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文革五十年了,说说那些年的事情

    作者:whcbedu 提交日期:2016-07-13 13:27:47

      宜昌文革五十年
      管看秋

      (看来看去股市都是围绕宜昌发生的,好像帖子还是发到这里比较好吧)

      时间过得真TMD快,这不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就是文革一晃就是五十周年了,文革的时候,俺还是一个小屁孩,就是宜昌十中小学刚嘎嘎毕业,刚刚可以混进串联的革命队伍,眨眼就已经过了一个花甲了。

      文革怎么说?说什么?说的人多的很,俺就以一个小屁该的身份和眼光也来说说文革五十年我们在宜昌,在武汉经历的事情。
      第一节:初到宜昌

      1965年,俺家当时在为数不多宜昌市一个国企里面,要说这个国企全称是:冶金部中南地质勘探公司机修厂,看起来名称吓人,其实全厂的总人数也就是400人。1965年开始以后,工厂的形势就开始大好起来,当时的印象就是厂里的大喇叭天天都在播放革命的歌曲,从早到晚三次雷打不动,到现在我都TMD会唱。
      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千遍万遍那个下功夫,深刻的道理我细心体会,只觉得心里那个热乎乎。哎,就像那,一把钥匙开了千把锁......其实当时的小孩并不知道唱歌是什么词,到后来听见有播出整首歌曲的时候,咋觉得耳熟呢?原来就是我们5-6年级的时候天天听的。
      现在想起来,也不怪厚书记到处唱红歌,这个年纪的人能唱什么歌?虽然80年代邓丽君的歌声陪伴我们度过了20年,之前下乡的时候,又喜欢上了所谓的:三套车,深深的海洋,小路等等,但是这一些所谓的红歌基本上张开嘴就知道一些,就像个中国的古典诗词,虽然也读过唐诗宋词,自己也歪歪烈烈写过几首歪诗词,不过像“头上高山,风卷红旗过大关”还不时出现在游记里面,至于什么语录,到现在基本上大段大段的读出来。不是我什么认真学习了,小屁孩整天调皮捣蛋,上房揭瓦,下河摸鱼,哪里会认真学习?有一个成语叫什么来做。潜默移化,就是这样的,全怪当时的大喇叭,一天到晚叽叽哇哇。你是一个傻瓜也都记得了。
      所以有的时候,我那个的所谓的语录那真是张口就来,一大段一大段,当时没有怎么下功夫去背啊。真是有一点怪。

    热门评论:

    昵称:燕九提交时间:2018-01-03 19:14:24

      好不容易看见了这样一个好贴,向作者致敬,希望持续更新,会一直关注下去的。唯一感觉不爽的就是写的隔当时的城区较远,如果有哪位老兄写文革时的宜昌就太好了,我是有心无力,呼吁一下。

    昵称:提交时间:2018-01-03 18:46:04

      武汉钢铁学院的造反派与当时的大学的新华工,新华农组织不一样,两派的力量差不多,
      

    昵称:陈先进1提交时间:2018-01-03 18:34:22

      68年以后,就在俺们公司的隔壁,就发生了火烧武汉钢铁学院图书馆的事件,当时的图书馆是钢二司占据,又称钢铁大楼,另外一派是钢铁兵团来进攻,双方打得不可开交。武汉钢铁学院与我们中南冶金地质勘探公司,就是一个马路之隔,当时也没有围墙就是一张铁丝网拦起来,小屁孩天生就是喜欢看热闹,当时已经多少懂一些战争防护的知识了,为了不让自己粘火星,我们都趴在铁丝网外面观战,进攻一方冲上去一波,被楼上的打下来一次,大刀,子弹,手榴弹满天飞,进攻屡屡受挫,后来进攻一方发动火攻将什么东西推在楼下点火,整整将三楼图书馆烧掉一层。这就是著名的火烧钢铁大楼事件,那个杨胖子也参加了那一场的武斗。听说杨胖子当时手拿日本指挥刀,光着膀子嗷嗷直叫冲在最前面,被楼上的机枪一串子弹击中当场就挂了。
      后来很久我到武汉钢铁学院去,看见图书馆还是二层楼,楼面还有火燎的痕迹。最后武汉钢铁学院改名叫:武汉科技大学,原来的老图书馆推掉重建,文化大革命的最著名的一次时间的发生地,就这样销声匿迹了。俺最近有重新搜索火烧钢铁大楼,但是屁都没有了。

