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那些事儿(转载)

    作者:calico大懒猫 提交日期:2011-04-19 20:29:13

      宜昌那些事儿

    热门评论:

    昵称:燕九提交时间:2018-04-12 12:19:23

      城楼上的庙宇——关圣楼
      
      清代,小小的东湖县城内,便有关帝庙二座。其中,大关庙在北左门(今小北门),小关庙在鼓楼街(今西陵一路市床单厂内)。但建筑上最有特色,香火最盛的,则是建于清雍正六年(公元一七二八年)的关帝楼。
      
      
      
      关帝楼也称关圣楼,修建在当时宜昌城南藩门(俗称大南门)的城楼上。登楼远眺,可以纵览滚滚东去的大江和壮丽的西塞风光。楼下即城门洞。清末民初,南门外沿江一带,已发展成商业繁荣的南门外正街(原称奎星楼街),这城门洞也就成为衔接城内外的交通孔道了。
      
      
      
      来到关圣楼下,登上宽阔的石阶,便可在左侧的朱红栅栏内,看到泥塑的赤兔马,真还有点追风之势,俗称“勒马望荆州”。关羽的塑像(俗称武像),高踞在楼正中的大殿上。这尊神像,绿袍金甲、红面长须,十分高大威严。进殿仰视,无不肃然。又据说关圣楼的签诗,大多出于清名士顾槐之手,使得每天登楼进香求签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
      
      
      
      正是由于关圣楼香火很盛,在关圣楼的四周,香火铺也日益增多。更有那算命的、测字的、卖小吃的,沿街摆摊,提篮叫卖,把个大南门搞得人群熙攘,热闹非凡,别是一番风光。
      
      
      
      一九二九年,赵铁公来宜昌任县长,他指挥拆除宜昌所有的城墙和城门修建环城路,唯独未敢拆除大南门。为什么?据说就在要拆除大南门城楼的头天晚上,赵铁公梦见有人把他带到关公面前,只见关公怒睁丹凤眼呵斥道:“你竟敢动我的神殿!”赵醒来吓出了一身冷汗,而且头痛得厉害,便赶紧派人传话:不能拆大南门,因为上面是关圣楼。抗日战争期间,日寇几次飞机轰炸,关圣楼竟安然无恙。于是,又增添了一段神话。有老人说,每次“空袭”,关公总是在神龛上掸拂袍袖,居然把日冠的重磅炸弹都挥到大江中去。等到解除警报,关公已是汗湿征袍了。
      
      
      
      这些神话传说当然无须去辨明真假,因为关圣楼最终还是被日冠拆毁修了岗楼。到一九四五年抗日胜利,大南门的城门洞虽依然存在,但上面已无巍峨的关圣楼。住持僧隆湘和尚,在经历了一番“磨难”之后,依旧在城门楼旧基上,修了两间平房供奉关帝神位,但也一直没有力量修复关圣楼,并再塑金身了。
      
      
      
      一九四九年七月宜昌解放,到一九五一年,因为扩修马路、方便交通,这才最后拆除了大南门的城门洞。但当人们走到这儿的时候,还指点着那块街心花坛说:“这就是当年关圣楼的地方!”

    宜昌那些事儿(转载)

    昵称:宜昌石头提交时间:2018-04-12 09:46:50

      回 宜昌石头 在西陵一路床单厂与毛巾厂之间有一座古香古色的建筑,很长时间被用来堆煤,这个是【慈云下院】,对面就是鼓楼(县百纺)。小关庙在床单厂车间里。
      

    昵称:提交时间:2018-04-12 07:58:29

      三
       1939年春,学院街小学改名为宜昌县立中心小学,由于多种原因,县政府免掉了张一之校长之职,由段文诗接任,段强调学生关门读书,教员不过问政治。至此,学院街小学已完全改变了模样。
       1940年6月,宜昌沦陷,27岁的张一之溯江而上,经故友曾聿凡推荐在重庆市合川县陶行知育才学校任教,陶行之先生热情地欢迎张一之。在该校,张一之曾在孙铭教主持的社会组当研究员,他听了著名音乐家贺绿汀的音乐原理课,听了艾青的诗歌创作课,在舞蹈组看吴晓邦和戴爱莲的舞蹈表演,在自然组听陈维讲授标本的制作技术等。这一切活动,使张一之增添了很多新的知识。此后,经陶行知亲笔致函,介绍他到重庆南岸贸易委员会筹办子弟小学,此介绍信已收入《陶行知全集(第五卷)》中。之后,由于叛徒告密,离乡背井的张一之在重庆已无安身之地。1947年,张一之由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工作的妹妹张清华介绍到南京邮局子弟小学教书。1949年春,一之先生经中共地下党组织安排在南京南郊伞兵子弟小学当校长,主要任务是掩护一批共产党员在南京解放前夕的革命活动。
       1949年4月南京解放,张一之调任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财政部秘书主任。由于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年富力强的张一之主动要求归队,任南京市第五中学校长,在该校工作了八年。五中原名南京国立第二临时中学,曾是国民党所谓党化教育的重点学校。根据党的教育方针,他把五中办成全市的先进学校。极力推行“基本生产技术教育”,提倡“直观教学”,制作了大量的数理化生等学科教具。广泛开展航模和各种文艺活动。先后到该校参观访问的有东欧各国、前苏联、日本、韩国等教育界人士,国内教育界同仁到五中参观学习者不胜枚举。进入不惑之年的张一之,1958年调到南京市化工学院任宣传部长,后调到十三中任校长,直到1983年离休。
       1983年春天,张一之参加西南旅行团,路过武昌黄鹤楼时,感慨万千,挥笔作《重登黄鹤楼》七言律诗一首:
      
      
       江上风物一眼收,
       蛇山高耸黄鹤楼。
       云雾扫开天地憾,
       波涛洗尽古今愁。
       九省荟萃转万物,
       一桥飞架胜千舟。
       我登斯楼伴黄河,
       烟波江上乐悠悠。
       这首诗通过咏诵黄鹤楼,反映了湖北家乡新旧社会的沧桑巨变,涵盖了他毕业于武昌省立师范学校,执教宜昌市学院街小学,以学院街小学为摇篮为党的教育事业奋斗一生的革命情怀。一之老人执教50多年,到过许多地方,办过许多学校,他觉得从来没有像学院街小学那样热情奔放,那样生动活泼,那样敢于斗争,那样敢于胜利。张一之先生于2003年病逝于南京,享年90岁。
      

    昵称:兽医大阿哥提交时间:2018-04-12 06:20:18

      顶!有空去看看新民街的那几栋房,很有些韵味的!支持!


      文章信息
      作者:

      calico大懒猫

      文章来源: 宜昌
      时间:2011-04-19 20:29:13
      阅读次数:35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