久,要是真的要箍着我们,把我们抱死,早就该动手了。
      我叹口气,算了,反正我们谢家人也活不了几年了,实在还阳的死人手里也是死,被高家冲的人打死也是死。
      我就不管了。
      隔了天,谢天华和谢天忠又把我拉到二毛子跟前,谢天华说,二毛子说,他躲在我们屋里,蛮感谢我们,问我们有没有什么事情,他能帮到我们的。
      你让他给我们变一个金山出来,我对谢天华说。
      谢天华说,爸,你列不是在开玩笑么。我说,我们谢家要保命,屋里就要有靠山,现在一个当官的人都没有了,迟早是个死,你问二毛子屋里人什么时候来,最好是能早点来,不然跟着我们谢家一起死了。

      “当官?”二毛子跟着我两个儿子时间长了,竟然会说一点话了,“什么当官。”
      谢天华和谢天忠,就叽里咕噜的把我们谢家的老祖宗谢乾坤,我的哥哥谢玄山,谢金山的往事说了。
      二毛子很快听懂了。他愣了一会,对着谢天华卡卡几声。
      谢天华说,爸,他说能让我和弟弟做伯伯一样大的官。
      我现在又相信二毛子是个鬼了,只有鬼才有这个狠气说这样的话,如果他真的做的到的话。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他能让我两个儿子当官,我谢家就不怕被高家人杀了。我管的他是鬼还是人。

      我倒是要看看这个二毛子怎么让我两个儿子当官。

    昵称:蓉宜提交时间:2017-11-24 09:49:34

      我想翻页

    昵称:膝前着彩衣提交时间:2017-11-24 07:14:53

      六一过去了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文章信息
      作者:

      蛇从革

      文章来源: 宜昌
      时间:2017-05-21 21:41:29
      阅读次数:9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