      武汉的武斗越来越厉害了,整天都是大卡车装着带安全帽,手拿长矛的武装人员在街上横冲直闯,俺的老爸也害怕了,怎么办?只有回宜昌去。

    宜昌文革五十年了,说说那些年的事情</FONT>

    昵称:陈先进1提交时间:2018-01-03 16:23:27


      第十二章 《没有赶上她的客船…》


      爱情的萌芽很多都是在知青时代发生的,我也不能例外。71年4月底,枝江平原已经油菜花飘香,花红叶绿,一片春天的景色。

      随着农忙的时节的到来,我们这一些已经在农村一年的的“老知青”,也知道后面的日子的不是那么轻松,也要为马上来到的农忙做物质准备。

      真的是搞笑啊,虽然身在农村,但是我们的根基却不在农村。当生产队的社员们为农忙的到来做物质准备的时候,我们却要回城向物质供应非常困难的家里伸手,这那里是一个头啊?

      当时的问安镇稀稀拉拉就是一条泥巴街道,当阳-枝江碎石公路沿着问安镇邮局而过,天然车站就在问安邮局旁边。当我们几个从和平大队出来候车的时候,看见几个模样漂亮的女知青也在候车,面熟,看样子像是我们学校的,估计也是趁农忙到来的时候回家休整。

      当时知青虽然在农村,但是穿着还是和城市一样,女知青的穿着当然更上一层,在那一堆候车的人群中,高低立下。农民的穿着当时还没有城乡一体化。

      70年代的的交通真是很差,班车就一趟,错过了这个车就没有那个店啦。一见车来大家蜂拥而上,知青在农村扒拖拉机都是有名的,挤车买票更不在话下,不消片刻功夫俺们就到了跟前。

      “前面的几位,帮我们带三张票吧”,看见刚才懒得理我们的女同袍要俺们帮助买车票,俺们几个都会心的一笑。
      彼此寒暄以后,吓了俺们一跳,原来这几个女同学居然有枝江县1970年学习毛著知青积极分子,本校大名鼎鼎的洪玉等人。
      洪玉,当我们还在学校复课闹革命的时候,她已经是名气如雷贯耳啊。班级男生中间都在传说洪玉如何漂亮,连她家里老爸是川江轮船上的大副都知道。看来爱美之心是不分时间,文化革命的年代也是如此。
      俺在学校的时候还是属于小屁孩,宜昌话就是“秧子儿”,听见大家议论就是听听而已,没想法。

      今天回城探亲路上,能够碰见洪玉,感觉就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年轻无极限,问安到马店一路都是欢声笑语。
      71年的枝江还真是一个马店【枝江县所在的镇叫马店】,一条马路链接到长江码头,主要的交通就是沙市-宜昌的班轮,我们回宜昌也就要搭乘这条航线。船到的时间还早。没有什么地方好玩,一行人只有在侯船室打发时间。

      我知道你的名字,本人在农村一直是很低调的,一不当先进,二不当落后。洪玉说认识我?颇有受宠若惊之感。洪玉当时虽然顶着县先进知青,学习毛著积分子的光环。和我们的谈话都还是知青之间的语言,没有本人最烦的大话套话,也没有县级劳模哪一些作派。这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天慢慢暗下来,侯船室传来轮船晚点的广播,我们男女知青双方协商,找一个小旅馆先休息,什么时候船到就什么时候直接上船。躺在床上,兴奋的不能入睡。
      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听见轮船到港广播声和人群奔跑的嘈杂声,努力睁开眼一看,俺们几个哥们正在夺门而走。还在对我喊:快快船到了。
      等我急匆匆赶到船码头时候,轮船已经离开码头有1-2米远了,看见俺准备跳船的架势,几个船工一把将俺拦住。

      小火轮突突突的距离码头越来越远,昏暗的桅灯消失在茫茫的长江夜色之中……。
      我的这一张新船票,没有赶上她的客船。


      文章信息
      作者:

      whcbedu

      文章来源: 宜昌
      时间:2016-07-13 13:27:47
      阅读次数:59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