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公职恶霸至我夫妻二人伤残

    作者:公务员迫害的公民 提交日期:2018-06-25 21:29:38

      6月17日(农历五月初四),端午前夕。一对奋斗在北京的青年夫妇回乡过节,迎来的不是喜庆的端午佳节,而是血腥的噩梦。

      事发地: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欧美亚哈佛4S门店旁
      事发时间:2018年6月17日17点30分
      伤人者:时雷,国家公职人员,河北省涞水县交通局在职。其子具体职业未知。

      涞水县欧美亚哈佛4S门店新能源充电桩(特来电充电桩)车位被占用,我夫妻二人因车辆无电无奈临时占道充电(我所驾驶的车辆为北京租赁的电车,型号:北汽EV150)。因怕影响其它车辆正常行驶,我们并不敢离开太长时间,确定充电正常后,我夫妻去超市临时买些水果给家里小外甥,离开车辆时间不足20分钟。

      回到停车点时,一辆黑色别克(车牌:冀F X0039)正在倒车驶出。因我车辆占道可能会造成其车辆驶出困难,我妻子便上前与车主交涉确认其是否可正常通过,车内驾驶人员(时雷)不由分说开口便骂。因我占道影响他人行车,心里内疚感使得我夫妻二人并没有与其纠缠,只是阻拦起不要直接撞击我们的车辆并尽快通过软件结束充电准备倒车;在结束充电操作的近半分钟内,别克驾驶员(时雷)对于我们的谩骂我们并没有什么理会。结束充电后,我准备倒车让路,而我车后出现另外一辆车阻碍了我的倒车,示意后车后,本人现将车辆倒车一米左后准备驶入左前方空地以方便辆车行驶。此时,我车前别克车主的一脚快速倒车瞬间令我惊慌,仅仅不足5cm便会与我车相撞,我无奈被逼停下车,噩梦便从此时开始。

      前车别克车主见我下车,还未等我与其理论便从车内抄出凶器(一根一米左右的钢管焊接“拐杖”),我本以为他只是腿脚不方便(后来我也在想腿脚不方便怎么开的车呢),但还在我童真般的认为他只是看车的状况时,他的凶器直奔我的头部,我瞬间失去部分意识。在我反抗的过程中,后面过来的另一年轻车人(时雷的儿子)不分青红皂白便开始打我。我妻子此时并没有看清具体怎么回事上前劝阻,两人便开始对其一起下手殴打,将我二人打到后竟依然用凶器用力击打我二人头部、及身体要害。我妻子在血泊中用力揽住其凶器才兴保小命。更令人发指的是在我拨打120及110报警电话后,原本在殴打我二人后若无其事还在吸烟的时雷竟然在民警到来时假作受害者躺地装残。

      今日,此事距我夫妻二人遭受时雷及其子二人凶残伤害已整整一周,我二人头部严重受损,伤口直至颅骨,住院后头痛、胸闷并伴随恶性呕吐,除去派出所录取口供及法医验伤外,凶残的伤人者从未出面。我夫妻二人只能自付过万的医疗费用来医治。

      安定的社会下国家公务员竟如此凶残,与恶霸悍匪又有何异;我们夫妇作为合法纳税公民从未遭受过地痞流氓的迫害,却被国家公务员攻击至伤残;难道公职人员迫害他人就无需受到法律的审判与良心的谴责?我们的和谐社会下到底又有多少欺凌弱小的公务员在祸国殃民?


      
      我妻子头部破损,医院缝五针
      
      我头部破损深及颅骨
      
      打人者身上粘着我们的鲜血却无所事事的吸烟
      
      我妻子被打的无法起身
      
      打人者伤人后不知在联系什么人
    国家公职恶霸至我夫妻二人伤残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公务员迫害的公民

      文章来源: 保定
      时间:2018-06-25 21:29:38
      阅读次数:89
      回复次数:5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