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2】黄金太阳盘/阿兹特克遗址里的契丹神器

    作者:蛇从革 提交日期:2014-06-25 23:18:38

      这个不太监。

    热门评论:

    昵称:狐狸不是精O提交时间:2018-02-06 10:00:12

      老蛇出枪,非同凡响。

    <font color=#301793>【密道追踪2】</FONT>黄金太阳盘/阿兹特克遗址里的契丹神器

    昵称:天心之居提交时间:2018-02-06 09:27:49

      再抢个板凳

      

    昵称:独木桥头草提交时间:2018-02-06 08:56:55

      顶贴
      

    昵称:eva002002提交时间:2018-02-06 08:42:49

      微信连载:shrefun

      嫣儿从把自己的笔记本开启,然后从文件夹里打开一个图片。大拿看着图片里有一个圆形的物事,中间的中空,大拿忍不住说:“挺像一个玉,我在电视上看古装片,经常能看到这种东西。”
      “你在电视上看到的是玉璧,”嫣儿冷淡的说,“这个图片上的东西,如果是玉石雕琢而成,应该叫做‘瑗’,但是这个瑗是黄金打造的。就只能叫做轮。”
      大拿知道自己的这方面的知识近乎于零,完全不能和嫣儿强大的考古和历史学识相提并论。所以大拿只能问相对简单的问题,“可是你刚才说的是太阳盘。”
      嫣儿说:“古代印第安人是没有轮轴的概念,太阳轮的说法并不可行,所以,这个东西只能用盘来界定,也就是太阳盘。”
      “这个东西,跟我们要去南美有关吗?”大拿问,“印第安人在美洲,这个事情我还是知道的。”
      嫣儿继续冷漠的说:“是的,我已经得到了命令,要去南美,既然要去那边,我干脆就假公济私,也去一趟乌尤尼盐沼。”
      “乌尤尼盐沼?”大拿茫然的问,“不是要去天空之镜吗?”
      “说实话吧,我不希望和你一去,但是上面的老师傅看中了你,”嫣儿叹口气,“乌尤尼盐沼就是天空之镜。”
      大拿悻悻的说:“你们卸岭的老前辈应该是看中了我一身的武功吧。”
      嫣儿说:“他们的意思我明白,希望你做我的保镖,但是这种任务,你其实也知道,光靠身手没有什么用。”
      大拿想起了在虎符镇的遭遇,是的,世界上神秘未知的事情太多,一个地下的六鳍鲤鱼就让他知道了原来世界上竟然还有镜像世界这种匪夷所思的宇宙。自己从前以为能够依靠武功解决所有事情的想法,实在是太一厢情愿。
      大拿想了这些,干脆就直接的问:“你说的这个什么盘子在什么地方?”
      “太阳盘。”嫣儿纠正,“其实这个东西已经出土很长时间了,但是墨西哥的政府一直隐瞒了这个消息,在博物馆展出的,是一个石头制成的太阳盘。”
      大拿仔细看着电脑上的图片,看着那个所谓的太阳盘,如果不是嫣儿提前说清楚了是黄金,还以为是黄铜。
      “这么大一个金子,”大拿笑着说,“这要值多少钱啊?”
      “具体的大小我不知道,”嫣儿说,“从照片上看不出来比例。”
      “拍照片的人也太不讲究了。”
      “不是的。。。。。。”嫣儿摇头,缓慢的说,“你不知道,这张照片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拍摄的人根本就来不及在拍摄的画面找一个参照物进行比对。”
      “你们可以问他啊?”大拿说了这句话,看见嫣儿在无奈的苦笑,就知道自己问的问题肯定非常弱智。
      但是嫣儿并没有再数落大拿,“有四个人参与了拍摄这张照片的任务,一个人拍摄,其他三个人负责传递回国。”
      “现在不是有网络吗?”大拿好奇的说,“上个网这么简单的事情。。。。。。”
      嫣儿已经完全被大拿简单的思维给气得毫无脾气了,只能继续说下去,“网络是有监控的,觊觎这个东西有好几个大国,你到底明不明白,图片绝对不能通过网络传递。”
      “明白,”大拿顺着说,“有四个人,秘密潜入到墨西哥,照了这张照片,然后千辛万苦把照片给了你们,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东西的真正大小,也就是说拍摄照片的人,被抓住了。传递不出来这个信息。”
      “你总算是聪明点了。”嫣儿说,“拍摄这个照片的人,把照片放在了联络点,然后就失踪,接下来,这张照片在三个联络人用了一年的时间在墨西哥国内分别传递,然后这三个同志也分别失踪,到现在都没有消息。”嫣儿又打开一个图片,这张图片是一个监狱,里面关押着很多阿拉伯人模样的囚犯。
      “这又是那跟哪啊?”大拿挠着脑袋,“我也上网的,这是媒体报道关塔那摩监狱美国人虐囚的照片,我看到过。”
      嫣儿点头,继续说:“最后一个联络人用特别的方式告知我们,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在一艘远洋货轮上,然后。。。。。。”
      “然后这个人也失踪了?”大拿说,“看来真的是十分的凶险。”
      嫣儿指着图片,“幸好有多事的媒体刊登了这张照片,不然我们也无法知道这个同志的下落。”
      “这个人是阿拉伯人?”大拿又懵了,“卸岭一派不是不吸纳非汉族的成员吗?”
      嫣儿指着照片里一堆叠在一起的赤裸囚徒,其中一个人露出了半张脸,“这个人叫买买提,他虽然不是卸岭的成员,但是他的身份在军方,我们正在施加压力,让美国把他列入到疆*独成员里,然后逼迫美方把他和疆*独成员一起送到欧洲,然后我们再去展开营救。但是现在已经没这个必要了。”
      “死了?”
      “已经没有任何消息,也没有任何解释,”嫣儿的声音仍然很冷漠,“买买提就是最后一个联络人,是他把那张照片藏在了一艘油轮里,这个消息非常的准确,并且没有让别国的情报人员得知任何蛛丝马迹。”
      大拿说:“为了一张照片值得吗?”刚说完,看见嫣儿冷笑了一下。
      “麻烦的还在后面,那是一艘巴拿马籍油轮,真正的归属是日本关西电力株式会社,为了不引起他国情报部门的注意,我们一直隐忍,只是暗中留意这个这艘油轮动向,在我们得到消息后第三年,也就是两年前,这艘邮轮在南海某个区域搁浅。” 嫣儿快速的说:“其实并不是意外,而是我们的军方在掌握了油轮的航线后,在航线经过南海就九段线边缘某处最浅的海底建造了一个金属结构——当然这件事情,也引起了几个东南亚国家的怀疑,我们用军事和外交方式给解决了——油轮经过的时候,船底刮碰到那个金属结构。于是油轮上的船员以为轮船触礁,马上发出求救信号。我们在附近海域的几个货轮马上赶去进行营救,把油轮上的所有船员都带离了油轮。”
      大拿听得投入,嘴巴都张开,“这么麻烦,经过航线的油轮那么多,要对这么一艘轮船造成这个意外,该要花多大的气力来筹划。看来这个照片实在是太重要。”
      嫣儿嫣儿又打开一个图片,图片上是一个油轮在大海中倾斜的样子,“我已经说过,几个大国,都关注着这个东西,墨西哥政府和美国政府发现了这个太阳盘之后,一直严密的保守秘密,美国中央情报局甚至不惜影响墨西哥的政局,为的就是不让墨西哥政府把这个太阳盘的消息发布。事情如此重要,所以我们要用一切办法控制这艘油轮。”
      大拿说:“你们为了一个虎符,不惜在虎符镇修建一个大型钢厂,我已经不意外了。”
      “我之所以要控制这艘油轮,”嫣儿说,“第一,是因为,我们并不知道买买提把照片藏在油轮里的什么地方。”
      “在一个巨大的轮船里找一张照片!”大拿说,“这不是海底捞针吗?”
      嫣儿又说,“第二,那个时候,我们其实并不知道这张照片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知道非常重要。”
      “然后你们在这个轮船上寻找这张照片?”大拿说,“用了多长时间。”
      “两年,”嫣儿说,“就是上个月才找到。”
      “这艘船在海上触礁两年都没有沉没?”
      “这艘船搁浅后,”嫣儿说,“我们立即安排远洋公司,向日本方面提出购买的要求,保险公司那边也给他们施加了巨大的压力。于是我们买下了这艘船,用半年的时间办理好所有手续。然后把轮船拖回到三亚的秘密船坞。”
      “接下来,你们就用一年半的时间,在船上一寸一寸的寻找。”大拿说。
      “哪有这么容易。”嫣儿说,“我们把整个油轮都拆了,才在轮机房的柴油机工具盒夹层里找到。”
      大拿一口气没有吐出来,眼睛瞪得要鼓出来。

    相关推荐


      文章信息
      作者:

      蛇从革

      文章来源: 宜昌
      时间:2014-06-25 23:18:38
      阅读次数:40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